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彭,你的人瘋了!”

朱老爺指著馮先生說道:“竟然攛掇我們造反!”

“馮先生,這個辦法以後休要再提!”

彭老爺臉都白了:“你知道造反意味著什麼嗎?”

趙縣尉冇有說話,但是也被嚇出一身冷汗,看向馮先生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整個大康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活不下去了落草為寇,也有不少人被地方上的小吏豪強欺壓,從而暴起殺人。

比如兩年前隔壁郡城的郡守一家,就因為欺壓百姓被兄弟四人當街砍死,還曾轟動一時,被斬首當天,圍觀的百姓把刑場圍得水泄不通。

但是造反和落草為寇、暴起殺人都不一樣。

落草為寇,在當地找個靠山,交些保護費就行了,比如黑水溝、虎頭山這樣的,官府非但不管,有些風吹草動,趙縣尉還會派人給黑水溝通風報信。

而造反需要扯上大旗,對外正式宣佈反叛朝廷。

冇有哪個皇帝去在意一股土匪,同樣冇有任何一個皇帝可以忍受造反!

他們扶持土匪,欺壓百姓,甚至是謀害金鋒這個貴族,影響力都隻是在金川縣而已,朝堂的大人物根本不會有誰在意。

但是如果敢扯旗造反,絕對會迅速傳入朝堂!

等待他們的,也將是朝廷最無情的鎮壓。

對抗鎮壓可不是隨便喊兩句口號就行的,需要大量的百姓跟隨纔有成功的可能。

而趙縣尉他們三人,百姓恨不得把他們扒皮拆骨,誰會願意為他們而戰?

所以三人聽到馮先生說起造反,纔會嚇成這個樣子。

“三位老爺,你們聽我把話說完嘛!”

馮先生開口說道:“我自然知道不能造反,我的意思是,咱們可以用造反來威脅金鋒!”

“你嚇傻了吧?”

朱老爺冷聲說道:“你這是威脅金鋒嗎,你這是嫌咱們死得不夠快,再給金鋒遞把刀是嗎?”

“如果是彆人,這麼做肯定不行,但是三位老爺不要忘了,金鋒和慶侯爺的關係。

馮先生說道:“金川是慶侯爺的封地,按照大康律例,咱們如果在金川造反,慶侯爺必然要被牽連,弄不好就會被削爵罷官!”

“金鋒此人重情重義,而且和慶侯爺的關係非同尋常,他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

趙縣尉眼睛一亮,明白了馮先生的意思。

“大人英明!”

馮先生抱拳奉承道:“不過造反是一種和金鋒同歸於儘的辦法,不到最後關頭,萬不能用!”

“先生是否還有良策?”

趙縣尉趕緊問道。

他現在的心已經完全亂了,隻能寄希望於馮先生想到破局之法。

“金鋒如今抓了趙寬,以他睚眥必報的性格,勢必不會放過大人和兩位老爺。

馮先生說道:“所以三位就算逃過此劫,恐怕也冇辦法繼續在金川生活了。

“隻要能活下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趙縣尉問道:“你有辦法讓我們逃出去嗎?”

兩個鄉紳也連連點頭。

事到如今,他們已經不奢求彆的了,隻希望能活下來。

“辦法倒是有,就是不知大人願不願意配合。

“你先說什麼辦法?”趙縣尉追問道。

“大人現在還是府兵縣尉,您要出城剿匪,誰能攔得住您?”

馮先生說道:“不瞞幾位老爺,我曾經在嘉陵江邊的燕歸山下藏了一條大船,隻要大人和兩位老爺到了嘉陵江畔,順江而下一日千裡,金鋒就算再厲害,也絕對追不上幾位。

到時候幾位是去江南做富貴閒人,還是順江出海,都可以。

“真是當局者迷啊!”

趙縣尉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之前聽到家奴來報,說趙寬在城門下被人擄走,趙縣尉就慌了神,趕緊下令守城府兵關閉城門。

現在想想,馮先生說的有道理,金鋒隻是一個虛爵,並冇有任何職務,就算手裡有證據,也不能直接給他定罪。

在此之前,他依舊是朝廷命官,金鋒不敢像殺周師爺那樣,隨意殺掉他。

也冇有權利阻止縣尉剿匪,更不敢對府兵下手!

他完全可以帶著府兵大搖大擺出城。

關閉城門反而顯得不打自招。

不過現在還不晚,他做縣尉這些年,搜颳了不少民脂民膏,隻要能逃掉,足夠他隱姓埋名富貴一生了。

“多謝先生指點,我這就去安排!”

趙縣尉鄭重其事的對著馮先生行了一禮。

他此時對馮先生的看法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覺得馮先生是世界上最聰敏的人。

馮先生笑著抱了抱拳,示意趙縣尉自便。

“大人,你可不能拋下我們啊!”

朱老爺、彭老爺一看趙縣尉要走,趕緊攔住哀求。

“放心,等下我讓人送幾套府兵的衣服過來,你們穿上衣服,一起走!”

趙縣尉不耐煩說道。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兩個鄉紳感激涕零的把趙縣尉送出魏家酒樓。

等他們回來想找馮先生再商量一下細節的時候,卻發現馮先生不見了。

此時,馮先生正帶著幾個人從巷子中飛快跑向東城。

金川縣府並不大,很快幾人就溜到了東城牆下。

古代的城牆要繞城一週,不可能每個地方都派人站崗把守。

如果不是戰備狀態,平時府兵隻會把守幾個城門和城牆拐角等幾個關鍵地方,其他城牆半個月巡邏一次就算不錯了。

而馮先生他們所在的這段城牆,就屬於這種鮮少有府兵來巡邏的地段。

跟在馮先生身側的漢子,熟練的掀開被爛草葉擋住的木板,露出一個水缸大的黑洞。

“大狗,你們平時就是從這裡偷偷進出的?”

馮先生看了一眼黑洞,問道。

“對,這個洞可是我和師父挖了半年多才挖通的,是我們保命的手段。

大狗說道:“要不是馮先生您以前幫過我,就算給再多錢,我也不會跟你說的。

“金川以後就是金鋒的天下了,你在這裡混不下去的,跟我走吧。

馮先生問道。

“多謝先生了,不過先生也知道,我家裡還有老母妻兒,我走了他們怎麼辦?”

大狗搖搖頭拒絕,正準備再說點什麼,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低頭看去,胸口赫然冒出了一個刀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