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呼吸間,儘是男人身上的清冷香氣,她大腦微蒙了片刻,忐忑的內心好像也有了決定,變的安穩。

“陸司霆,你真的不怪我把你母親送進監獄嗎?”何琳其實一直都很擔心這件事情的,因為,這顯的她不夠寬容大度。

陸司霆一僵,垂眸看著伏在他懷裡的女人,他則是自嘲:“是我親手送她進去的,不是你,我對你隻有愧疚和遺撼。”

何琳身子微顫了起來,她的臉在他的懷裡蹭了蹭:“是,你做了一個男朋友該做的事,按理說,我不該再生你的氣了……”

“那你這是不生氣了?”陸司霆打斷了她的話。

何琳抬眸看著他,四目相觸,她眸底的光澤,迷漫著一層的水霧。

“我怎麼可能生你的氣?一直以來,我都是在生自己的氣。”何琳淒然自嘲。

“好了,彆氣了,氣壞了身體可不值。”陸事霆又擁緊了她一些,薄唇親在她的額頭處:“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隻有一件,那就是好好的相愛,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至於我媽,放心吧,以她那種性格,在哪裡都不會吃虧的,我可能會關照一下她,讓她在裡麵過的好一點,琳琳,你會不會生氣?”

何琳搖頭:“不會,反正她去了她該去的地方,以後我也眼不見心不煩了。”

“真的嗎?你已經夠大度了,如果換作是我,有人這樣傷害過我,我一定睚眥必報,絕不放過。”陸司霆低柔的歎了一聲。

何琳點了點頭:“我相信你是這樣的人,我也正準備做這樣的人,因為像你這樣恩怨分明的,一般都過的令自己舒心,反而那些自以為善良寬容的,卻承受著怨氣,無法發泄。”一秒記住

陸司霆有些無語的看著她:“你直接把自私兩個字按我頭上吧。”

何琳白了他一眼:“自私冇什麼不好啊,在不傷害彆人的同時,自私就是為了讓自己過的好一些。”

“好吧,你話多,你有理,我不跟你爭。“陸司霆溫柔又寵溺的笑起來,摸了摸她的頭髮:“你剪短了頭髮,也挺好看的,更有女人味了。”

“那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要剪斷頭髮。”何琳從他的懷裡往後退了兩步,一雙眸子含笑看著他:“因為我想把你給忘了。”

陸司霆見她後退,他則是步步的緊逼了過來,眼神卻是格外溫和:“那你從這一刻開始,繼續為我蓄長頭髮,我娶你為妻可好。”

何琳停下腳步,呆呆的看著他。

陸司霆變了,他真的變了,變成了她喜歡的樣子。

“陸司霆,你真是自找苦吃。”何琳不由的嘲諷他:“以前我瘋狂愛你的時候,你哪怕迴應我一次,我們也不需要繞這麼遠的路,經曆這麼多的挫折又走到一起。”

陸司霆愕然,隨既低歎道:“如果冇有經曆過失去,又怎麼知道什麼才叫珍貴?以前我不懂事,以後不會了,因為命運教會了我,要如何的去愛你,也讓我懂得,什麼纔是最重要的。”

何琳眼淚迷漫在眼角處,她微側了一下臉,淚水就滑下了她的臉龐,止也止不住。

“我現在真的成為了你重要的人嗎?”何琳不敢置信,又欣喜難安。

陸司霆堅定的點頭:“當然,無人可替,獨一無二的存在。”

“你怎麼變的這麼會說情話了?你以前不是喜歡惜字如金嗎?我聽過最多的就是滾開。”何琳抿著唇,微笑著,淚水卻還在流趟。

“如果這是我以前的口頭蟬,以後,就給你用了,你要是不喜歡我,就直接讓我滾開吧,我也該償償,你當場的絕望。”陸司霆此刻想穿越回過去,把那個自以為是的自己狠狠的扇兩巴掌,讓你得瑟。

“不,我不會對你說這兩個字,因為我……我捨不得。”何琳說完後,又撲進了他的懷抱,她搖著頭喃喃,淚水芬飛:“不管過去還是現在,你始終是我心裡唯一喜歡的人,陸司霆,謝謝你還願意繼續愛著我,謝謝你要給我一個家。”

陸司霆呆了呆,隨即,眼角也濕了一片,低頭將她抱的緊了又緊。

“媽媽,他們怎麼啦,為什麼都哭啦?有人欺負……唔唔。”

旁邊路過一個小男孩指著這兩個抱緊的男女問她的母親。

她的母親不懂兒子說完,就禮貌的捂住了兒子的小嘴。

“不要亂說,人家可能是夫妻。”小傢夥的母親也是識趣的,趕緊把兒子帶離了。

何琳等那對母子走遠了,這才快速的從男人懷裡掙開,隨後,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陸司霆怔了一下,隨既失笑出聲,何琳這是害羞了嗎

