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班長緩步走進裡屋。

黃領全臉色慘白,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知道自己完了!

以鎮遠鏢局的風格,他做過的惡事,足以讓他在審判大會上判好幾次死刑了!

管家的臉色也隨之大變。

飛艇靠近永林鎮的時候,管家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他是黃領全手下第一狗腿子,這些年跟著黃領全做了不少惡事,看到飛艇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

可是臨走的時候他發現飛艇在鎮子外麵降低飛行高度,從而判斷出鏢師很可能不是衝著他們來的。

於是管家起了貪念,決定賭一把,在鏢師進鎮之前,帶兒子來敲詐黃領全。

但是他冇想到土匪也和他做出了一樣的決定,更冇想到鏢師來得這麼快。

看到一班長出現的那一刻,管家就知道自己賭輸了!

管家的大兒子看到一班長隻有一個人進屋,和三兒子對視一眼,同時掄起手裡的柴刀,朝著一班長撲了過來。

一班長冷笑看著對方,動都冇動一下。

就在兩人快要撲到一班長麵前的時候,門口突然飛進來兩道箭矢,擦著一班長的肩膀飛過去,正中兩人麵門!

直到此時,一班長才終於側了側身。

噗噗!

兄弟兩人的屍體在慣性的作用下撲倒在地上。

“阿大,阿三!”

一下子死了兩個兒子,管家直接嚇傻了。

二兒子的任務是保護管家,看到這一幕,趕緊提起柴刀擋在管家身前。

“都給我老實點!”

“把刀扔了,抱頭蹲在地上!”

兩個鏢師邁著小碎步進入屋子,手裡端著弩弓,對準管家和二兒子。

二兒子看了看鏢師,又看了看手裡的柴刀,有些猶豫。

“我再警告你一次,快點把刀放下!”

左側的鏢師把臉頰貼到弩弓準鏡後麵,做好隨時擊發的準備。

“小二,聽軍爺的,快把刀扔了!”

管家趕緊回頭看著兒子。

他知道以自己做過的惡事,接下來的審判大會在劫難逃。

三個兒子已經死了倆,二兒子是他僅有的一條血脈了。

二兒子扔掉柴刀,學著管家的樣子,抱著頭蹲到地上。

至於黃領全,早把腦袋縮到褲襠裡了。

“你們誰是黃老爺啊?”

一班長冷笑著問道。

“他!”管家趕緊指著黃領全:“他就是黃領全,這些年不知道做了多少壞事惡事,鎮上的老百姓都叫他黃扒皮!軍爺你快把他抓起來!”

“阿福……”

黃領全抬頭慘笑一聲,指著管家說道:“軍爺,我知道我跑不掉,但是他也不乾淨,我的事九成九都是他去辦的!”xyi

“軍爺,冤枉啊,都是黃領全逼我的!”管家趕緊喊道。

“我家先生說過,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冤不冤枉,到了審判大會上自然知道了!”

一班長冷聲說道:“都抓起來帶走!”

“軍爺,你不能光抓我們,還有梁衝!”

黃領全自知難逃一劫,乾脆開始了攀咬。

“梁衝是誰?”一班長問道。

“梁衝是黑魚河土匪的大當家,他剛跑掉,軍爺現在去追還能追上!”管家指著門口的大路喊道:“他們往西跑了!”

“哦,”一班長淡淡點頭:“那他們跑不掉了。”

鎮子西邊。

梁衝騎著一頭黃色戰馬,懷裡抱著裝黃金的木盒子。xyi

在他身後,幾十個小嘍囉推著兩輛板車,正沿著山道狂奔。

馬車上裝著從黃領全庫房裡搬出來的銀子和銅錢。

正跑著呢,前麵一棵大樹突然倒下,橫亙在山道中間。

律!

梁衝勒停戰馬。

後麵的嘍囉也紛紛停下腳步!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想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一個鏢師從樹叢中走出來,衝著梁衝挑了挑眉毛:“你們土匪劫道,是這麼說的吧?”

“我們有幾十人,閣下一個人就想來劫我們,是不是太看不起我們了?”看書喇

梁衝眯著眼睛問道:“還是說閣下太高看自己了?”

“不服氣?”鏢師把黑刀拄到地上:“要不然你們試試?”

梁衝眼中凶光閃爍,但是看了看周圍,最後還是從懷裡掏出一枚金錠:“這是十兩金錠,閣下覺得夠我們的買路錢嗎?”

“不夠!”鏢師搖頭。

梁衝咬了咬牙,又掏出兩枚。

但是鏢師依舊搖頭。

“閣下不要太貪心!”梁衝皺眉說道:“三十兩黃金在郡城買一座宅子綽綽有餘了!”

“不,我不想要黃金!”

“那閣下想要什麼?”

“我想要黑魚河土匪大當家梁衝跟我走一趟!”鏢師說道:“請問你們認識他嗎?”

“閣下,你這是在逼我啊!”梁衝把手搭在刀把上。

“那你準備怎麼辦呢?”鏢師冷笑。

“去死吧!”

梁衝怒吼一聲,拔出砍刀:“給我乾掉他!”

土匪小嘍囉們早就準備好了,現在大當家發話,提著各種武器就往前衝。

就在此時,旁邊的灌木叢中突然飛出兩枚手雷。

手雷冇有直接往人群扔,而是扔到了路旁。

轟!轟!

隨著兩聲巨響,亂石紛飛,硝煙騰空!

土匪嘍囉們嚇得轉頭就跑。

然而後邊也扔出來一顆手雷,落在道路中間,再次擋住嘍囉的去路。

嗖!

一道重弩箭矢伴隨著尖銳的呼嘯聲,從草叢中飛射而出,射中梁衝胯下黃馬後,嘭的一聲釘到山道一旁的樹乾上。

大腿一般粗的樹乾直接被射穿!

梁衝隨著戰馬一起倒在地上!

“你們最好老實點,要不然下回這東西會落到哪裡,我也說不準哦!”

原本就被手雷嚇傻的土匪嘍囉,聞言就像受了驚又無處可逃的兔子一樣,嚇得大氣都不敢喘,生怕再把手雷或者重弩箭矢招來!

場麵陷入一種詭異的安靜之中。

鏢師不再去管小嘍囉,而是低頭看著被戰馬壓住的梁衝:“怎麼樣,考慮好了嗎?”

“閣下,這次我認栽了!”梁衝指了指身後的馬車:“隻要閣下放我過去,這兩輛馬車就是閣下的了,如何?”

“我說了,我要的是不是銀子!”

“再加上這個如何!”

梁衝咬咬牙,打開懷中木箱:“有了這些錢,閣下不管到了哪裡,都能富貴一生了!”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北川的寒門梟士最快更新

第1010章

鏢師劫道免費閱讀ttp:xyi-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最新章節,天命王侯主人公是金鋒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