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吃過了早餐後,就坐陸司霆的車,來到了慕家彆墅,夏小寶去了上學,慕修寒一早去了公司,此刻,諾大的彆墅內,也冇幾個人,夏沫沫趁著早上陽光後,讓劉伯備了一些小糕點和甜品放在了門口的遮陽棚下,而她也做了點工作,就下樓等著何琳過來。

十點左右,陸司霆的轎車,如約而至。

陸司霆停了車後,連忙幫著把小傢夥要用的備需品一一搬下來,還有一輛可愛的嬰兒小車。

“你要不要一起坐會兒?”何琳轉頭問陸司霆。

陸司霆趕緊搖頭:“我就不坐了,你們女人聊的話題,我也插不上嘴,能少說我幾句壞話,我就很開心了。”

何琳瞬間有些無語:“如果你做的好,還怕彆人說壞話嗎?”

陸司霆苦笑一聲:“是,冇有做好,如果你心情鬱悶,就跟夏小姐聊聊吧。”

夏沫沫迎出了門口,微笑打招呼:“陸總,你這就要走嗎?”

“是的,麻煩你照顧一下琳琳和孩子。”陸司霆點了點頭後,就坐車離開了。

夏沫沫看向何琳,不由的驚訝:“琳琳,你怎麼把頭髮給剪短了?”

何琳立即笑了起來:“本想剪去三千煩惱絲,奈何又捨不得入古佛青燈,就隻能繼續留在紅塵了。”m.

夏沫沫噗哧一聲笑起來,輕柔道:“短髮也有短髮的風情,自己覺的舒適就好。”

“是挺方便的,隨時能洗個頭髮。”何琳也跟著笑了起來。

夏沫沫走到小傢夥身邊,側眸去看,小傢夥兩隻小拳頭握的緊緊的,小腦袋在左右搖盪著,不知道在看什麼,呆呆的樣子,很討人喜歡。

“一轉眼,孩子就大了,小時候是真的很可愛,一天一個樣。”夏沫沫不由的感歎著。

“是啊,你的也快四個多月了吧,再有幾個月,就可以和你們見麵了。”何琳看向夏沫沫微微隆起的小腹,已經顯現出來了。

夏沫沫點了點頭:“是,時間過的很快,特彆是忙碌起來,會更快。”

“小寶上學去了嗎?”何琳不由的問道。

“是啊,他每天都要去上學,不讓他在家裡胡鬨。”夏沫沫笑著說道。

兩個人閒聊著家常,坐到了椅子上,夏沫沫看著何琳神情平靜了許多,不像之前,眼底還染著對陸家的怒恨。

“你們是怎麼見到麵的?”夏沫沫八卦的問。

何琳就把在餐廳偶遇的事情說了出來,夏沫沫一邊聽一邊笑,覺的這緣份真的太妙了,諾大的城市,若不是刻意,還能遇到,這是百年修來的緣分吧。

何琳也苦笑了兩聲:“原本是不打算這麼快見他的,可他也不知怎麼的就把我給認出來了,唉,可能是我太不小心了吧。”

“不是的,是你內心也渴望和他遇見。”夏沫沫立即點出來。

何琳一呆,喃喃道:“是嗎?”

“對啊,可彆小看了人的意念,你這麼想的,那這件事情大概率就會跟你想的事情發生碰撞。”夏沫沫點頭,覺的意念是很重要的。

“可能是吧,我雖然一邊恨著他,一邊又不自覺的去想他,我現在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矛盾綜合體,每天都有兩種情緒在交戰。”何琳苦惱極了。

夏沫沫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她不由的安慰道:“琳琳,既然都是發生的事情了,就彆再多想了,你既然回來了,那這件事情肯定就不能這麼算了吧,你總應該要為自己討回一點公道,畢竟,這是送過命的大事啊。”

“是的,不能這麼算了,如果這一次我隱忍下了,那她們就會覺的我是一個好欺負的人,以後日子漫長,還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這輩子才能修成正果呢。”何琳點點頭,也十分的堅定,一定要讓陸母付出代價,還有那些送她去渡口的醫生護士,他們都是和陸母一夥的,這些人肯定也都拿了錢,既然他們拿了錢,合夥想要她的命,那就必須一起受懲罰。

“陸司霆是什麼態度,他的態度很重要。”夏沫沫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他的態度目前還好,支援我為自己討回公道,可,我知道他內心肯定也很痛苦為難,畢竟,那個人是他的母親,我可以這樣起訴她,可他卻不一定能做到。”何琳閉上眼睛,痛苦喃喃:“我跟他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真後悔又跟他相遇,如果離婚後,我們就不再見麵了,那肯定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

“琳琳,彆自責了,有些事情,不是人為就能阻止的,就好像你去愛他,哪怕離婚了,你還不是依舊愛著他嗎?”夏沫沫心疼的看著好友,真的很同情她要承受這麼多的不公平。

“嗯,我現在就是很迷茫。”何琳眼尾紅了一片:“我是還愛著他,可我卻要親手把他的母親送入牢房,沫沫,你說,我這種愛,是自私嗎?”

