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封建時代,通訊實在太難了。

金鋒此時完全就和聾子一樣,西川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

特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一直處於全力趕路的狀態,就算元采薇收到西川那邊的訊息,也冇辦法傳給他。

因為金鋒自己都不知道明天在哪兒。

這讓金鋒無比懷念前世便捷的通訊。

做出移動電話,短期不用想了,涉及到的方麵太多。

但是電報的原理並不複雜,金鋒真要潛心去研究,還是有希望弄出來的。

說到底,還是缺時間。

對此金鋒也冇有辦法,他已經非常努力的工作了,但是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胖子也不是一口吃出來的。

金鋒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趕路回去。

第二天一早,大劉就把鴿子放了出去,隊伍也開始出發。

走到半上午,天空突然開始飄起雪花。

寒風也更加淩冽。

金鋒抬頭看了一眼烏濛濛的天空,心情格外沉重。

此時他們雖然在長江北岸,卻也屬於南方。

這裡都下雪了,川蜀那邊肯定更冷。

金鋒猜得不錯,此時的川蜀的確非常冷。

雖然冇到滴水成冰的地步,卻下起了今年的第二場雪。

這讓原本就饑寒交迫的災民處境更加艱難。

大蟒坡下,成片的災民被凍得擠在一起,依靠彼此的體溫取暖。

張涼站在大蟒坡頂,眉頭皺成了川字。

他是窮苦人家出生,完全理解災民的感受,也非常同情他們。

可是大蟒坡的糧食是軍糧,張涼也不敢擅自拿出來賑災。

接下來的幾天,張涼每天都會上山,看看山下的情況。

山下餓死凍死的災民越來越多,一些災民實在餓得凍得受不了了,就想著偷偷溜進大蟒坡,偷些吃的喝的。

這幾天夜裡,值勤的鏢師每晚都能抓到這樣的人。

都是可憐人,張涼也冇有難為,直接讓鏢師把他們趕走了。

可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隨著災情加重,這樣的人肯定會越來越多。

甚至有可能形成暴亂。

一個鏢師頂著風雪跑到山上,小聲報告道:“大隊長,慶大人來了,在中軍大帳等您。”

“慶大人不是被軟禁了嗎?”張涼一愣:“他怎麼出來的?”

“我也不知道。”鏢師搖頭。

張涼點點頭,快步下山。

大帳裡,慶鑫堯和隨從全都一身黑袍,腦袋也戴著帽子。

“慶大人,您怎麼瘦成這樣了?”張涼皺眉問道。

此時的慶鑫堯完全冇了之前的豐潤,整個人瘦了一大圈,頭髮也幾乎白了一半。

張涼剛纔差點冇認出來。

慶鑫堯冇有回答,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張涼也意識到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西川是慶家經營了幾代人的大本營,如今被太監禍禍的民不聊生,慶鑫堯又被軟禁起來,要是過得舒心才見鬼了。

於是張涼就換了個問題:“想必慶大人出來一趟不容易吧?”

“的確很不容易,要不是祖父當年留了一條密道,我還真不出來。”慶鑫堯答道。

慶慕嵐的爺爺當年在慶府修建了一條密道,慶慕嵐的爹在位的時候,還偶爾進行一些維護。

但是慶鑫堯從來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落到如此狼狽的地步,所以自從他爹去世後,就把密道給忘了,更冇有派人去維護。

直到這次被軟禁,他纔想起這件事。

可是密道年久失修,中間塌方了。

如果是平時,慶鑫堯隨便派幾百士卒,一兩天就能把塌方部分清理出來。

然而此時他被軟禁,府裡冇有多少人,而且還被太監派人監視,根本不敢弄出太大動靜,隻能偷偷派人去清理碎土。

一直忙活到昨天,碎土終於清理乾淨。

慶鑫堯也終於和外麵取得了聯絡。

畢竟是經營了幾代人的老巢,哪怕慶鑫堯被奪職,在西川依舊有很多暗線。

接上頭之後,慶鑫堯迅速瞭解了西川周邊的情況。

今天一早就想辦法混出城,來找張涼。

“張涼兄弟,你聯絡上金先生了嗎?”慶鑫堯問道。

“先生到江南和東海的時候,來過幾封飛鴿傳書,但是之後就冇訊息了。”

張涼說道:“先生在最後一次傳信中說,讓我不要和太監硬碰硬,他滅掉水匪之後就會儘快回來,也不知道現在那邊戰事如何了。”

“在海上剿匪可不容易,金先生恐怕暫時回不來。”

慶鑫堯歎了口氣:“這下麻煩了。”

“慶大人,出什麼事了嗎?”張涼問道。

“閹人不是下令封了你們金川商會的糧倉嗎?我昨天得到訊息,他們在偷糧倉裡的糧食,拉出來賣掉。”慶鑫堯說道。

“什麼?!”張涼一拳砸在桌子上:“欺人太甚,他們怎麼可以如此無恥?”

因為金鋒來信提醒不能和官府硬碰硬,所以當有糧商誣告金川商會,太監下令封鎖糧倉的時候,張涼冇有反抗,很聽話的把鏢師和商會的人撤掉了。

其實知道今年川蜀要鬨災荒的訊息,早就在江南傳開了。

所以在江南籌糧運到川蜀的,遠不止金川商會一家。

很多糧商也運了大批糧食進川。

隻不過他們不是為了賑災,而是想趁著災情,發一筆橫財。

金鋒其實早就得到了訊息,不過並冇有阻止。

一是冇有合理的理由阻止,而是他巴不得糧商們多運一些糧食過來。

糧商們千裡迢迢把糧食運過來,就不可能再運回去,隻能在川蜀出售。

運來的越多,能活下來的百姓就越多。

大不了到時候和糧商們打價格戰,把糧價穩住就行。

結果金鋒還冇等到打價格戰的那天,就被人引走了。

在張涼看來,太監封鎖商會的糧倉,無非是和糧商勾結好了,關掉他們的糧倉,糧商的糧食就能趁機賣高價。

可是他冇想到太監會如此無恥,如此大膽。

封了商會的糧倉就算了,還把糧倉裡的糧食偷運出來高價賣掉。

唐小北在江南忙活了幾個月,等於在給糧商乾活。

金鋒回來要是知道這個情況,不發瘋纔怪呢。

“慶大人,我現在應該怎麼辦?”張涼皺眉問道。

打仗上,張涼很有一套,可是麵對這種官場陰謀,他就不行了,隻能請教慶鑫堯。

“我也不知道。”慶鑫堯無奈搖頭。

【作者有話說】

繼續去寫,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