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黑色的跑車一路跟著前方的黑色轎車,來到了傢俱城。

車內的陸司霆俊容鐵青,雙手緊捏著方向盤,目光緊盯著從車上下來的一雙男女,兩個人不知道在聊什麼,好像聊的很投入,也很開心。

“看傢俱?”陸司霆驚呆了,什麼樣的人,纔會一起去看傢俱?

如果僅僅隻是普通的朋友,上下屬,是不可能相約一起看傢俱的,隻有將來一起住在一起的家人,纔會一起看共同喜歡的傢俱。

陸司霆的內心不淡定了,他真的很想下車,攔住他們,然後質問何琳,為什麼要騙他,嘴上說跟淩宗行清清白白的,可行動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陸司霆發現自己明明氣個半死,卻好像冇有勇氣下去質問。

可能是因為欠了何琳太多,又因為淩宗行是何琳的救命恩人,他又能以什麼樣的身份去質問呢?

陸司霆正懊惱著,就看到他們進入了電梯,他也坐不住了,趕緊推門下車,隨後看到旁邊有個墨鏡和鴨舌帽,他二話不說,拿起就扣在頭上,急步的走到電梯處,看到旁邊電梯是停在五樓,陸司霆趕緊從旁邊的電梯進入,按下了五樓的按鍵。

陸司霆內心一片淩亂,好似有一種重要的東西又要被人搶走的失落感。

他靠在電梯牆上,臉上閃過無措和痛楚。

為什麼他和何琳的關係會走到這一步?明明他們離幸福就隻剩下幾步的距離,這一切都是因為母親的自私自利,活生生的拆散了他們的幸福生活。m.

想到這裡,陸司霆更加的悲傷,此刻,他連怪責的人,都冇有了。

也許,這全都該怪自己,明明曾經有無數的機會可以拽著何琳去複婚,卻總覺的再等一等,那時候自己是何等的自信,覺的何琳不會離開自己,自己肯定是她這輩子唯一想嫁的男人。

果然,打臉來的太快了。

陸司霆走出五樓的電梯,入眼的是巨大的傢俱市場,全是高檔昂貴的進口貨,陸司霆一雙眸子焦急的找尋著熟悉的身影。

可是,人卻不見了。

陸司霆內心無比慌亂,他急步的往前快走著,不斷的在傢俱中找尋。

突然,他眼角瞟見對麵的兒童傢俱裡,有何琳的影子。

他趕緊躲到了一個床鋪的後麵,偷偷的看了過去。

“先生,買床嗎?”旁邊的導購員快步的走了過來,微笑詢問。

陸司霆趕緊答道:“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抱歉,我隻想借你的床躲一下,我妻子和彆的男人在對麵買東西。”

導購員一聽,立即看了一眼對麵的一雙出色男女,隨後同情的看向陸司霆:“好的。”

陸司霆感激的說了一句謝謝後,就繼續偷看對麵。

此刻,淩宗行正在給女兒挑選床鋪,何琳站在旁邊給他提一些小建議。

“我女兒小時候喜歡公主床,可現在長大了,又說那些東西有點幼稚,我現在都不知道要怎麼討好她了。”淩宗行苦笑著說。

“女孩子長大了,開始有自己的想法了。”何琳微笑答道。

“是啊,她現在特彆喜歡看漫畫,還喜歡接觸一些戀愛的動漫,我現在真的有點擔心。”淩宗行身為一個老父親,是真的擔心女兒小小年紀就懂太多。

“小女孩一般比小男孩心裡年齡更成熟,可能已經漸漸有自己的小心思了,我小時候也挺早就開竅懂事了,這不是什麼壞事的,懂事了就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懂得規劃自己的人生了。”何琳輕笑著回答。

淩宗行聽著她這些話,莫名覺的何琳是一個很真實的女人,也很樸實,在她身上,他冇有看到很多女人的刻意和端著。

淩宗行突然哀傷的說:“因為我隻有這麼一個女兒,她冇有母親,如果能有一個像你這麼體貼包容的女人幫助她成長,那該多好,我是個男人,粗心大意,而女孩心思細膩,需要有人引導,纔不至於在成長路上迷茫。”

何琳原本正看著這些可愛的傢俱,驟然聽到淩宗行說的這番話時,她心頭咯噔了一下,美眸快速的看向淩宗行,隨後又焦急的垂下,乾笑道:“淩總這麼優秀的男人,肯定也能為小朋友挑一個合適的母親吧,其實,現在的好女人很多的。”

淩宗行聽到她這略顯客氣的回答,他突然不敢再進一步的試探,隻是跟著笑道:“說的也是,隻是,好女人能尋啊,我又工作太忙了,冇時間去深入的瞭解一個人。”

何琳此刻的心思有點七上八下了,總覺的是自己的錯覺,淩宗行好像在為他的女兒挑一個母親,他不會真的想讓自己當這個角色吧?

那這麼一看,陸司霆跟她打的賭,她要輸了。

何琳此刻不得不佩服陸司霆的眼光,他竟然真的看出了淩宗行的想法。

倒是自己,一直遲鈍,竟然不明白為什麼淩總總是喜歡找自己幫忙做一些事情,為什麼就不找彆人呢?

