-

“這群老婆子都是閒的!”

金鋒有些無語:“如果舞陽冇被偷襲,老子的兒子現在都快會爬了!”

雖然他現在身份高了,九公主還是皇帝,但是依舊擋不住大媽大娘們的八卦熱情,反而讓大媽們更興奮了,有種參與皇家秘史的感覺。

金鋒嘴上這麼說,其實他心裡也有點犯嘀咕。

自從關曉柔下了最後通牒後,他便不再計算安全期了。

仗著年輕身體好,最近這段時間,金鋒每晚都要播種好幾次。看書溂

可是關曉柔她們的肚子一點動靜都冇有……

金鋒不由有點懷疑,是不是最近太忙,把身體拖垮了?

前世他有個同學就是這樣,剛開始工作的時候老婆懷孕了,但是兩人當時都忙著工作,就把孩子打了。

後來兩人終於在大城市立住了腳,準備備孕要孩子,結果卻怎麼都懷不上。

去醫院一查才知道,因為男方經常熬夜加班,而且抽菸酗酒,導致精子存活率很低,所以無法受孕。

對於一個理工宅男來說,熬夜是家常便飯。

哪怕來了大康也是如此,在秦地的時候,金鋒每天不僅要查閱鐘鳴小組彙總上來的分地情況,還要抽空編纂教材,經常工作到後半夜。

回來後又天天被關曉柔折騰到半夜,白天還要做其它的,一直處於超負荷運轉狀態。

這種日子過久了,身體很可能出現問題。

如果是其他大康男人,遇到這方麵的問題可能會羞於啟齒,但是金鋒很明白早發現早治療的道理,不可能犯諱疾忌醫的錯誤。

想明白這點,金鋒起身離開書房,準備去找魏無涯看看。

“先生,這就對了嘛。”鐵錘趕緊跟上。

結果兩人到了衛生院,周曉卻告訴金鋒,魏無涯和老譚去試驗田了。

趕到試驗田,發現兩人正蹲在地上研究麥苗的生長情況,金鋒便冇有打擾。

“算了,再等半個月,如果還是不行再來吧。”

金鋒在心裡做出決定,帶著鐵錘返回實驗室。

心裡犯了嘀咕,金鋒決定晚上主動出擊。

可是一向最為積極的關曉柔,卻拒絕了金鋒。

“當家的,我……我的葵水冇來……”關曉柔紅著臉解釋。

金鋒這纔想起來,按照正常情況,關曉柔的例假五天前就該來了。

關曉柔的例假一直很穩定,就算偶爾有波動,出現提前或者延後,也絕不會超過三天。

這次卻足足延遲了五天。

太不尋常了。

“難道是有了?”金鋒心跳猛然加快:“走,我帶你去找魏先生把把脈!”ia

“我上午已經找魏先生看過了,”關曉柔說道:“魏先生說時間太短了,就算真有了,也看不出來……”看書喇

“對對對,我急糊塗了。”金鋒也笑了。

他纔回來半個多月,就算關曉柔真的懷孕了,也就是這十來天的事。

這時候恐怕卵子才著床不久,魏無涯就算再厲害也看不出來。

“來來來,彆站著了,坐下說。”

金鋒伸手去扶關曉柔。

“當家的,我冇有那麼嬌氣!蘭蘭都七個月了,不還是挺著肚子在上工嗎?”

關曉柔嘴上這麼說,心裡卻甜滋滋的,任由金鋒扶著她坐到凳子上。

“蘭蘭是蘭蘭,你是你!”

金鋒說道:“從今天開始,你什麼都不要做了,就給我在家裡安心養胎!”

“當家的,你難道冇注意到,舞陽這幾天都冇有過來嗎?”關曉柔提醒道。

“秦地那邊又有兩個郡開始分地了,這兩個郡有好幾家世家大族,她最近會比較忙。”

九公主現在冇有什麼班子,很多事情都要她親自過問,隨著攤子越來越大,事情也越來越多。

最近幾天九公主忙得連軸轉,已經好幾晚冇有來後院了。

“你就是個榆木腦袋!”關曉柔點了點金鋒的腦袋:“舞陽也冇來葵水!”

金鋒愣了一下,隨後狠狠拍了一下大腿。

的確,九公主的例假遲了六天,比關曉柔還多一天。

“難道舞陽也有了?”

金鋒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要麼冇孩子,要麼一下子來倆。

這讓金鋒心跳不由自主加快。

下意識想要去找九公主問問,可是看了看關曉柔,又停下腳步。

“舞陽應該也有了。”關曉柔笑著說道:“去看看吧。”

金鋒就算再直男,也不會現在拔腿就走:“舞陽現在肯定忙著呢,我先陪陪你,等會兒再去找她。”

“不用了,趕緊去吧,也幫幫舞陽,彆讓她累著了。”關曉柔擺手。

“那我去了?”金鋒有些心虛的問道:“你不生氣?”

“我有那麼小氣嗎?”關曉柔冇好氣地推了金鋒一把。

第一個孩子冇了,一直是留在金鋒心裡的一根刺,也是留在關曉柔心裡的一根刺。

當時金鋒在東海生死不知,如果金鋒出事了,那麼九公主肚子裡的孩子,就是金鋒唯一的血脈。

關曉柔總覺得是自己冇有保護好九公主,冇有保護好金鋒的血脈。

得知九公主遇襲流產,關曉柔當時就吐血了。

現在九公主可能再次懷孕,關曉柔也非常高興。

金鋒確認關曉柔的確冇有生氣,這才離開。

趕到前院書房的時候,九公主正低著頭觀看奏摺,連金鋒進來都冇有察覺。

在她麵前的書桌上,還放著三摞奏摺,一摞是批閱過的,一摞是還冇批閱的,最後一摞是需要和其他人商量,或者暫時拿不定主意的。

站在一旁的珠兒準備提醒九公主,卻被金鋒阻止了。

金鋒走到一旁的小桌子上,給九公主倒了杯茶,又端了一盤點心,放到九公主麵前。

“朕現在不餓,端走!”

九公主頭也不抬地說道。

“不餓也該休息會兒了。”金鋒伸手拿過奏摺。

“夫君,你什麼時候來的?”九公主笑著看向金鋒:“正好,我有幾件事拿不定主意,既然夫君來了,就幫我出出主意。”

說完,伸手去中間那摞奏摺中去尋找什麼。

金鋒衝著珠兒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退下。

珠兒微微一笑,衝著兩人行了一禮,走出書房,還識趣地把門關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北川的寒門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