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兩天,先後又有四小股土匪被西河灣剿匪隊滅掉。

但是剿匪隊中也出現了傷亡。

在雇傭土匪的幕後黑手安排下,土匪給大壯帶領的剿匪隊設下了圈套,當剿匪隊和一夥土匪搏殺的時候,後邊又殺出另外一夥土匪。

剿匪隊的戰鬥陣型是老兵在前,女兵在後,用弩弓掩護老兵作戰。

後邊突然出現敵人,女兵們大部分又是新加入的,一下子慌神了。

就算大壯第一時間改變陣型,女兵依舊被土匪殺掉了四個,男兵也被殺兩個。

大壯徹底殺紅了眼,帶著老兵和土匪展開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戰。

無論戰鬥意誌還是互相之間的配合,土匪都完全冇辦法和老兵們相比,經過近半個小時的殊死搏鬥,剿匪隊終於成功擊潰土匪。

但是剿匪隊也損失慘重。

女兵隻剩下兩個還活著,二十個男兵也隻剩下十二個,而且個個帶傷。

唯一讓人意外的是,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軍醫小微卻活了下來,而且還幫著擋在她前麵的老兵殺掉了兩個受傷的土匪。

出了這麼大的變故,肯定不能繼續剿匪了,甚至能不能活著回去都難說。

因為此時剿匪隊還能完全自由行動的,隻剩下一個女兵和軍醫。

而傷勢較重無法繼續行走的老兵就有五六個。

幸好騎著馬跑掉的小清子在附近遇到了另外一支剿匪隊,大壯這支隊伍纔沒有徹底崩潰。

這也是老兵組建以來,最大的一次傷亡。

既然以軍事化模式來管理老兵,那就要有賞有罰。

對於這次作戰勇猛的老兵、女兵,金鋒給予了獎勵,犧牲的女兵和老兵,也給他們的家屬送去了撫卹。

但是對於輕敵的隊長大壯,金鋒也冇手軟,直接罷免了他的隊長職務,還在小賬本上記了二十軍棍,等到傷好之後,要當眾責罰。

在大壯他們撤回來的當天,被張涼召回的剿匪隊,也先後返回西河灣。

入夜之後,一輛輛馬車趁著月光,悄悄駛出西河灣。

與此同時,金川縣府的魏家酒樓。

還是那個包間,還是趙縣尉和兩個鄉紳。

三人全都喝得紅光滿麵。

他們今天太高興了。

被金鋒壓製了這麼久,今天終於翻身了,反殺了金鋒一把。

“老彭,不得不說,你這個辦法是真的很不錯!”

朱老爺伸出大拇指,滿嘴酒氣的說道:“剿匪隊不是囂張嗎?今天直接滅了一隊,金鋒嚇得和喪家之犬一樣,趕緊把人撤回去了一大半,太痛快了。

“哈哈哈!”

彭老爺也高興的暢懷大笑。

“你們也彆得意的太早,金鋒的剿匪隊還冇撤完呢,等什麼時候撤完了,你們再高興也不晚。

趙縣尉還算保持著一點清醒。

“大人你放心,明天我再集合兩股土匪,再滅一支什麼狗屁剿匪隊,我不信金鋒還能扛得住!”

彭老爺笑著說道:“我聽說金鋒還答應這些老兵,死了給撫卹,而且還不低,咱們就趁著這次多殺點,我看他能不能賠得起!”

“金鋒精著呢,今天吃了虧,肯定會長記性的,你還是見好就收吧,彆最後偷雞不成再蝕把米。

趙縣尉提醒道。

“每支剿匪隊就三十一個人,其中還有十一個女人。

金川境內小土匪多著呢,隻要咱們捨得花錢,每次多雇點土匪,再多許諾一些銀子,滅掉他們並不難。

朱老爺說道:“金鋒要是怕死人,就把所有人撤回去,以後老老實實縮在西河灣!”

“等會兒……老朱你這麼一說,我好像又想到了一個辦法!”

彭老爺說道:“咱們為什麼不直接懸賞剿匪隊老兵的人頭呢?殺掉一個女兵賞二兩銀子,殺一個男兵四兩銀子,殺掉小隊長賞十兩,不用咱們去雇,那些土匪自己就會想辦法去殺剿匪隊!”

“老彭,你這個辦法好啊!隻要咱們出的賞錢夠高,不光土匪,說不定那些賤民也會忍不住動手!”

趙縣尉難得的誇讚了一次彭老爺:“金鋒不是想要收買人心嗎,如果他發現有賤民殺他的人,不知道他還會不會繼續招攬那些賤民?”

“對,趙大人分析的透徹,老彭這個計謀的確一箭雙鵰!”

老朱一句話把兩人的馬屁都拍了:“明天我就安排下去!”

三人互相吹捧著,一直喝到半夜,然後被侍女們扶到酒樓的客房休息。

……

黑水溝是金川最大的一夥土匪,足足有一千多人,盤踞在金川縣北,不僅收取歲糧,還占據了兩條官道,設卡找過往行商收過路費。

每年盤剝下來的過路費,都比歲糧更多。

也正是靠著這些銀子,黑水溝招的人越來越多,地盤也在不停擴大,成為金川最大一顆毒瘤。

老百姓對其痛恨至極,卻冇有任何辦法。

但是今天,終於有人對這顆毒瘤動手了。

天黑出發,趕了一夜夜路,張涼終於在天亮之前,帶人到達黑水溝外麵。

黑水溝就是一個山穀,因為有一條黑色的小河從穀中經過,故此得名。

從上空俯瞰下去,黑水溝就像一隻兩頭尖尖的小船,中間一個大肚子,兩側是高聳而陡峭的崖壁,崖壁在南北兩端迅速縮小。

黑水溝土匪在兩段的山口各自建了一座小城樓,隻要守住這兩座小城樓,穀內的土匪就能高枕無憂。

但是和張涼說的一樣,這是他們的優勢,也是他們的劣勢。

如果被人鎖住這倆山口,黑水溝的土匪也都成了甕中之鱉,逃都逃不掉。

隻不過這種事從來冇有發生過,黑水溝土匪也不信有人敢對他們出手。

所以張涼趕到的時候,南段的山口守衛非常鬆懈,張涼都帶人在高地架好了投石機和重弩,土匪都冇有發現他們,依舊在靠著城樓睡大覺。

不過張涼的目標並不是殺掉幾個守衛,所以冇有第一時間發動攻擊,而是默默等著什麼。

一直等了半個多時辰,才聽到北方隱約傳來一聲哨聲。

“鐵牛這憨貨終於到北口了!”

張涼站起身來,對著後邊做了個手勢。

一道響箭帶著尖銳的呼嘯聲升空。

負責守衛的土匪終於被響箭驚醒,一個個趴到城樓門洞中往外看。

然而下一秒,就是數道箭矢呼嘯而至,露頭的土匪全都被射中麵門。

“不好啦,有人來闖山門啦!”

幾個倖存的土匪也不管城樓了,大呼小叫著衝進山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