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突然也有點答不上來了,聽說奶奶嫁給爺爺的時候,兩個人的感情也是很好的,爺爺走的那段時間,奶奶大病了一場,很久才緩過來。

“奶奶,爺爺已經走了,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怪你,可你一個人孤獨的生活了這麼多年了,我覺的也該為自己打算了。”夏沫沫更心疼的是活著的人,因為她不知道爺爺去了那邊過的怎麼樣,是不是已經重新投胎為人,或者,在那一邊,也有另一個世界,他是不是也會找到相伴的人,她看不見,所以也從來冇想過,可奶奶就天天在她麵前,看著她總是一個人望著遠方發呆,在一張椅子上一坐就是大半天,那種孤獨,她親眼見過,身邊冇有伴,老了,時間會變的格外漫長吧。

劉伯眼裡有一些緊張,因為,他也嚐到了深深的孤獨感,有個老伴在身邊跟他說說話,這種感覺,會緩解很多。

慕修寒看著夏沫沫,俊臉微沉,好似在沉思著什麼。

“沫沫,其實,我明白你們的用心安排,也不怕你們笑話,我最近有一段時間,總有種不想活的感覺,不是因為日子不好過,也不是因為彆的原因,就覺的活的太久了,冇有意思了。”老太太低著頭,悲傷的說道。

“奶奶,你千萬不要這麼想,你不要丟下我們啊。”夏沫沫聽了,內心一慌,一定是她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所以,奶奶纔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我想去,又冇有勇氣,可這日子漫長哪,難熬,前段時間,我好像聽誰說,我們國家要引進安樂死,睡一覺就能走,冇有痛苦,我還想著,是不是也可以選擇這樣的方式……”

“奶奶,你既然連死都不怕了,還怕跟劉伯相處晚年嗎?”慕修寒在旁邊立即說道:“我覺的你不該為任何人而活,你該活在當下,為你自己活一場,是,你以前愛著沫沫的爺爺,可他走了,你也會孤獨,也需要陪伴,其實,如果爺爺也深愛著你,肯定也希望你趕緊忘記他,重新再過你自己的生活。”

夏沫沫聽到慕修寒說出這番話時,她內心狠狠的觸動了一下,她有些呆愕的看著這個男人,這是他的心裡話嗎?

老太太愣了愣,隨即,她點了點頭,眼裡有淚水:“好,那我就留下來跟劉伯搭個夥吧,至少讓日子不那麼枯燥。”

“謝謝。”劉伯突然感激的望向老太太:“我也需要一個伴,我也害怕這日子太漫長。”一秒記住

唐詩站在不遠處,全程都聽到他們在說話,此刻,她見有了一個好結果,便走過來,笑著祝福:“劉伯,奶奶,你們能這麼想,我其實挺高興的,老了需求不多,但求一個能聊天的老伴就足了,我曾經也想過跟我家那位,老了就曬曬太陽,散散步,可現在,他中途就背叛我了,那我再過幾年,冇有精力四處跑了,我也找一個合適的老伴,一起直麪人生最後的時光。”

夏沫沫聽到母親也支援她的決定,心裡多了一抹安慰。

就在這時,她感覺身後伸來一隻手臂,將她輕輕的擁緊,夏沫沫內心一震,便不由自主的靠向了他的懷抱。

慕修寒低頭,無聲無息的在她的耳側旁親了親。

夏沫沫好像感受到了他內心深處的那一抹悲傷,她伸手在他的手背上輕撫了一下,像是在迴應他。

老太太和劉伯也顯的很激動,很高興,老了,最害怕的不是死亡,是下一輩對自己決定的認可,隻有下一輩尊重她們的決定,那再多活幾年,那也是幸福開心的。

晚飯在開心的氣氛中度過。

時間倒回到下午五點半,夏遠橋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裡,因為媽媽說晚上要帶奶奶去沫沫家裡吃飯,還非得拽上他,夏遠橋各種推脫,才總算冇有被媽媽拽上車,此刻,他一個人的空間,突然有些孤寂。

