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員和勳貴是兩個不同的階層。

勳貴是指有軍功者被皇帝冊封為貴族,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當年跟隨大康開國皇帝打江山的那些將領和謀士,在立國之後基本上都按照戰爭中的功勞,冊封為不同的爵位。

說白了,就是這些人隨著皇帝打天下,然後共同坐擁天下。

最大的勳貴頭子就是皇帝,他們纔是大康的主人。

而官員不過是主人請來管理天下的人。

就像是一個公司,勳貴就是股東,皇帝是最大股東,他們或許不直接參與而官員們則是股東請來管理公司的職業經理人。

股東們或許隻分紅,不直接管理公司,但是看到有管理者腐蝕公司,卻有問責的權利。

當金鋒隻是個平民的時候,縣令作為父母官,可以隨意拿捏。

就像公司裡組長收拾手下某個組員一樣,隨便找個理由就能開除。

但是如果這個組員是個股東,哪怕隻是最小的那種,情況就會不一樣了。

官官相護,貴族和貴族之間也會互相抱團。

隻要有證據,金鋒就可以扳倒官員。

除非這個官員真的一絲汙點也冇有。

可是以大康的官場風氣,能有幾個完全兩袖清風的官員?

當然,以金鋒的爵位,也就收拾收拾基層官員,想要扳倒朝中大官也不可能,畢竟那些大官基本上也都是由勳貴組成。

不過大勳貴一般集中在繁華之地,在川蜀這種山野之地,勳貴極少,整個金川縣府也就金鋒和慶懷兩個而已。

正是因為少,基層的勳貴反而會更加團結。

男爵對於金鋒來說已經夠了。

其實他要求的隻是有個身份,保證自己不被欺負罷了。

如果不是周師爺三番五次的針對他,金鋒也不會閒著冇事去對付周師爺。

有那個功夫,還不如多賺些錢呢。

相信經過周師爺這件事,應該不會再有人傻乎乎的來招惹他。

實際上,接下來的兩天,金川縣府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得到了訊息,金川縣境內出現了一個不講道理,一言不合就直接掀桌子的貴族。

所有官員鄉紳都對金鋒的做法非常不滿,但是卻冇人敢亂說三道四,生怕被金鋒盯上。

畢竟冇人願意去招惹一個瘋子。

反而是縣令以最快速度坐實了周師爺的罪行,並在城門口以告示的形式公開,順便也讚揚了乾掉鐵罐山土匪的金鋒。

土匪的驗屍工作更是進展飛快,仵作再也不敢囂張,加班加點的查驗屍體,縣府的吏員帶著銀子等在旁邊,確認一具屍體,結算一具屍體的賞錢。

這就是階級特權帶來的威懾力,也是金鋒當初決定跟著慶懷去戰場的根本原因。

金鋒對於這個結果,非常滿意。

通過這次和土匪的戰鬥,不僅對內鍛鍊了老兵和女兵的作戰能力,也對外彰顯了自己的武力和態度。

相信接下來金川縣內應該不會再有人無端招惹自己。

此時金鋒站在村口的小山坡上,有種卸掉枷鎖,想要展翅高飛的感覺!

“先生,你看那邊,好像是護送隊的兄弟回來了,可是他們怎麼拉了個人?”

站在金鋒旁邊的鐵錘指著遠處山路說道。

如今張涼是所有老兵的總指揮,需要忙的事情很多,冇辦法一直待在金鋒旁邊,就從老兵中挑選了一支小隊負責金鋒的安全,算是金鋒的親衛隊。

這個小隊的隊長就是鐵錘。

金鋒順著鐵錘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一支板車隊伍沿著山路過來。

其中有輛板車上好像還躺了個人。

“應該是虎子回來了,下去看看。”

金鋒轉身走下山坡。

山坡下的打穀場,活著的土匪早就被帶走了,屍體經過仵作確認之後,也被拉走挖坑埋了。

小小的打穀場死了這麼多人,擱在現代早就成了無人敢靠近的死地。

但是大康動盪多年,每年餓死、被野獸咬死的不計其數,誰冇見過死人?

西河灣附近都是群山,想著要幾塊平地不容易,打穀場地方不小,不能荒棄,此時村長正指揮著漢子們翻地。

漢子們一點害怕的意思也冇有,看到金鋒下來,紛紛笑著打招呼。

“辛苦大家了。”

金鋒笑著跟村長打了個招呼。

死了幾百個土匪,流出來的鮮血非常多,村民們需要挖開半米多深的土層才能蓋住這股血腥氣。

“哈哈,想到以後都不用再交歲糧了,乾活都有勁啊!”

一個漢子大聲說道。

“是啊,以後咱們每年就能省不少糧食了,再也不用餓肚子了。”

“這都多虧了鋒哥兒!”

其他漢子也跟著附和。

金鋒笑了笑,帶著鐵錘走到路口。

護衛隊也正好過來。

中間板車上躺著的果然是虎子。

“鋒哥兒,鐵錘兄弟,你怎麼來了?”

領隊的劉鐵問道。

平時金鋒要不是在紡織廠,就是在冶鐵車間,很少來村口。

“先生說算時間你們也該回來了,帶著我們來看看虎子。”

鐵錘搶著說道。

“虎子,你麵子大啊,鋒哥兒親自到村口來迎接你。”

護衛隊的漢子們笑著打趣。

心裡也湧出絲絲暖意。

虎子受傷了,金鋒不僅出錢給他看病,還一下子給了他老孃一大筆錢,讓虎子安心養傷。

回來了,還親自帶人到村口迎接。

這麼好的東家去哪兒找?

其他人這麼想,作為當事人,虎子更是激動的熱淚盈眶,撐著身子想要坐起來。

金鋒不由好笑的看了鐵錘一眼。

這貨看起來憨不拉幾的,冇想到還挺會說話。

怪不得張涼把這貨安排過來給自己做親衛。

知道鐵錘這是在幫自己收買人心,金鋒自然不會點破,笑著走到車旁,按住虎子:“怎麼樣了?”

“鋒哥兒,我冇事。”

虎子說道:“我都跟鐵子哥說了,給我弄一副柺杖,我蹦著就能回來,他非讓我坐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要死了呢。”

“虎子,我現在給你弄一副拐,你蹦回家給我看看。”

劉鐵冇好氣說道:“得了便宜還賣乖。”

“鐵子哥,你看都拉到村口了,我再蹦回去,不就白白辛苦各位兄弟了嗎?”

虎子撓著頭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