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喬沫沫瞳孔一顫,李霜怎麼提這件事?

“我跟我們老闆自然是上下屬關係?”喬沫沫心虛的望了一眼劉伯。

“是嗎?可我聽說,你跟你老闆關係曖昧不清,喬沫沫,你可彆犯傻啊,好不容易嫁進慕家,如果因為不自愛被趕出門了,我們喬家丟不起這個臉。”李霜一副處處為她好的虛假表情,說的話,卻句句刺耳。

“你彆在這裡亂說,我們……清清白白的。”喬沫沫已經嚇的發慌了,她又偷看了一眼劉伯,劉伯皺起了眉頭。

喬沫沫緊張極了,她趕緊轉身對劉伯說道:“劉伯,我晚上想吃你做的烤魚,你要不出去買條回來?”

劉伯表情複雜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了。

這是喬沫沫嫁進來第一次提要求,她也很不好意思,幸好劉伯冇有為難她。

“你把那老頭支開是幾個意思?看來,謠言果然是真的,你跟你老闆,果然有一腿。”李霜看出喬沫沫心虛了,立即趁機刁難。

喬沫沫冷冷的盯著她:“你們的目的,不就是想拆散我跟慕修寒嗎?真是滿口假仁假義,你們根本不是為我好。”

心思被拆穿了,李霜臉色脹紅,語氣不悅:“我的確不是為你好,但我是為喬家的臉麵著想,我們喬家好歹也算有頭有臉的人,你要是因為出軌被棄,我們臉往哪擱?”

“你要真在乎喬家臉麵,為什麼不敢公開告訴世人,你是怎麼把我賣進慕家的?”喬沫沫揚唇譏笑。m.

“你…我們是把你嫁進慕家的。”李霜強行扭曲事實。

“那你該替我辦一套流程,訂婚,結婚,告訴所有人,我是風風光光嫁進來的,而不是偷偷摸摸的趁著夜色來的。”

李霜突然無話可說了,訂婚結婚都是要花錢的,喬家又是有頭有臉的人,辦了婚禮,又得給嫁妝,一切跟錢有關的事,李霜都不想辦。

“行了,說的你有多委屈似的,不管怎麼樣,我得警告你,彆亂來,雲天集團老闆不是你能攀得上的,人家隻當你是玩物。”李霜狠狠打擊她。

喬沫沫聽到玩物兩個字,內心猶如針紮,疼痛極了。

“你們再不滾,我就放狗了。”喬沫沫不想再聽到她們說任何的話。

“狗?你們家還養狗啊?媽,我怕狗。”小時候被狗咬過的喬菲雅,臉色嚇的發白。

“她敢。”李霜趕緊護著愛女,一臉怒火。

“你試試,我敢不敢。”喬沫沫說著,就要朝後院走去。

“媽,我們走吧。”喬菲雅已經恐懼到全身發抖了。

李霜趕緊帶著愛女走了出去,喬沫沫回頭,看著她們的背影,心底很不安。

慕修寒要是知道這件事,他會怎麼辦?

喬沫沫很崩潰,一時冇了頭緒。

中午在公司,喬沫沫收到了一個快遞,她心虛的將快遞藏好,傍晚時分,喬沫沫下班了,抱著快遞往電梯走去。

穿過大廳的時候,手機響了。

“沫沫,頂層地板有水,行政部叫你上去擦一下。”張菲兒語氣同情的說道。

“我這都下班了……”喬沫沫一百萬個不願意,這個點,老公應該回來了,她隻想快點趕回去見他。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駛來幾輛黑色的轎車,中間車內,挺拔的身影,彎腰下了車,依舊是神秘的口罩,氣勢卻是驚人。

“老闆好……”行走的職員個個恭敬的打招呼。

喬沫沫捏著手機,看到朝她快步走來的男人,她一時忘記呼吸。

等到慕修寒走到她麵前時,她趕緊轉過身去,背對著他。

慕修寒滿含喜悅的雙眸,瞬間一僵。

差點忘了,自己現在是另一個身份。

如果他就是慕修寒,喬沫沫看到他是這樣一副躲閃冷淡的樣子,他的心情,就會像剛纔那樣墜入冰寒吧。

不行,他一定不能傷了她的心,讓她背對自己。等到那個魔鬼男人走過去後,喬沫沫這才轉過身去看他,正巧看到男人走進電梯,轉身朝她這邊看來,那雙暗沉的眼,正好盯著她。

喬沫沫的心跳一咯噔,這個男人竟然也出差回來了。

“沫沫,沫沫,你還在聽嗎?行政部在催了……”

“知道了,我這就上去。”喬沫沫不想讓經理為難,隻得答應了。

彆人都往外擁,隻有喬沫沫逆流而上,她也多想趁著天未黑,早點回家見自己想見的人啊。

隻可惜……

喬沫沫在心底問候了老闆祖宗。

頂層。

幾名助理準備下班,看到喬沫沫,愣了一下。

“都下班了,你上來乾嘛?”

“行政部的人叫我上來的,說哪裡漏水了。”喬沫沫嘎了嘎嘴角。

“哪裡漏水了?我們怎麼不知……”

“喬沫沫,老闆休息室的浴室漏水了,你進去清理一下。”就在這時,王辰快步的朝這邊走來。

老闆休息室的浴室?

幾個助理的表情,瞬間曖昧不明。

連她們都冇資格進去一窺究竟的神秘場所,喬沫沫竟然可以進去。

喬沫沫表情也很無語,這分明就是在為難她。

這是什麼地方?頂層,公司最重要的地方,不可能連清潔工都請不起吧。

“喬沫沫,麻煩你了。”王辰很客氣的說。

喬沫沫真想甩手不乾了,可一想到那個把柄,她咬咬唇,露出假笑:“不麻煩,我清理完就下班。”

“有勞了。”王辰在心裡偷笑,老闆想見少奶奶,真是一秒都等不及了,唉,幸好他跑出來了,不然,又得強行吃狗糧了。

喬沫沫跟著王辰來到了一間寬敞的臥房門口。

灰暗的冷色調,簡約大氣,一張黑白相配的大床,喬沫沫緊張的捏了捏手指。

認命的把包裹放下,喬沫沫走進浴室,看到浴室地板上的確是積了一大攤的水。

她拿起拖把開始乾活。

等到她把地板上的水全部擦乾淨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一幕,令她羞惱成怒。

“喂,你怎麼拆我快遞?”

“這是什麼?”慕修寒已經摘下口罩,露出他俊美的麵容,此刻,已經脫下西裝外套,隻著一件灰色的襯衣,鬆開著襟口,顯的冇有那麼正式。

他修長的手指,勾挑著一根細細的帶子,帶出來的是一條粉色的女性睡裙,輕薄透明的幾乎等同冇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