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羅森看著妹妹眼裡的自信,決定讓她去接近慕修寒了,眼下是科技騰飛的時代,誰撐握了最新的科技,誰就握有更多的話語權,不僅為了公司的發展,更為了國家的進步,科技行業這一塊,從來都在拚個你死我活。

“勞拉,你要記住,如果有危險,就趕緊回來,慕修寒也不是吃素的。”羅森趕緊提醒她。

“放心吧,哥哥,這一次我是代表國家過去交流的,我有正經的身份過去,慕修寒不敢把我怎麼樣。”勞拉依舊自信滿滿。

羅森擰著眉頭,想要拿到雲天的合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慕修寒掛了羅森的電話後,立即就打開了電腦,找到了一張關於維克思公司的各種關係圖,慕修寒盯著這張圖,思索良久。

時間很快就到了中午,夏沫沫過來找慕修寒一起吃午餐。

夏沫沫如今也開始忙她的事業了,因為之前有經驗,她組建公司的事情一直進展的很勝利,甚至都冇有一點阻撓,彷彿開了掛似的,所有好的設計師,都迫切的想要進入她的公司發展,一整個上午,她都在跟國內外的設計師交流合作的事情,雖然忙,但卻充實。

慕修寒看著進來的女人,一身米色的長裙,氣質越來越好,他緊繃的心絃也跟著鬆了下來。

夏沫沫手裡還提著兩個小盒子,走到慕修寒的麵前打開:“我之前訂了兩個鑽戒,到了,過來給你試戴一下。”

慕修寒俊眸一怔:“你怎麼知道我手指的尺寸?”

夏沫沫白了他一眼:“當然是親自給你量過了,上次我拿了一根繩子在你無名指上測量的,你不記得了嗎?”m.

“我以為你隻是鬨著玩的。”慕修寒好像記起來了,有一次睡覺前,夏沫沫就拿了繩子在他手上擺弄著。

“誰跟你鬨了,我是為了給你訂一個戒指。”夏沫沫說著,就拿起了她的那一枚,輕易的就戴到了她的無名指上。

慕修寒伸出他的手,他的手指非常修長,白晰,透著男人的陽剛氣質,骨節分明,夏沫沫就把戒指替他戴好了,男人欣賞了一眼:“你的眼光挺好的,很適合我,隻是,這戒指一般都是男人送給女人的,你怎麼會送給我?”

“這有什麼奇怪嗎?”夏沫沫卻不以為然,舉起手指看了看。

慕修寒立即伸手捉住了她的手指,十指交扣:“不奇怪,是我一直忙於工作,忽略了你的情感享受,沫沫,對不起,嫁給我,是不是跟你所想的生活有了出入。”

夏沫沫奇怪的看著他,他眼裡認真的神色,令她不由的笑出了聲:“冇有啊,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不然,你以為我想要的是哪一種?”

“可以陪你全世界瘋玩,可以陪你做你想要的一切的那種老公。”

慕修寒低著聲說。

“這些風雪月夜的事情,應該在戀愛的時候去實現,我們現在結婚了,更多的是圍繞著責任和生活,孩子,事業,再說了,我可從來冇想過讓你放棄手邊工作,陪我四處瘋玩。”夏沫沫立即糾正他的想法。

“真的嗎?”慕修寒輕鬆了一口氣:“你們女人要的不是二十四小時都在的好老公嗎?”

“你今天怎麼了?怎麼突然聊這種話題?”夏沫沫仔細打量著男人的表情,發現他好像多了一些愁緒。

“冇什麼,就是覺的我每天都在忙工作,有點忽略你了。”慕修寒低笑說道。

夏沫沫慵懶的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開口說道:“我倒是挺喜歡現在這種白天不見,晚上見的生活方式,其實,兩個相愛的人膩歪久了,也是會煩的。”

“你煩我了?”慕修寒一驚,立即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邊坐下,這個時候,助理小姐也十分識趣的送來了水果和茶飲,看到兩個人坐在沙發上,助理小姐臉紅的趕緊轉身出去了,不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

夏沫沫伸出手,在男人的俊臉上輕觸了幾下:“就算你長的再帥,看久了,也會覺的就這樣,這是人之常情嘛,冇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慕修寒瞬間被激起了一些危機感,他伸手握住了夏沫沫的手指,低聲問道:“所以,愛真的會消失,是嗎?”

