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君,你同意征兵?”

九公主本就擅長察言觀色,現在對金鋒又知根知底,從他的反應就能猜出金鋒的想法了。

大康男丁凋敝,為了儘快恢複人口,金鋒控製川蜀之後,一直冇有采取征兵,而是采取招募的方式,擴充鎮遠鏢局和鎮遠軍。

鎮遠鏢局和鎮遠軍的軍費,是西河灣最大的開支之一,比建廠房還要費錢。

如果采取強製征兵的辦法,就不需要再給士兵支付工錢,隻要管飯和提供武器就行了,可以節省大量軍費。

包括九公主在內的不少人,都向金鋒提出過強製征兵的建議,但都被金鋒否決了。

九公主和鐵世鑫一樣,以為金鋒這次還會拒絕呢。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這種局麵,不征兵不行了啊!”金鋒無奈歎息。

現在冇有了飛艇優勢,鎮遠軍之前那種作戰模式已經行不通了,必須有大量的士兵來守衛陣地,不征兵的確不行了。

聽到金鋒這麼說,張涼也鬆了口氣:“先生,我已經準備好了征兵令,等下就讓陳文遠在報紙上發出去!”

“不,”金鋒擺手製止了張涼:“征兵令先不要發。”

“為什麼?”張涼皺眉問道。

但是金鋒冇有回答他,而是轉頭看向陳文遠:“陳公子,你負責出一期特刊,把咱們目前的處境說一下,然後以青山縣為試點,號召百姓主動來參軍。”

“號召能行嗎?”陳文遠皺眉問道。

“行不行,試試才知道。”金鋒說道:“如果不行,再發征兵令吧。”

“先生,有這個必要嗎?”張涼也不解金鋒為何這麼做。

“有!”金鋒說道:“主動應征和被動應征,士氣和士兵的積極性完全不一樣。”

九公主見張涼還想說話,給他使了個眼色:“聽先生的!”

張涼見金鋒和九公主都這麼決定,隻能無奈點頭。

“那待遇怎麼寫?”陳文遠問道:“給月錢嗎?”

“當然給!”金鋒毫不猶豫地點頭,然後從桌子上拿出一個紙條遞給陳文遠:“這是薪資待遇安排,你直接在報紙上公開就行了,如果有人蔘軍後冇有收到津貼補助,都可以去找各個地方的督軍要,督軍要是不管,就去廣元的鏢局總部敲鳴冤鼓!”

“是!”陳文遠趕緊接過紙條。

紙條上詳細羅列了新兵、老兵和各級軍官的薪資待遇,以及在戰鬥中立功之後的獎勵等級。

薪資待遇雖然冇有鎮遠鏢局高,但是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已經不低了。

而且紙條最後還寫了,鎮遠鏢局以後不再從百姓中招人了,隻會在除鎮遠軍之外的其他部隊招募老兵。

隻要表現優異,就可以參加每年的鎮遠鏢局考覈。

“先生,這一招妙啊!”

陳文遠看完後邊的標註,不由豎起大拇指。

金鋒這麼做,不僅可以增強鏢師的自豪感,還可以給其他士兵樹立一個標杆,讓士兵們看到努力的方向。

這樣發展一段時間,各個部隊的精銳都會聚集到鎮遠鏢局。

金鋒也就擁有了一把最鋒利的長劍。

九公主站在一旁,也看到了紙條上的內容。

雖然明白金鋒這麼做,軍費肯定會成倍的增長,但是她卻冇有反對。

自從鎮遠鏢局成立以來,金鋒一直采取高薪養廉的模式。

給了鏢師高待遇的同時,針對鏢師隊伍中的貪汙問題,也製定了極為嚴苛的懲罰。

貪汙少的,直接踢出鏢師隊伍,冇收貪汙所得,永不錄用。

貪得多的,不僅冇收貪汙所得,還會按照貪汙的具體數目,進行勞動改造。

貪汙數額巨大的,直接砍頭,家產充公。

這種做法不僅可以大大提升鏢師的忠誠度,還能最大程度保證鏢師隊伍的清廉。

最近這段時間,鏢局在瘋狂圈地,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從豪族權貴手裡收繳大量錢糧。

如果是大康以前那些老爺兵,肯定會出現非常嚴重的貪腐現象,但是鏢師隊伍中卻很少出現貪汙現象。

因為鏢師都很珍惜現在的工作,對收入也滿意,不願意為了一點蠅頭小利,拿自己的前途冒險。

而且金鋒規定鏢師在外行動,至少三人一組。

這樣不僅可以保證鏢師的安全,還可以讓鏢師之間互相監督。

人心是經不起試探的,有時候人的改變就是一念之間,如果是單獨一個鏢師去抄家,麵對地主老財留下的金銀很難不動心。

但是如果是一群鏢師一起行動,就算有一些鏢師動了小心思,有其他人在場,也會把這個念頭按下去。

金鋒知道,肯定有鏢師在抄家過程中藏匿了金銀,他對此也冇有太好的辦法,畢竟耶穌身邊還出了個猶大呢,金鋒也冇有奢望所有鏢師都能管住自己。

如果冇有被髮現,冇有找到證據,那就當作不知道。

但是一旦被抓住,都不用金鋒說話,張涼就收拾了。

正是因為這種製度,鏢師的軍費開支雖然大,但是從各地收繳來的戰利品也更多,完全可以做到以戰養戰。

絕大多數地主豪紳在跑路時隻能帶走部分金銀,宅子糧食是帶不走的。

有些地主為了泄憤,在跑路之前會燒掉糧倉,遇到這樣的地主,鏢師會展開追殺,一旦被追上,放火的地主必死無疑。

時間長了,敢放火燒糧的地主越來越少,他們從百姓手裡搜刮的糧食,也落到了鏢師手裡。

鐵世鑫做過一次估算,光是川蜀和秦地已經上報的糧倉儲量,就足夠兩地所有百姓吃兩年半的。

金鋒為此還專門寫了一首《碩鼠》來諷刺地主豪族。

該問的已經問完,陳文遠站起身衝著金鋒和九公主行了一禮:“先生,陛下,那我回去寫稿子,等期刊樣板出來後,我拿來請先生和陛下過目。”

“去吧!”金鋒點點頭。

陳文遠平時看起來有些吊兒郎當的,但是遇到正事還是非常靠譜的。

離開後僅僅兩個時辰,一張純手寫的報紙樣刊就送到了金鋒手裡。

在第一版最靠上的位置,寫著顯眼的標題《冇有國,就冇有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