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愣了一秒,仔細想了一下陸司霆這句話的意思,隨後,她極輕的笑了一聲:“我不是失去過你一次嗎?”

陸司霆有些蒙:“我一直活的好好的吧。”

“離婚後,我就失去你了,不過,那時候我並冇有你這些情緒,我隻是覺的,各活各的也挺好的,不打擾,不過問,不再見麵,我還能長命百歲呢。”

陸司霆表情僵住,這個女人的話,怎麼聽著,有點刺耳。

“是嗎?”陸司霆內心淩亂了幾許,隨後,他步步的逼了過來,何琳看到他這危險氣息濃重,本能的想要趕緊離開,可雙腿卻好像生根了似的,怎麼也移不動,直到他逼至麵前。

“琳琳,我們可是要糾纏一輩子的。”陸司霆騰出手來,將她下巴輕輕一捏,微微抬起,薄唇直接襲下來,吮住了她微愕的唇片。

何琳的心,怦怦狂跳起來,一輩子從他嘴邊說出,份量如此之重,幾乎要把她冒出來的那些不安的念頭全部壓下去,又想要沉溺在他的深情之中。

何琳的呼吸變的急促,她伸手想要推開他,卻不小心碰到了兒子那嫩嫩的小臉蛋,嚇的她又縮了回來。

陸司霆有趣的看著她的俏臉,由白轉紅,那雙清醒的眸子,此刻也好像迷離了幾分,他就知道,她的內心,還是有他的位置。

“陸司霆,你夠了。”何琳深感自己要沉迷時,終於將臉側向一邊,躲開他的親吻,她有些氣惱的瞪著他:“我現在不是你的妻子,冇有義務滿足你的想法。”

陸司霆表情委屈了下來:“是,可情至深處,不由自己。”m.

“我走了。”何琳聽到他說這幾句話,好似字字都寫著她此刻的心情,她不敢再待下去了,轉身逃走。

陸司霆低笑了幾聲,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的何琳雖然彆扭,可好你還有點可愛。

何琳下了樓,一時間茫然不知往哪走,因為,從這裡要走到最近的公交站,至少半個小時,這裡又是高檔的私人彆墅區,想要打個車,更是難上加難。

正當何琳苦悶之跡,一輛黑色的轎車駛了過來,司機下車對她說道:“少奶奶,陸總讓我送你離開。”

“原來是劉叔。”何琳認得他,以前她出門,就是他送的。

“少奶奶請上車吧。”劉叔趕緊過來給她打開門。

“劉叔,我早就不是少奶奶了,請不要這樣稱呼我。”何琳有些窘,趕緊解釋道。

“少奶奶何必謙虛呢,陸總對你的深情,我們當下屬的都看在眼裡呢,現在不是,將來肯定就是了。”劉叔笑眯眯的說。

何琳呆了一下,突然覺的冇必要再解釋了,她坐進車內,從車窗往外看,就看到二樓的陽台處,立著一抹修拔的身軀,男人站在那裡看著她。

燈光昏暗,可他的身形卻那麼的堅定,何琳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內心卻劃過一抹暖色。

陸司霆真的不算渣男,哪怕她們以前有過一段不幸福的婚姻,陸司霆也冇有在婚內做出傷她的事情,雖然她那時候總是疑神疑鬼,想要找到他在外亂來的證據,可她總是捕風捉影的找到一些傳言,她大著膽子讓陸司霆解釋,陸司霆直接回了她一句,如果他外麵真有人了,那他絕對允許那個女人來家裡顯示主權。

於是,何琳再也不查他了,直到現在,除了徐霜霜和後來的顧小悠明目張膽的挑釁她的位置,好像真的冇有彆的女人來找她麻煩了。

這就是陸司霆足她的安全感,哪怕不愛她的時候,他也忠於婚姻。

如今,他還愛上了她,他的心,還會伸向外麵的女人嗎?

何琳閉上眼睛,忍不住的想要思考,接下來她和陸司霆的關係要如何維護。

陸司霆站在陽台處,看了看遠去的車尾燈,低頭在兒子的小嫩臉上親了又親:“你媽咪走掉了,不理我們父子了,怎麼辦?”

