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遠橋正愣著神,突然感覺有人擋住他的光,他從車內微微揚頭。

就看到一張逆光的俏臉,正含笑看著他。

“發什麼呆呢”聶景柔看著他那雙空茫的眼睛,俏臉一繃:“在想誰?”

夏遠橋隻覺的這個逆光的臉蛋,彆有一番的驚豔,由其是那雙眼睛,背對著陽光,也是光澤漣漣,閃亮有神,他深吸了一口氣。

“除了你,還能想誰?”夏遠橋求生欲滿滿的說。

“哼,不信你。”聶景柔嘴上硬,但心底卻軟成了水,一邊笑一邊走到副駕駛,打開門就要坐進去。

恰在這時,旁邊一排黑色的轎車駛來,儀陣威嚴,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中間車輛,恰在這時停了下來,後座車窗打下,一道威嚴又不失溫和的聲音響起。

“景柔,要去哪?”正是聶父,他看著女兒的目光,一如全世界所有父親一樣,溫柔中又透著寵愛。

聶景柔在這裡看到父親,她一愣。

而另外一個人,卻嚇的恨不能趕緊有個洞鑽進去。一秒記住

夏遠橋俊臉脹的通紅,緊張無措,好像要麵見聖上似的,而且,他還是那個要把人家的花盆連花一起搬走的人,頂著滿滿的威嚴,夏遠橋趕緊推門下車。

“伯父好!”夏遠橋雖然驚慌失措,可還是不能忘記該有的禮貌。

“你好。”聶父語氣平常。

聶景柔立即走了過來,小嘴一嘟:“爸,你有事就趕緊去忙吧,我們正要去吃飯呢。”

聶父聽到這裡,眼神略暗淡,不過,他也知道,女大不中留,隻能悵然的朝司機說了句:“走吧。”

於是,威嚴的車隊緩慢駛離了。

此刻,陽光下,夏遠橋瞬間覺的這冬天的陽光也格外的曬人,後背都曬出一背的冷汗了。

“怎麼了?”聶景柔看出他的不對勁,立即捂嘴偷笑:“都說醜媳婦要見公婆,可你這準女婿也肯定是要見老丈人的呀。”

夏遠橋一聽,還真有道理,他緊繃的心緒一鬆,轉頭無奈的看著聶景柔道:“你爸爸氣場太強大了,讓我無形中就緊張了起來。”

“再強大,他也是我爸爸呀,他最寵愛的女兒都在你手裡呢,你怕什麼呀?”聶景柔雙手背在身後,含笑打趣他。

“可彆這麼說,我們兩個,還指不定誰栽在誰手裡呢。”夏遠橋嚇的趕緊解釋起來,他現在一點也不想當大男人主義,他倒是覺的,讓聶景柔當家做主,也不失是一件好事情,女子本為財運,掌財,那就是財生財。

聶景柔就愛聽他說這種實誠的話,深得她的心,她笑容更開心了。

“好啦,我爸的車都走遠了,我們也趕緊去吃飯吧。”聶景柔趕緊勸他。

夏遠橋點了點頭,這纔開著車,帶著她去吃午飯了。

兩個人挑了一家不錯的餐廳坐下。

“你的事情都辦好了嗎?”聶景柔低著聲問他。

“是,辦好了,我還抽空去見了我妹妹一麵。”夏遠橋如實說道。

“哦,夏小姐最近在忙什麼?”聶景柔好奇問他。

“她在忙著籌建公司,她以前是做設計的。”夏遠橋說道。

“嗯,那還真的挺忙的呢,我其實一直很敬配女子開創事業,因為她們會遇到的問題,肯定比男人創業要多,可仍然還是有不少的女人堅持創業,她們的精神,值得後輩學習。”聶景柔一臉憧憬的望著窗外,發表感歎。

“嗯,的確是這樣的,不過,沫沫創業可能要比彆的女人輕鬆許多,先不說她有一個強大的老公,就算冇有,我也會扶持她的。”夏遠橋輕笑著點頭認可。

“所以說啊,夏小姐運氣真好,嫁了一個好老公,又還有一個好大哥。”聶景柔一臉羨慕的說。

“你不也一樣嗎?”夏遠橋幽眸深深的凝著她。

聶景柔俏臉一呆,下一秒,她臉蛋紅紅:“誰說的,我那個又帥又有能力,又會疼人,脾氣又好,尊重我,愛護我,寵我的好老公又冇有出現,我現在隻有一個大哥寵著我。”

“景柔,你這一番稱讚,著實令我臉紅。”夏遠橋俊臉也脹的通紅,因為他可能做不到聶景柔剛纔所說的那些要求,不過,他也會儘力而為的。

聶景柔見成功的套路了他,她瞬間低頭噗哧一聲笑了:“誰讓你代號入座的?我說的……可不一定是你啊。”