陸司霆心情大好,打開車門也坐了進來,就看到何琳拿著一張紙,對摺了一下,把自己的眼睛遮住了,倚坐在椅子上。

陸司霆有趣的伸手要去拿掉她臉上的紙巾,卻被何琳一把推開:“彆動,我眼眶都腫的不行了。”

“腫了也好看啊。”陸司霆笑著說。

“不好看。”何琳堅決不讓他拿下。

陸司霆隻好由著她:“好吧,那我們回家了。”

“嗯。”何琳的聲音輕輕的應了一聲。

這一聲就好像石頭落在了陸司霆的心底,壓住了他那慌亂的心房,變的安穩了。

雲天集團頂層,莊園的會議室內,安靜無聲。

“九號晶片在國外被人公然的擺放到了地下拍賣場,以十八億的價格進行首輪拍賣,多家企業暗中派人過去參加拍賣,這件事情,已經對我公司造成非常不良的影響了,慕總,我們也該有所行動了,不能讓這件事情繼續發展。”投影儀麵前,一名高層焦急的看向首座的年輕男人,期待著他的回覆。

“這件事情,我一直在關注,已經找回丟失中的三個晶片,可隻要還有遺漏,就會對公司造成巨大的損失,這一次,我決定親自出國一趟,既然他們敢拿到地下拍賣場交易,不過就是錢的事情,大家不要著急,更不要惶恐,我知道你們研究九號晶片不易,這就像是你們的孩子,孩子丟了,你們著急,我作為雲天的老闆,一定不會讓你們的心血白付的。”今天參會的全是負責各大晶片研發的工程師和負責人,他們此刻的心焦狀態,比慕修寒還重。

“慕總,當年有人花數百萬的重金挖我出國,我也冇同意,隻是因為知道你是一個能給我們帶來平台和希望的老闆,你注重培養我們,所以,我們自然也是相信你的。”總設計師頭髮花白的點了點頭。

會議結束後,王辰跟在慕修寒的身後,急步進入了總裁辦公室。

“慕總,你真的要出國嗎?”王辰擔心的問。

慕修寒點了點頭:“是的,這件事情,已經讓公司的人對我產生了懷疑,信任危機一旦有了開始,就害怕會爆發,所以,我必須親自出麵解決這件事情,我相信這件事是維克思的大兒子在背後搞鬼,他派了他妹妹過來跟我談合作,如果我拿住了維克思的命脈,相信他們也不敢再搞鬼了。”

“慕總,你的意思是……”

“維克思目前看似是家族企業,但維克思的長子纔是關健人物,他的妹妹勞拉就算被我拿來當人質,也威脅不了他們的根係,有可能,我還為此擔上罪名,所以,我們必須直奔他們的主要人物過去。”慕修寒已經想出一個辦法了,而這個辦法,需要他親自去完成。

“那我跟你一起去,乾這種事情,我拿手。”王辰立即說道。

“好啊,那我們親自去把這件事情解決好,排除這場信任危機。”慕修寒看著自己得意的心腹,心裡多了一抹安慰。

“那你要跟少奶奶說一聲嗎?”王辰問道。

“當然,我這就跟她打個電話。”慕修寒點了點頭。

王辰也笑了笑:“那我下樓找飄飄也聊聊。”

王辰離開後,慕修寒就撥打了夏沫沫的電話。

夏沫沫最近一直在忙著籌建她的設計公司,招兵賣馬,目前公司已經有初型了。

夏沫沫正在看公司的裝修圖紙,接到慕修寒的電話,她眸色一喜。

“沫沫,我下午要出國一趟,跟你說一聲。”慕修寒溫柔的聲音傳來。

“是為了工作的事情嗎?”夏沫沫低聲問道。

“嗯,是為瞭解決晶片的事情,國外有人在地下交易,我和王辰一起去看看情況。”慕修寒如實說道。

“地下交易?”夏沫沫擰著眉兒:“那會不會很危險?”

“不會的,我們會小心行事。”慕修寒安慰她。

“為什麼要你親自去?你不可以派人過去嗎?”夏沫沫還是很擔心。

“這件事情算是因我而起吧,維克思一家人因為對我有恨意,所以才製造這次事件,而且,相對彆人,我對維克思一家人更瞭解,也更有勝算。”慕修寒當然也不想親自出馬,可這件事情,與他脫不了關係。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夏沫沫擔憂的問。

“這個目前還說不準,不過,我每天都會向你報平安的,你和小寶在家等我,用不了多久的時間。”慕修寒溫柔的安撫著嬌妻。

“好,那你萬事小心,小寶我會照顧好,你不要擔心。”夏沫沫當然是支援老公的事業發展了,既然他要親自出麵,那肯定有他的考量,她也不會左右他的決策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