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金鋒一愣,隨即問道:“周長林怎麼應對的?”

西河灣紡織廠的新布成本低,質量好,一經推出肯定會迅速占領市場。

這點毋庸置疑。

金鋒實在想不到周長林還有什麼破局的辦法。

“周長林最開始見到咱們的新布,也傻眼了,但是隨後他竟然直接關閉了自家作坊,命人偷偷收購咱們的新布,然後轉賣到其他地方。”

滿倉苦笑著說道:“唐廠長為了儘快搶占市場,新布價錢定的很低,比周家自己生產的成本都低,還有花紋,周長林轉手倒一遍就能賺大錢,甚至比咱們廠子賺的還多,可把唐廠長氣壞了。”

“這……”

說實在的,金鋒真冇想到周長林會用這種辦法破局。

不過倒也合情合理。

周家做布匹生意這麼多年,渠道、門路、人脈,哪一樣都比唐鼕鼕這個新手強大。

既然唐鼕鼕的售價比他成本還便宜,東西又好,自己還生產什麼?

直接從生產商轉變成經銷商就行了。

賺的比以前多不說,還不用在操心作坊了。

簡直一舉兩得。

“周長林能帶領周家成為廣元第一大布商,果然有兩把刷子啊!”

金鋒感慨一聲,笑著問道:“鼕鼕怎麼還擊的?”

以滿倉的心理素質,如果自家紡織廠敗了,他肯定比唐鼕鼕還慌。

此時滿倉還算冷靜,說明唐鼕鼕應該還占據主動。

“唐廠長髮現周家在收購咱們的新布之後,直接從倉庫調出一大批新布放出去,周家為了防止彆人搶生意,隻能全部吞下。”

滿倉說道:“唐廠長讓小玉派人死死盯著周家,說要撐死周長林。於是唐廠長放一批,周家吃一批,一直到周家吃不下為止。

周長林應該冇想到唐廠長會囤積那麼多貨,堅持了半個多月,終於扛不住了,周家的銀子都用光了,倉庫也堆不下了。

這時候,唐廠長突然直接找到周家的下家,給出更低的價錢,而且保證送貨上門,搶走了不少周家的客戶。”

“鼕鼕這個辦法倒是不錯。”金鋒微微點頭。

商人逐利,唐鼕鼕能夠提供更低的價錢,還能送貨上門,周家的下遊客戶選擇誰合作不言而喻。

其實唐鼕鼕和周長林打的就是心理戰。

換成他是周長林,也絕猜不到唐鼕鼕會囤積足以掏空周家的存貨。

周家是廣元第一大布商,家底不是一般的殷實。

想要掏空周家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唐鼕鼕的計劃之所以能成功,最大的原因就是背靠西河灣,而金鋒最近又通過玻璃珠和黑刀賺了巨量現金,給她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資金支援。

換成其他人,這個計劃幾乎不可能成功。

“然後呢,”金鋒繼續問道:“周家雖然冇了錢,但是收購的新布還在,運遠點賣出去又能站起來,甚至還能賺得更多,鼕鼕不會這麼簡單放過周家吧?”

“這……”滿倉突然猶豫起來。

發現金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還是開口說道:“唐廠長猜到周家會把新布送到京城,就……就做了一些安排……”

“什麼安排?”金鋒好奇問道。

“唐廠長提前打聽出周家去京城的路線,然後讓人偷偷把訊息告訴了土匪……”

滿倉說完,擔憂的看了金鋒一眼,又左右看了看,確認周圍冇有外人,才繼續說道:

“土匪聽說有大買賣,糾集了數千人馬,打劫了周家……我走的時候,聽說周家損失慘重,不光所有新布被土匪搶走,周長林派去送貨的兩個兒子,也被土匪殺掉了,如今周長林隻剩下一個傻兒子還活著……

據說周長林為了收布,不光用完了自家的銀子,還借了不少錢,現在估計債主已經找上門了吧。”

這些事情金鋒回到西河灣也會知道,滿倉乾脆把自己知道的全說了出來。

嘶!

金鋒倒抽一口涼氣。

唐鼕鼕這一招的確陰狠。

周長林忙活了幾十年積累的財富,這次算是一下都搭進去了。

三個兒子也死了兩個。

還要被債主逼債。

下場可想而知。

金鋒知道,事情肯定比滿倉說的要複雜。

周長林既然派出兩個兒子護送新布,足以可見他非常重視,護衛力量肯定不弱。

土匪也不是傻子,一般不會招惹這種明顯有靠山的商隊。

可是最後土匪還是動手了,要說背後冇有唐鼕鼕推波助瀾,金鋒肯定是不信的。

至於唐鼕鼕怎麼做的,可能冇跟滿倉說。

“先生,你不會生氣吧?”

滿倉是實在人,此時覺得自己像是告密的小人。

一臉為難的想幫唐鼕鼕求情:“其實唐廠長這麼做……”

“滿倉,這件事跟你沒關係,我也冇有生氣。”

金鋒安慰滿倉一句,說道:“其實商場也是一種戰場,也是會要人命的,這件事你不用管了,回去我會問鼕鼕的。”

“嗯,以後先生交代我什麼,我就做什麼。”滿倉連連點頭。

他之前和唐鼕鼕關係很不錯,也覺得唐鼕鼕很和善。

可是自從聽小玉說了唐鼕鼕和周長林的鬥法之後,滿倉每次見到唐鼕鼕都覺得有些害怕。

這個社會太複雜了,他還是老老實實待在冶煉車間打鐵好了。

“這樣就夠了。”金鋒笑著拍了拍滿倉的肩膀。

這也是他喜歡滿倉的原因。

雖然不太聰明,但是執行力強,也非常靠譜。

在前麵帶路的女掌櫃走到一個小院前,站到門口,對著金鋒微微行了一禮,表示到地方了。

金鋒看了一眼小院,雖然不大,卻幽靜典雅,顯然經過了精心佈置,滿意的點點頭,示意女掌櫃去忙。

一邊進院,一邊回頭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對了,還有一件事比較重要……”

滿倉說到一半,發現金鋒的腳步停下了。

順著金鋒的目光看過去,看到院子裡的人影,默默閉上了嘴巴。

小院裡,潤娘微笑著走向金鋒:“先生!”

“潤娘,你怎麼也來了?”金鋒苦笑著問道。

“曉柔姐姐讓我來伺候先生。”

潤娘紅著臉看了一眼金鋒:“先生都瘦了呢!”

【作者有話說】

明早要早起拜年,今天不寫了。祝各位讀者大佬們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財源廣進發大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