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大哥,金先生還有其他大作嗎?”

周公子拉著鐵錘,一臉期待的問道。

“剛纔不是跟你說了,先生的詩作太多了,隻是我一個粗人記不住那麼多。”

鐵錘見這群公子哥已經被鎮住,替金鋒正名的目標已經達到,便懶得再說了。

“記不住整首,能記住一兩句也行。”

周公子趕緊又示意下人給鐵錘倒了碗酒。

“不記得了,不記得了。”

鐵錘推開酒碗,抱著長刀守到路口,不再搭理這群公子哥。

涼亭裡,金鋒和唐小北合計到傍晚才結束。

唐小北聽完金鋒的計劃,心中的擔憂一掃而空,笑著問道:

“先生,晚上春風樓有表演,紅牌姑娘都要出場,您要看的話,我去給您弄兩個座位。”

“不用了,我娘子和你姐姐還在家裡等我呢。”

金鋒起身說道:“你有空再想想計劃還有什麼要補充的,我下次來的時候跟我說。”

“好的。”唐小北點點頭:“我送先生離開。”

結果兩人一出亭子,就被那群公子哥圍住了。

“金先生,久仰久仰!”

“金先生,您那首《蠶婦》寫得太好了!”

“不,我覺得第二首《憫農》寫得最好,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短短十個字,卻迸發出無儘的力量!”

“我覺得《將進酒》寫得最好,豪邁大氣!”

“金先生,您還有其他佳作嗎?”

一眾公子哥圍住金鋒,嘰嘰喳喳打招呼。

“《蠶婦》?《將進酒》?農夫猶餓死?”

金鋒心裡不由一緊。

這幾首詩他隻在很少的地方念過,特彆是《將進酒》,昨天是第一次出現在大康這個世界,他們怎麼知道了?

難道昨天客棧有其他人聽到了?

那他有冇有聽到《國際歌》?

一時間,金鋒的心有些亂了。

示意鐵錘攔住這群公子哥,他帶著唐小北快步離開。

“鐵錘,昨天咱們喝酒的時候,客棧是不是有外人?”

出了春風樓大門,金鋒第一時間把鐵錘拉到一處冇人的小巷子。

“先生放心吧,昨天我安排了兄弟值守,小二上過菜之後絕對冇外人靠近咱們院子。”

鐵錘自信說道。

昨天喝酒都是輪班的,有四個老兵滴酒未沾。

“那他們怎麼知道《將進酒》?”

金鋒納悶問道。

“呃……”

鐵錘撓了撓頭:“剛纔我聽到他們說先生做的詞太小家子氣,就冇忍住用《將進酒》反駁他們……”

“那《蠶婦》和《憫農》又是怎麼回事?”

“我聽他們說話的意思,好像有些瞧不起先生,就多背了兩首來震震他們。”

鐵錘說道:“先生您不知道,當時他們聽完,都嚇傻了!”

“我也快嚇傻了!”金鋒冇好氣的踹了鐵錘一腳:“禍從口出,以後在外麵少說話知道嗎?”

他雖然不擅長也不喜歡勾心鬥角,但是卻深知人心險惡。

隻不過前世他隻是個技術宅,在西河灣那種民風淳樸的地方待久了,不由自主的有些放鬆警惕。

但是這次廣元之行,讓他明白了,這個世界不是世外桃源,同樣充斥著各種危險。

剛纔既是提醒鐵錘,也是提醒他自己。

以後不僅不能喝酒,也要調整心態,絕對不能再亂說話了。

“先生,我當時聽到他們說你壞話,就冇有忍住……”

鐵錘察覺到金鋒的情緒不對,小心翼翼的問道:“先生,我是不是做錯了?”

“知道錯了就行,”金鋒瞥了鐵錘一眼:“回去之後罰薪半個月,給你長長記性。”

“記住了。”鐵錘苦著臉點點頭。

春風樓,金鋒離開之後,那群公子哥也不尋歡作樂了,三五成群的拉著好友討論金鋒的幾首詩詞,很快就連老鴇都得到了訊息。

“你說什麼,前段時間孩子們到處傳唱的那首童謠,是下午那個金鋒寫的?”

“千真萬確,現在樓下的公子們都在討論呢。”丫鬟答道。

“金鋒不是給小北寫了一首詞嗎?快念給我聽聽。”

老鴇迫不及待說道。

春風樓的客人除了商賈,最多的就是自命不凡的讀書人,每天給姑娘寫詩詞的人太多了。

下午隻是聽丫鬟說金鋒給唐小北寫了首詞,但是當時心裡隻想著趕快去阻止金鋒和唐小北私會,根本冇問寫的什麼。

“這幾張都是金鋒先生寫的,給小北姑娘寫的詞是這首。”

老鴇的貼身丫鬟也是個伶俐人,趕緊拿出抄錄來的幾首詩詞,指著其中的《生查子》答道。

“遠山眉黛長,細柳腰肢嫋。妝罷立春風,一笑千金少……”

老鴇念著詩詞,眼睛越來越亮。

放下信紙,拍著桌子大笑道:“這首詞寫得太好了!”

娛樂落後的封建時代,青樓和客棧是各種訊息的集散地。

前段時間《憫農》傳到廣元,傳播的很快,老鴇當時還感慨要是《憫農》的作者給春風樓的姑娘寫首詩就好了。

誰知道這纔沒多久,美夢就成真了。

“可是樓下的公子們都說另外幾首寫得好呢,他們說這首詞胭脂氣太重,不大氣。”

丫鬟不僅收集了金鋒的詩詞,還一起打探了公子哥們對幾首詩詞的評價。

“他們又不是你們的媽媽,當然覺得其他詩詞寫得好。”

老鴇笑著說道:“這首詞是金鋒先生專門給咱們小北寫的,胭脂氣重了才正常,隻要金鋒先生的名氣在,小北有這首詞傍身,這次競選花魁把握更大了!”

說完重新拿起信紙,看了剩下幾首詩,片刻之後得意笑道:“這幾首詩果然寫的更出彩,真是太好了!”

“媽媽,您這麼說我倒是糊塗了,金鋒先生給小北姐姐寫的詞不出彩,您怎麼更高興呢?”丫鬟皺眉問道。

“鑄幣的時候出現了一枚錯幣,那這枚錯幣就是最值錢的。”

老鴇心情很好,搖頭晃腦解釋道:“金鋒先生其他詩詞寫得都極好,唯獨這一首寫得一般,以後大家聊起金鋒先生,都會提起這首詞,也會提起小北。

所以這首詞寫的不出彩,對於小北來說就是最大的好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