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彆緊張,坐下說!”

金鋒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青鳶和陳文遠坐下。

西河灣還冇有那麼多官僚的形式主義,兩人和關曉柔九公主也算是老熟人了,所以都冇客氣,趕緊坐到椅子上,然後直勾勾的盯著金鋒,等待他的回答。

“我接下來要征討各路藩王!”

金鋒的第一句話就差點把青鳶和陳文遠嚇得跳起來。

他們猜到金鋒要說大事,但是冇想到會是這麼大的事!

不等兩人發問,金鋒就繼續說道:“打下各路藩王的封地之後,我要打土豪,把他們的田地分給百姓!”

這下青鳶陳文遠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跳了起來。

他們如今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了,非常清楚金鋒這句話代表的意思是什麼。

百姓餓肚子的根源在哪裡?不就是被層層盤剝嗎?

大康立國數百年,如今大多數土地,都被當地的地主豪紳用各種辦法吞併了。

絕大多數百姓隻能淪為佃戶。

每年在田地裡辛苦勞作,最後收穫的糧食大半要交給地主,剩下的連一家人溫飽都解決不了。

如果金鋒把土地直接分給百姓,絕對會被所有農民擁護!

但是讓青鳶陳文遠不理解的是,他們是歌舞團的,雖然經常去鏢局和鎮遠軍駐地表演,但是從來不參與鏢局和鎮遠軍的管理事務,金鋒跟他們說這個乾什麼?

“你們冷靜一下,”金鋒看出兩人眼中的疑惑,擺擺手示意兩人坐下。

關曉柔笑著拿起水壺,給兩人各自倒了一杯水。

關曉柔是金鋒的原配夫人,就算再熟,青鳶和陳文遠也不敢讓關曉柔給他們倒水。

如果是平時,青鳶恐怕早過去搶水壺了,但是此時兩人的注意力全在金鋒身上,根本冇注意到關曉柔。

“找兩位過來,有兩點需要你們去做。”

金鋒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兩位要儘快擴充歌舞團,等打下其他藩王地盤之後,你們要儘快過去,進行宣傳工作!”

在藩王的封地,他們不一定怎麼抹黑金鋒和九公主呢。

這時候就是歌舞團發揮作用,和對方展開輿論戰的時候了。

“先生,宣傳西河灣的精神,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青鳶首先表明態度,然後皺眉說道:“可是這樣一來,我們的人手恐怕就不太夠用了!”

“這就是我要跟你們說的第二件事。”

金鋒再次伸出一根手指:“慶大人過來之後,我會讓他儘快廢除川蜀各地的青樓,如果事情進展順利,會有大批青樓姑娘從良,到時候青鳶你可以從中挑選合適的姑娘加入歌舞團。”

聽到金鋒這麼說,屋子裡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不光青鳶和陳文遠,九公主、沁兒珠兒也同時瞪大眼睛。

甚至站在門口的北千尋都忍不住往裡麵看了一眼。

九公主的眼神中除了震驚,還有擔憂。

震驚的不是金鋒要廢除青樓,而是震驚於金鋒剛纔說的話。

以他對金鋒的瞭解,既然他說讓慶鑫堯儘快廢除青樓,從側麵說明瞭金鋒對慶鑫堯的態度。

這完全是一種上級對待下級的心態。

慶鑫堯如果不同意的話,金鋒很可能和慶鑫堯翻臉。

慶鑫堯雖然不是藩王,但是慶家經營西川那麼多年,根基比絕大多數藩王都要深厚得多。

最重要的是金川不光也在川蜀境內,還是慶懷的地盤。

在金鋒崛起之前,慶懷在金川的影響力非常大。

很多金川百姓是鐵林軍退役的,甚至有不少人現在還在鐵林軍中服役。

鎮遠鏢局的前幾批鏢師中,七成以上都是鐵林軍退役的老兵。

一旦金鋒和慶家起衝突,後果太嚴重了,甚至有可能造成鎮遠鏢局乃至整個金川的分裂。

但是九公主知道,金鋒的決定是正確的。

後方不寧是兵家大忌。

此時和慶鑫堯攤牌,總比以後翻臉更好。

九公主腦子飛快運轉,思考如何避免金鋒和慶鑫堯起衝突。

金鋒冇去管九公主怎麼想,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青鳶姑娘,你最近就不要再出去演出了,安排一下培訓流程,挑選出合適的姑娘後,要儘快開始培訓。”

“冇問題,”青鳶收起心中雜念,趕緊點頭保證:“青樓裡的姑娘大多都學過歌舞,隻要有本子,她們學的很快。”

“這就要看陳先生的了,”金鋒轉頭看向陳文遠:“先生最近也加加班,儘快趕幾個合適的本子出來。”

“先生,打土豪分田地這樣的好事,不用什麼太好的本子,隻要百姓聽說此事,絕對會自發的幫咱們宣傳!”陳文遠自通道。

“我要宣傳的不光是打土豪分田地,還有另外一件事。”

金鋒指了指九公主:“舞陽最近要登基了,恐怕各地藩王都會以此為藉口來攻擊她,所以你們不光要宣傳打土豪分田地,還要宣傳舞陽登基的好處!”

“什麼?”

青鳶和陳文遠再也忍不住了,全都看瘋子一樣看著金鋒。

他們實在冇想到,金鋒會做出讓一個女人登基為帝的瘋狂決定。

哪怕這個女人是他們很尊重的九公主!

“先生,這……”陳文遠一臉為難說道:“自古以來,從未有過女子稱帝,這……百姓恐怕會說九殿下的身份來路不正啊!”

“這個陳先生放心,舞陽的身份來路很正!”金鋒笑著說道:“先皇在被逆賊陳征迫害之前,親自下令派人把傳國玉璽送到鎮遠鏢局,這不是等於下詔把帝位傳給舞陽了嗎?”

“傳國玉璽在咱們鎮遠鏢局?”

今天聽到的訊息一個比一個震撼,陳文遠覺得自己快麻木了。

“是的!”金鋒掀開書桌上的木盒,露出靜靜躺在其中的傳國玉璽。

青鳶和陳文遠剛纔就看到了這個木盒,但是他們冇有在意,隻覺得是個普通放東西的盒子。

當得知裡麵是玉璽之後,兩人差點冇有當場跪下去。

“先生,我知道應該怎麼寫了!”

陳文遠腦海裡此時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故事輪廓。

“那就趕緊回去寫吧,彆等會兒忘了。”

金鋒笑著說道。

陳文遠衝著屋子裡人拱拱手,跑了出去。

“我也回去準備了。”青鳶也行禮離開。

剛剛走到門口,正好遇到小玉進來。

“先生,碼頭那邊傳來訊息,慶大人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