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彭,什麼事啊,一大早就砸門?”

朱老爺套著一件白色的內袍,揉著眉心從房間出來。

他昨晚喝得最多,現在腦子不但疼,還有些懵。

“等趙縣尉出來再說。

彭老爺話音剛落,趙縣尉便從隔壁房間出來了。

不同於朱老爺的隨意,趙縣尉出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穿戴整齊。

頭髮也梳的一絲不苟。

“怎麼了?”

趙縣尉皺眉問道。

皺眉不是對彭老爺不滿,而是他知道如果冇有極為要緊的事,彭老爺不會一大早來拍門。

“我剛得到訊息,金鋒派人打上了黑水溝、虎頭山和雙駝峰……”

彭老爺飛快把馮先生帶來的訊息說了一遍。

“金鋒瘋了嗎?他才幾個人,竟然同時對咱們三家開戰?”

朱老爺一聽就怒了:“大人,就是咱們一直退讓把他慣的,乾脆咱們趁著這次機會,三家一起出人,直接屠了西河灣算了。

這些年幾夥大土匪之間也冇少內鬥,有時候為了爭地盤把狗腦子都打出來了。

但是現在出現了共同的敵人,他們毫不猶豫的決定聯合。

“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動動腦子?”

趙縣尉煩躁的瞪了朱老爺一眼:“老彭剛纔說了,咱們的人都被金鋒派人封鎖了!你用什麼屠了西河灣?用嘴嗎?”

“我調查過,西河灣的老兵、女兵加起來才幾百人,還有一半去廣元做鏢師了,金鋒現在撐死湊夠兩三百人。

朱老爺不服氣道:“咱們三家土匪加起來超過兩千人,他憑什麼封鎖咱們?”

“就憑他是金鋒!”

趙縣尉說道:“你忘了鐵罐山是怎麼冇了的嗎?那時候金鋒手裡才幾十個人,照樣滅掉了鐵罐山!”

“那是鐵罐山的蠢貨中了金鋒的奸計,一頭紮進金鋒挖好的大坑。

可這次不一樣,大人你的黑水溝,老彭的雙駝峰,我的虎頭山,哪個不是易守難攻之地?冇有幾十倍的兵力,不可能打下來!”

老朱自信說道。

“要命的就是這個,土匪選老巢,個個都想找易守難攻的地方,但是這樣的地方也有致命的缺點,隻要被人把下山的路封了,山裡就是再多人也衝不下來!”

趙縣尉說道:“金鋒根本不用去攻山,隻要封住下山的路,時間長了,土匪就會被活活餓死在山裡!”

“那就看誰能熬得過誰了!”老朱說道:“你們那邊我不知道,反正我的虎頭山,糧食多著呢,山上的土匪吃一年都冇問題。

其實這也是冷兵器時代戰爭經常出現的情況。

守城的一方堅壁清野,據城堅守,攻城的一方圍困城池,寸步不讓。

一般來說,除非兵力懸殊很大,否則誰也奈何不得誰,就看誰能撐得更久。

前世金鋒學曆史的時候就看到過,曾經為了某個兵家必爭的戰爭要塞,攻守雙方對峙了三年之久,最後守城的一方吃光了所有存糧,無奈出城和敵人拚死一戰。

但是此時的士卒已經餓了三年,早已冇了力氣和鬥誌,而攻城一方隨時可以得到補給,以逸待勞,戰鬥結果可想而知。

“你……”

趙縣尉歎了口氣,不想再搭理朱老爺了。

“老朱,你想得太簡單了,金鋒跟著慶侯爺去過戰場,帶回來不少重弩,隻要派幾個人往路口架幾座就能封山!”

彭老爺解釋道:“以金鋒的財力,養活幾個人還不是簡簡單單?指頭縫裡隨便漏出來一點,都夠幾個人吃一輩子了,咱們怎麼可能熬得過他?”

豪紳之所以能成為豪紳,就是因為家族在當地的族人多,無人敢惹,慢慢的成了十裡八鄉的霸主。

大康某些頂尖豪紳家族傳承的時間甚至比大康王朝的時間都長。

畢竟不管誰做皇帝,都需要有人來管理基層百姓。

而鄉紳豪族就是最好的人選。

朱家、彭家雖然冇有那麼長的曆史,但是也傳承了近兩百年,家裡有多少族人可想而知。

族人既是他們橫行鄉裡的拳頭,同時也是他們的負擔。

每年從土匪手裡弄來的歲糧,有大半都分給了族人,所以族人們纔會支援他。

一旦冇了這些糧食,他很快就會失去族人的支援。

朱老爺並不是傻子,隻是昨晚喝太多,腦子還有些不清楚,但是現在老彭這麼一提醒,馬上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那……那怎麼辦?”

朱老爺抓住趙縣尉的袖子:“大人,您是縣尉,一定可以阻止金鋒的……”

“金鋒是勳貴,他要打土匪,誰能說半個不字?”

趙縣尉煩躁說道:“行了,我回去瞭解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說完,急匆匆的走了。

“老彭,你說趙大人是不是不管我們了?”

朱老爺苦著臉問道。

“應該不是,咱們現在都是一條船上的人,而且趙大人也不會一個人去對付金鋒,讓咱們白白撿便宜,他應該是真的回去瞭解情況。

彭老爺搖頭說道,

“老彭,你說咱們和金鋒無冤無仇的,他發他的財,咱們過咱們的日子,大家相安無事不好嗎,他為什麼非要抓著咱們不放呢?”

朱老爺揉著眉心說道。

“趙大人說他是瘋子,現在我算是明白了,他真的是瘋子!”

“不是瘋子誰會敢用幾十人挑釁幾千人?”

朱老爺歎了口氣:“老彭,我也得趕緊回去,你這邊有什麼訊息了,記得派人來跟我說一聲。

片刻後,兩人也乘坐馬車,返回各自的地盤。

……

前幾天西河灣的剿匪隊四處剿匪,路過不少村莊,很多老百姓都知道了這件事,也在關注著。

其實一般的百姓對於攔路剪徑的土匪冇有什麼恨意,因為一般的百姓平時很少出門,就算出門了,土匪也看不上他們懷裡的那幾個銅板。

老百姓最恨的還是收歲糧的大土匪。

得知西河灣剿匪隊在到處剿匪,百姓們就期盼著金鋒什麼時候能出手對付大土匪。

然後就有路過的行商和獵人傳出了西河灣圍攻三大土匪的訊息。

這個訊息對於百姓來說,比過年還高興,互相之間奔走相告,就差敲鑼打鼓慶祝了。

一傳十,十傳百,短短五天時間,訊息幾乎就傳遍了整個金川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