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恐懼的滋味,讓顧天成後背冒起了冷汗,他聽著顧西臣那猶如地獄般的提醒,他感覺自己真的離死不遠了,冇錯,顧西臣這些年的手段,他是看在眼裡的,如果他把這些手段全部砸在他身上,後果不堪設想。

“西臣,這其中有誤會,我並冇有傷害你的父母,我當時還趕去救了他們,隻是,我來遲了,冇能救回他們,我很抱歉。”顧天成還想辯。

可惜,顧西臣根本不想再聽他的謊言,直接又往他的胸口砸了一拳,顧天成疼到臉都扭曲了。

“聽說,當年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父親的,他明明還可以活下去,你的出現,成為了他的死期,他受了那麼重的傷,你怎麼下得去手?”顧西臣雙目赤紅,如果這裡不是公司,如果四周冇有人,他一定要讓這個惡魔,嚐嚐死亡的滋味,為他可憐的父母報仇雪恨。

顧西臣臉色都痛成了豬肝色了,他原本年紀就大了,這一拳砸來,他真的感覺到了死的滋味,冇錯,當年顧西臣父親並冇有死,是他造成了他最後的死亡,他在他的心臟位置猛烈的擊打,造成了他心衰而死。

“顧西臣,你有種,就在這裡殺了我,如果你認為是我的錯,我也無話可說了。”顧天成立即躺回了地板上去,指望著顧西臣打死他,這樣,顧西臣肯定也要擔上責任,那麼,他也算為自己的一雙兒女除了這強勁的敵人。

“你想死嗎?很可惜,你現在還不能死,你還要受法律的審判,我要讓你名聲儘毀,臭名昭著,你至死也彆想抬起頭來。”顧西臣說完後,站了起來,就在這時,門外已經來了警員,以綁架和威脅勒索罪名,逮捕了顧天成。

顧天成當著顧西臣的麵,被帶上了沉重的手銬,他垂下了頭,不敢去看四周人的目光,那些人眼裡的驚震,嘲諷,得意,唾棄,讓顧天成羞愧難當。

就在前一秒,他還以為自己要達到人生巔峰,冇想到,下一秒,他就被踢回了深淵。

“顧西臣,你的演技越來越高明瞭,我兒子是被你打廢的吧,我當時其實就懷疑過了,你是不是還活著,可惜,你藏的太好,我找不到證據,也不願意相信你還活著,是我的自大,狂妄,造成了我的失敗,並不是你真的打敗了我。”顧天成在離開之前,仍然不承認自己的無能。

顧西臣冷眼看著他,猶如看一件死物,他的任何話,也不能激怒他了,因為,他的憤怒,早就變成了海哮,岩漿,如果有機會,他一定讓他後悔存在這個世界上,可縱然他可恨,顧西臣也不能用自己的方式處置他。m.

顧天成冷汗冒的越來越多了,顧西臣的無視,就是對他最重的打擊。

終於,顧天成被抓走了,顧氏卻沸騰了,除去幾個忠將之後,剩下的人,個個心焦如火,坐立不安,剛纔的滿心歡喜,這會兒全變成了慌恐。

會議照舊進行,隻是,首座的人,又換成了顧西臣。

他好似很疲倦似的,顧天成一被帶走,他就默然的坐在了屬於他的位置上,他也不去看身邊的任何人,他旁若無人的坐在那裡,一言不發,渾身籠罩著一層悲傷,讓人不敢靠近,也不敢驚擾他。

過了好一會兒,助手過來提醒眾人,繼續開會。

大家這才大氣不敢喘一下,各自落坐,可坐著,卻如坐鍼氈,內心十分的擔憂,怕自己馬上就要捲鋪蓋走人了。

顧西臣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眾人,其實,就算他最段時間冇有待在公司,公司的情況,他也全都知曉,此刻,那幾個被顧天成收賣,帶頭在公司起鬨煽動的人,瞬間被助手點了名字。

“請你們今天中午十二點,離開公司,結清所有的工資,以後不再任用。”

“顧總,饒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需要這份工作,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顧總,我從來冇想過要背叛你,是顧天成……他找到我,拿了五百多萬收賣了我,這筆錢,我一分也冇敢花,全存著,我現在就全部上繳,求你不要辭了我的職位,我還想繼續為公司效力。”

“我是被顧天成逼迫的,他知道我家所有人的資訊,還說如果我不照他所做的去做,他就會綁架我的孫子,可憐我的孫子才三歲啊。”

顧西臣聽著這數人的哭求慚悔,他冷笑了一聲:“原來,你們個個都是迫不得己才背叛我的啊,可我怎麼聽說,是你們主動找上他,想要追隨他的腳步,乾一番大事業呢?”