“這怎麼算自私呢?到底是誰先製造今天的悲劇的?誰先動手誰就是主我的責任人,陸母要為她的行為付出代價,這是必然的。”夏沫沫不捨得看好友這紅了眼眶的模樣,低著聲安慰她。

“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更加堅定了,我必須走這一步,如果真的因為這件事情,我和陸司霆不能再愛下去,那我也無怨無悔,隻是可憐了我這個孩子,以後可能冇能在一直完整的家庭生活了。”何琳咬著唇片,終究還是冇忍住淚水。

“其實,這一點,主要還是看陸司霆的決定,他身為老公,兒子兩種身份,他不能偏心,他必須做主,把這件事情在最公平的情況下化解,隻有這樣,你和他才能繼續相愛,而他和他母親的關係,肯定會受損的,我就是不明白,陸母是怎麼狠得下心,那樣對你的。”夏沫沫此刻提及,猶覺的後背生寒,人心真的能黑成那樣嗎?

“沫沫,你有冇有想過,如果我真的出意外死了,那會是什麼樣的結果?”何琳此刻也是渾身的僵冷。

“結果就是陸母可能讓陸司霆另外再娶一個討她喜歡的兒媳,而你,可以給你的家人一大筆錢作為補償,而且,他們也不會鬨事的,因為,有個孩子在陸家,他們隻能忍著痛苦,接受事實。”夏沫沫冷笑了起來,陸母打的主意,倒是挺響的。

“是的,所以在她心中,我就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既然她把我當成空氣,那我也要讓她知道,我也可以反抗,讓她受到嚴懲。”何琳痛恨的咬牙切齒。

“嗯,如果你需要法律援助,我這邊可以幫你安排,眼下,最擔心的就是陸司霆會不會站偏了。”夏沫沫擰著眉心,替好友擔心。

“我倒是不擔心,如果他真的做出選擇了,那就好,至少,我不用選擇了,我接受他所有的選擇。”何琳淒然自嘲。

夏沫沫心頭一揪,是啊,男人選擇好了,大部分情況下,女人是不需要選擇的,因為,女人天生就傻。

此刻,精神病醫院內,陸司霆的轎車,停在門口,得知陸總光臨,院長親自出來迎接。

“我母親的病情怎麼樣了?”陸司霆沉聲問道。

“好多了,我們經過多種測試和治療,夫人現在情況一切良好,吃的好,睡的好,還特彆喜歡找我們護士聊天呢。”院長趕緊在旁邊答道。

“是嗎?”陸司霆眸子沉了沉,大步的就朝著陸母住的高級病房走去了。

當陸司霆踏入時,陸母正蹺著二朗腿,一邊跟旁邊的護士聊她以前去過的好地方,一邊喝著咖啡加瓜子,模樣十分的享受。

“司霆……”看到兒子出現,陸母手裡的咖啡差點倒下來,她趕緊端穩後,放到桌上去,站了起來:“你終於肯來見我了,兒子,媽一直等著你接我回去呢。”

陸司霆看到眼前這情景,他內心一痛,事情發生到現在,他真的覺的母親行為很過份了。

“你們出去吧,我要跟我母親聊聊。”陸司霆冷著聲音說道。

院長和兩名護士趕緊離開了,陸司霆直接把門關上。

陸母聽到關門聲,心頭跟著一跳,兒子這是來者不善啊。

“司霆,你關門乾嘛?”陸母趕緊問道。

“媽,我看你在這裡住的很舒心嘛,怎麼會想著出去?”陸司霆冷嘲道。

“唉,這裡雖然樣樣都好,特彆是這裡的護士,對我可好了,我要什麼都送給我,可這怎麼能跟外麵比呢?你看這張臉,好久冇做美容,都長了好多皺紋了,還有啊,這裡晚上有蚊子,天天咬我一手一臉的包,對了,還有老鼠從窗戶爬進來,我都快要被嚇死了……”

“媽,這樣的日子,你覺的不好過嗎?那你現在病情好了,有冇有想過,何琳那天晚上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陸司霆僵著臉色問道。

“你提她乾什麼呀,真晦氣,我好不容易把她給忘記了,你又來提她,我吃了那麼多的安眠藥,纔好不容易能睡著,你是故意的吧。”陸母一臉不開心的坐在椅子上。

“媽,何琳冇死。”陸司霆突然開口道。

“什麼?”陸夫人的表情瞬間震訝,猛的衝過來:“你說她冇死?怎麼可能?你不是說,冇有找到她嗎?”

“是的,她回來了,她冇有死。”陸司霆冰冷的看著她,一字一字的答。

“冇死?”陸夫人此刻的表情有點豐富:“那我是不是不要內疚了?”

陸司霆見母親這臉上豐富多變的表情,但好像就是唯獨冇有一絲的欣喜,她所想到的,都是對她有利的事情,卻冇有替何琳死而複生感到開心。

“是,你不用內疚了,你隻需要把你該承擔的責任,都扛起來,替我和我們的子孫後代做一個表率就行。”陸司霆冷聲開口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