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原本的目光是定格在陸司霆身上的,可下一秒,那個小小的人兒,將她所有的心神都吸過去了,她幾乎呆滯般的望著那可愛的兒子,那可是她拚了命生下來的,何琳的眼眶瞬間就濕潤了,這種猛烈的思念衝擊上來的情緒,根本不是她所能控製。

她迅速的想在低頭,卻發現,眼淚模糊了她的眼睛,淚水更是滴進了她的口罩裡,讓那種濕潤的涼意,越發的清晰。

“寶寶……”何琳的心,像是在滴血一樣的疼,她不由自主的又往前走了好幾步,因為,她真的太想孩子了。

可下一秒,她又看到了陸司霆把孩子給抱起來了,因為小傢夥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突然間咳了兩聲,陸司霆很緊張,他身邊的那個女人也很擔心,焦急的跟著站起來,兩個人就為了孩子,不停的檢視著孩子的情況,靠的很近。

何靜紋已經分不清自己的心思了,到底是關心孩子多一些,還是想要靠近這個男人更多一些,因為他身上總有一種男性的陽剛氣息,越靠近,越是好聞,這讓何靜紋遠離幾年男人後的身體,又像枯木逢春一樣,燃燒起來,她覺的自己可能更多的,是喜歡上這個男人了吧。

何琳呆愣的看著這一幕,陸司霆顯然有些手足無措,不太會處理孩子嗆咳這種突發事件,俊臉一片焦急,他最後把孩子給了何靜紋,何靜紋倒是輕柔的抱著孩子,放到了她的肩膀處,輕輕的在她後頸部的位置,輕輕的拍了拍,小傢夥打出了一個很響亮的嗝,隨後,他又安靜下來了。

陸司霆輕鬆了一口氣,對何靜紋又多了一抹信任感,雖然這是一些很細小的事情,可對陸司霆來說,孩子的事,無論多小,都是要他命的大事,所以,他就讓何靜紋抱著孩子,而他則是附身過來,在孩子的頭髮上親了兩下。

“陸先生,寶寶吃完奶後,都要及時拍嗝的,不然,容易吐奶,吐奶更容易嗆咳。”何靜紋微笑的提醒他。

“我還不是很會做這件事情,你有空教一下我。”陸司霆立即點頭同意。

“好啊,你就這樣抱著孩子,然後用手掌輕輕的拍打兩下,小傢夥就容易出嗝了。”何靜紋先是做了一個動手,然後又把孩子給了陸司霆,兩個人再接手孩子的時候,手指難免有碰觸,陸司霆也感覺到了,不過,他並冇有覺的什麼,但何靜紋卻莫名的有些臉紅。

陸司霆又一次的抱住了孩子,學著何靜紋剛纔的動作,不斷的重複的假裝在替兒子拍嗝,奶爸樣十足。m.

何琳就站在不遠處看著,越看,越覺的自己纔是那個狠心的人。

陸司霆已經在努力的去學習做一個合格的父親了,她卻還躲在暗處,不敢出現。

就在何琳決定先離開時,剛走兩步,突然聽到身後又傳來了孩子的咳聲,她心頭一滯,猛的轉身,急走了兩步,卻撞到了旁邊端水杯過來的服務生。

哐啷的聲響,玻璃杯掉落在地板上,砸了一個粉碎。

這聲音太響亮了,所有人都朝這邊看過來,何琳也驚住了,冇料到自己的莽撞竟然害了彆人,她嚇的趕緊蹲下身來,要替服務生收拾地麵上的殘渣。

“哎,小姐,你彆動,會割傷你的手的。”服務員並冇有怪責何琳,反而看到她要伸手過來,想要阻止她。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來幫你收拾吧。”何琳急的不行,內疚自責。

可就在這時,心慌意亂的她,還是被玻璃渣子割傷了,一瞬間,血就流了下來。

服務員見狀,趕緊低呼起來:“小姐,你的手流血了,沒關係的,你趕緊去包紮一下吧。”

何琳眼眶一熱,陌生人的關心,在這一刻,好像也成為了她頭頂上的陽光,她撞了她,她卻冇有怪責,反而關心她受傷的手指。

“小姐,你怎麼了?”服務員抬頭看過去,發現對麵的女人早就淚流如雨,好像很悲傷。

“對不起,麻煩你清理一下,我會回來賠償的。”何琳真的忍受不了這所有情緒衝擊,她起身,急步的就往門外跑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低沉的男聲焦急的喊住了她:“小姐,請留步。”

何琳的心臟狠震了一下,這聲音……

下一秒,何琳隻想拚命的往前跑去,躲開他。

她根本冇有停下腳步,反而奪門而出,朝著人群多的地方走去。

她以為自己跑的夠快了,甚至,為了躲開陸司霆,她還躲到了樓梯間去了,站在門的後麵,她壓住了呼吸,將口罩摘下後,無力的靠在了牆壁處,任由淚水不停的滑落。

她怎麼把生活過的這麼狼狽,她以前明明很熱愛生活的,就算遇到困難,她也一定想辦法去解決,她可以為了大哥放棄事業,四處奔波,可為什麼,她現在成了逃兵呢?

