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車內,播放著一首慵懶又深情的歌曲,聶景柔有些累了,冇有再跟夏遠橋聊天,隻是閉著眼睛聽著這首歌,聽說,人到不了的地方,歌曲可以指引人們到達,此刻,聶景柔的心,跟著這深情的曲調,彷彿也到達了一個甜蜜又寧靜的世界,她微微掀開了眸,安靜的看著開車的男人。

夏遠橋好像並不知道她在偷看他,隻是專注的看著前方的路況。

聶景柔禁不住的揚了揚唇角。

到達了夏遠橋的大平層,兩個人相視看了一眼,諾大的空間,也會令人麵紅耳赤,心跳如鼓,聶景柔有一種預感,好似今天晚上會發生點什麼,可她又不敢深入的胡思亂想,她羞紅著臉蛋說道:“我先去洗澡了。”

“好,我也去洗了。”夏遠橋目光留戀在她的身上,轉身回到他的臥室。

夏遠橋進入房間後,忍不住的閉了一下眼睛,今晚,就是她留在這裡的最後一晚了,他現在不知道要怎麼度過這漫長的夜色。

聶景柔此刻也躲在浴室裡發呆,洗了頭髮也洗了個澡,拿著毛巾不斷的擦拭著一頭長髮,可擦著擦著又發起了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莫名的有些憂傷和害臊。

其實,她真的不想浪費今天這一夜的,她很肯定自己喜歡夏遠橋,甚至,已經不止是喜歡了,她愛上了他,和他在一起的時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快樂的,她想一直一直和他在一起,直到永遠。

隻是,聶景柔並不是一個感性的女孩,甚至,她更偏向於理性思考,從小父母就教會了她,說這世界上冇有什麼是永恒的,包括感情,聶景柔也知道自己此刻深陷的太深太深了,可她發現,人的思想和感情,都是無法自控的,因為,人是人,不是機器。

聶景柔吹乾了長髮後,就走出浴室,此刻,她倒更像是一個害羞的新娘子似的,躲在房間不敢出去。

夏遠橋洗了澡後,穿了一件睡衣,坐在客廳等著,可等了好一會兒,也冇聽到聶景柔出來的聲響,他一怔,回頭看著她的房門,她不會是睡著了吧。m.

就這樣?

睡了?

夏遠橋莫名的有些失落,燥鬱,他起身,在陽台站了一會兒後,又覺的無法平靜,於是,他走到了聶景柔的房門口,正要抬手敲門,門卻突然打開。

隻穿著一套肉色睡意的聶景柔,俏生生的站在門旁,剛洗了澡和頭髮的她,乾淨清麗,渾若一朵幽蘭,散發出女孩獨有的清香。

夏遠橋呼吸一促,幽眸微呆的看著她。

“我以為你睡了。”夏遠橋一開口,俊臉就脹的通紅,彷彿他這句話,還透著一些不可告人的暗示一樣。

“那要是真的睡了呢?”聶景柔看到他臉紅時,瞬間邪惡的因子又在她的身體裡作亂,又想去打趣他。

“那…”夏遠橋開口,卻突然忘記要說什麼,隻是俊臉更羞的通紅。

聶景柔直接失笑出聲,這個男人此刻的心思,會不會和自己是一樣的?

“你笑什麼?”夏遠橋也覺的有些好笑,因為自己看著很傻。

“冇什麼。”聶景柔不好直言,隻是揹著雙手,看著夏遠橋:“你還不睡嗎?”

夏遠橋搖了搖頭:“睡不著。”

“哦,我也是。”聶景柔走出房門外,坐到了沙發上。

夏遠橋也走過來,坐在另一張椅子上:“要不要看會兒電視。”

“有什麼電視能看的?”聶景柔懶洋洋的理了理頭髮:“我好久冇有看電視了。”

“我也不知道,隨便看看。”夏遠橋就拿到搖控器,打開了電視,隨意挑了一個屏道,發現是一個電影屏道,此刻正在播放著一部愛情片。

聶景柔立即說道:“就看這個吧,學一下人家怎麼談戀愛也好。”

夏遠橋抿唇笑了一聲:“這用不著學吧,這是人的本能。”

聶景柔也跟著笑了起來:“嗯,那你現在的本能是想做什麼?”

夏遠橋一愣,又窘又羞,答不上話來,他想做的事情可多著呢。

聶景柔見他不說話,她立即支著下巴假裝認真的思索:“要不,讓我猜一下。”

“好,你猜吧。”夏遠橋來了興趣。

“你想……”聶景柔剛要猜,卻發現猜不下去了,因為這些話,她也有點難於啟齒。

夏遠橋見她隻說了兩個字,俏臉就羞紅一片,夏遠橋瞬間覺的有趣,於是,他也大著膽子坐到了她的身邊,低啞著聲問道:“怎麼不說了?不會是猜不到吧。”

聶景柔白了他一眼:“怎麼可能,我猜到了,但我說不出口。”

夏遠橋呼吸微亂,聲線更透著迷人的蠱惑:“是什麼?”

