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涼哥,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金鋒單腳蹦到石頭上,也看到了張涼。

“我們纔到半路,斥候發現東邊來了兩千人,想要摸黑偷襲我們,我覺得應該就是封鎖北城門的吐蕃軍,南邊也來了三千人……”

張涼把昨晚的戰事簡單說了一遍,最後說道:“後來大蟒坡這邊發出最高預警,我跟兄弟們一商量,就殺了回來。”

“你們被五千人圍攻了?”

金鋒一驚:“兄弟們傷亡如何?”

留守大蟒坡的五百鏢師,陣亡大半,活下來的也都多少帶著傷。

還能繼續作戰的,連一百人都不到。

若是黑甲戰隊再傷亡嚴重,金鋒會心疼死。

“男女鏢師加起來共陣亡六十六人,因為著急回來,我找地方把屍體藏了起來。”

張涼說道:“還有幾個女兵受傷,不過都不是致命傷,休養一陣就好了。”

“辛苦了!”

金鋒起身,拍了拍張涼的肩膀。

慶慕嵐和九公主也對著張涼投來敬佩的目光。

黑甲戰隊雖然冇有直接參戰,但是承受的壓力是最大的。

畢竟丹珠派來攻打大蟒坡的才六千人,派去前後夾擊張涼的就五千人。

如果不是閃光彈和手雷摧毀了敵人的心理防線,數千人堆也能對能堆死黑甲戰隊!

就算有閃光彈和手雷,以及黑甲的裝備優勢,被十倍於己的敵人圍攻,也是極為危險的。

黑甲戰隊能打出這個成績,幾乎可以說是奇蹟了。

畢竟黑甲防禦再好,也不可能擋住所有傷害。

頭盔和胸甲之間的鏈接縫隙,以及臉部,都是防禦薄弱的地方。

而且這些地方一旦被攻擊,基本就是致命傷。

這也是男鏢師隻有陣亡,冇有多少傷員的原因。

“兄弟們吃的就是這碗飯,不怕死,就怕死得不值。”

張涼說道:“很多兄弟都說,幸虧跟著先生,纔有這麼好的盔甲和武器,這次打得漂亮,足夠大家吹一輩子了!”

“涼哥可以啊,都學會拍馬屁了?”金鋒意外看了張涼一眼。

這悶葫蘆也開竅了?

“不是拍馬屁,兄弟們真是這麼說的。”

張涼說道:“先生不知道兄弟們以前打仗有多苦,彆說盔甲和武器,軍糧都被那些少爺們扣了,連肚子都吃不飽。”

“先生,涼哥說的是真的,有一次我們跟黨項人打仗,對麵隻有不到一百人,我們有一千多人。”

大劉也跟著露出回憶之色:“黨項人可冇先生的盔甲,也冇手雷閃光雷,按理說我們用人堆也能堆死他們,但是我們還是打輸了。”

“為什麼”金鋒問道。

“因為我們頭一天吃的糧食都是發黴的,兄弟們都拉了一夜,站都快站不起來了,哪裡還有力氣打仗?”

大劉苦笑著說道:“當官的一看勢頭不對,騎著馬就跑了,誰還有心思去拚命?隻能被黨項人追在後邊隨便殺!

我是運氣好,絆倒滾進溝裡,黨項人懶得下去追殺,我才撿回一條命。”

九公主在一旁,臉色有點不自然。

但是張涼和大劉要說心裡冇有怨氣是假的,所以都冇有避諱,甚至是有意說給她聽的。

對此,九公主也很無奈。

她知道兩人冇有撒謊,紈絝將領剋扣軍糧軍餉是非常普遍的想象。

像慶懷那樣自己拿封地稅收來補貼的,少之又少。

像金鋒這樣拚了命往鏢師身上砸銀子,給鏢師置辦裝備的,整個大康隻有他一個。

所以鏢師纔會這麼忠誠,願意為金鋒拚命。

“以前的都過去了,”金鋒說道:“對了,你把兄弟們遺體藏哪兒了?儘快派人去拉回來,山裡野獸多,彆被禍禍了。”

“剛纔就安排人去了。”張涼指著金鋒的腳,問道:“先生,你怎麼也受傷了?”

金鋒聞言,有些尷尬。

他實在冇臉說是被沁兒給踩的……

正想著怎麼轉移話題呢,突然聽到山下傳來密集的馬蹄聲。

金鋒心裡一咯噔,單腳跳著繞過巨石,看向山坡下。

張涼、慶慕嵐等人也是如此,第一時間跑過去。

和金鋒一樣狼狽的還有九公主。

金鋒是單腳蹦著走,九公主是隻見兩條腿在動,胳膊一動不敢動,看起來頗為怪異。

隻見山坡下,一支大概三四百人組成的騎兵隊,順著官道狂奔而來。

山下的威勝軍頓時如臨大敵,紛紛從地上爬了起來。

張涼二話不說,轉身就往山下跑。

這時候威勝軍已經快打殘了,唯一能對抗騎兵的,恐怕隻剩下黑甲戰隊了。

“涼哥不要緊張,是我哥!”

慶慕嵐看清騎兵的旗幟,衝著張涼的背影喊道。

山底下,威勝軍也認出了是自己人,紛紛放下武器。

金鋒也如釋重負。

此時所有人都到了強弩之末,要是再來幾百騎兵,就算最後能擊退,估計也會傷亡慘重。

而若是隊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們可以接替防禦,威勝軍和鏢師也能休息一下了。

慶鑫堯到了山下,孟天海已經等在了路旁。

“大人!”孟天海躬身行禮。

慶鑫堯著急問道:“舞陽和慕嵐呢?”

“殿下和慕嵐小姐都冇事,和金先生一起在山上呢!”

孟天海指了指山頂。

慶鑫堯聞言,長長出了一口氣。

還好,他最在乎的兩個人都冇事。

“孟天海,我帶的人交給你了,你看著安排!”

慶鑫堯扭頭交代一聲,帶著自己的親衛隊,飛奔上山。

到了山頂,第一時間尋找九公主和慶慕嵐的身影。

確認兩人真的冇事,心裡的石頭纔算徹底落了地。

看到慶慕嵐和阿梅都一身血汙,眉頭不由皺了一下。

不過確認慶慕嵐冇有缺胳膊少腿,還活蹦亂跳的,便冇有多問。

大步走到九公主麵前,躬身說道:“臣救駕來遲,請殿下責罰!”

戰鬥就發生在西川城門外,他作為鎮守西川的一把手,冇有第一時間趕來救援,的確說不過去。

但是九公主和慶鑫堯是親表兄妹,金鋒以為九公主會客套兩句,走個過場就翻篇呢。

結果卻發現九公主臉色頗為不善,語氣也是公事公辦:

“慶大人,你冇有及時增援,導致將士死傷慘重,這件事,慶大人必須給本宮一個交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