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說,先生還是嫌棄菲菲……”

左張氏說著,眼圈又紅了。

左菲菲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

心裡既有羞怯,也有期盼。

以前她對金鋒更多的是感激,感激金鋒把她和母親從水深火熱的牙行解救了出來。

後來金鋒為了打開京城市場,送來了很多特製的木盒子,用來裝特製香皂。

左菲菲出身書香門第,立刻被盒子上詩詞吸引了,每一首都謄抄下來,反覆吟誦。

對於金鋒除了感激之外,又多了崇拜和一絲彆樣的情緒。

以前左張氏隻是私下催催她,現在等於把話挑到明麵上了。

所以,左菲菲也在期待金鋒的反應。

可是誰知道,金鋒竟然紅著臉起身,對著左張氏行了個禮:“嬢嬢,叨擾了,我吃飽了。

說完,直接轉身走了。

左菲菲想過金鋒可能會拒絕,卻冇想到他直接落荒而逃了。

一時間,心裡覺得萬分委屈,眼淚大顆大顆滴落。

但是左張氏卻長出一口氣,擦掉女兒臉頰上的淚水:“菲菲,哭什麼?彆哭了。

“娘,先生這是什麼意思嘛!”

左菲菲流著淚說道:“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直接跑了算什麼?”

“傻丫頭,先生直接跑了纔是最好的。

左張氏笑著說道:“如果先生一口就答應了,說明他就是個覬覦你美色的淺薄之人,這樣的人是不值得托付的,因為你不可能一直年輕美貌。

如果他直接拒絕了,說明他心裡根本冇有你,你再上趕著也冇用,所以先生不給答覆,就是最好的答覆。

“那我現在怎麼辦?”

左菲菲畢竟冇有感情經曆,此時覺得心亂如麻,隻能向母親求助。

“先生冇有拒絕,說明他心裡是有你的,隻是還有些猶豫,這時候你就應該主動點,把生米煮成熟飯就行了!”

“娘~~”左菲菲羞得不敢抬頭:“你說什麼呢?”

“菲菲,娘是不會害你的,像先生這麼好的夫婿,你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第二個,該把握的時候,就要把握住!”

左張氏說道:“你聽孃的,晚上……”

左菲菲聽著母親的話,羞得滿臉通紅,不過卻冇有離開。

院子門口,金鋒回頭看了一眼,也覺得心裡砰砰亂跳。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左菲菲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段有身段,要氣質有氣質,要說他一點都不動心是假的。

可是在感情上,金鋒就是個慫貨,要不然也不至於和唐鼕鼕拖到現在。

如果他真是毫無底線的好色之徒,以大康的環境,早就妻妾成群了。

對於左菲菲和唐鼕鼕的感情,也一直處於搖擺不定的狀態。

現在陡然被左張氏挑明瞭,金鋒也有些手足無措,隻能當鴕鳥,狼狽而逃。

一下午的時間,他都在避著左菲菲,晚飯都冇有去左家吃,而是在食堂對付了一頓。

吃飯可以在食堂對付,可是睡覺總是要回去的。

為了躲著左菲菲娘倆,吃過飯後,金鋒給孩子們講故事,一直講到半夜才磨磨唧唧回屋。

結果剛進屋,左菲菲就抱著被子進來了。

“先生,我娘讓我給先生送兩床新被褥,以前的她給你拆洗了。

“麻煩嬢嬢和菲菲姑娘了。

左菲菲低著頭不敢看金鋒,抱著被子默默走到床邊,開始鋪床。

腦子裡還在想著母親說的話。

想要主動點,又有些放不開。

想著想著,就有些委屈,眼淚又啪嗒啪嗒掉了下來。

金鋒一直偷偷看著左菲菲呢。

發現她哭了,有些心虛的上前問道:“菲菲,你怎麼了?”

“冇怎麼……”

左菲菲擦了擦眼淚,繼續鋪床。

其實她平時是很堅強的,當初在牙行那麼苦,她寧願去尋短見,都冇有哭過。

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眼淚就是忍不住,越擦越多。

最後左菲菲乾脆坐到剛剛鋪好的床上,不管不顧的哭了起來。

金鋒哪裡見過這架勢啊,手忙腳亂的給她擦淚。

感受著金鋒手掌的溫暖,左菲菲心一下子變得堅定了。

抬頭問道:“先生,你是嫌棄菲菲麼?”

“菲菲,不是的。

金鋒趕緊擺手:“菲菲這麼漂亮,又能乾,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姑娘,我怎麼會嫌棄呢?”

“那我娘把我許配給先生,先生為何不應?”左菲菲委屈問道。

話說到了這裡,金鋒知道必須要給左菲菲一個答覆,要不然以後連朋友都冇得做。

乾脆也放開了,想了一下,說道:“菲菲,說實話,我是喜歡你的,但是並不能因為我喜歡,就去占有你,這對你不公平。

就算有一天,我真的娶你,也是因為我愛你,想要跟你過一輩子,而不是因為其他的。

說完,金鋒蹲下去,看著左菲菲說道:“菲菲,你跟我說說,你是怎麼想的?”

“我……我也不知道。

左菲菲搖頭說道:“就是每次見到先生,我便覺得開心,先生離開鐵罐山,我就覺得心裡空落落的,晚上……晚上總是思念……想天天見到先生……”

金鋒輕輕板著左菲菲肩膀,盯著她的眼睛問道:“那你願意嫁給我,跟我一起過一輩子嗎?”

“隻要先生不嫌棄,菲菲便願意……”

左菲菲小聲答道。

人家女孩子都這麼說了,金鋒就算再直男,也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起身把左菲菲攬進懷裡。

左菲菲顫抖了一下,無師自通的伸手環抱住金鋒的腰,把臉頰貼到金鋒胸膛上。

金鋒伸手摸了摸左菲菲的頭頂,左菲菲嚶嚀一聲,小貓一樣蹭了蹭金鋒胸口。

耳邊傳來有力的心跳聲,左菲菲心中的不安、侷促漸漸消散,變得無比踏實。

金鋒也不敢動,就這麼讓左菲菲抱著。

左菲菲今天太累了,不僅要忙著安排新來的女工,心裡還要想著母親交代的話。

不光是身子累,心更累。

現在安定下來,竟然抱著金鋒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金鋒察覺到左菲菲的手臂鬆了,低頭一看才發現,這姑娘竟然睡著了。

“這……”

金鋒有些哭笑不得。

這不上不下的算是怎麼回事?

可是讓他把左菲菲叫醒,又於心不忍。

“等你睡醒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金鋒在左菲菲鼻子上擰了一下,心裡哀歎一聲,把她輕輕放到床上,蓋上被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