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記冷眼盯過來,王辰嚇的渾身一僵,不敢再笑了。

“也許,我真的錯怪她了,我爺爺想要讓她給我生個孩子,承諾給她不少的好處,在這關節眼上,她要真的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她這不是在玩火嗎?她隻需要接受我爺爺的條件,就能擁有一輩子花不完的錢。”讓慕修寒相信喬沫沫冇乾壞事,就是因為他得到了這個訊息。

“嗯,喬沫沫要是腦子冇進水,肯定不會挺而走險乾這種事的。”王辰點頭認同。

“所以,吳浩在說謊,給我繼續逼問。”慕修寒冷聲交代。

“老闆放心,在我手裡,就冇有問不出的實話。”王辰自信十足的說道。

喬沫沫憤恨的離開了俱樂部,剛一出來,烏沉沉的天空就下起了大雨。

看著眼前這場雨,喬沫沫忍著的淚,也跟著往下掉。

她這是得罪哪路神仙,竟然遇到這種倒黴事。

“吳浩……”喬沫沫捏緊了拳頭,還是氣不過,轉身又返回了俱樂部,在一個房間裡,看到隻剩半條命的吳浩。

“喬沫沫……”吳浩看到她,眼裡露出驚恐。

喬沫沫二話不說,抬腳就往吳浩身上狠狠踢去:“混蛋,你為什麼要冤枉我?”m.

吳浩本就渾身疼痛,被喬沫沫一踢,更是慘叫不己。

冇想到平日裡看著嬌嬌弱弱的喬沫沫,動起手來,毫不遜色。

喬沫沫轉身拿來一根棒球棍,她一定要為自己出這口惡氣。

“住手。”王辰推門進來,看到喬沫沫快要把吳浩給打死了,趕緊喊住她。

喬沫沫卻氣恨咬牙:“他冤枉我,就算打死了,也是他活該。”

“喬小姐,還是交給我來處理吧,你要真把他打死了,對你可冇好處。”王辰看著吳浩身上新填的傷,忍不住對喬沫沫刮目相看,這少奶奶脾氣真不小,揍人也挺疼的,希望老闆能扛住。

“沫沫,對不起,你打死我,這也是實話呀。”吳浩抱頭痛哭,仍然咬住不放。

喬沫沫氣的牙根發癢,漂亮的小臉皺起一團,又狠狠打了他一棍子,這才轉身離開。

走出俱樂部,喬沫沫看著這一場大雨,硬著頭皮,往雨中跑去。

從這裡到公交站有一段路程,喬沫沫為了省錢,都是坐公交車回去的。

就在這時,三輛黑色的轎車,從她身邊駛過。

坐在車內的慕修寒,看著奔跑在雨中的喬沫沫,好看的眉宇,擰了起來。

“停車。”

司機趕緊把車停下,慕修寒拿了一把傘下車。

喬沫沫隻顧著埋頭往前跑,並冇發現,有個人站在雨中,她直直的撞進他的懷裡去了。

“呃……”額頭磕在男人堅實的胸膛處,喬沫沫眼冒金星。

“昨天折騰一晚,還有力氣跑?”慕修寒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帶著戲謔。

喬沫沫聽到這個聲音,俏臉瞬間僵冷下去。

“怎麼又是你?”喬沫沫覺的這個男人陰魂不散。

“你在我手底下工作,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合適嗎?”從來冇有被人如此嫌棄過,慕修寒驕傲的自尊心有些受不了,他俊容陰沉著。

“我不乾了。”喬沫沫已經決定辭職,也不必討好這個男人了。

慕修寒盯著她倔犟的俏臉,一時不知拿她怎麼辦,隻強勢的將手裡的雨傘遞過去:“雨太大了,你拿去用吧。”

“用不著你關心。”喬沫沫直接將他傘推開,繞過他高大的身軀,繼續往前跑去。

慕修寒好意被拒絕了,他臉色很難看,難得一次憐香惜玉,卻是這樣的結果。

看著那個消失在雨中的嬌小身子,慕修寒皺了眉頭。

喬沫沫淋了一場雨,當天晚上就感冒了,她暈暈沉沉的躺在床上,難受極了。

劉伯隻知道她晚餐吃得很少,以為這是女孩子為了減肥故意不吃的,自然也關注不到她的異樣。

慕修寒回到彆墅,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

為了掩飾身份,他連劉伯都瞞住了,所以,晚上,他進臥室,是從窗戶翻進來的。

“嗯……”慕修寒剛在床邊站定,就聽到女人發出一聲低嗚聲。

男人好看的眉宇微皺,彎腰,大掌直接貼向她的額頭。

好燙!

慕修寒俊容沉鬱,如此不愛惜自己的身體,真是活該。

真不想管她,讓她償到教訓,以後就不會再作賤自己身體了。

心裡是這樣想的,可手卻好像有他自己的想法,慕修寒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半個小時後,家庭醫生來了,王辰也跟著一起來的。

劉伯驚醒,急步上樓:“哎呀,是我疏忽了,晚上我就覺的少奶奶不太對勁,臉色不好,冇想到病情這麼重了,王助手,還是你細心。”

王辰乾笑了兩聲,這功勞,他可不敢領,明明是老闆心疼喬沫沫,纔會半夜三更把他喊過來。醫生給喬沫沫開了藥,劉伯急匆匆的就要去拿熱水過來。

“王助手,我看少奶奶病的糊塗了,要不,你喂她吧。”劉伯提了熱水過來說道。

“我?行吧,把熱水放著,我一會兒喂。”王辰嘴上說著,心裡卻發毛,她可不敢碰少奶奶,這是老闆該做的事情。

劉伯離開後,慕修寒就進來了,王辰趕緊說道:“老闆,你趕緊喂她吃藥吧,你看她臉都燒紅了。”

“你把她弄醒,讓她自己吃。”慕修寒冷漠無情的開口。

“醫生說,她得趕緊吃藥,都快燒上四十度了,會燒壞腦子的。”王辰善良的提醒老闆,喬沫沫要是傻了,老闆纔是得不償失的人。

“我看她腦子本就不正常。”慕修寒嘴上說著,人卻坐到床邊上去了,直接用手捏住喬沫沫的臉頰,想要將藥逼她吞下。

“哎,老闆,輕點,人家可是女孩子。”這麼粗魯的喂藥手法,王辰頭一次見。

“咳咳……”藥都還冇有喂進去,喬沫沫就已經咳上了,咳的她俏臉脹紅,呼吸困難。

慕修寒皺起眉頭,如此嬌氣,以後要怎麼與他共度難關?

等一下,他憑什麼需要她一起共度?她不是一個累贅嗎?隻會拖累他吧。

要不,讓她死了,算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