“不是我,又還能是誰?”夏遠橋瞬間緊張,憂傷,怨唸的看著她。

聶景柔抿唇一笑,邪氣在她臉上閃動著:“是你也行呀,你已經滿足了我對好老公的幻想了,那這麼看來,我也不需要在羨慕夏小姐了。”

夏遠橋感覺被她耍了,可他冇證據。

“是,你當然不需要羨慕任何人,因為你自身的條件,就夠優秀了。”夏遠橋點了點頭。

聶景柔嘻嘻笑了幾聲。

“可惜你不能多留兩天,要是這樣的話,我還可以帶你回家吃頓飯,正式把我家人介紹給你認識。”聶景柔一臉苦悶的說道。

“啊。”夏遠橋好像被嚇了一跳,隨後,他緊張道:“要不,還是下次吧,我這次來的匆忙,什麼都冇有準備。”

“不需要準備什麼呀,就吃頓家常便飯,我之前在你家裡不是也吃了好幾次飯嗎?”聶景柔年紀小,根本不懂這麼多的規矩,當然,像她這種年輕人,也不想遵守那麼多的規矩,隨心就好,高興才行。

“那是不一樣的。”夏遠橋目光溫和的看著她:“因為我是男人,我要讓你的家人知道我重視你,在乎你,那自然就要重視見麵的規矩,禮儀,彆小看了第一次見麵,雖然也算家常便飯,卻必須要做足準備。”

聶景柔眨了眨眼睛,隨即笑出了聲:“好吧,瞧把你緊張的,好像我家人會吃了你似的。”

夏遠橋苦笑一聲:“是啊,緊張是因為怕做不好,怕伯父伯母不肯把他們的寶貝女兒嫁給我。”

“放心,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我家人都很尊重我個人的決定。”聶景柔立即安慰他。

“嗯,我也相信伯父伯母是開明的人。”夏遠橋點頭,心情瞬間好了起來。

“其實,我媽也為難過我嫂子的,可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媽又放寬了心態,現在她願意接納我嫂子了,我也鬆了口氣。”聶景柔低下頭,端起茶杯慢慢的喝著茶水,幽幽歎氣道。

“是因為你嫂子的家世嗎?”夏遠橋一猜即準。

“是,聽我哥說,我嫂子冇有孃家人,算是一個孤兒吧,也因為這樣,我纔對我嫂子多了幾分憐惜,想著我從小是被父母嗬護長大的,如果她冇有家人陪伴長大,那多可憐啊,好在我哥對她也好,相信也能迷補一些她年少時所受的傷痛。”聶景柔麵露悲憫,低聲說道。

夏遠橋聽著,內心輕震了起來,聶景柔真的像是上天派下來的小仙子一樣,擁有不凡的身世,卻又有悲天憫人的心態,這樣的人,真的難得,現在很多錦衣玉食慣了的有錢人,卻根本站不到底層人群中,站在她們的立場感受他們的困境和難處,反而一味的追求著更高質量的生活,當然,這也不難道德綁架任何人,隻是,像這種大義大悲,仁慈謙和的心態,真的很難得。

“每個人都有她的閃光點,你嫂子肯定也有,所以,不管她出身怎麼樣,也能得到你們的喜歡和接受。”夏遠橋輕聲說道。

“是的,我嫂子人很善良,也冇什麼太大的野心,但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好,因為,她隨時可能會隨我哥捲入到權力的中心,如果她一直堅守初心,我又怕她以後被人欺負,我倒寧願她趕緊長出一些心眼來,防備那些壞人。”聶景柔捏緊拳頭,擔憂的開口。

夏遠橋一怔,立即跟著笑了起來:“放心,人都是在實踐中成長的,心眼也是在吃虧過後才能長出來,你嫂子接觸的人和事物漸多,她肯定也會有一套自我防備的心思了。”

“我知道,可我就是怕壞人太壞,她防不勝防啊,我哥也不能一天二十小四都陪著她。”聶景柔嘟著小嘴,仍有擔憂。

“嗯,這倒是,不過,你也冇太擔心了,你嫂子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物,她是個孤兒,又能在這社會自處,想必她肯定也有一套對付壞人的手段。”夏遠橋伸手握住她捏緊的拳頭,繼續安慰。

聶景柔臉上的擔憂這才慢慢的散去,抬眸望著男人:“抱歉,我是不是帶給你負能量了?”

夏遠橋一怔,隨即笑出了聲:“這算什麼負能量?這是你信任我,願意分享你的心事,我喜歡傾聽,也喜歡替你解困。”

“真的嗎?”聶景柔心情一鬆,立即甜甜的望著他:“夏遠橋,你人真好,以前,我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比我哥好的男人,現在,我相信了。”

“景柔,這種話你可不能當著你哥的麵說,我怕他打我。”夏遠橋羞愧的臉紅了,同時,也緊張起來。

“哈哈。”聶景柔聽到這裡,直接笑的很大聲:“好吧,為了不讓你捱打,這話,我隻說給你聽。”

夏遠橋點了點頭,看著被自己逗笑的女孩子,他的心情也好的不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