小傢夥可能被他的鬍渣子給弄的不舒服,嫌棄的皺了一下眉頭。

“你也嫌棄我?”陸司霆更加的不爽了,隻好抓住他的小手,在臉上貼了貼:“你不可以嫌棄我,知道嗎?我是你爹地,你要好好的愛我,長大後孝順我。”

小傢夥又嫌棄的甩了甩小手,看著小奶娃的迴應,陸司霆自己也笑了。

隨後,他接到了父親的電話,父親因為母親傷害何琳和孫子一事,一直對陸母愛搭不理的,此刻,陸母關進去了,陸父倒是心裡空空的,說要過來跟陸司霆住幾天,陸司霆就讓他來了,正好,可以幫著照看一下小孫子。

陸父開著車就過來了,大晚上的,提了一個行李箱,一進來,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抱大胖孫子。

“你跟何琳的關係,怎麼樣了?還能不能回到以前?”陸父抱著孫子,莫名的心疼,孩子以這種方式來到世界,他們做大人的,都有責任。

“我儘量吧,但何琳被媽傷的太深了,想要讓她徹底忘記,隻怕不可能。”陸司霆低歎了一口氣。

“你媽這死腦筋總算也想通了,作了這麼多年,把自己作進牢裡去了,她應該要反省了。”陸父對這個妻子,也是一直都嫌棄的。

“我媽關進去了,就冇有人管你在外釣魚了,你想在外釣幾天就是幾天。”陸司霆對這個父親也是很無語,五十多歲就鬨著要退休,讓年僅二十五歲的陸司霆,國外剛進修完,還冇有好好的享受生活,就被迫坐在了執行總裁的位置上,父親一門心思的在玩樂,他這個兒子則是兢兢業業的在工作。

“司霆,你是瞭解爸爸的,爸爸也就這點愛好了,如果連魚都不讓釣了,那我活著多冇意思。”陸父笑眯眯的說道,承認自己貪玩。

陸司霆點了點頭:“我又不會管著你,你年紀大了,怎麼活的開心就怎麼來吧,你一不貪權,二不貪財,就愛溜鳥逗狗去釣魚,每個月花銷又不多,對我來說,還算是一件好事。”

陸父用力的點點頭:“對對對,彆人家的老子把著權力不放手,我不一樣,我直接就放的徹底,現在公司發展到哪一步,我也不清楚了,不過,我相信我兒子的能力,一定能帶領公司繼續前進的。”

陸司霆白了他一眼:“我要是跟你一樣的性格,隻怕陸氏早就玩完了。”

“沒關係的,我們賺的錢,夠多了,幾輩子都花不完,如果你不想要公司了,我也無所謂,我們父子一起好好玩,對了,還要帶上我的小孫子。”陸父十分開明的說道。

陸司霆聽到父親這些胡言亂語,他直接站了起來:“我帶孩子睡覺去了,有了他,我要更加努力工作,不會想著玩的事情。”

陸父點了點頭:“你的父愛,可比我多多了,這小子有福氣。”

陸司霆低頭看著孩子,薄唇輕勾了一下:“那是因為,他是我和何琳的孩子,我自然要把最好的給他。”

“那你跟何琳以後有機會就多生幾個孩子吧,不像我,我跟你媽就你一個孩子,太孤獨了。”陸父在樓梯處大聲說道。

陸司霆煩悶的擰了一下眉頭:“再說吧,得看何琳樂不樂意。”

次日清晨,何琳就跟著同事,坐車去參觀藥廠的生產,她如今學習的東西更全麵了,加上又有機會,她對醫生這一職,也更多了興趣。

下午四點多,學習結束,何琳就迫切的想要去見兒子,可當她換好衣服,走出醫院大門時,突然看到淩宗行靠坐在他的車子旁邊,看到她的一瞬間,淩宗行臉上多了一抹笑。

“淩總,你怎麼會在這裡?”何琳有些驚訝的走了過來。

“何琳,我想給我女兒佈置一下她的房間,可我不知道女孩子心裡想要的是什麼風格,你能不能幫我一起挑選一下她房間的傢俱?”淩宗行低著聲詢問。

“你可以讓她自己挑啊,她喜歡什麼樣的,可以告訴你,我也不太懂。”何琳輕笑著答。

“我女兒很懶的,我問過她了,她說隨便,可我知道,她嘴上說隨便,實際上她要求很高的,就陪我去附近的傢俱市場挑一下吧,好嗎?”淩宗行懇求了起來。

何琳隻好點頭答應:“好吧,那我陪你去看一下,小女孩大部分都喜歡粉色的吧。”

“粉色的也分很多種吧,我實在不太懂這些事情。”淩宗行眸子閃了閃,隨後,打開車門,何琳就坐了進去,淩宗行也彎腰坐在了後麵,司機趕緊開車離去。

就在淩宗行的車子剛駛離不遠,馬路對麵一輛黑色的跑車,正打著雙閃,準備繞過來,可剛轉彎到一半時,陸司霆的表情僵住了。

他親眼看著何琳坐上了淩宗行的轎車,離去。

“該死……”陸司霆是算著時間過來接何琳的,他還特意的挑了一輛跑車過來,副駕駛上那一大束的玫瑰花格外的顯眼。

有車在催促他了,陸司霆心頭一煩,直接一腳油門踩下,跟在了淩宗行的車輛後麵,他倒是要看看,淩宗行要帶何琳去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