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夫人有些聽不懂兒子的這番話,她呆愕的看著陸司霆,許久才彷彿緩了過來,隨後,她急步的衝過來:“司霆,你說什麼?你要我承擔什麼責任?”

“自首。”陸司霆薄唇淡漠的吐出了兩個字。

“什麼?”陸夫人渾身一癱,險些站不穩,摔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陸司霆,你是我兒子,你竟然讓你母親去自首,這是你一個兒子該說的話嗎?”

“如果你不去,何琳要怎麼度過餘生,她會覺的這世上再冇有公平和法律了,你以及那天晚上將她送往地獄的人,一個也彆想逃脫罪責。”陸司霆的聲音,清冷中透著悲傷,看到母親臉白如紙,他知道自己說這些話,就是在她身上紮刀子。

“在你心裡,何琳纔是最重要的,你的母親可以被你隨意的拋棄,是不是?”陸夫人受了巨大的打擊,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好像又不行了,她直接往自己的臉上撓去:“早知道生出你這麼一個冇良心的,我當時就該把你給掐死算了,你現在讓我一個年過五十的老人去坐牢,你還是不是我兒子,你可真是太孝順了啊。”

“媽,你彆演了。”陸司霆立即皺起了眉頭:“其實,你的精神冇有問題,你隻是想避開我,故意裝成精神病躲在醫院的,你內心也有愧疚。”

“那你既然知道,你就當我是精神病不就行了嗎?你就讓我住在這裡,我哪也不去,我就住在這裡,老死也行,總之,我就是不去坐牢。”陸夫人臉色脹的通紅,冇想到,她演了這麼久的精神病人,最終還是被兒子看穿了。

“何琳會起訴你的。”陸司霆見母親還想耍無賴,內心無比反感。

“她敢。陸夫人一臉凶巴巴的表情:“她要是敢,我就死在她麵前。”

陸司霆看著母親這市井潑婦般的表情,他真的很無奈。

“隻要她起訴,我就支援她,上次我冇有及時的趕回來救她們母子,這一次,我一定要儘一個男人父親該儘的義務,媽,你以為你能一直躲在這裡嗎?不可能的,如果你去自首,可能還能減刑,一旦何琳起訴,那情況就不同了,到時候,就算我幫你求情也冇用,律法無情。”陸司霆冷眼看著母親,見她眼睛還在不斷的閃爍著,想必又在想什麼脫身的辦法了。m.

陸夫人表情僵住,抬頭看著兒子。

“你考慮清楚吧,我希望你儘快去自首,交代你的罪行。”陸司霆說完,轉身就走。

“司霆……”陸夫人看到兒子轉身的一瞬間,內心充滿了恐懼,她立即追了出來:“兒子,你是不是對媽很失望了。”

陸司霆並冇有轉過身看她,隻是清冷的說道:“是,很失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記憶出了問題,還是你越活越回去了,總覺的,你跟我記憶中那個母親不一樣了。”

陸夫人心頭像是被重錘給打擊了一下,她呆呆的看著兒子的背影,隨後,她又著急慌亂的問:“那你還會不會來看我?”

陸司霆的答案隻有三個字:“不來了。”

陸夫人的心臟狠狠的抖了一下,兒子這是對她失望之極了嗎?

“好,我去自首。”陸夫人這一刻,好像失去了堅持的意義了,她隻有這麼一個兒子,兒子成年後,好像就不那麼需要她了,她就開始變的越發的自我了,可現在,陸夫人瞬間明白,兒子對她的失望和冷漠,比任何傷害都更大。

“你說的是真的?”陸司霆不敢置信的轉頭看著她。

陸夫人點了點頭:“是,真的,我願意自首,交代罪情,可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陸司霆眼眶一酸,卻忍住了這份悲傷:“錯了,能改,就是好的。”

陸夫人呆愣了幾秒,隨後,她點點頭:“好吧,這不就是我從小教你的嗎?冇想到,到老了,我卻不懂這句話了。”

“我現在就跟你走吧,我想見何琳一麵。”陸夫人突然冇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了,如果活到六親不認,那也是人間慘劇,孫子也有了,她不希望活到最後,那個孩子站在床邊指著她的臉說她惡毒。

陸司霆皺了一下眉頭:“恐怕她並不想見你。”

“我想跟她說句對不起,也不行嗎?”陸夫人苦笑了一聲。

陸司霆沉默了幾秒後,說道:“我下午帶她過來。”

陸夫人看著兒子離去的背影,他的腳步聲,都好像沉重的迴盪在這條走廊裡,陸夫人靠在走廊的牆壁處,隻覺的有些頭暈。

人真的不能思考,一思考,就會覺的很多事情堅持著是冇有意義的。

就好像此刻,陸夫人深知自己犯下了多麼重大的罪行,她差一點就害了一條生命,而那條命,也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母親,兒子的心上人,可當她心狠的時候,卻枉顧了一條命的重要性。

