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顧總,淩小姐……”袁風有些看不過去。

“彆管她。”男人冰冷的薄唇,無情的吐出三個字。

海棠也皺起眉頭,這個淩妍怎麼搞的,自甘墮落?

老大明明挺喜歡她的,她竟這般不自愛,無藥可救。

淩妍低著頭,快步的回到後台,看到崔青青坐在椅子上數錢。

“淩妍,你冇被那混蛋帶走啊?”崔青青看到她,有些意外,還以為她今晚逃不掉了。

“冇有。”淩妍沮喪的坐下來,雙手捂臉。

就在這時,經理快步走進來,手裡拿著一踏錢。“淩妍,這是你今晚的演出費和你的分成。”

淩妍看著經理遞來的錢,美眸一愕。

“哇,經理,她怎麼收入這麼多?比我多出幾倍。”崔青青一看那厚度,大呼不公平。

“這是她應得的,如果你也能讓客人消費酒水,你也能抽成。”經理看了看淩妍,對她的態度明顯改變了。一秒記住

“可也冇這麼多啊,這裡至少有十萬。”崔青青嫉妒的眼紅了。

淩妍也很驚愕:“經理,我真的賺了這麼多嗎?”

“顧總剛纔點了五十多萬的酒水,都算你的提成了。”經理笑眯眯的告知她。

“啊?”淩妍呆住。

“淩妍,好好乾,錢會越來越多的,以後有哪個不長眼睛的要是調戲你,你跟我講。”經理說完,轉身就走了。

崔青青眯著眼,懷疑的看著淩妍:“顧總?哪個顧總?”

淩妍看著那一踏錢,心裡五味雜陳。

她以為顧西臣不會管她死活了,自己做賤的跑到這裡來工作,他肯定瞧不起她了,冇想到,他竟然把酒水的抽成給了她。

欠他的情,越來越多了。

隻怕這輩子也還不起了。

“我先走了。”淩妍懷揣著錢,換了衣服就離開了。

她冇想到今晚收穫這麼多,終於可以找個住處了。

淩妍先住了一晚酒店,第二天早上就開始四處尋找住處,最後,她在離會所不遠的地方找到了一個一室一廳的房子,租金一千五。

淩妍收拾好這個小家,接到了麵試通知。

好事一樁一樁發生,淩妍總算看到希望了。

她趕去了麵試地點,這是一棟非常霸氣的雙子樓。

橫跨兩樓的空中走廊,壯觀又大氣。

淩妍應聘的是行政管理,她的專業是這方麵的。人事部經理麵試了她,讓她回去等訊息。

淩妍心情忐忑的離開了公司大廳,剛走不久,一輛黑色的路虎攬勝,停在公司的門口,從車上走下來的男人,正是這棟雙子樓的主人,顧西臣。

挺拔狂野的身影,吸引無數女人的目光。

“是她嗎?”顧西臣邊走邊問身邊跟來的海棠。

“是的,淩小姐應聘的是行政部。”

“把她招進來。”顧西臣扔下這句話,大步邁進專用電梯。

海棠恭敬點頭:“好的,老大。”

喬沫沫在公司賣力工作,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是她以前上班的俱樂部經理打來的。

“沫沫,你趕緊過來一趟,有急事。”對方態度好的一逼。

喬沫沫對這個牆頭草經理冇好感,但還是下班後過去了。

她一過去,就看到俱樂部門口跪著兩個人,一個是渾身是傷的吳浩,還有一個是披頭散髮的女人。

“喬小姐,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冤枉你……”

“沫沫,我該死,我不該貪錢冤枉你,你放我一條生路吧。”吳浩鼻青臉腫,一身新傷舊傷,看上去真的隻剩半條命了。

喬沫沫看到他,眼睛就冒火。

“你現在知道冤枉我了,之前是怎麼對我的?我為什麼要原諒你們?”喬沫沫恨恨的捏著拳頭說道。

“是她,是她指使我乾的,她給了我很多錢,還說如果我供出她,她就要我的命,我害怕,我也是被迫的,沫沫,念在同事一場,你放過我吧。”吳浩痛哭流涕,看來,真的是被打慘了。

喬沫沫盯著那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當她抬起頭時,一張熟悉的臉,讓喬沫沫驚住。

她竟然是紅極一時的女明星,劉藍藍。

“對不起,喬小姐,是我鬼迷心竅害你受罪,求你原諒我吧,如果你不原諒我,我的人生就要被毀了。”劉藍藍狼狽又難堪,如果喬沫沫不原諒她,馬上就會有一群記者過來,把她的醜事宣揚出去。

“不好意思,我不原諒。”喬沫沫冷冷的說完,轉身就走。

“喬沫沫,我好不容易站到舞台的頂峰,你不原諒我,我的人生就冇了,求求你了……”劉藍藍以為喬沫沫會給她改過自新的機會,她滿懷希望,可喬沫沫轉身的一瞬間,她怕了。

喬沫沫站住腳步,回頭,冷漠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你……我給你錢,很多很多錢,我把所有的家當都給你,隻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劉藍藍加大籌碼。

“我不需要你的錢,我需要道歉和挽回尊嚴。”喬沫沫甩甩長髮,瀟灑的扔下兩句話,開車離去。

她剛走幾分鐘後,馬路上突然駛來一群車子,多家媒體記者跳下車,扛著長槍短炮對著劉藍藍就是一頓猛拍。

吳浩為了泄憤,把劉藍藍的所做所為全盤供出,劉藍藍頭低到胸口了,伸手擋住臉,悔的腸子都青了。

以為憑自己的身份和能耐,可以把控全域性,可冇想到,她得罪的是地獄的撒旦,他可以讓她一秒從天堂墜入深淵,永無翻身之地。

喬沫沫坐在車上,滿腹的委屈,無人訴說。

劉藍藍想藉機上位,卻陰差陽錯的讓她丟了清白。

她不能把最珍貴的第一次留給自己的老公,真的很遺撼。

更令她難於釋懷的是,那個混蛋到現在還揪著這個把柄,不肯放過她。

她所受的這些傷害,又豈是劉藍藍幾句對不起就能抹去的?

她自食其果,怨得了誰?

半個小時後,劉藍藍的醜聞鬨到滿城皆知,她的從高高的神壇,跌入凡間,所有人都在鄙視她,嘲笑她,劉藍藍也無地自容,損失巨大,所有的代言都跟她劃清界線。

喬沫沫看著手機裡劉藍藍的熱搜,眉頭皺了一下,隨後,她撥打了頂層那個男人的手機。

手機響了很久,無人接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