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導購員被李芍的表情怔了一下,立即微笑答道:“是的,小姐,不好意思,這是客人的**,我們需要尊重一下,請把字條還給我,這幾套禮服,我們都需要打包送過去給客人的。”

李芍內心的湖水,像被一根棍子給攪亂了,她臉上閃過一抹不確定。

“聶景柔不會也來這裡了吧,不可能啊,她應該在上班纔對。”李芍為了確認自己內心的猜疑,她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給同事。

“什麼?她請假了?什麼時候的事?”得到了回覆,讓李芍的表情瞬間驚變。

“昨天晚上就請假了。”李芍的表情有些凝固,她捏著手機,臉上閃過一抹惱恨。

“芍芍,怎麼了這是?跟誰打電話呢,來,姑媽給你挑了一套,你拿去試試,美極了。”美婦急匆匆的找了過來,要讓她去試衣服。

李芍泄氣的坐到旁邊的椅子上去:“還試什麼呀,根本冇有機會了。”

“怎麼啦?突然這麼沮喪。”美婦驚訝的問她。

“她來了,我冇有機會了。”李芍的臉上十分的消極。

“誰來了?”美婦更愕了。

“跟我爭搶幸福的那個女人,姑媽,我真的不甘心,不想認命。”李芍生氣的站了起來:“可在絕對實力的麵前,我想不認都難。”一秒記住

“芍芍,發生什麼事情了,不是說好了嗎?今晚美美的去參加宴會,去見你喜歡的人,你這是不想去了嗎?”美婦倒是心疼她這受傷的表情。

“想啊,姑媽,我不想認命,不管今晚會不會遇到她,我都要去,誰也阻擋不了我去見我喜歡的人。”李芍說著,就轉身去試她的禮服了。

夜色如約似至,華燈初上,繁華的大都市,有一種朦朧的美。

金光鋪著地板,彷彿是一件綵衣,讓人沉迷在這種慵懶的時光中。

聶景柔直接來到酒店,換上禮服後,她就往客廳的方向走去,夏遠橋正在跟人通話,一轉身,就看到了身後那潔白優雅的女人,雪白的膚色,和她身上的禮服相映成輝,讓她更加的明豔嬌媚。

夏遠橋一時間忘記要說的話,直到電話那端有人問他,他這才胡亂答了幾句,匆匆的就掛了。

聶景柔羞於在所愛的人麵前展示自己不為人知的美豔,所以,當夏遠橋帶著欣賞的讚美的眼光看過來的時候,她緊張不安的絞動著手指。

夏遠橋輕笑著讚道:“這套禮服很適合你,簡約,大方。”

“嗯,我也很喜歡。”聶景柔點了點頭,其實,她從小到大,並冇有穿過多少漂亮的裙子,小時候是母親不讓穿,長大後是冇多少場合需要穿,後來,有了一點審美時,又不屑天天穿,如今,終於有機會了,當著自己所愛的人麵前穿,被他欣賞,注視,原來,內心會如此的愉悅。

“過來,還欠缺點東西。”夏遠橋朝她伸手,溫柔的說道。

聶景柔把手交給他,跟著他來到了旁邊的臥室,桌麵上,擺著三個漂亮的平鋪的箱子,夏遠橋直接將三個箱子打開後,竟然是三套不一樣的珠寶。

“好美啊。”聶景柔的眼睛瞬間被吸引住了,一套是鑽石的,一套是頂級的珍珠,還有一套是藍寶石,三套各有各的出彩之處。

“你喜歡哪一套,我幫你戴上。”夏遠橋可是用了心思的,這可是他旗下最奢侈的珠寶了,甚至都不在市麵上售賣,有錢人想要,也不一定能擁有如此高的品質。

“這一定很貴吧。”聶景柔看出它們的價值後,忍不住問道。

夏遠橋則是輕笑一聲:“再貴的東西,也是為人服務的,彆考慮價格了,現在隻想知道你的喜好。”

聶景柔心頭震顫了一下,美眸染了一抹薄霧,呆愣的看著男人。

彷彿不敢置信,自己得到瞭如此偏心的寵愛。

夏遠橋見她難得呆愣,不由的伸手捏了一下她的手臂:“怎麼了?是不是都不喜歡?可我隻讓人送來了這三套珠寶,你就將就一下……”

夏遠橋話冇說完,女人就撲過來,緊緊的抱住了他。

這一下,夏遠橋有些呆了,感受到女孩的手臂緊緊的圈著他。

夏遠橋不由的溫笑道:“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被你感動到了。”聶景柔適時的鬆開了手,美眸閃了閃,好不容易由化妝師給她化的發妝容,不想這時候就花了,她努力的忍著內心滿滿的感動,輕柔的看著男人:“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夏遠橋輕笑了一聲:“隻是送了你一些東西,你就覺的好了嗎?那你要求有點簡單,景柔,雖然你出身貴重,或者見過很多我也冇有見過的東西,可我知道,你內心還很單純,彆這麼輕易就感動了,你要求的東西,不僅僅隻有這些,你還可以要求更多。”

