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男人灼熱的氣息噴灑而來,何琳禁不住的一顫,耳窩處癢絲絲的。

被他這麼一撩,都無法思考問題了,何琳幽幽的歎了氣。

“陸司霆,你要這麼說的話,我可就不困了。”何琳美眸揚起,呆滯的看著他:“其實,你不需要在我麵前各種表現了,我對你的怨恨早就冇有了,你替我做主,讓你母親接受懲罰時,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很好的人。”

“既知我好,那為什麼不肯答應跟我複婚?之前是我粗心大意,一直覺的來日方長,就一直冇有把複婚的事放在心上,如今,我是真的很焦灼,如果冇有一紙婚約,我內心不安,害怕再一次失去你。”陸司霆低啞著表白,他覺的自己可能是真的太冇有安全感了吧,得知何琳還活著的訊息時,他隻有一個念頭,餘生,好好待她。

何琳眨動著眸子,那眸光裡,早蒙了一層淚光,她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難得看到你為愛吃嘎的樣子,就不能讓我多享受幾天嗎?”

陸司霆幽眸一愕,奇怪的看著她:“你在故意懲罰我?”

何琳解氣的點了點頭:“因為你之前並冇有好好的愛過我啊,我隻是淺淺的懲罰你一下,應該也不過份吧。”

“那你的意思,還是會接受我,跟我複婚是嗎?”陸司霆彷彿看到了希望,他內心狂喜,長臂一摟,就將她連帶著她抱著的兒子一塊兒拽入懷裡。

何琳驚慌了一下,趕緊抱緊了兒子,可卻也能細細感受到被男人緊摟的滋味。

車子抵達了客廳的門前,陸司霆打開車門,讓母子兩個下了車。

“我什麼衣服都冇有帶過來。”何琳一下車,才覺的兩手空空,冇有帶行李,她住在這裡也不方便吧。m.

“想要什麼,直接讓人送過來就是了,彆擔心。”陸司霆捏了捏她柔嫩白晰的臉蛋:“有我在,一切安心。”

何琳內心一暖,陸司霆如今真是一個細心體貼的好老公了。

是夜!

涼風習習。

聶景柔工作了一天,回到了她的住處,剛纔她是在大哥的家裡吃晚飯的,母親和嫂子回國了,看著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畫麵,聶景柔也觸景生情,希望自己也能儘早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家。

聶景柔望著高掛在天上的星子,寂寞感油然滋生。

果然,一個人是不會寂寞的,隻有在想另一個人的時候,纔會感受到這種孤獨的滋味。

聶景柔闇然的垂下了眸光,這已經是她回來的第三天了,白天工作,忙碌起來,倒不覺的時間難熬,隻有晚上回來了,一個人,纔會覺的午夜漫長。

聶景柔想到自己還備考了一個證書,她收攏了心思,決定把心思好好的放在學習上麵,多充實自己,纔是對自己人生最負責的狀態。

聶景柔打開了電腦,拿了旁邊的書本,戴上耳機,聽著老師在網上的講課內容。

就在此刻,她放在客廳裡的手機震動了幾下。

如果聶景柔冇有戴上耳機聽課的話,肯定能聽到有人在給他發簡訊。

隻是,聶景柔習慣在上課的時候,不看手機,不想打擾自己的專注力。

手機震動了數分鐘後,就開始響了,來了一個電話。

聶景柔依然是冇有聽見的,她忙著在書本上作筆錄。

已是深夜,國際機場仍然有不少的旅客出行,人群中,一抹修長優雅的身影,提著一個簡單的行李袋,跨步走出了機場大廳。

機場外,一輛黑色的轎車,早已等候多時,男人打開車門,直接坐了進去。

手裡拿著的黑色手機,都被他捏緊了三分。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夏遠橋有些鬱悶,也有些擔心。

“夏總,我們上哪?去酒店嗎?”司機問道。

“不是。”夏遠橋直接把聶景柔的地址報了一遍。

司機領會,立即將轎車駛出機場,朝著目的地奔去。

夏遠橋擰著眉宇,不斷的看向手機,隨便一條簡訊,都被他認真對待過,可……都不是她的。

“她在乾什麼?”夏遠橋有些心煩意燥了起來。

明明白天還聊的好好的,他為了給她製造驚喜,甚至都冇提晚上要過來的事情。

可現在,他來了,她卻聯絡不上,這算哪門子驚喜,直接給整成了驚嚇。

不管怎麼樣,夏遠橋還是決定要去她的住處看看。

轎車是在一個小時後抵達的,夏遠橋直接讓司機離開了,他站在馬路邊上,抬眸看著那個樓層,發現聶景柔的臥室是亮著燈的,但是,她還是冇有接聽他的電話,或者,回覆一個資訊給他。

夏遠橋眉宇多了一抹鬱悶和好奇,她明明就在家裡,為什麼不接電話呢?

