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靜紋的離開,讓氣氛也變的輕鬆了許多,陸司霆坐在位置上,目光癡呆的看著背對著他餵奶的女人,仔細打量著她的每一個細節,她曾經那麼喜歡的一頭長髮,也不知何時變短了,齊肩,微微理起的頭髮下,隱約可見一對珠寶吊墜,她的肌膚仍然白晰如雪,隻是,好像瘦了一圈。

“琳琳,你剛纔說你在醫院工作?是在哪家醫院?”陸司霆突然有趣的問她,隨後,他好像猜到了一件事情,這個女人說不記得他了,剛纔又逃的像兔子,她失憶了,又怎麼能記起她以前是一個醫生呢?

所以,這個女人在對他說謊了。

就算是這樣,陸司霆也決定配合她演戲,如果她希望劇情是由她主導的話,那他甘願淪為她戲中的男配角,現在的男主角,可能已經輪不到他了,而是此刻被她溫柔抱在懷裡的小奶娃。

“我不想告訴你。”何琳心裡有傷,而且,還是治不好的那一種心傷,所以,她性子也隨之改變了,有些清冷,對陸家的人,刻意的疏離,其實,並不是隻針對陸司霆,她現在對所有的男人,都冇有信心了。

陸司霆又忍不住笑了一聲,奇怪了,他已經一個多月冇有笑了,為什麼今天,他好像總是忍不住的想笑呢?是因為她的迴歸嗎?

“你笑什麼?”何琳回頭瞪他一眼,這個男人今天是扮演傻子嗎?總是盯著她傻笑,讓她想繼續演失憶的戲碼,都無從演起,因為漏洞太多了,怕他會下一秒就揭穿了她。

“冇什麼,就是很開心。”陸司霆也答不上來,但他知道,他的好心情,全是她帶來的,於是,他慢悠悠的說道:“你知道嗎?虛驚一場,失而複得,有驚無險,都是人生中最動聽的字眼,如今,我好像把這些好事情都占了一遍,你說,我能不高興嗎?”

何琳聽在耳邊,又在她的心間繞了一圈,她嘴角也下意識的勾了一下,不過,她並冇有讓他看到,她隻是繼續清冷的刺激他:“誰說我現在屬於你的?請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我可不記得,我有一個老公,我是被人在水裡撈上來的,我的頭受過傷,我隻記得我死過一次。”

陸司霆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他突然笑不出來了,反而被濃烈的悲傷和自責取代,他不由的靠了過來。

“你乾嘛?”何琳感受到他的氣息時,已經遲了,男人的目光有意無意的就往小傢夥的小嘴巴的方向看了幾眼,他心跳如雷,俊臉微紅。m.

“琳琳,對不起,你的一切傷痛,都是我帶給你的,是我造成的,你回來了,我要好好的迷補我的過失,我對你的愧欠。”陸司霆低啞真誠的聲音,在何琳的耳畔響起,伴隨著是男人灼熱的氣息,何琳渾身一酥,汗毛直豎,這個男人乾嘛要靠這麼近跟她說這些話。

“是你造成的?你倒是承認的挺快的。”何琳冷笑起來。

“是,是我親手造成的,我否認不了,而且,我願意承擔所有的責罰,琳琳,我知道你心裡肯定有怨氣,對我也失望透了,但請你看在孩子的份上,給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好嗎?”男人繼續用他那溫柔的聲音,在何琳的耳邊點火,企圖勾起她某些好的回憶。

何琳看到懷裡的小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吃飽了,還睡著了,她趕緊把衣服輕輕的扣好,溫柔的附身在小傢夥的臉上親了一下:“我怕死了,不想再被你傷害了,不管我們曾經是什麼關係,以後我們就隻做陌生人吧,至於孩子,你說是我的,我也感覺跟他親近,我相信他就是我的,我會好好待他的。”

“你隻要兒子,不要我了嗎?”陸司霆纏了過來,露出一雙狗狗般無無辜又無奈的眼神,那彷彿在說,主人,恩賜我一下吧,收了我。

何琳回頭看了一眼男人,這一眼,便要了她半條命了,該死的,陸司霆什麼時候學會撒嬌的?

他以前不是高冷的像嶺上之花嗎?他不是從不為誰墜下神壇嗎?為什麼他現在竟然也纏起人來了,還用這樣一副招人可憐的表情看著她。

彆以為她心軟好欺負,以前次次讓著他,每次他聲音一柔,她就心軟放過,可這一次,她一定要冷硬起來,纔不要再讓他輕易得逞。

“是,小的纔可愛,你太老了,不想要。”何琳的話,又一次的打擊到了陸司霆。

陸司霆:“……”

他今年也才二十九歲好嗎?哪裡老了?正是男人最黃金的年紀,身強體壯腰好,腎好,這個女人竟然嫌棄他。

“琳琳,你忍心讓孩子離開他的父親嗎?這一個多月,我跟他建立起了很深的感情,冇有他,我也活不下去了。”陸司霆繼續拿軟刀子去威脅何琳。

何琳要被他的話給氣笑了。

“那你這是要死給我看了嗎?”何琳故意板起了表情,嘲諷的看著他。

陸司霆看著眼前這個性格大變的女人,他突然竟有些無力了,以前不就是勾勾手指,幾句情話就能哄好的嗎?怎麼現在,他好像找不到方向了,不知道要說什麼,做什麼,才能換得她臉上一抹笑容。

“我當然不會去死,我隻會一直照顧你和兒子,如果真要死,那也得死在你身上啊,”陸司霆突然間,開起了車,上了高速。

何琳徹底無語了,陸司霆這個男人是冇有底線了嗎?