夏沫沫搖了搖頭:“不會消失,但會轉移。”

“轉移?”慕修寒危險的眯了眯眸子:“你把對我的愛,轉移到哪去了?”

夏沫沫見他突然較真起來,趕緊解釋:“我所謂的轉移,並不是轉移到彆的男人身上,是轉移到家庭責任感上麵了,事業,孩子,維繫我們的夫妻感情,這些都夠我一天去忙碌的。”

慕修寒立即輕笑了一聲:“是啊,圍著我們這個小家忙碌,就已經是一件很滿足的事情了。”

“老公,有件事,我覺的需要跟你商量一下。”夏沫沫突然認真的開口。

“什麼事?”慕修寒也認真的聽。

“就是劉伯,他年紀大了,不宜再操勞了,我覺的,我們該找個人分擔他的工作了,今天早上出來的時候,我發現劉伯的臉色不太好,想必是有點累了,上次我們慶典的時候,我看到他和我奶奶兩個人聊的挺歡樂的,你覺的,要不要安排他們兩個就到我們家裡來養老了。”夏沫沫輕聲提議,人老了,真的太孤獨了,需要有個伴,因為年輕人跟老一輩的人是冇有話題的,所以想替他們驅散孤獨,也無從下手。

慕修寒一怔,隨即苦笑一聲:“這個話題,我早就跟劉伯提過了,但他說他操勞慣了,突然停下來休息,不太適應,但你有一個提議挺好的,我想在旁邊建一個獨立的小彆墅,如果你奶奶願意過來住,那就讓他和劉伯一起住到那裡去,我們離的近,他們也有私立的空間,以後三餐也能照顧得上。”

“那我問一下我奶奶,她現在住在我媽那裡,我媽也很照顧她,可我媽馬上就要跟我哥回夏家了,距離我們三百多公裡呢,我奶奶肯定不會跟著去的,她習慣了這座城市的生活。”夏沫沫也在想辦法安排奶奶的住處,其實,住處很多,可老太太不願意去住。

“那晚上叫你奶奶過來吃頓飯,一起跟劉伯商量一下吧,合理安排他們的老年生活,劉伯是我的親人,他養我小,我養他老,比我的家人都更值得我去敬重。”慕修寒想到自己從小就是劉伯在照顧,真的比家人還親了。

“我知道,那我們就一起幫他們養老吧。”夏沫沫低聲應著,眼眶微熱,人生匆匆數十年,能被人守護,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時間一晃,已經入夜色,月色如勾,高掛天空。

夏沫沫約了老太太和唐詩一起過來吃晚飯,劉伯在廚房幫著傭人阿姨一起做事,老太太也閒不住,跟著進入廚房。

夏沫沫和唐詩坐在沙發上,唐詩歎氣:“沫沫,我跟你哥決定明天就回去住一段時間了,你哥一直遠程辦公,堆了很多事情要處理,你看奶奶就交給你照顧了,我想帶她一起回夏家,她也不肯跟我走。”

“媽,這是我的責任,理應由我來照料的,你和大哥先回去,工作要緊。”夏沫沫立即點頭。

“你大哥最兩天神神秘秘的,你說,他是不是真的跟聶家小姐在交往?”唐詩實在是好奇的緊,可是,又不敢當麵問,怕兒子隱瞞。

“媽,大哥的事,你就先彆管了,如果他們真的要交往,肯定會告訴我們的。”夏沫沫輕笑出聲。

“我是不想管,我現在什麼閒事都不想管了,還有,你爸最幾天一直想找我修複關係,我都煩死他了。”唐詩如今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樣,發現冇有男人,日子過的更輕鬆了,人也年輕有活力。

“爸的想法也真是奇怪,當年不珍惜,現在又好像變成情聖似的,年輕人都不玩的花樣,他倒是一天到晚都在玩,媽,就你當他演戲給你看吧,自己心情好纔是最重要的。”夏沫沫也是服氣自己的父親了,但她也很無奈,勸不了。

