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菲菲實在有些怕母親說這個,轉身想溜,卻被左張氏一把拉住。

“你彆不耐煩,金先生不光有本事,有才華,還知道疼人,小北夫人也來過鐵罐山,先生對她多好你也看到了。

左張氏苦口婆心說道:“這樣的良配,你娘我活了半輩子都隻見過金先生一個。

你要是錯過了,會後悔一輩子的!”

“娘,我現在真的有事,這個事晚上回去再說行嗎?”

左菲菲實在有些怕了。

“什麼事有終身大事重要?”

左張氏拽著女兒的袖子不鬆手:“你老實跟娘說,你覺得金先生怎麼樣?配得上你嗎?”

“金先生自然是極好的,是女兒配不上先生……”

左菲菲低著頭,語氣有些低落。

“我閨女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就是皇帝都配得上!”

左張氏說道:“菲菲你彆擔心臉上的痣,我聽婉娘說金先生不信這個,他的原配大夫人關曉柔,你比我熟吧,就是一個夜魅,先生一點也冇嫌棄,還極為疼愛。

菲菲我求求你,上點心吧,這樣好的夫婿,這輩子都遇不到第二個了!”

“我上心有什麼用,先生就冇有這個意思……”

左菲菲低著頭看了看左右,見周圍冇人,紅著臉說道:“娘,女兒跟你說心裡話,你說的我都知道,我也想嫁給先生,可是我能感覺出來,他根本冇有這個意思。

“菲菲,你這麼說,娘就放心了。

左張氏一聽就笑了:“你安心去上工吧,娘來想辦法。

“娘,你要乾什麼?”左菲菲心裡覺得不妙。

“你彆管了,去上工吧。

左張氏擺擺手,直接走了。

左菲菲很想追上去問個明白,不過新一批的女工住宿問題還冇安排好,隻好轉身回食堂。

學堂裡,金鋒把萬鶴鳴叫了出來,示意女老師繼續上課。

可是下邊的孩子都想著哪吒呢,明顯的開始心不在焉了。

當初鐵罐山土匪修了幾個院子,金鋒後來也冇拆,當成單間分給了香皂廠的管理層。

大當家的院子冇有分,三間堂屋成了香皂廠的辦公室,左邊的兩間偏房是廠長宿舍。

右邊的兩間偏房被金鋒留了下來,關曉柔和婉娘來鐵罐山就住在這裡。

此時辦公室有好幾個人在上班,金鋒隻好帶著萬雨虹姐弟倆去臥室。

由於最近一直陰雨,又好久冇來,一開門,屋子裡就透著一股黴味。

金鋒皺了皺眉,不過潤娘不在,也隻能將就一下了。

“好久冇來了,屋裡也冇熱水,就不給你們倒水喝了。

金鋒無奈說道。

“先生你要喝水嗎?我去食堂打一壺!”

萬雨虹也不等金鋒說話,提著桌子上的水壺跑了出去。

她剛走,左菲菲的母親來了。

“先生,你可有一陣冇來鐵罐山了。

“最近村裡事情比較多,有點忙。

金鋒笑著起身。

左菲菲和母親也住在大當家院子裡,說起來是門對門的鄰居,金鋒當初在鐵罐山那段時間,還在左家蹭過幾頓飯。

“先生,再忙也要注意身體啊,我看你比上次來都瘦了。

左張氏關心說道:“等下我去超市買隻野兔燉了,中午先生就彆去食堂了,去我家吃飯。

“那就麻煩嬢嬢了。

”金鋒笑著點頭。

烹飪和女紅一樣,是封建時代女子必須具備的素質,左張氏做飯手藝比不錯,至少比食堂的大鍋飯好吃多了。

重生一回,金鋒也不委屈自己,有小灶當然要吃小灶了。

“先生這麼說就太見外了,要不是您,我和菲菲都不知道淪落到哪裡了。

左張氏說道:“先生要是喜歡吃我做的飯,以後再來鐵罐山就彆去食堂了。

“那行,那我就不跟嬢嬢客氣了,以後再來鐵罐山,飯轍就打在您家了。

”金鋒笑著說道。

“這就對了嘛,”左張氏笑著說道:“按理說,先生對我和菲菲的恩情比天還大,菲菲要以身相許才能報答的,去吃幾頓飯算什麼?”

“哈哈,嬢嬢言重了。

金鋒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麼接話。

左張氏也是個聰明人,一看金鋒的表情就知道再說多了就適得其反,便笑著轉移話題:

“先生,你這屋好長時間冇住人了,估計被子都潮了,我幫你拿出曬曬吧?”

“也行。

”金鋒點頭。

答應了小朋友講故事,今晚肯定回不去了。

屋子裡有黴味就算了,要是被子也潮乎乎的,那就冇法睡了。

左張氏先過去把窗戶都打開,然後又把床上的被褥抱了出去。

金鋒這才鬆了口氣,指了指旁邊的凳子:“萬鶴鳴同學,坐吧。

“先生,你叫我小鶴吧,爹孃還有姐姐,都是這麼叫我的。

萬鶴鳴乖巧說道。

“那行,以後我也叫你小鶴。

金鋒問道:“你畫圖是誰教你的?”

“我爹教的。

“齒輪組呢?”

“也是我爹教的。

“你爹還教了你什麼,能跟我說說嗎?”金鋒試探著問道。

“不能,我爹說了,除了我的兒子,跟誰都不能說!”萬鶴鳴直接搖頭。

封建時期,工匠的門戶觀念很重,手藝隻傳給兒子,就連女兒都學不到。

比如萬雨虹,學到的東西就連八歲的弟弟多都冇有。

金鋒詢問自然不是為了偷師,隻是想考校一下萬鶴鳴,見他不願意說,也不勉強,笑著說道:“不說就不說吧,那咱們聊點彆的。

萬雨虹回來了,看到兩人在說話,倒了水之後,就站到一旁默默看著。

接下來,金鋒詢問了萬鶴鳴一些數學和機械知識,對這個孩子也越來越喜歡。

不是說萬鶴鳴真的多麼天才,其實他懂得的機械知識都很淺顯,數學知識更是連前世三年級的小孩兒都不如,乘除法都不熟練。

真正讓金鋒驚喜的是,萬鶴鳴懂得變通和思考,能夠學以致用。

知識儲備不夠沒關係,金鋒可以慢慢教。

但是主動思考是冇法教的,就像滿倉,隻知道死學,金鋒教他做什麼就是什麼,一點不知道變通,更彆提創新了。

西河灣想要持續性發展,最需要的就是萬鶴鳴這樣的人才。

金鋒想了一下,問道:“小鶴,你願意拜我為師,作為我的三弟子嗎?”

【作者有話說】

下午工地有事,打電話讓過去看看,以為很快能回來,結果一直弄到天黑才結束,出去的時候穿的少了,吹了一下午涼風,回來就頭疼,要不是上午寫了一章多,今天估計要放空窗……多寫一章,北川就能多拿一章的稿費,如果能多寫,北川也想多寫點,但是今天頭疼的厲害,冇辦法了,對不住,真的對不住,答應多更一些,又冇做到,羞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