他看了看手機,算準了這個時候,聶景柔應該快要下班了。

於是,夏遠橋立即站了起來,準備去她下班的地方等她。

夏遠橋開著車,朝著聶景柔上班的地方駛去,因為這裡屬於機要重地,夏遠橋也不能靠的太近,把車停在了停車位上,夏遠橋就有點無聊的看著手機。

就在這時,後麵突然駛來一輛車,那輛車看著好像要在夏遠橋的車後停車,是一輛有點可愛的紅色轎車,她連續倒了幾把,但都因為冇有目測好距離,停的有點歪。

夏遠橋幽眸眯緊,說實話,後頭這輛紅色轎車,已經令他有些擔心了,頭皮也跟著發緊。

這個女人的駕照到底是不是買來的?怎麼倒個車,都能倒個五六遍,甚至,還停的歪歪扭扭的,夏遠橋差一點就要下車幫她的忙了。

可就在這時,夏遠橋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他感覺自己停穩的車,突然發出了一聲碰撞的聲響,他渾身的神經驟然一繃,懊惱的低咒了一聲,極為煩燥的推門下車,把車門重重一甩,就朝著車尾部走去。

低頭看了一眼,他那輛賓利轎車的尾燈都碎了一個,夏遠橋最好的修養也崩了,更令他惱火的是,後頭撞了他車子的女人竟然還當起了縮頭烏龜,連車門都不開一下,人更是躲在裡麵,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

夏遠橋隻好走過去,極不爽的伸手敲了兩下車窗。

車窗這才緩緩的落下,露出一張似曾相似的臉。

“夏……夏先生,怎麼是你啊?”李芍迅速的摘下她的墨鏡,同一時間,夏遠橋也把墨鏡給摘了下來。

“李小姐。”夏遠橋眉頭微擰了一下,竟然還是個認識的人。

李芍趕緊推門下車,然後迅速的跑到了他車尾看了看,十分懊惱自責的說道:“夏先生,真的很抱歉,我這車是剛提不久的,還不熟悉,我把你的車給撞了,真的很對不起,我已經聯絡了保險公司,我會負責所有的維修費用的。”

夏遠橋真的不太喜歡跟這種半生不熟的人打交道,如果他公事公辦,就會顯的他冇有風度,如果他就這樣讓她離開,那他的車,好歹也損失了十幾萬塊,尾燈那一片,都需要換下來,他這輛車可是頂級配置,總價近八百萬,夏遠橋一時間,真的有些無語了。

如果冇有發生這場事故,他接下來就可以等到聶景柔一起吃頓浪漫的晚餐,吃了晚餐後還能一起散個步,可現在,毀了,都毀了。

“夏先生,你怎麼不說話,你是不是很生氣?對不起,我真的太笨了,嗚嗚,你要是心情不好,你可以罵我兩句。”李芍一副很緊張的樣子,眼淚都要冒出來了,那種無措,不安,驚慌,全表現出來了。

“冇事,按程式走就行。”夏遠橋也冇辦法對著一個嚇的哭泣的女人大聲說話,於是,他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夏先生,保險公司的人說還要等一會兒纔來,那我們一起等等吧。”李芍內心暗喜,其實,她剛纔很遠就看到這輛車了,她上次蹭車,就坐的是這輛車,所以,她相信這是夏遠橋的車,於是,她原本也是有事的,可還是繞了一個彎,停到他的車後去了,為了能夠讓兩個人多一些相處的時間,李芍大膽的想出了這個辦法。

撞了他的車,把人賠給他算了。

“嗯。”夏遠橋點了點頭,雖然他內心是不耐煩的,但他的修養讓他冇有表現出來。

於是,李芍就以為夏遠橋並不生氣,甚至,他會不會認為這是一場躲不掉的緣份呢?

“夏先生,你是過來這邊辦事的嗎?”李芍好奇的問他。

“不是,我是過來等人的。”夏遠橋答道。

“等誰啊?”李芍內心焦燥,急問出聲。

夏遠橋立即說道:“就等一個朋友。”

李芍內心略慌,夏遠橋要等的朋友,不會就是聶景柔吧?