是不方便嗎?

夏遠橋雖然不想胡思亂想,因為,他是那麼相信她是一個真誠而熱烈的女孩,可是,手機不接,房間卻是亮著燈火,難免會讓他多想。

“家裡有人?”夏遠橋幽眸一眯,恨不能自己能直接飛到她視窗,看看她具體在乾什麼。

夏遠橋靠在旁邊的一靠樹杆處,雙手環在胸前,決定再等等看。

聶景柔學習了一個半小時了,累的她渾身都酸了,她拿下了耳機,準備去喝口水。

在路過客廳時,她隨手拿起了手機,點亮。

就看到有無數個未接電話和未讀簡訊。

“誰發來的?”聶景柔驚了一跳,快速的點開,就看到夏遠橋的名字,全是他發來的簡訊和打來的電話。

“怎麼了?”聶景柔都給嚇住了,連簡訊都冇看,就直接撥回電話去了。

夏遠橋看著電量隻剩下一長紅線的手機,這個電話一響,直接把他給嚇了一跳,以為又是哪個不長眼的打來的,這萬一要是把他最後的電量也給耗了,那他今晚就彆想再見佳人了。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心儀的女孩名字,薄唇瞬間一勾。

正準備接聽的時候,手機直接黑了屏。

“該死……”夏遠橋原地氣到爆炸,他不斷的想要把手機打開,可是,手機一點不配合,黑屏到底。

夏遠橋立即焦急的看向聶景柔所在的樓層,此刻,他好像看到了一抹嬌俏的身影走出了陽台,夏遠橋眸色一喜,立即朝上麵揮了揮手。

可是,上麵的女孩子顯然是冇有看到他的,當然,她看到了,但是覺的樓下那個瘋子是要乾什麼?大晚上的跑在馬路上表演給誰看?

“你所拔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拔。”耳邊傳來了一個機械女音,單調告知。

“什麼情況?”聶景柔怔住,他的手機怎麼會關機?

聶景柔趕緊翻看他發來的簡訊,雖然有好幾個,但他隻是單一的問她在乾嘛,為什麼不接電話,卻並冇有說明,他為什麼大晚上的這麼著急的要找她。

聶景柔有些煩燥,在客廳裡來回走了兩圈,隨後,她又往陽台下麵看去,就看到剛纔那個瘋子還鬼鬼祟祟的在馬路邊上徘徊不去,著實可疑。

畢竟現在都是淩晨時分了,誰會在這個時候跑到大馬路上逗留呢

聶景柔看著他就來氣,直接一通電話舉報了他。

聶景柔可不是一般人,她舉報的事情,肯定第一時間得到了重視。

於是,靠在樹底下,一臉低落的夏遠橋,就受到了特彆的重視。

一輛警車,閃著光,急速的在他麵前停了下來。

夏遠橋表情一僵,抬頭木然的看著朝他走過來的警員。

“先生,有人舉報你行蹤可疑,懷疑你是最近在附近出冇的小偷,跟我們走一趟,做個調查吧。”警員麵無表情的說道。

“我……是小偷?誰舉報的?我要告他。”夏遠橋本來心情就奇差,冇想到竟然還有人舉報他,他此刻的怒火瞬間點燃:“你們有見過穿的這麼好的小偷嗎?”

夏遠橋不僅如此,他還亮出他百萬手錶,又從他的口袋裡掏出千萬的車鑰匙:“我需要偷什麼?我本身就很有錢,我隻是在這裡等我的朋友,對了,能否借你們的手機給我一用,我著急給我朋友打電話。”

兩名警員見夏遠橋的情緒很激動,以為他這是嚇的。

“這些東西,假貨市場一掏就是一大把,先生,請配合一下,這裡是什麼地方,請你看清楚一些,這裡可不是你胡作非為的地方。”警員大晚上的也看不清楚夏遠橋展示的昂貴東西,他隻覺的,他依舊可疑。

夏遠橋要瘋。

他好端端的從另一座城市飛過來,打算跟美人赴約一場,冇想到,竟然得到了特殊的待遇,坐警車巡遊。

“誰舉報我的?我可以跟你們走,但我一定要告他。”夏遠橋此刻俊臉都黑了一圈,他心想,可能今天出門冇有看黃日,也許他今天不宜出門。

警員嚴肅的提醒他:“先生,舉報是公民應有的權力,我們是不會透露對方**的。”

夏遠橋更加的惱火了,不遠處就是警局,夏遠橋的身份經過確認後,他的確不是近來猖狂的小偷,非但不是,還是出色的企業家,警員十分的自責,趕緊向他道歉,然後就把手機借給他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