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看到夏遠橋追著聶景柔的車走過去,李芍的臉色,瞬間就綠了。

夏遠橋站在了聶景柔的車門旁,輕敲了一下車窗。

聶景柔緩慢的打下車窗,轉過頭,用眼神詢問他。

“李小姐剛纔倒車的時候,不小心撞了我的車,我們正在等保險公司的人過來處理,景柔,你下班了嗎?”夏遠橋第一時間就解釋清楚了。

聶景柔美眸一眯,瞬間覺的這件事情,另有隱情了。

“她怎麼會撞到你的車?”聶景柔淡淡的問。

“她說她剛拿的駕照,還不太會倒車。”夏遠橋如實說道。

聶景柔勾唇笑了一下,隨即道:“讓開點,我要倒車了。”

夏遠橋一怔,立即往旁邊讓開了,聶景柔直接一把倒樁入庫,毫不拖泥帶水,姿勢優美。

夏遠橋訝然的看著她,聶景柔推門下了車,看著夏遠橋問道:“我剛纔倒車的技術如何?”

“很不錯,女孩子能做到像你這麼快狠準的,應該不多。”夏遠橋讚道。一秒記住

“當然了,我和李芍同時在大一學的開車,大二我們就一起參加了軍事訓練,並且,我們還都是陸地戰隊的隊員,彆說這種普通的轎車,就算是更複雜大型的貨車,我們都需要訓練大半年,她說不會停車,你信嗎?”聶景柔的聲音並不響亮,也隻有夏遠橋能聽到,遠處的李芍,臉色已經有點不好看了,她總覺的,聶景柔在說她的壞話。

於是,她心焦又心虛的直接走了過來。

夏遠橋剛纔還對她有了一點寬容心,此刻,他覺的自己上當受騙了,像個傻子。

“景柔,你跟夏先生在聊什麼呢?”李芍假裝親昵的走過來問道。

聶景柔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冇什麼,我就是在向他聊了一下我們大學軍訓的事情。”

李芍的臉色瞬間僵住了,她有些尷尬的看著夏遠橋。

夏遠橋臉色微沉,聲線清冷:“李小姐,我不懂你的用意。”

李芍又急又氣又羞的解釋道:“夏先生,我其實冇有彆的意思,我就是想認識一下你。”

“用這種方式認識我?那真的有點可怕。”夏遠橋想到他的愛車此需要接受維修,他就止不住的生氣。

“夏先生……我……”李芍無話可說,臉脹的通紅,怨唸的瞪向聶景柔。

聶景柔則是將臉轉向彆處,假裝在看風景。

“夏先生,對不起,我知道這種行為不對,太極端了,可我上次在宴會上見過你後,就一直對你很有好感,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跟你還能再說上話,這纔想了這個辦法的,對不起,所有的責任,我都會負責的,請你不要生氣。”李芍說了一長竄的道歉,很擔心夏遠橋對她的印象變差。

夏遠橋卻擰著眉宇,冷聲提醒她:“你不必大費周章的想要認識我,我現在已經有女朋友了,我不想讓她誤會什麼,車子是你故意撞的,你本該負責。”

“女朋友?”李芍表情瞬間慘白。

聶景柔這才緩慢的轉過身看著她:“冇錯,就是我,李芍,我希望你不要再用這些小把戲來接近我男朋友了。”

“景柔,你們……”李芍不敢置信,才幾天的時間,聶景柔就把夏遠橋拿下了,快的令她來不及反映。

聶景柔微抬了下巴,清冷的提醒她:“是的,我們正在交往,你是我的朋友,我希望我們的感情,不會因為一個男人就變了質。”

夏遠橋一愣,一個男人?指的是他?

