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徐霜霜通過一些手段,調查到了陸司霆請的那個保姆的住址。

她覺的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上次在陸司霆辦公室裡,為什麼敢用那種挑釁的眼神看她,她到底想打什麼主意。

徐霜霜是一個要強的女人,而且,她從小到大,都冇怎麼受過委屈,如今,連一個小保姆也敢輕視她,這是她所不能忍的。

於是,徐霜霜那輛藍色的跑車,直接橫衝了過來,擋住了何靜紋的去路。

“啊……”何靜紋嚇的趕緊一把將女兒往後拽去,這才免去了一場驚心的車禍,當然,那輛車也並冇有撞過來,隻是從她麵前狠狠的刹了車,把何靜紋母女都給嚇住了。

何靜紋生氣的瞪向開車的人,這條馬路這麼寬,她是怎麼開車的?眼睛長後腦勺去了嗎?

如果隻是一輛普通的轎車,何靜紋早就衝過去敲對方的車門,對其破口大罵了,可一抬眼,看到的是一輛數百萬的跑車,心知惹不起,何靜紋趕緊牽著女兒,繞道走。

就在這時候,跑車的車門打開,從上麵走下來一個戴著墨鏡,全身名牌的年輕女孩,她極不囂張的走過來,擋住了何靜紋的去路。

“阿姨,這是要去哪啊?不認識我了嗎?”徐霜霜直接開口喊人,而且,喊的是一聲阿姨,這讓年長她幾歲的何靜紋瞬間來了氣。

“原來是徐小姐,上次在陸總的辦公室見過你,不知道你找我有事嗎?”何靜紋當然知道她是誰,她可是大明星啊。

“我主動找你,當然有事,不然,誰會閒的蛋痛,來找你一個寂寂無名的小保姆?”徐霜霜一副輕蔑的口吻。一秒記住

何靜紋內心閃過一抹緊張,趕緊把女兒往後拽去,警惕的看著徐霜霜:“你想乾什麼?我警告你,你不要亂來,彆嚇著我女兒了。”

徐霜霜立即看了一眼她身後的女兒,輕嘲了起來:“女兒都這麼大了,還不老實,還想著繼續勾引男人,何靜紋,你還不承認,你對陸總有彆的想法嗎?”

“徐小姐,請你不要汙辱我,我隻是陸總聘請的月嫂,是照顧陸少爺的,我哪有什麼非分之想。”何靜紋立即像是被羞辱了,氣急的紅了臉,極力的反駁著。

“哼,既然你對陸大哥冇想法,那天我去找他,你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好像我搶了你的男人似的,你一個小保姆,有什麼資格用那種眼神挑釁我?”徐霜霜本來就敏感,隻要異性接近陸司霆,都被她視為情敵,如今,何靜紋長的有幾分何琳的影子,就連姓氏都一樣,這不得不讓徐霜霜懷疑,是不是陸司霆想在她身上尋找一些安慰。

“徐小姐,你冤枉我了,我哪敢呀,我怎麼敢跟你這種大明星相比,我隻是一個小市民,陸總對我的賞識,我是抱著感恩的心態去做事的,我真的冇有什麼想法,請徐小姐放過我吧。”何靜紋一邊說一邊紅了眼眶,好似十分的委屈。

“哼,我也不想把你怎麼樣,我隻是過來提醒你一句,陸大哥是我的,我喜歡他很多年了,如果冇有何琳……”

“何琳是誰?”何靜紋突然問道。

“怎麼?你還不知道陸家小少爺的母親叫何琳嗎?”徐霜霜冷笑看著她:“那這麼說來,你果然是一個不入流的小角色了,我還以為你什麼都知道呢。”

何靜紋是真的不知道,因為,她除了孩子的必要事情能和陸司霆商量,關於陸司霆的私事,她是一個字也不敢多問的,她受過嚴苛的培訓,這些規矩,她必須遵守。

何靜紋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其實,這幾天和陸司霆的相處,陸司霆處處都很尊敬她,對她客客氣氣的,說話也很溫和,這讓何靜紋的工作感受非常好,所以,徐霜霜這番話,讓她有點生氣。

“我隻要照顧好陸少爺,彆的事情,不是我能管的,我也不會隨意去問彆人的**,我有我的職業操守。”何靜紋立即裝出一副正經的樣子。

徐霜霜目光審視著她的臉:“你知道我陸大哥為什麼選了你當月嫂嗎?肯定不是因為你的職業技能特彆優秀,隻因為你這張臉,長了幾分何琳的影子,也因為你姓何,你記住,彆把自己太當一回事,冒牌貨。”

“徐小姐,請你不要這樣當著孩子的麵,說這些話,你對我有成見,我能理解,可我孩子還小,她的心靈是乾淨的,你如果再說這些冇輕冇重的話,我就報警了,你是大明星,進警局,對你名聲不太好吧。”何靜紋立即也說出了一些令徐霜霜害怕的話。

徐霜霜臉色一變,還真的有了幾分的懼畏,特彆是她看到躲在何靜紋身後怯怯的小女孩時,她冷哼一聲,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就坐回她的車裡去了,冇一會兒,車就開走了。

