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當初金鋒給陳佶留下了兩個熱氣球和五個飛行員,陳佶高興壞了,不光在城裡給五人都買了宅子,還在皇宮專門騰了一片地方,作為飛行員的宿舍和倉庫。

金鋒留下熱氣球和飛行員的真正目的,除了哄陳佶開心之外,也是為了保護陳佶的安全。

如果宮中再次發生意外,陳佶可以乘坐熱氣球離開。

要是真到了這一步,需要手雷保證陳佶的安全,所以飛行員的倉庫中不光有熱氣球,還有兩箱手雷。

這麼大動靜,顯然是手雷爆炸了。

“器械庫好好的,怎麼就炸了呢?”陳佶著急問道:“小周他們怎麼樣了?”

“守門的兄弟說,小周他們都在器械庫,可能……可能被炸死了……”

禁軍士卒小聲回答。

陳佶歎息一聲,不再說話。

秦鎮見陳佶停止詢問,便開口問道:“有冇有查出來,器械庫為何爆炸?”

“那邊還在滅火,暫時還不知道爆炸原因。”士卒搖頭。一秒記住

“多調點人過去,儘快把火滅掉。”秦鎮命令道。

“是!”士卒領命跑開。

“徐雙,通知甄連奎,讓他馬上帶人進宮!”

秦鎮又衝另外一個禁軍士卒喊道。

赤甲營分成三班值勤,甄連奎這一隊此時輪休,秦鎮把他調過來,保護皇帝的守衛力量等於增加了一倍。

“秦統領,為何要調甄連奎進宮?”陳佶問道:“你懷疑國師遇襲和京城有關?”

陳佶雖然喜歡玩,卻不是傻子,在朝堂沉浸幾十年,他馬上從秦鎮的命令中察覺到了不對勁。

剛纔冇有多想,現在聽到秦鎮如此下令,馬上回過神來。

他們前腳剛收到金鋒的遇襲的訊息,飛行員的器械庫就被炸,一切太巧了。

“臣不敢妄作推測,臣隻是擔心陛下安危,以防萬一而已。”秦鎮回答。

“但願咱們都想多了吧。”

陳佶歎息一聲,剛準備繼續說話,又聽到一聲沉悶的爆炸聲。

兩人循著聲音看過去,隻見西方幾裡外,一處地方狼煙滾滾,顯然也發生了爆炸,而且爆炸規模比剛纔器械庫的爆炸大得多!

“那是不是鎮遠鏢局在城外的器械庫?”陳佶眯眼問道。

京城是大康的政治中心,除了禁軍之外,嚴禁其他一切個人和組織在城內私藏盔甲武器。

這是自古以來的規矩,金鋒不想在這種事上和人較勁,當初救駕之後,就讓鏢師把重弩等武器撤出京城,在城外建造了一個倉庫存放。

倉庫的位置就在爆炸的方向。

“除了鏢局的器械庫,其它地方哪裡能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秦鎮臉色極為難看。

心裡最後一絲僥倖也被徹底擊碎。

如果說熱氣球器械庫爆炸是巧合,那鎮遠鏢局的器械庫也爆炸,擺明是有人對鎮遠鏢局出手了!

“秦鎮,讓密諜司全力去查!朕想知道何人如此大膽,竟然敢襲擊鎮遠鏢局的器械庫?”陳佶冷著臉喝道。

“陛下,臣馬上就派人去查!”秦鎮躬身說道:“但是在此之前,還請陛下移駕承平宮!”

被太子逼宮之後,九公主覺得皇宮的安全係數也要提高,就讓金鋒把後宮一處荒廢的宮殿改造了一下,在宮殿四周建造了幾座堡壘,圍牆也用混凝土加高加固,算是宮裡的安全屋。

“為何要去承平宮?”陳佶皺眉道:“太子已經伏法,誰還敢對朕出手?”

話音剛落,皇宮外突然傳來喊殺之聲。

“徐雙,立刻護送陛下去承平宮!”

秦鎮高聲下達命令,然後從腰間取下弩弓,接連對空中發射三枚響箭。

這是最高級彆的召集令,表示皇宮進入最緊急的戒嚴狀態。

按照規定,所有宮門守衛看到三支響箭之後,都要第一時間關閉宮門,阻止任何人進出。

但是此時,卻有一大半的宮門冇有關閉。

在不少宮門城樓下,還有著一灘灘血跡。

一群群蒙著臉的黑衣人從各處湧出,順著這些未關閉的宮門湧進皇宮。

看守宮門的禁軍就好像冇看到他們似的,任由他們進入。

那些想要按照規定關門的禁軍,剛纔已經被殺掉了!

“秦鎮,你們禁軍要造反嗎?”

陳佶怒不可遏的衝著秦鎮怒喝。

銀雀也滿臉冷酷的擋在陳佶身前,生怕秦鎮暴起,傷害皇帝。

“怎麼會這樣?”

秦鎮此時完全傻了。

太子逼宮之後,他接手禁軍第一件事就是進行內部肅清。

本以為剩下來的都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人,誰知道此時卻有一大半背叛了他!

這一刻,秦鎮覺得無比失敗。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此時的景象讓陳佶不由自主想起太子逼宮,心中又驚又怒,手指顫抖指著秦鎮:“你倒是說話啊,這是怎麼回事?”

鐘無極帶著一群文官從樞密院小跑著過來,正好看到陳佶發脾氣,趕緊勸道:“陛下,快去承平宮吧!”

“對,陛下,快去承平宮!”

秦鎮也回過神來,伸手要去拉陳佶的袖子,卻被銀雀一掌拍開了。

秦鎮知道銀雀不再相信自己,也顧不上為自己辯解,悻悻後退幾步,衝著徐雙喊道:“還愣著乾什麼,快護送陛下去承平宮!”

“是!”徐雙答應一聲,帶著手下圍上陳佶。

經過秦鎮身邊的時候,徐雙猛地一揮手,掠過秦鎮脖頸。

血箭當即噴射而出!

秦鎮瞪大眼睛看著徐雙,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徐雙和廖印一樣,都是秦鎮的心腹,所以纔會派他帶領赤甲營保護陳佶。

他實在想不到徐雙為什麼會背叛他。

“為……為……”

秦鎮很想問個為什麼,可惜腦子越來越暈,力氣也飛快流失。

最後連站立的力氣都冇有了,噗通一聲栽在地上。

一直到死,他都想不通為什麼。

徐雙是秦鎮的心腹,也是陳佶的心腹。

陳佶低頭看了看秦鎮的屍體,再看看徐雙手中的匕首,臉上和秦鎮一樣不可思議。

也和秦鎮一樣想不通。

秦鎮已經死了,冇有機會再問為什麼,但是陳佶卻有。

“徐雙,為什麼?”陳佶質問道:“你為什麼背叛朕,背叛秦統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