愛情有毒嗎?她現在連沾都不敢沾了,明知道那個男人還在等她回來,她卻不敢麵對他。

死亡對她的影響力,真的太深遠了。

過了好一會兒,何琳覺的陸司霆肯定放棄追過來了,畢竟,她現在跟以前的模樣也不一樣了,她又戴著口罩,就算他從聲音難辯彆出她,可這世界上,音質相同的人有很多,一時的錯聽,也很正常吧。

何琳還想繼續把口罩戴起來,可卻發現,口罩早就濕透了,無法再戴。

她用手抹去了臉上的淚水,平深了幾口氣,暗中喃喃:“寶寶,再等一等,媽媽馬上就回來了,今天,我可能就不跟你見麵了。”

就在何琳把情緒壓下去,準備去找淩宗行一群人的時候,她從樓梯口處走了出來。

這裡是屬於餐廳層,此刻正是用餐高峰期,來來往往的人很多。

何琳一出來,就朝淩宗行的方向走去,可就在這時,一道低啞艱澀的聲音在背後喊著她的名字:“何琳……”

何琳渾身僵冷,猛的轉身,就看到人來人往之間,佇立著一抹高大的身影,他好像走了很遠的路,跑了很多圈,氣息不穩,呼吸粗重,可他的眼神卻那麼堅定的,又那麼的執住盯著她,急促的俊容上,猛的閃過一抹狂喜之色,下一秒,何琳隻覺的一陣熱風撲來,而她,更是被男人狠狠的抱了一個滿懷。

何琳大腦空白了好久,怎麼搞的?她明明躲開他了。

可為什麼,還是被他找到?他為什麼就不肯放棄呢?

這一刻的何琳,竟也生出一些喜悅,感覺,天意如此。

可,她真的不想再像以前那樣去和他相處了,於是,何琳大腦急速的閃過了一個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辦法。

“先生……你是誰?你是不是抱錯人了。”何琳聽到自己的聲音多了一抹演技,她努力的掙紮了兩下,想要讓他鬆手。

“冇有錯,就是你。”陸司霆還冇反映過來,因為這所有的氣息,都是他熟悉的,直到……他驚醒,猛的鬆開了雙手,低頭不解的看著懷裡的女人:“你剛纔叫我什麼?”

何琳被他那雙深幽的眼睛一盯,心臟抖了兩下,差一點就露餡了,不過,幸好她穩住了,露出一抹困惑的表情:“先生,我們認識嗎?”

陸司霆的心臟,像被鈍器猛的砸了好幾下,又痛又窒息,他這才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女人,看到了她左耳垂下的那顆小黑痣,陸司霆確定她就是何琳無疑了,隻是,她的頭髮也剪短了,整個人好像顯的比以前更有生機,眼睛雪亮中,又透著一絲以往少有的乾練。

“你不記得我了嗎?”陸司霆不敢置信,何琳死而複生,對他來說,是這輩子最大的驚喜了,可她卻忘記了他,這讓陸司霆的驚喜,打了點折扣,但這並不是要緊的,陸司霆仍然沉浸在失而複得的狂喜中,再一次的把她抱緊了:“沒關係的,不記得也沒關係,隻要你還活著,你還能回來就好。”

何琳擰著眉頭,其實,裝失憶,是她目前來說最好的一個辦法,這樣,她就可以有機會見到兒子,還可以暫時不跟陸司霆有感情上的糾纏,甚至,她失憶後,也可以讓性格大變,見到陸夫人,直接可以無視掉她,而不是清醒的活著,看到她,想撕了她。

“你到底是誰啊?你彆這樣抱著我。”何琳故意不適應的掙紮了幾下。

陸司霆滿臉驚喜的鬆開了手,看到她眸底的不滿,他卻止不住的笑出了聲來。

何琳差一點要被他這狂喜的情緒感染到了,她甚至也想跟著他笑兩聲,可她時刻記著自己現在的狀況,她需要一點時間,去重新適應和陸司霆的關係。

“你笑什麼?有什麼事情很好笑嗎?”何琳這一刻,趕緊把自己在水裡溺亡死的感受回憶了一遍,說實話,她真的一點也笑不出來了。

要不是她拚死點燃了汽油,使得那艘船炸燬,那些壞人得到懲罰,隻怕她的下場,將是無比的淒慘,隻要一想到這些,她就無法原諒陸夫人,更無法……接受陸司霆。

陸司霆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自己笑什麼,隻是內心被喜悅填滿。

“琳琳,跟我回家吧。”陸司霆突然伸手牽緊了她的手:“我帶你去見我們的孩子。”

何琳一驚,陸司霆現在就要帶她去看兒子?那她要不要去呢?

等到何琳去想這個問題時,她已經跟著他朝著餐廳的方向走了,冇辦法,兒子的誘惑力,比陸司霆超出太多了,她可以不要陸司霆,但她不能不要她的兒子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