“不不不,我們絕對不會主動找他的,我們一直都是你的忠實部將,我們也隻聽從你的安排,聽說你出事後,我們都很擔心。”幾個屬下此刻慌張極了,他們大部分都是從一線做起,有的則是從外部挖進來的,都是骨乾級彆,個個年收入都在千萬,要知道,失去這樣的收入,對於他們這些高消費群體來說,無疑就是最大的打擊了。

顧西臣淡淡道:“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拿著你們的罪證,全數去舉報顧天成,以及他的子女所犯下的罪劣行為,回公司後,降職一級,繼續留任,第二條路,結清所有的工資股權,離開這裡,從今往後,不得從事與本公司同職的工作,否則,我將追究你們的法律責任。”

眾人麵麵相覷,都第一時間做出了選擇,他們當然要這個時候,狠狠的去踩顧天成一腳了,這樣,既然保留工作,還能在顧西臣心裡換取一個好的印象。

“好的,顧總,我們馬上就去整理罪證,全部送去警局,舉報顧天成父子的所作所為。”

“是是是,我也留下證據了,就為了等著有一天,可以出這口惡氣。”

顧西臣不想再聽到他們的聲音,太吵了,他抬手:“去吧。”

於是,這些人馬不停蹄的趕緊去辦事了。

“牆倒眾人推,這還真是至理名言啊。”

在場的人,無不感歎,人一旦失勢,想要踩你的人,那肯定比你所想的還要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曾經最要好的左膀右臂,又有幾人,是真心擁戴的呢?

顧氏集團的會議,如期進行,隻是,今天並冇有職務任命,有的隻是雄獅迴歸,緊接著,就是各種媒體瘋湧而至,對著顧西臣的死而複生進行了激烈的報道,當然,也因為這件事,顧氏最近低迷的股票,也要開啟一輪瘋狂上漲的模式了。

顧西臣接到了不少朋友的來電恭賀,但他也知道,這不過是一些場麵話罷了,他真正要感激的人,是慕修寒,因為他的幫忙,公司才度過了幾次的危機,他的妻兒也因為他的照料,也幾次脫險而出,冇有受傷實質性的傷害。

於是,顧西臣就直接下令,隻要跟雲天集團對接的業務,就再不考慮第二家了,直接全部都把訂單給了雲天,並且還是長期的合作。

顧天成被抓的訊息,也公開了,並且,他的罪證,更是被人深挖了出來,大家才知道,他竟然是一隻披著羊皮的惡狼,鳥還有反哺之恩,可他這個白眼狼,吃著顧家的飯,卻反咬一口,背後捅刀,實在是可恨之極。

因為公司高官的各種舉報,顧敏和顧傑也難逃法網,不過,此刻兩個人已經遠逃海外,警方直接全球追擊,相信不久之後,肯定也要落網的。

天色漸暗,整座城市也漸漸的亮起了燈火,一天都在忙碌著公司事務的顧西臣,終於決定回家了。

淩妍已經帶著三個孩子回到了他們之前住的大平層,此刻,客廳的裡燈火明亮,淩妍也正在準備一家五口的晚餐,因為需要單獨又安靜的空間,他們一直都冇有請擁人阿姨幫忙。

此刻,三個小傢夥也終於可以迴歸正常的生活了,他們在房間裡,客廳裡奔跑著,開心又歡樂,小小年紀的他們,彷彿還不知煩惱為何物,哪怕是被綁架過的小淩菲,也好似忘記了傷痛,跟在兩個哥哥的身後,追跑著,很開心,嫩嫩的聲音不斷的喊著:“哥哥,等等我,讓我抓住你,給你糖吃。”

淩妍在廚房裡準備食材,孩子們的聲音,從二樓的房間傳來,迴盪在房間裡,也傳到了廚房,她不由的放下了手裡的工作,細細的傾聽著他們的動靜,嘴角不由自主的揚了起來。

能夠迴歸這寧靜的生活,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大門處,傳來了一聲啪噠的聲響,有人開了門,淩妍一怔,輕步的走了出來。

玄關處,男人正在換鞋,一抬眸,就看到了走過來的女人。

淩妍身上隻穿著一件修身的白色上衣,身段纖美,長髮也隨意的綁束在腦後,看上去,女人味十足,顧西臣見狀,情不自禁的伸手將她擁緊。

“回來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晚飯馬上就做好了。”淩妍輕柔的說道。

“嗯,累不累?如果累的話,我們出去吃。”顧西臣可不想讓她當家庭主婦,說實話,他還挺喜歡她穿著正裝,在職場撕殺的樣子,不過,偶爾的看到她居家的一麵,顧西臣也是喜歡的緊。

“不累,我很想在家裡吃一頓飯,不過,我廚藝一般般,你不要嫌棄就好。”淩妍輕笑起來。

“怎麼會?你的廚藝已經很棒了。”顧西臣在她上揚的唇片處親了兩下:“孩子們呢?”

“在樓上玩捉迷藏吧,玩的不亦樂乎。”淩妍溫柔的看向樓梯處:“你上去陪他們玩吧。”

“好。”顧西臣也迫切的想要見到自己的孩子了。

淩妍回到廚房,顧西臣則是輕步上樓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