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你你……”喬沫沫伸手指向他,俏臉脹的通紅,氣呼呼的一句話也說不完整。

慕修寒已經將整件睡衣都勾在手指上了,一雙幽眸有趣的打量:“你喜歡穿這種東西啊?”

“混蛋。”喬沫沫撲過去就要搶回來,哪知男人微微一側身,她就直接撲進他的懷裡去了。

慕修寒又順勢的往旁邊的床上一仰,喬沫沫跟著他一塊兒摔進了柔軟的大床上。

頭暈腦漲的喬沫沫,本能的想要從他身上爬起來。

可下一秒,後背伸來一隻大掌,輕易將她壓回他的懷裡去了。

“放開我。”喬沫沫又急又氣,張嘴就咬,咬的是慕修寒的脖子。

“嗯……”慕修寒冇料到她這麼辣,逃不掉,就咬人。

喬沫沫可是下了狠嘴的,慕修寒吃痛鬆手,喬沫沫趁機爬下他的身,奪回睡衣,塞進快遞箱裡。

“喬沫沫,你屬狗的嗎?這麼愛咬人。”慕修寒伸手捂住被咬的脖子,俊容一片鐵青。

喬沫沫仍然羞怒的瞪著他:“你叫我上來,就是想欺負我。”一秒記住

“我哪有欺負你,不過是想……見見你罷了。”慕修寒眸底溢位一抹深情,語氣也緩和了。

“不準用這種眼神看我。”喬沫沫心臟怦怦亂跳,該死的,這個男人的眼神,竟然像極了她老公,由其是這深情款款的樣子。

錯覺,一定是錯覺,她不能淪陷。

“怎麼?怕愛上我啊。”慕修寒慵懶的躺在床上,支下一側頭,目光染笑。

“你想多了,我隻愛我老公。”喬沫沫冷冷的打擊他。

“有多愛?”慕修寒心底一片滿足,卻仍是故作吃醋的問。

“比你想像的更多。”喬沫沫低頭整理好快遞箱子,抱起:“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想讓我老公誤會。”

“我真羨慕你老公,什麼時候,能見見他?”慕修寒隻是隨口一說。

喬沫沫卻嚇的頭皮發麻,猛的轉身,惡狠狠的警告他:“你不準去見他。”

慕修寒俊容一怔,隨即笑了起來:“我又不會把他怎麼樣,你怕什麼。”

“我怕他會掐死你。”喬沫沫咬牙說道。

“哦?他這麼厲害的嗎?”男人挑眉。

喬沫沫卻得意的揚了揚下巴:“他雖然不是最曆害的,但為了我,他可以連命都不要。”

慕修寒差點冇忍住要笑出聲了,這個女人,誰給她的自信?

“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這世間真有這樣的愛情嗎?”慕修寒想要打擊一下她。

“他為我拚過命,我知道那不是假的。”喬沫沫想到之前在遊輪上,他為了保護她,抱著他跳進海裡,那一刻,喬沫沫就決定要一輩子愛他了。

慕修寒突然間不想捉弄她了,他在她的眸底看到了濃濃的情意,那是一種堅定又勇敢的東西。“很晚了,回去吧。”慕修寒聲音迴歸冷淡。

喬沫沫轉身就走,一秒不多留。

慕修寒走進浴室,看了看脖子上留下的咬痕,無奈的搖了搖頭,把王辰叫了進來。

“老闆,你脖子…被咬傷了?”王辰眼尖的發現。

慕修寒伸手摸著那傷口,薄唇勾起笑意:“她真是拚了命的在拒絕我。”

“少奶奶是個自愛的女人,她值得你好好愛她。”王辰感歎,老闆一遍又一遍的考驗她,她卻依舊初心不變。

“彆說這些了,去醫院吧。”慕修寒歎氣。

“去醫院乾什麼?”王辰詫異,這點傷口,貼個創可貼就好了。

“我不想讓她發現我的真實身份,我要假裝扭傷脖子了。”

王辰驚呆,老闆為了演戲,已經這麼拚了嗎?

喬沫沫帶著低落的情緒回到了家,劉伯告訴她,慕修寒還冇回來,說是晚上十一點多纔會到家。喬沫沫心中的疑慮消失了,她覺的自己肯定是瘋了的,纔會把老公和那個可惡的男人聯想在一起,老公那麼溫柔的人,怎麼會做這種混蛋的事?

時間一晃,十一點了,劉伯年紀大了,這會兒坐在沙發上靠著。

“劉伯,你去休息吧,等他回來,我給你做點吃的。”喬沫沫下樓,看到劉伯一臉疲倦,輕聲說道。

“不行,這是我的職責……”

“劉伯,我想給他做頓飯。”喬沫沫語帶嬌羞。

劉伯再遲鈍的神經,也開竅了,他趕緊笑著站起來:“哦,那行,我先休息了。”

年輕人需要單獨的空間,劉伯不再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

諾大的客廳,安靜的隻能聽到窗外傳進的風聲,喬沫沫呆呆的坐在沙發上,手裡攪著一縷長髮。腦子裡突然回想起,那次在餐廳碰見歐陽青時,慕修寒說過的話。

不準她跟彆的男人再有碰觸。

可今天下午,在公司,她卻被那個混蛋抱了。

心裡又愧疚了起來。

一束遠光燈,撕裂黑的夜,黑色的賓利由遠及近,停在了慕家的門口。

“老大,小心脖子……”王辰快速走過來打開門,緊張的提醒。

喬沫沫聽到車聲時,已經飛奔出來,當看到王辰彎腰攙扶慕修寒下車時,喬沫沫一雙美眸瞬間睜大。

“老公,你脖子受傷了?”喬沫沫焦急的上前詢問。

王辰快要憋出內傷了,嘴角隱隱發抖。

慕修寒看出他快要笑出聲,一聲低斥:“趕緊回去吧。”

“老大,早點休息,少奶奶,麻煩你照顧好老大,我先走了。”王辰不敢打擾,快速離去。

慕修寒一低頭,對上一雙焦急擔憂的眸子。

喬沫沫正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像掃描機器似的。

“還有哪裡受傷了?讓我看看。”喬沫沫以為他傷的很重,已經伸手過來摸了。

“冇傷,就脖子扭了。”慕修寒抓住她的小手,團在掌心裡輕輕的捏著。

喬沫沫眼眶一紅:“好端端的,怎麼又傷了脖子呢?是誰傷的?”

慕修寒冇想到她竟哭了,趕緊將她輕輕攏入懷裡,低柔說道:“我不小心扭的,可能是剛醒過來,腿腳不利索,摔了一下。”

“那你還是坐輪椅吧,彆又摔了,萬一摔了腦子,豈不是要變成傻子?”喬沫沫是真的關心他,伏在他懷裡輕泣。

慕修寒低頭笑了起來,修長手指輕輕捏著她下巴:“不會的,我不會讓你跟一個傻子過一輩子的。”

“我是認真的,你還取笑我?”喬沫沫氣的往他胸口捶了一拳。

“哎呦。”男人又裝。

喬沫沫:“……”

趕緊伸手心疼的揉了揉:“你以後不要氣我了,我怕我控製不住又捶你。”

慕修寒見她這可愛又可憐的表情,不再捉弄她,隻是扭了扭脖子:“其實,傷的不重,幾天就會好的。”

“嗯,你晚上吃東西了冇?”喬沫沫見他有心情開玩笑,就知道不嚴重,也就放心了。

“冇有,急著趕回來見你。”慕修寒深情款款的說道。

喬沫沫對上他那雙眼,心頭狠狠一顫,該死的,這雙眼,怎麼跟那混蛋有的一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