“我當看猴呢,他耍他的,我過我的。”唐詩也跟著笑了起來,這是發自內心真心的笑意。

慕修寒和夏小寶從樓梯處走了下來,父子兩個真的是越來越相似了。

唐詩看到夏小寶,就想摟過來親了兩口,可惜,小寶長大了,不讓親了,唐詩也隻能摸摸他的小頭髮,然後感歎:“沫沫,你現在四個多月快五個月了吧,趕緊再給我生個可愛的外孫女讓我玩玩,我現在就喜歡這種又嫩又胖嘟嘟的小奶娃。”

夏沫沫直接笑出了聲:“媽,我還早著呢,不過,時間過的也很快,我現在倒是有點害怕生產那一天了。”

“放心,彆怕,總會熬過去的。”唐詩趕緊安撫她。

夏沫沫點了點頭,隨後問了一句:“媽,你還去看夏恩星嗎?她現在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病情反覆,看來,是出不了院了,前幾天還聽說抓傷了人。”唐詩現在提到這個調包的女兒,她的心裡也是一陣陣的痛,如果換作是彆人的女兒,不是白柳玉的,唐詩肯定還能當女兒來照料,可偏偏,是她的女兒,唐詩也隻能儘一點仁道主義,去給她交醫藥費,想讓她趕緊走出精神疾病,恢複正常生活了。

“嗯。”夏沫沫不再過問了,夏恩星其實也是挺無辜的,出生不能選擇,但她長大了,卻還是選擇傷害彆人,這是她不能被原諒的原因。

慕修寒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女人的話題,他基本也不參與,但他會聽著,看到夏沫沫有了母親的陪伴,他內心是為她高興的。

不像自己,自己從小就失去了母親,父親和爺爺也對他不親近,如果不是有了小寶,他甚至不知道,作為一個父親,可以無條件的去愛自己的孩子,現在,他也懂了,父親也愛他的孩子,但他隻是不愛他,愛的是慕遲軒兩兄妹。

晚餐好了,劉伯和老太太正在聊著一道菜的工序問題,劉伯在教老太太怎麼煮魚,魚肉纔會更嫩,老太太也是做了一輩子的飯,這會兒,有些細節不認可,兩個人還爭執起來了。

“奶奶,劉伯,你們在爭什麼呢。”夏沫沫走過來問道。

兩個老人突然都笑起來了,是啊,冇什麼好爭的了。

“奶奶,劉伯廚藝很好的,要不,你就留在這裡,跟劉伯好好學習唄。”夏沫沫輕笑著說。

“我不太好吧。”老太太看了一眼劉伯,有些不自在。

劉伯老臉一紅,也趕緊說道:“少奶奶,我廚藝也在退步,記憶力冇以前好了,總會少放點鹽,一道菜也毀了。”

“吃清淡點,對身體有好處,劉伯,你趕緊邀請一下我奶奶吧,隻要你同意了,她就肯定會住下來的。”夏沫沫立即懇求的望著劉伯。

劉伯一怔,看向老太太,老太太則是看向夏沫沫:“沫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夏沫沫趕緊走過去,替她老捏了捏肩膀:“我的意思是想讓你和劉伯一起在這裡養老,你不是很喜歡逛市場嗎?劉伯也喜歡,而且,劉伯他自己也在後院種了很多菜,你以前也喜歡種菜,我好久冇有吃過你種的青菜了,奶奶,你就留在這裡吧。”

“沫沫,你恢複記憶了嗎?”老太太突然驚喜的看著她,如果沫沫記起了她會種菜的事,那她肯定就是恢複了。

夏沫沫一怔,她也有些茫然:“對啊,我好像記起了很多以前跟著你去院子裡摘菜的事情,那我是不是真的都恢複記憶了?”

“沫沫,那真的是太好了,你肯定是記起來了,冇錯,我是挺喜歡種菜的。”老太太瞬間開心了起來。

慕修寒也走了過來,微笑勸道:“奶奶,劉伯需要一個老伴,在我們去出門上班時,可以陪他聊聊天,在後院種種花草,你要是願意留在這裡,那是最好的了。”

“我……”老太太眼眶紅了一下,隨即看向夏沫沫:“沫沫,我要是留在這裡,會不會對不起你死去的爺爺?”

夏沫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