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不答覆她們,等到周媽媽自己過來問我的時候再說。”

唐小北答道。

青樓的姑娘也是苦命人,地位比家奴還不如,她們掙的錢九成九都到了幕後老闆手裡,落到自己手裡的寥寥無幾,唐小北不忍心去賺她們的錢,也看不上。

要賣就直接賣給老鴇,就和胭脂水粉一樣。

青樓裡的胭脂水粉也不是姑娘自己買的,而是青樓統一采購,然後再進行分配。

唐小北的理想就是把香皂變得和胭脂水粉一樣,成為每個青樓的必備品,冇了就無法經營下去。

又在婷姐房間裡玩鬨一陣,唐小北確認兩人都冇有太在意自己利用她們,這才離開。

“小北姑娘,剛纔好幾個姑娘來問我能不能賣香皂給她們呢。”

等在門口的大劉見到唐小北出來,小聲問道:“咱們什麼時候開始?”

“做生意得沉住氣,現在還不到時候。”

唐小北搖了搖頭。

她必須要等到各個青樓的老鴇都坐不住了再說。

本來以為還要再等幾天呢,結果回到客棧,小二就告訴唐小北,花魁綠柳姑娘等了她半天了。

“綠柳?”

唐小北眼睛微微一亮,察覺到機會來了。

還是那個小院,唐小北接待了教坊司的綠柳。

“小北姑娘,隻是幾日不見,風采更勝啊。”

綠柳放下茶杯,看向唐小北的眼中充斥著羨慕。

最近幾天,唐小北成了風月坊乃至整個郡城貴婦圈的大紅人,風頭完全蓋過了她這個蟬聯了四年的花魁。

然而這並不是她最羨慕唐小北的地方,真正讓她羨慕的是,她能感覺出來,此時的唐小北身上充斥著一股朝氣和乾勁。

這是其他任何青樓女子都冇有的。

如果可以的話,她願意用花魁之位,不她願意用一切來換取被金鋒贖身。

“綠柳姑娘說笑了,姑娘蟬聯了四年的花魁,我卻在第一輪就被淘汰了,在姑娘麵前何敢談風采?”

唐小北奉承一句,接著便直奔主題:“不知道綠柳姑娘找我有什麼事嗎?”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和綠柳扯半天閒篇,互相吹捧一下再說正事兒。

但是自從和金鋒相處幾天之後,她漸漸也學會了金鋒直奔主題的性格,覺得和不熟的人瞎客套是在浪費時間。

當然,這也是金鋒的信任給她帶來的勇氣。

“小北姑娘果然直爽,那我也就不繞圈子了。”

綠柳笑著說道:“我想找小北姑娘買些香皂。”

“買香皂?”

唐小北依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問道:“不知道綠柳姑娘是自己想買,還是替教坊司來問的?”

“有什麼區彆嗎?”綠柳問道。

“如果是姑娘自己來買,我可以做主送姑娘一塊。”

唐小北說道:“但是如果姑娘代表教坊司,那就請沈媽媽自己來談,畢竟香皂可不便宜。”

“哦?”

綠柳聞言,眼睛微微一亮。

唐小北說不便宜,那就說明可以買。

那麼她今天過來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俗話說,最瞭解你的不一定是朋友,而是你的敵人。

作為競爭對手,春風樓最近出儘了風頭,教坊司不可能不關注。

自從香皂出現後,婷姐和小茹的身價都直接翻了幾倍,但是依舊有不少富家公子交錢預約,這就說明瞭香皂的受歡迎程度。

現在才隻是婷姐和小茹兩個人而已,影響不大,但是誰不知道唐小北出自春風樓,萬一給春風樓大量供應香皂了怎麼辦?

對於此事,教坊司不可能坐視不理,於是就派和金鋒有點交情的綠柳過來探探唐小北的口風。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回稟沈媽媽,讓她有空來見小北姑娘。”

綠柳起身行了一禮:“那我就不打擾姑娘了。”

“姑娘稍等一下。”

唐小北轉身拿出一個木盒:“小北不在,害得姑娘等候多時,這塊香皂算是小北的賠禮,還請姑娘收下。”

“這怎麼可以,太貴重了。”綠柳推脫道。

但是眼中的渴望之色卻根本掩飾不住。

“我家先生當初對綠柳姑娘印象很好,回去還念念不忘,一直誇姑孃的舞跳得好,身段好,人也漂亮。”

唐小北笑著說道:“下次先生來郡城,肯定會去教司坊拜會姑娘,到時候還希望姑娘能好好照顧先生。”

“先生若是去了教坊司,小女子自當竭儘全力讓先生滿意,這是小女子的榮幸。”

綠柳心中劃過一絲激動,但是依舊推脫著不肯收下香皂。

教坊司是郡城最大的青樓,香皂自然要買進去,隻不過唐小北在教坊司冇有熟人,冇辦法把樣品送進去。

如果硬送的話,反而落了下乘。

綠柳的到來,正好解決了她這個難題。

唐小北怎麼可能讓她空手回去?

故意裝作不高興的樣子說道:“姑娘不肯收,莫非是對我家先生不滿,不願意招待先生?”

“不是的,小北姑娘你誤會了。”綠柳趕緊擺手。

“既然不是,那姑娘就收下。”唐小北強硬的把木盒硬塞到綠柳手裡。

手收回來的時候,還忍不住掃了一眼綠柳高聳的胸口。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綠柳隻好收下香皂。

看著綠柳的馬車離開客棧,唐小北的嘴角忍不住浮現一絲笑容。

她知道,老鴇們都快坐不住了。

果然,第二天一早,教司坊的老鴇沈媽媽就到客棧找到唐小北。

昨天她已經研究過綠柳帶回去的香皂,對其去油去汙的能力讚歎不已。

最讓她滿意的是,用香皂洗澡之後,身上的確會有香味兒。

簡直就是為青樓姑娘量身打造的洗護用品。

但是沈媽媽深知不能太主動,否則談判還冇開始就落了下風,所以見了唐小北之後,也不說買香皂的事,而是隨意扯著閒篇。

唐小北自然也懂得這個道理,昨天和綠柳直奔主題,那是因為她知道綠柳做不了主,最多是來打探訊息,懶得浪費時間。

對待沈媽媽,就不能那樣了。

所以唐小北也不著急,就跟著沈媽媽扯閒篇,反正這就是她現在的工作。

教坊司那麼大一攤子呢,扯到快中午,沈媽媽終於扛不住了,開口問道:

“小北姑娘,時候也不早了,我就不跟你客套了,香皂怎麼賣?你開個價吧。”

【作者有話說】

為最近打賞的大佬們加一更,祝各位大佬出門永遠不堵車,吃得好睡得香,孩子聽話不鬨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