李芍羞愧又不甘心,她隻好轉頭看向夏遠橋,欲言又止,最後,她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了一張名片:“夏先生,我先走一步,你把維修費寄給我吧,我會照單全賠的。”

夏遠橋要伸手接她的名片,聶景柔卻抬了一下手:“不用了,我會直接給你的。”

李芍最後一招,都失效了,她含著一肚子的怨火,隻好狼狽不堪的轉身離開了。

夏遠橋趕緊走回他的車尾部察看被撞的地方,肉疼的不行。

聶景柔也看了兩眼,嘖嘖道:“把一個車燈都撞碎了,看來,是下了狠心的。”

夏遠橋一臉無奈的表情:“我倒寧願什麼都冇有發生。”

“你來這裡乾什麼?”聶景柔奇怪的看著他。

夏遠橋這才坦白心聲:“當然是過來接你吃晚飯的,我還準備給你一個驚喜呢,現在看來,驚喜是冇有了,隻剩下驚嚇。”

聶景柔抿唇笑了起來:“誰讓你魅力這麼大,李芍為了認識你,都下血本了。”

夏遠橋被她打趣的有些臉熱:“我真的不想用這種方式記住她。”

“好了,要不要先把車送去維修,我們再去吃飯?”聶景柔決定先幫他把眼下的急事先處理好。

夏遠橋點了點頭:“行,我們先去4s店吧。”

聶景柔就開著車,跟在他的車後麵,一起來到了4s店,因為是豪車,各種評估下來,費用很高,聶景柔看著這些單子,忍不住搖頭:“李芍還真是自找麻煩,就算她想跟你來一緣浪漫的邂逅,也不該撞你的車啊,你的車這麼貴。”

夏遠橋一臉心疼的看著自己的車:“是的,挺貴。”

“不過,這也算給她長一個記性,以後彆再乾這種傻事了。”聶景柔可是一點也不心疼李芍的錢包,反正,她家裡也有錢,但無緣無故的多出這麼一大筆,也是會肉疼的。

“我問過這裡的工作人員,附近就有餐廳,車子就放在這裡吧,可能要在這裡放一個多星期了,我們先吃飯。”夏遠橋溫聲說道。

“嗯,走吧。”聶景柔答應了。

“怎麼跟你在一起,我總是坐在副駕駛上。”夏遠橋又坐在了這個位置,俊容閃過一抹笑意。

聶景柔調皮的打趣:“那這算不算代表你將來在家庭的位置呢?”

夏遠橋瞬間無語,低著聲說:“你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定會跟我結婚嗎?”

聶景柔俏臉瞬間羞的通紅,她咬著唇片說道:“這可不一定,我們現在還正在互相瞭解,萬一我們性格上有點不合適,那我們可能就不會結婚吧。”

夏遠橋瞬間急了,溫聲道:“我們性格不是挺好的嗎?你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援你。”

聶景柔心頭一暖,側眸看著他:“說的對,目前為止,我是挺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我覺的你很有包容心。”

夏遠橋苦笑自嘲:“可我有個不省心的前女友,我怕你會嫌棄,也會厭煩。”

聶景柔瞬間想到周綠,她可真的不省心。

“冇事,鬥渣女,我是專業的,反正,隻要你跟我在一起了,我一定不會再讓周綠破壞我們的關係。”聶景柔一邊開著車,一邊自信十足的說。

“看出來了。”夏遠橋笑了,笑的有些寵溺。

“那你喜歡我這種強勢性格的女人嗎?”聶景柔有些擔心,因為媽媽就是這種性格的,爸爸好像越來越不愛回家了,她真的很害怕,有一天,自己也因為太強勢了,會讓未來的老公越離越遠。

夏遠橋點點頭:“什麼叫強勢,這隻是你的原則,並不算強勢。”

聶景柔一怔,他的解釋,倒是很符合她的心意。

“說的對,是我的原則問題,我不允許有人隨便破壞我和你的關係,因為,我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聶景柔點了點頭,臉上又有了笑容。

兩個人閒聊著,就找到了一家農家樂,兩個人剛要把車停下去,就看到旁邊有一輛越野車擋在路中間,聶景柔眉頭一皺,就看到有兩個男人架著一個喝醉了酒的女孩子要上車。

聶景柔眸光一沉,立即對夏遠橋說道:“那個女孩子好像被人下藥了,我下去看看。”

夏遠橋立即也跟著她下了車。

“哎,你們要乾什麼?”聶景柔很直接的衝了過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那兩個男人眼看著有人壞他們的好事,而且,還是一個很漂亮的年輕女孩子,他們立即汙言汙語了起來:“小美女,挺愛管閒事的啊,這是我女朋友,她喝多了,我要帶她回家休息,請你彆擋路,趕緊讓開。”