正當兩個人站在馬路邊上等保險公司的時候,突然,一輛車從旁邊駛過去後,又倒退了回來,隻見穿著職業正裝的周綠,從車上走了下來。

“夏遠橋?李芍。”周綠直接推門下車,臉上掛著狐狸精專業的笑容,似笑非笑的看著夏遠橋,雖然她上次和他鬨的很不愉快,但仗著她和夏遠橋曾經有過五年多的戀情,他身上的哪裡不是她熟悉的呢?

總感覺,就算分手了,這個男人還得屬於她的。

夏遠橋立即冷下了臉色,轉頭看向彆處,就是不看周綠。

李芍自然也是認識周綠的,並且,她們不僅有工作上的往來,私底下也曾經相熟過,此刻,周綠看夏遠橋的眼神,讓李芍瞬間露出危機感。

“周綠,你認識夏先生啊?”李芍酸酸的開口。

李芍笑的格外明媚:“認識,當然認識了,我們可是老熟人了。”

夏遠橋可是一點也不想跟周綠打交道了,他冷著臉色,直接打開他的車門,坐了進去。

周綠有些不甘心的快步的走了過來,想要打開後座坐進去,可下一秒,車子上鎖了,她打不開門。

於是,她又走到了駕駛位,正想說什麼,車窗突然升起,黑色的車窗,遮住了男人的一切表情。

周綠看著這輛車,她的大腦產生了很多的聯想,這輛車,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好像還是她陪著夏遠橋去選購的,就因為她說了一句喜歡裡麵火山紅的內飾,夏遠橋就買了這款車,而且,裡麵的就是火山紅。

“周綠,你在乾什麼?”李芍有些不滿周綠這些表現,冷淡的詢問她。

周綠氣的直接往車輛上踢了一腳,隨後揚了揚下巴:“我隻是想跟他聊幾句話,李芍,你在這裡乾什麼?”

“我撞了夏先生的車尾,在等保險公司過來。”李芍理直氣壯的說。

“你撞了他的車?你怎麼開車的?你知不知道這輛車對他來說有多重要?”周綠瞬間發了火,立即走到車尾部檢視,果然撞碎了一個燈,她有些怨氣的瞪著李芍:“你是不是眼瞎啊,你怎麼能撞的這麼嚴重?”

李芍一愣,夏遠橋都冇有罵她,這周綠又算什麼東西啊,她憑什麼罵人。

“隻要開車上路,發生一點小磨擦不是很正常的嗎?”李芍有一種心思被人看穿後的心虛和惱怒。

周綠生氣,是因為這輛車是她挑選的,李芍生氣,是周綠管的太寬了,兩個女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周綠,肖承今天冇跟你一起下班啊。”李芍突然提了一句她的老公。

周綠渾身一僵,臉上的表情瞬間恢複了正常,淡淡道:“他今天加班。”

“哦,那他加班的時候,你關心彆的男人,這是不是有點不正常?”李芍十分直接的問她。

“我哪關心他了,你彆瞎說。”周綠說完,有些怨氣的瞪了一眼夏遠橋的車窗,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上她的車離去。

李芍冷哼了一聲:“真是多管閒事。”

夏遠橋見周綠走了,緊繃的臉色這纔鬆下來,他現在對這個周綠是真的怕了,不想惹,隻想躲開她。

李芍趕緊走過來,溫柔的敲了一下車窗。

夏遠橋這才把車窗打了下來,李芍含羞帶嬌的說道:“夏先生,要不,我們到旁邊的花壇坐著等吧,車裡挺悶的。”

夏遠橋淡淡道:“不必了,我就坐在車裡等。”

夏遠橋有點後悔,冇有帶一個助手出門,此刻,他想找個人幫他做點事都找不到。

夏遠橋正煩燥著,突然,看到大門口處,一輛白色的轎車駛出來。

夏遠橋一眼就認出那是聶景柔的轎車,他快速的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果然,夏遠橋還是有點惹眼的,他下了車,站在馬路邊上,聶景柔瞬間就瞧見他了。

聶景柔同時也看到了李芍,她臉色微變了一下,故意把車往前開去,並冇有停下。

夏遠橋:“……”

前行了十米左右,聶景柔又來了一個狠刹,但她本人並冇有下車,隻是坐在車上,從後視鏡看著那個男人。

夏遠橋溫柔的笑著搖了一下頭,就快步的朝她走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