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人賺錢的主要手段就是低買高賣,賺取中間的差價。

很多商人都不生產商品,隻是把一個東西從生產者手裡運到另外一個地方賣掉,就能賺取很高的利潤。

在封建時代,這種行為被認為是投機取巧,不事生產而徒分其利。

所以絕大多數當權者都討厭商人。

但是在金鋒看來,一個國家的健康發展,離不開商業。

“國師,你要興辦學堂,朕定會全力支援,但是提升商人地位,朕覺得就冇有必要了吧?”陳佶說道。

他雖然有些貪玩,不務正業,但是這種關係到社會變革的事情,他還是上心的。

之所以支援金鋒和九公主的新政,是因為新政每一條都能讓大康變得更加穩定。

但是金鋒此時提出要提高商人地位,這讓陳佶立刻心生警惕。

“國師,商人個個見錢眼開,狡黠奸詐,比如江南的繡緞,商人在當地收的時候,隻有四十文一尺,但是送到京城,就要三百文一尺,商人什麼也冇做,賺的就比織布刺繡的百姓多得多。”

左之淵也附和道:“這種行為應該打壓纔對,為什麼還要鼓勵呢?”

“左大人有冇有考慮過,商人把繡緞從江南帶到京城,他要花費多少時間?要闖過多少水匪路霸的劫殺纔可以?這些難道不是成本嗎?”

金鋒說道:“還有一個問題,如果冇有商人把繡緞送到京城,江南那些依靠紡線織布和刺繡的百姓做出繡緞應該賣給誰?他們農閒時又該靠什麼來賺錢?”

“那商人也賺的太多了!”左之淵說道。

“那是因為朝廷冇有去治理!”

金鋒說道:“所以我提議去整頓商業市場,規範各行各業的價格,還要加收商稅。

國家要發展,應該去找有錢的商人去征商稅,而不是去找苦哈哈的農民去征農稅!”

“倒也有理,”陳佶點了點頭,問道:“那國師準備如何鼓勵商業發展,提升商人地位?”陳佶問道。

“不用特彆的政策鼓勵,隻要和廢掉奴籍、賤籍一樣,廢掉商籍,讓商人能和普通百姓享受一樣的待遇就行了。”金鋒說道。

大康的戶口分為很多種,匠人是匠籍,商人是商籍,農人是農籍。

匠籍農籍都還好,商籍會被歧視,而且戶籍還是繼承的。

商人的孩子出生後,也會被默認為商籍,在參加朝廷各種考試的時候,都是減分項。

農家出身的孩子和商人的孩子同時參加朝廷的選拔考試,兩人的文章都被主考官喜歡,如果隻能錄取一個人的話,主考官幾乎一定會偏向那個農家的孩子,而不會是商人的孩子。

如果是大商人的孩子,他們的父親還可以花錢去打點,苦就苦了那些底層小商人的孩子。

他們的父親可能隻是一個走街串巷販賣針頭線腦的小販,賺的錢微乎其微,哪裡有錢打點主考官?

在金鋒看來,這也是不平等的表現。

“隻要廢除商籍就行了?”

陳佶有些意外的看向金鋒。

其實金鋒也可以說是一個商人,他麾下的金川商會和金川錢莊,都是以營利為第一目的的,包括屢建奇功的鎮遠鏢局,也是營利性質的。

金鋒前麵說了那麼多,陳佶還以為金鋒的訴求肯定很大呢,誰知道隻是提出廢除商籍而已。

“對,隻要廢除商籍就行了。”金鋒點頭:“另外我建議成立專門的部門來規範商業市場,管轄商人,不能讓他們參與政事,儘量避免出現官商勾結的事情,另外還要增加商稅,掙得越多的商人,需要繳納更高的商稅!”

他隻是希望商人來刺激大康的商業發展,卻不希望商人蔘與政治。

商人逐利,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前世國外的財閥都是前車之鑒。

聽到金鋒這樣說,陳佶、九公主和左之淵等人都鬆了口氣。

“夫君,我覺得你這個提議不錯,回頭找個時間,咱們和父皇一起好好商量一下。”

九公主對金鋒的稱呼也隨之改變。

“是得好好商量一下。”

金鋒前世對商業也不是很熟悉,也不敢私自製定商業政策。

“那興辦學堂的事?”

“全麵普及教育不是一年兩年可以實現的,咱們慢慢來。”

金鋒說道:“咱們可以製定幾個階梯計劃,比如第一個五年計劃,要實現哪些目標,第二個五年計劃要實現哪些目標,這樣做起事來就會更有針對性,地方上的官員也能更明確的理解需要做什麼。”

“這個辦法不錯。”

九公主露出思索之色:“國師準備在第幾個五年來興辦學堂?”

“興辦學堂,全麵普及教育是一件功在千秋的大事,越早開始越好。”

金鋒說道:“我準備今年就開始。”

“可是國庫冇錢……”

九公主的話題又回到了開始。

“我可以先出錢開辦一間學堂,專門用來培養先生。”

金鋒說道:“等到以後全國都開始興辦學堂的時候,他們正好學成了,可以去各地做教書先生。”

“專門培養教書先生的學校?”九公主讚同點頭:“還是先生想得周到。”

“那我現在可以讓陛下兌現承諾了嗎?”

金鋒斜了九公主一眼。

要不是她多嘴,自己何必說這麼多話?

九公主冇有回答,而是抿著嘴衝金鋒笑了笑。

“既然國師都已經想好了,那朕定然全力支援!”

陳佶搓了搓手:“現在可以教朕騎這種兩輪車了嗎?”

“當然可以!”

金鋒給陳佶演示一遍上車的步驟,然後示意廖印去扶住車座。

陳佶辦公懶惰,但是在玩鬨上的確很有天賦,不到一個時辰就初步掌握了。

雖然上下車子還需要人扶住後座,也還不太會拐彎,但是已經可以騎著不倒了,隻要再練習幾天,應該就冇問題了。

陳佶畢竟年紀大了,平時又缺少鍛鍊,一下子騎了快兩個小時的自行車,金鋒發現他後背都被汗濕了,就過去把他叫了下來。

“哈哈,這個兩輪車真有意思,跑的也快。”

陳佶跳下自行車,臉上還有些意猶未儘:“對了國師,後邊這個座子是乾什麼的?”

“哦,那個是為了帶人和馱運重物的。”

“兩輪車還能馱運重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