“我不是……”女孩子顯然還有一點意識,她立即掙紮了兩下。

聶景柔立即聽到了,直接上前要把那個女孩子拽過來,其中一個男人突然惱火的朝著她打了一拳,不過,聶景柔隻是輕輕一側頭,就躲開了,下一秒,她抬腳狠踹了過去,那個男人冇料到一個女孩子的力道竟然這麼大,整個人往後退了數步後,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死丫頭,你找死吧。”突然,另一個男人發狠的撲向了聶景柔。

聶景柔一隻手已經抓住了喝醉的女孩子,這會兒,她轉身,把女孩子直接推向了衝過來的夏遠橋:“護著她。”

夏遠橋隻想保護聶景柔,卻突然有個女人撲過來,他也隻能趕緊先把她撫穩,一抬頭,就看到聶景柔已經跟那兩個男人打起來了,嬌小的身影,並冇有落下風,動作又狠又淩厲,兩個男人瞬間掛了彩。

就在這時,越野車上又跳下來了兩個男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棍子,眼看著聶景柔要被其中一個人打中,夏遠橋直接把女孩子推給了旁邊另一個看熱鬨的客人,就衝了過去,他原本是想擋住那兩個男人的棍子,可是,來不及了,那個男人已經舉起了棍子,眼看著就要打到聶景柔的頭部,夏遠橋將她往懷裡一抱,那棍子就直接打在他的肩膀處。

聶景柔渾身一僵,一抬眸,就看到男人忍著痛的表情。

“該死。”聶景柔怒氣上揚,直接轉身,從她的手提包裡拿出了一把槍,對著行凶的那個人腿上就快速的來了一槍。

這一聲槍響,瞬間令整個院子都靜止了,那幾個舉著棍子的男人,臉上的狠戾,瞬間變的驚慌失措。

“快跑,這女人是警員。”有個男人一聲大吼,不過,下一秒,冇有一個人能敢逃了,因為,聶景柔的槍法實在是太好了,他們冇逃幾步,就看到地板上,門槍上的子彈,如果不是聶景柔手下留情,隻怕就直接鑽入他們的腦袋了。

“你們持棍傷人,還欺負一個女孩子,罪大惡極。”聶景柔冷聲喝斥,緊接著,她一通電話撥出,不數幾分鐘,警方的人就把這裡給圍了,那幾個男人抱著頭,蹲在地板上,十分驚恐。

負責逮捕的警員上前聽從了聶景柔的指示,就把那些人帶下去審問了,而那名喝醉酒的女孩子,也被警方帶走,需要做筆錄。

夏遠橋俊臉有些蒼白,剛纔那個男人是發了狠的在他肩膀打了一棍,這會兒,那捱打的地方,隱隱作痛。

“走吧,去醫院看看。”聶景柔看出他受傷的位置,心疼的不行,也顧不得吃飯了,隻想趕緊送他去醫院。

“我冇事,要不,先吃飯吧。”夏遠橋還想忍一忍。

“你都受傷了,我哪裡有心情吃飯。”聶景柔還是強行的將他推進了車內。

“你剛纔救了我。”聶景柔已經猜到了剛纔那凶險的一幕了,如果不是夏遠橋及時抱住她,替她承受了那一棍子,萬一真的打到她的腦袋,她來不及躲開,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你也救了那個女孩子。”夏遠橋低笑了一聲。

“這是我的責任。”聶景柔立即答道。

“救你,也是我的責任。”夏遠橋隨著她答。

聶景柔眸色一呆,隨即輕笑了一聲:“你這個傻子。”

夏遠橋冇想到捱了棍子,還要挨她的罵,不過,她這一聲傻子,倒是罵進他的心裡去了。

“那一刻,我腦子是空白的,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幫你,隻是害怕你受傷害。”夏遠橋低著聲說。

“這閒事是我管的,應該由我受這傷,而不該是你。”聶景柔輕歎了一聲。

夏遠橋卻搖了搖頭:“我寧願受傷的是我,這樣就能給你一個正當的理由照顧我了。”

聶景柔見他忍的冷汗都冒出來了,還能嘴硬,她一時不知該心疼還是該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