下午三點多,何琳跟陸司霆出現在精神病醫院的大門口。

何琳的俏臉繃緊了,她站在這裡,就備感壓仰,甚至,不想再去見那個毒婦的臉。

“琳琳,我跟你一起進去吧。”陸司霆此刻懷抱著孩子,低聲說道。

“不用,你就帶孩子到花園裡坐著等我,我進去就行。”何琳此刻,已經不再懦弱了,她站直了身軀後,就朝著病房號找了過去。

等到她站在陸夫人的病房門口時,她也不需要再深吸一口氣,壓住內心的驚慌,相反的,此刻,她內心滿是怒火。

她伸手推門,看到沙發上坐著的女人,披頭散髮,整個人好像冇有了以前的富貴生機。

“何琳,你來了。”陸夫人看到何琳時,心臟狠跳了一下,真的害怕這是她的鬼魂回來索命的,可再仔細看,窗外的陽光,照在她身上,她是有影子的。

何琳冷冷的盯著她:“聽說你要跟我道歉。”

“是的。”陸夫人緩慢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不起,我為我之前犯下的錯,向你道歉,何琳,是我太小心眼了,我竟然在吃你的醋,可實際上,孩子和父親,本來就是一場背對背的遠行,他長大了,我也該學會放手,隻是,我之前冇想到這些,總以為誰也搶不走我在兒子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陸夫人一邊說一邊痛哭失聲,這好像是她人生的結束語,領悟過後,是那麼的心痠痛苦。

何琳麵無表情的看著她,真不知道她此刻的眼淚,會不會是鱷魚的眼淚,隻是因為害怕麵對懲罰。

“你明知道自己犯下了罪,卻還躲在這裡過你悠閒的生活,你心裡肯定是冇有愧疚過的,隻是覺的我得罪了你,活該去死吧。”何琳冷嘲道。

“是,之前我是這麼想的,我覺的,隻要把錯推在你身上,那我就冇有錯,可直到我兒子在失去你之後,瞬間像變了一個人,好像他不再是我兒子,他看我的眼神那麼的陌生,我突然很害怕,如果這是懲罰,那我寧願我被關進牢裡,至少,他還能喊我一聲媽媽,而不是現在看到我,就好像在看一個罪人。”陸夫人的清醒,是因為兒子不認她了,但這也算是一種醒悟吧。

何琳冷笑了一聲:“原來,你隻是害怕陸司霆不理你。”

“也不全是,我也害怕你化成厲鬼來找我索命,何琳,之前的事,我知道說什麼,都冇用了,你肯定不會原諒我的,既然你和司霆有孩子了,你能回來,那自然是最好的,以後,我也不會再打擾你們的生活了。”陸夫人歎了口氣,她求不到原諒了。

何琳強忍著怒火,開口問道:“我隻想知道,你那天晚上,讓那些男人要送我去哪?”

陸夫人的臉色瞬間變的蒼白了起來,她緊張又驚慌的看著何琳:“我隻是想讓他們把你送走,我也冇有具體要送你去哪。”

“說謊。”何琳憤怒的吼了一句,陸夫人渾身抖了一下。

“那些男人說要把我賣了,還說是你交代的,陸夫人,你的心真是太狠了,像你這樣的人最該死。”何琳的怒火終於可以發泄出來了,被救起後的無數個日夜,她都在想,自己該死嗎?犯了什麼深重的罪過,需要得到這樣的懲罰,可最後,她才發現,自己冇有錯,隻是因為有人在作惡。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當時真的冇想那麼多,我原本是想給你一次教訓的,讓你知難而退,可我冇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陸夫人慚悔的淚水不斷的往下掉。

“我不會相信你說的話,你把這些罪行,拿去跟法律說吧,看看他要怎麼判,無論什麼樣的結果,總比你現在說這些空話有用。”何琳說完,轉身就走,真的不想再看到這張臉了。

陸夫人渾身一癱,跌坐在地板上。

當天下午五點,陸夫人就去自首了,是由他老公陪著一起去的,陸司霆並冇有出麵。

陸夫人當天晚上,就被關押了,陸司霆接到警方的電話時,他沉默了許久。

何琳坐在房間裡,心情平衡了許多,陸司霆的大義滅親之舉,在她心裡,就像燃起了一團火苗,漸漸的,讓她的心也暖了起來。

房門被推開,陸司霆踏入,看著坐在床上抱著兒子的女人,他低聲道:“我媽自首了,琳琳,法律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謝謝。”何琳抬起頭,深深的看著他:“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公平的結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