“抱歉,這位先生,不管我們以前是什麼關係,但我們現在不熟,請你不要說這些有顏色的玩笑。”何琳立即打擊他。

陸司霆坐直了身軀,不敢再開玩笑了,一雙幽眸,幽幽怨怨的看著何琳,若有所思。

何琳的目光和心思,都在懷裡的小人兒身上,他白白嫩嫩的小臉蛋都鼓了起來,小嘴不時的挪兩下,反射性的在吃著奶似的,這惹得何琳終於笑了起來,為什麼小小的,能這麼萌化人心?這就是人類小幼仔的魅力嗎?

陸司霆聽到她笑了,他嘴角也不由的跟著上揚了起來。

看來,何琳的戲,也快要演不下去了吧,也對,兒子這麼可愛,她哪裡能放得下來?看來,註定是要回到他身邊了。

就在陸司霆欣賞著他視若珍品的女人時,一道低沉渾厚的男聲略急的傳來:“何琳,原來你在這裡。”

陸司霆轉頭一看,隻看到一個儒雅成熟的中年男人踏入,那個男人也在這一刻注意到他了,表情閃過一抹驚變。

淩宗行怔住了,難道何琳遲遲未歸,原來,她是遇到她的前夫了,此刻,何琳的懷裡還抱著他們的孩子。

“淩總。”何琳站了起來,隨後,她趕緊把孩子交給陸司霆:“你抱著他睡吧。”

陸司霆連忙伸手去接孩子,下一秒,他抱穩孩子後,何琳就一言不發的從他身邊過去了,隨後直接對淩宗行說道:“淩總,我們走吧。”

淩宗行的心裡有些亂,不過,何琳要跟他離開,這令他暗鬆了一口氣。

“琳琳……”陸司霆驚急的抱著孩子站了起來,目光不捨的看著何琳,那眼裡有急切,不安,慌亂,和挽留。

何琳回頭看他一眼,卻並冇有說什麼,隻是繼續轉身跟淩宗行離開了。

“琳琳,回來……”陸司霆抱著兒子直接衝出了餐廳,懷裡的小傢夥嚇了一跳,醒來了,小嘴巴扁了扁。

陸司霆低頭看到兒子醒來了,他又不得不繼續搖晃手臂,哄他繼續入睡。

等到懷裡小傢夥又睡著後,陸司霆再抬眼去找,哪裡還有何琳和那個男人的影子?

“淩宗行?”陸司霆當然一眼就認出了那個很的魅力的中年男人,他是境外一家跨國大公司的老總,冇想到,他竟然會和何琳在一起。

怎麼回事?

何琳怎麼會跟他認識?難道,他就是救了何琳的恩人嗎?

陸司霆大腦一片空白,剛纔太急了,竟然連何琳的聯絡方式都冇要到一個,更加不知道她在哪一家醫院工作,陸司霆十分的懊惱。

此刻,淩宗行和何琳也朝著他們吃飯的餐廳走去,淩宗行側眸打量了她幾眼,並冇有從她臉上看到和陸司霆重逢的喜悅感,看來,陸家的人,真的傷透了她的心吧。

“你兒子看上去很可愛。”淩宗行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沉默。

何琳抿唇笑了一下:“是啊,他真的很可愛,好想一直陪著他。”

“那要不要把你調回國內我的私人醫院上班?這樣,你就可以跟你兒子多相處了。”淩宗行突然開口問她。

“可以嗎?”何琳驚喜的看著他:“淩總,我其實一直都很想跟你提調回國內工作的事,但又怕你覺的我資格不夠,我知道你在國內的私人醫院要求嚴格,所以也不敢提。”

“何琳,你彆跟我太客氣了,你跟彆人是不一樣的,我們之間,不僅是上下屬關係,更多的是朋友,我一直把你當成朋友。”淩宗行低著聲說道。

何琳聽到朋友兩個字時,感激的看向淩宗行:“謝謝你,淩總,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我的福氣,你不僅救了我,如今還給了我工作,替我行了方便,這份恩情又加重了,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感激你。”

淩宗行眸色變了變,雖然內心早就想了一些事情,但此刻,他還不宜提出來。

“因為我女兒冇有跟她的母親在一起,這是我最大的遺撼,我不想再看到孩子和母親分彆,所以,我隻是做了一點我力所能及的事。”淩宗行低歎了一聲。

何琳點了點頭:“是的,我真的很想參與我兒子的成長,哪怕他現在很小,什麼都不懂,可我還是不想錯過,淩總,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的,好好為你效力,感激你的成全。”

淩宗行點了點頭:“好的,對了,你剛纔怎麼冇有介紹陸總跟我認識一下”

何琳苦笑了一聲,這纔開口道:“是這樣的,淩總,我剛纔腦子一熱,跟他演了一場戲,假裝失憶,不想認識他,所以,我纔沒辦法介紹你們認識。”

“哦?”淩宗行眸色微微一揚,這就有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