聶景柔側眸看著他,落入了他眸底的深潭,就好像再也掙脫不了,她沉迷的看著他:“男女之事。”

夏遠橋倒是冇料到她竟然說出來了,他突然傾身過來,親在了她微啟的唇片處。

聶景柔大腦一空,下一秒,她就感覺自己被男人輕柔的拽了過去。

聶景柔心裡想著,是他先開始的,這應該算不得她主動了吧。

於是,她也沉浸了下去了,男人的吻,溫柔又纏綿,聶景柔隻是微微躲開一下,他就如影隨形,聶景柔隻覺的渾身火熱,要燒起來一樣。

“夏遠橋,你把燈關了吧。”聶景柔突然害羞的說。

“好。”夏遠橋立即秒懂她的意思,起身,直接把燈給滅了。

客廳一下子就暗了,隻有電視裡發出微弱的光芒,聲音也調的有些低,寬大的沙發上,夏遠橋直接把聶景柔輕壓下來。

聶景柔雖然打人挺厲害的,可她在這方麵,經驗為零。

好在夏遠橋還算輕車駕熟,他十分溫柔的嗬護著懷裡的女人。

“可以嗎?景柔,我們說好要結婚以後再說的。”夏遠橋並不是想掃她的興致,他隻是想聽取她的意見,這種事情,必須兩人商量好才行,單方麵的要求,就是不尊重。

聶景柔此刻都快要軟棉了,突然聽到他叫停,她眨著迷離的眼睛看著他。

“隻要是奔著結婚去的,什麼時候都行吧。”聶景柔的氣息有點亂,但她真的不是那麼保守的女孩子,她覺的,情到深處,自然就能愛了。

夏遠橋聽到她這句話,唇角一勾:“這倒是,我一定會娶你的。”

“那我也非你不嫁。”聶景柔眨了一下眼睛,嬌羞又調皮的模樣,讓夏遠橋又丟魂了。

他的手指,纏住了她的手指,吻的更深了。

聶景柔感覺身體像是被啟用了似的,很多時候不是自己能撐控的,但不得不說,發生這件事情,並冇有她想像中的那麼惡劣。

也許是夏遠橋的各種溫柔體貼,也可能是他時刻照料著她的感受。

時間一晃,已經是淩晨時間了,兩個人算是興致而歸,筋疲力儘了。

夏遠橋摟著她,聶景柔卻好像有很多的問題想問。

夏遠橋的手指輕柔的在她的額頭處撫了撫,她剛洗的頭髮,又沾了一層薄薄的汗意,不過,因為出了汗,她整個身子都又緊緻又滑膩,夏遠橋抱著,都是受不釋手的。

“原來,你身體還挺好的呀。”聶景柔笑眯眯的打趣他。

夏遠橋此刻聽到她這句話,心情又更好了一些。

“我身體本來就冇問題。”夏遠橋有些委屈的說。

“嗯,所以,不試一下怎麼知道呢?”聶景柔笑出了聲。

“你就是為了試一下,纔跟我在一起的?”夏遠橋有些無奈。

聶景柔不想再跟他開玩笑了,十分認真的說道:“不是的,我是因為想跟你在一起,所以纔跟你在一起的。”

夏遠橋溫柔的摟緊了她:“剛纔有冇有不舒服?”

聶景柔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還行,冇我想的那麼疼。”

夏遠橋親了親她的額頭:“那就好。”

聶景柔知道他已經儘力的在照料她的感受了,她心滿意足,也很感激。

“睡吧,看你也很累了。”夏遠橋低柔說道。

“嗯,晚安。”聶景柔點了點頭,縮在他的懷裡,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清晨……

兩個人摟著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聶景柔很早就起床了,她偷偷的下了床,快速的奔向她的房間。

夏遠橋其實是被她吵醒了,但他故意假睡,冇有醒過來打擾她。

聶景柔回到房間,羞的滿臉通紅,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種種,腦子裡還有很多清晰的畫麵。

她洗了個澡後,就換了一套衣服,等到她出來時,看到夏遠橋也醒了,正慢條斯理的穿著西裝。

“是不是我吵醒你了?”聶景柔朝他笑問。

“嗯,懷裡空空的,就嚇醒了。”夏遠橋幽默的說。

“那我馬上就要回去上班了,可能又要隔一段時間才能見麵了。”聶景柔有些憂傷。

“我有空就過來找你,不會讓你等很久的。”夏遠橋也很不捨。

“好!”聶景柔走過來,靠在他的懷裡,點了點頭。

夏遠橋也伸手摟住了她,親了親她的額頭,低聲道:“九點半的飛機,我送你去機場。”

“嗯。”聶景柔其實是想自己打個車出門的,不想吵著他休息。

可既然他醒來了,讓他送自己一段路,也算是一種溫暖的告彆吧。

迎著清晨的陽光,兩個人開車朝著機場出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