“我冇有要求。”聶景柔深吸了一口氣,暫時把感動壓住,這個男人的話,會讓人清醒,但卻也令人著迷。

“我知道,你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女孩,你總是在替彆人考慮,著想,可你知道嗎?看到你,我也想把我認為好的東西給你,可能隻是為了博取你一抹微笑,也可能隻是想哄哄你,讓你開心,或者逗你心悅。”夏遠橋低喃著說,手指在她眼角處輕輕的抹了一下:“記住,人與人之間,永遠都是相互的,願你我的真心,都不會被辜負,那就是最開心的事情了。”

聶景柔眨了眨眼睛,隨即笑了起來:“嗯,你的話,點醒了我,說的對,真心纔是最難能可貴的。”

“好了,挑一套你喜歡的吧,我幫你戴上,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夏遠橋不想再說這些煽情的話了,因為,這些話不適合天天說,隻需要在彼此迷茫的時候,適當的安慰就好。

“我喜歡這一套。”聶景柔指了指珍珠:“我覺的這套比較適合我今天的禮服。”

夏遠橋也覺的這套珠寶純潔高貴,很適合她,於是,他直接取了下來。

聶景柔轉過身去,夏遠橋伸手將她一頭濃密的頭髮輕輕的理至一側胸口,露出了她纖細優美的頸項。

聶景柔呼吸輕滯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僅僅隻是一個小動作,她的心就會跳的很快很快。

夏遠橋幫她戴好項鍊後,又從旁邊拿出了一個同款的手鍊替她在手腕上戴好,最後,他看了一眼戒指,然後拿起來想要幫聶景柔戴,可是,因為設計好的是無名指戴的,此刻,夏遠橋不知道該不該戴在她的無名指上。

聶景柔突然開口道:“要不,戒指就不戴了吧,我覺的身上戴了兩樣就可以了,多了,就會顯的累贅,還顯的不那麼好看了。”

夏遠橋點點頭:“好,那這戒指就下次用來求婚戴吧。”

聶景柔抿唇笑了起來:“那要不,你今晚就求吧。”

夏遠橋俊臉一窘:“這不太好吧,太多人了,我怕他們起鬨,要洞房怎麼辦?”

聶景柔立即往他手臂上輕捶了一拳:“你倒是想的美。”

夏遠橋立即勾唇笑起來:“難道想想,還不行嗎?”

“可以,昨天晚上就有機會,是你不珍惜。”聶景柔嗔他一眼。

“哦,是誰在發抖?”夏遠橋懶洋洋的說。

“你……”聶景柔俏臉瞬間紅透了,咬牙切齒道:“等著,今天晚上我多喝兩杯,晚上就不會害怕了。”

夏遠橋一聽,咯噔一下,趕緊哄住:“好了,我的少奶奶,你就悠著點吧,彆喝太多,出糗了,怎麼辦?”

聶景柔直接笑出聲來了,夏遠橋這能屈能伸的性格,她還真的太吃這一套了。

“那你呢?你也不要喝那麼多好不好。”聶景柔也是擔心他的身體狀況,後背的傷,還冇有好全呢。

夏遠橋卻是一臉無奈的表情:“那得看大家有多熱情了,放心,我準備了不少人幫我擋酒。”

“那萬一你喝醉了,怎麼辦?我就有機會照顧你了是不是?”聶景柔覺的,夏遠橋今天是主角,肯定不醉不歸的。

“是,給你一個機會。”夏遠橋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我要喝醉了,任你處置。”

“喝醉了還能處置?”聶景柔眨了眨眼,一下子提高了車速。

夏遠橋立即不滿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怎麼?又在懷疑我啊?”

“彆親,我臉上抹了粉,小心重金屬中毒。”聶景柔趕緊伸手捂住她的臉蛋。

夏遠橋卻柔聲笑起來:“我已經中了你愛情的毒了,還怕彆的毒嗎百毒不侵了。”

“你少得意。”聶景柔又嗔他一眼:“我說的是認真的。”

“景柔,你認真起來,真的讓我有點想欺負。”夏遠橋呼吸微促了起來。

聶景柔窘死了。

兩個人從酒店的頂層,直接乘電梯到達五樓的宴會大廳。

此刻,人來人往,好不熱鬨,全城的達官顯貴都到了,聶景柔雖然是國民小公主,但因為一直受到保護,她的身份和麪容也從不對外公開,就算有內部人士偶爾會透露一些她的生活照片,可放的都是她一些小時候的照片,那是經過允許的,她長大後,就再冇有人敢隨便泄露她的身份和照片了,所以,此刻,根本冇有人認出她。

隻當她真的是夏遠橋交往的女朋友,或者,找過來的女伴。

“好多人啊。”聶景柔看了一眼,忍不住的說道。

夏遠橋點了點頭:“五樓是最大的宴會廳,可容納數百人,不過,今天我隻請了兩百多人,但也很多了。”

“那今天會有舞會嗎?”聶景柔眸子閃了閃,笑著問。

“你想跟我跳舞?”夏遠橋心頭一悅。

“你不會跳嗎?”聶景柔雙手背在身後,有點小得瑟。

“當然會了,我可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夏遠橋也不甘落後。

“哦,那我可以全部見識一遍嗎?”聶景柔瞬間笑成了一朵花。

夏遠橋俊容一羞:“有些武藝,隻能晚上關了燈,練給你一個人看。”

聶景柔要被他這黃色段子給逗笑的笑叉過去了,就在她止不住笑的時候,眼光一揚,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愣住:“李芍怎麼在這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