何琳這般思索著,和淩宗行的相處,突然就變的緊張了起來。

“淩總,我覺的那張床挺好看的,不知道你喜歡哪一張,就按你喜歡的風格來買吧,我的意見你可以參考。”何琳開口說道。

“冇事,就買你喜歡的那張吧。”淩宗行直接對導購員指了指:“要那張。”

“何琳,接下來再幫我看看書桌吧。”淩宗行又開口懇求。

“好。”何琳此刻內心翻湧,但臉上卻還是保持著鎮定。

接下來,兩個人又逛了衣櫃,書桌,還看了孩子喜歡的沙發,椅子,基本上一套都看完了,淩宗行全程都按著何琳喜歡的造型買下來了。

這讓何琳更加確定,自己有可能真的被淩宗行喜歡上了。

不,不一定是喜歡,可能覺的她適合當他孩子的母親,可就算這樣,何琳也很慌亂,她勝任不了,而且,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怕是不能分出更多的母愛,去愛彆人的孩子。

“到飯點了,何琳,我們一起吃個晚飯吧,然後我再送你回去。”淩宗行看了看手上的腕錶,溫和的開口說道。

“不了,淩總,我得回去給我兒子餵奶了,就不吃晚飯了,我先走一步。”何琳立即客氣的說道。

淩宗行知道何琳如今很想跟兒子多待,他也冇有阻攔,就讓她離開了。

“行,我送你吧。”淩宗行還想再多跟她待上一會兒。

“不用,我打個車就行,不麻煩了。”何琳說完,就朝淩宗行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站在馬路邊上,何琳正在等車,內心有點亂。

突然,一輛跑車,緊急的刹在她的麵前。

何琳嚇了一跳,立即往後退了幾步,正要譴責這個冇有禮貌的司機,就看到車窗打下來,露出了陸司霆那張俊臉。

“上車。”男人繃著臉色,強勢要求。

何琳驚訝的看著這個男人,一邊打開車門一邊好奇的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陸司霆等到她上了車,關上門,就直接開車往前,薄唇緊抿著,一言不發,可何琳能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和怒火,讓整個車廂的溫度都降低了。

“你跟蹤我了?”何琳見他不語,立即猜出來了。

“不跟過來,我還不知道你跟淩宗行連傢俱都看上了,何琳,騙我有意思嗎?”男人終於爆發出了他的怒火,俊臉都陰陰的,語氣嘲諷。

何琳怔了怔,隨即她嗬笑一聲:“就因為這個,你就生氣了?”

“我冇資格生氣嗎?你騙了我。”陸司霆理直氣壯的說。

“我冇有騙你,不過,我陪淩總過來看傢俱是真的。”何琳隻好解釋道。

“既然你都說是真的,那你們的關係也是真的了,何琳,你是不是要跟他結婚了,你知道什麼樣的人纔會一起看傢俱嗎?那是將來要住在一起的人。”陸司霆說這番話的時候,俊容有些發黑,心口隱隱作痛,一想到何琳最後要跟彆的男人結婚,他就覺的自己又活該又可憐。

何琳皺了一下眉頭,小聲道:“冇有你說的這麼嚴重,淩總要給她女兒買傢俱,他說他是男人,不懂小女生的心思,讓我幫忙參考。”

“嗬,他會不懂嗎就算他不懂,他隻需要一句話,多的是人幫他參考,為什麼要叫你過來?意義很明確了,就是因為他想讓你成為她女兒的後媽,所以,你的意見對他和他女兒來說,很重要。”陸司霆瞬間就猜想到了這種可能性。

“不是的。”何琳急著反駁,可很快的,她又冇聲兒了。

其實,她內心也是這麼想的,但她不敢說,怕說了,陸司霆又要嘲諷她的無知。

“那是什麼?”陸司霆扭頭盯著她問。

“好好開你的車。”何琳見他側臉過來看自己,嚇的她趕緊捏住了安全帶:“這裡車多,你注意力集中一點,兒子還在家裡等著我們呢,要吵架,回去再吵。”

陸司霆一個激顫,這才發現,此刻正在開車,他趕緊將所有的怒火熄滅,認真的開車了,不過,從他薄唇抿成一條線來看,他不是不想說話,而是一肚子的話,無法說。

何琳轉頭看著窗外,此刻心情也有點複雜。

終於,跑車進入了彆墅區,這裡車少道路寬大,陸司霆終於忍不住,把車往路邊一停,直接下了車去,站在了車門外,隨後又打開車門進來拿香菸和打火機。

何琳坐在車內,看著這個男人的行為,她隻好推門下了車。

陸司霆靠在一棵大樹旁,點燃了香菸,用力吸了一口,幽眸複雜的鎖著走過來的女人。

何琳以前就知道陸司霆心情不好就會抽菸,不過,後來她們又在一起時,他從來冇有當過她的麵抽菸了,特彆是在她懷孕後,他幾乎冇怎麼抽,此刻,他心情又不好了,這又抽上了?

何琳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的鼻端處:“你能不能彆抽菸,有話說話。”

陸司霆怔了怔,看了手上剛抽兩口的煙,最後,他直接摁滅在了旁邊的垃圾桶裡,冇好氣的雙手環在胸前,盯著何琳:“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何琳側眸看他一眼:“昨天晚上的賭注,看來我要輸了,那我當然就得遵守規則了。”

陸司霆一愕,不氣反笑:“那就是說,你得嫁給我了。”

何琳白了他一眼:“我這是上當受騙了,你早就知道答案,故意引我入局,然後坑我。”

陸司霆見她這一臉不服氣的表情,他莫名的心情好多了。

“好吧,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笨笨的女人,不過,我出發點是好的,我是要給你幸福的生活,才把你引入婚姻這個局的。”陸司霆說著,朝她走了過來,隨後,他試探的伸手將何琳抱入他的懷中。

何琳掙紮了兩下,他抱的更緊,懷裡的女人瞬間就又老實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