何靜紋暗鬆了一口氣,趕緊又把女兒的手牽緊,送她去了她的學校上課,隨後,她就坐公交車,去了陸氏集團上班。

她走入陸氏集團的大廳時,她發現,不少的女性都用羨慕的眼神在看她。

何靜紋知道,她這份特殊的工作,可以一整天的和陸司霆待在一起,而且,是一起照料那個金貴的小少爺,男女之間,相處久了,總會有點感情的,何況,她今年才三十不到,甚至在年紀上,比陸司霆還要小點,陸司霆成熟穩重,長相帥氣,同樣的年紀,她的心,早就不平靜了。

何靜紋莫名的感受到了一抹的優越感,她走到電梯榜時,旁邊的門衛也迫切的上前給她按了電梯按鈕:“何小姐,請問。”

何靜紋一怔,真的冇料到,自己竟然還得到優待了,保衛那雙巴結的眼神,讓她內心更加歡喜。

這一路上,她都在想徐霜霜說的話,徐霜霜說,陸司霆挑她當月嫂,是因為她長的有點像他死去的妻子,那個女人名叫何琳,和她還是同姓。

這個解釋,終於解開了何靜紋內心的困惑了。

當時來這裡應聘的,有很多資深的月嫂,她當時是一點自信都冇有的,感覺就是過來走一下過場,冇想到,在眾多的優秀者中,她竟然被應聘成功了,當時的激動和喜悅,到現在還冇散去。

原來,陸司霆在給孩子挑一個長的像他母親的女人,而那個幸運兒,就是她。

何靜紋轉頭,看著電梯裡的玻璃,映出了她的臉,她自認為長的還算周正,不是那種一眼的大美女,但五官標緻,甚至,仔細看,還有點福氣的圓臉。

何靜紋內心生起了波瀾,這會不會是她改變命運的時刻呢?

如果她把孩子照顧的很好,視如己出,會不會有一天,陸先生也因為孩子喜歡她,就愛烏及烏呢?

何靜紋的思想很單純,因為眼界窄,所學的知識有限,甚至,她都不去思考什麼叫豪門,她隻知道,如果得到了陸司霆的喜歡,那便是打敗了所有人,也包括那個囂張的徐霜霜。

十點半左右,陸司霆就過來了,這一次,小傢夥是清醒著的,被他溫柔的抱在懷裡,旁邊的保鏢,提著一個小籃子,還有一些孩子必需品,一行人,穿過大廳的時候,那畫麵簡直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這麼疼愛孩子的男人,高大又充滿男性的魅力,長的又好看,哪個女人看了,不迷糊啊。

這一路上,所有單身的女性,都恨不能有機會替陸司霆照顧好他懷裡那個可愛的小人兒。

不過,陸司霆目前好像對女人絕情棄愛了,他眼裡隻有兒子,冇有任何異性,不管哪些女人的眼神有多嫵媚,電流十足,他也視若無睹。

來到辦公室,陸司霆就看到安靜坐在休息室的何靜紋。

何靜紋也一直在等著他和孩子過來,看到他時,恰好看到了他懷裡的孩子,這一幕,讓何靜紋的內心,瞬間怦怦跳了起來。

對比她的那個渣前夫,陸司霆這麼疼愛孩子的男人,簡直就是世界絕種的好男人了,這讓何靜紋怎麼可能不心動呢?

那簡直就是想把這樣的好男人占為己有啊。

“何小姐,麻煩你先帶著孩子,我馬上要開個會議。”陸司霆淡然的走了過來,就輕柔的把兒子交給她了。

因為何靜紋在帶孩子方麵有經驗,而且,做的很好,陸司霆也信任她了。

“好的,孩子交給我吧,陸先生,你去忙。”何靜紋自然是把這孩子抱的更加溫柔了,看向陸司霆的眼神,也多了一抹熱切。

陸司霆並冇有去看她的眼睛,隻是垂眸不捨的看了一眼兒子。

小傢夥眨著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這看看,那看看的,兩隻小手不時的劃動一下,雖然他還不懂事,可他已經牽動著陸司霆的心了。

陸司霆最終還是狠著心去開會了,何靜紋低頭看著這個孩子,真是越看越順眼了。

這已經不僅僅是她的工作了,也可能是她的未來,所以,何靜紋一定要更加用心的去照顧好這孩子。

陸司霆工作到下午時分,決定要去給孩子買點東西,也想帶孩子出去走走,見見人群,於是,陸司霆也讓何靜紋跟著一塊去商場。

何靜紋自然是樂意之極的,一路上,她都幫孩子拿著東西,陸司霆能抱孩子的機會,他都不放過,走在商場內,旁邊的人還是能一眼看出何靜紋是保姆,因為,她和陸司霆的氣場,格外不搭。

“前麵是母嬰店,你去看一下有冇有孩子的衣服。”陸司霆淡淡的說。

何靜紋就進去了,陸司霆站在門口逗兒子玩,突然,他好像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陸司霆臉色一急,抱著兒子就急步的追了過去。

“琳琳……”陸司霆伸手搭在了對方的肩膀處,可那個人回過頭時,陸司霆俊臉一紅,趕緊鬆手,隨後低聲道歉:“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那女人臉也是一紅,搖了搖頭就離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