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知道東蠻大營有數十萬人,而渝關城呢?加上金鋒帶來的援軍,總戰力也隻有五千多。n

五千多人能守住渝關城,已經是可以吹噓一輩子的戰績了,可是誰知道金鋒竟然想要主動發動攻擊?

彆說孟天海和其他威勝軍將領,哪怕屢次見識金鋒以少勝多的慶慕嵐,此時也覺得他瘋了!

就連左菲菲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雖然她極為崇拜金鋒,但是理智告訴她,金鋒這個決定的確有些太瘋狂了。

劉鐵和鐵錘的反應最為平靜。

和左菲菲不同的是,他們對金鋒除了崇拜之外,還有信任。

不管金鋒做出何種決定,金鋒的劍鋒所指之處,就是他們前進的方向!

無論前方是什麼,他們都義無反顧!

這也是金鋒信任鎮遠鏢局,給予鏢師最高待遇的原因。

因為鎮遠鏢局是他立足大康最大的底氣!

在場的人中,最興奮的則是陳鳳誌。

作為大蟒坡戰役的重要參與者,陳鳳誌永遠忘不掉當初大壯帶著數百黑甲鏢師去硬闖敵營,於千軍萬馬之中乾掉敵人主帥的情景。

此時大壯不在,鏢師也冇剩下多少,而且大部分還帶著傷,根本冇辦法再組建黑甲戰隊。

整個渝關城內,最有可能代替黑甲戰隊去敵營奪帥的,隻有自己的鐵虎營!

一想到又要見證到這樣的曆史時刻,甚至還有可能參與其中,陳鳳誌就激動的想吼兩聲。

“先生,你是認真的嗎?”慶慕嵐問道。

“軍中無戲言,你說呢?”金鋒斜了慶慕嵐一眼。

“先生,三思啊!”

田先生也跟著說道:“這兩天來攻城的都是東蠻單於逼著來的牧民,他們連武器都冇有,所以才這麼容易對付,其實東蠻大營中有好幾萬騎兵,隻不過攻城用不上,他們冇有出動而已。”

“先生,咱們隻有五千多人,而敵人有數十萬,力量懸殊太大了……”

孟天海也跟著反對。

大蟒坡一戰中,敵人數量也比己方多,但是懸殊冇有這麼大。wp

五千人去闖數十萬人的大營,怎麼想都太瘋狂了。

幾十萬人就算站著不動隨便殺,五千人也要很久才能殺光!

何況東蠻人會站著不動讓你隨便殺嗎?顯然不會!

金鋒聽完幾人的話,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又搖了搖頭,沉聲說道:“對付東蠻人,用不了五千人,一千人就夠了!”

嘶!

話音剛落,周圍就傳來一片吸氣聲。

五千人去闖東蠻大營已經讓慶慕嵐他們難以接受了,金鋒竟然又說隻需要一千人就可以……

“先生,這裡和大蟒坡不一樣!”

慶慕嵐深深吸了一口氣,耐心勸說道:“在大蟒坡的時候,丹珠的主力已經被咱們消滅得差不多了,而且他們還冇了戰馬,所以大壯和猴子才能奪帥成功。

現在呢?敵人的戰馬好好的,幾萬騎兵隻要一個衝鋒,就能淹死咱們的一千人!”

“這裡和大蟒坡的確不一樣!”

金鋒點頭說道:“在大蟒坡的時候,咱們還冇火槍!”

看到慶慕嵐還想說什麼,金鋒趕緊擺手製止:“去帳篷說吧,你們先聽聽我的計劃,如果覺得真的不行,咱們再想其他辦法!”

金鋒雖然自信,卻不自負,能聽得進彆人的意見。

他都這麼說了,慶慕嵐等人隻好點點頭,跟著金鋒走出門洞。

渝關城內的房子都被劉鐵拆了,金鋒又不好意思去跟傷員搶病房,隻能和女工一樣住在臨時帳篷裡。

回到帳篷裡,潤娘正坐在燈下縫衣服,看到金鋒領人進來,趕緊起身去給眾人倒水。

好歹是大康第一人,金鋒的帳篷比較大,被潤娘用簾子隔成了兩間。

她和金鋒睡在裡間,外麵則算是金鋒的辦公地點,正中間擺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張地圖。

知道金鋒他們有正事要說,倒完水潤娘就進了裡間。

金鋒示意眾人坐下,剛準備說話,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

站在門口的鐵錘把簾子掀開一條縫往外看了一眼,小聲說道:“先生,鄭馳遠來了!”

“來的正好,”金鋒點點頭,“讓他進來吧!”

簾子被拉開,鄭馳遠帶著一身寒風走了進來。

見了金鋒直接單膝跪地:“鄭馳遠拜見國師大人!水師增援來遲,請先生責罰!”

金鋒冇有說話,而是盯著鄭馳遠看了一會兒,想要分辨他前段時間離開東海,是真的去打擊海盜,還是故意躲著自己。

可惜他冇有九公主那種察言觀色的本事,鄭馳遠又低著頭,他實在判斷不出來。

於是金鋒乾脆問道:“聽說鄭將軍去追擊金髮海盜去了,追到了嗎?”

“跑了兩艘,剩下的都追上了!”

鄭馳遠衝著外麵拍了拍手,兩個水師士卒推著兩個用麻繩捆縛的金髮海盜進來。

“先生上次不是說想要找幾個舌頭,問問西邊國度的情況嗎,這是海盜團夥的兩個頭目。”

鄭馳遠說道:“可惜他們說的話,我們都聽不懂,我聽說倭寇中有人能和他們交流,我已經派人去抓倭寇了,隻要找到了,馬上就把人送過來。”

金鋒看了一眼金髮海盜,起身上前扶起鄭馳遠,低聲說道:“鄭將軍辛苦了,起來吧!”

直到此時,鄭馳遠心裡的石頭才終於落地。

之前他離開是真的追殺海盜去了,後來得到傳信,聽說金鋒要去增援渝關城,還親自去水師碼頭找他,鄭馳遠立刻帶著水師艦隊以最快速度趕了回來。

上午為了在金鋒麵前表現一下,還親自帶人去追殺東蠻木筏,一直忙活到現在纔回來。

進來之前,鄭馳遠心中忐忑不已,非常擔心金鋒怪罪。

現在金鋒親自扶他起來,鄭馳遠便明白金鋒冇有打算追究的意思。

慶慕嵐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金髮碧眼的西方人,不由好奇地打量。

海盜桀驁不馴,雖然已經淪為俘虜,可是看到慶慕嵐等人看猴子一樣圍觀他們,其中一個海盜還用英文咒罵慶慕嵐等人。

金鋒現在主要心思都在東蠻人身上,本來冇打算搭理這兩個海盜,可是誰知道他們竟然罵人。

金鋒伸手抽出慶慕嵐的佩刀,反手用刀身拍到罵人海盜臉上,用英文冷聲說道:“再敢罵一句,老子扒了你皮!”

大神北川的寒門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