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徐霜霜此刻的內心,猶如炸起了一道雷,讓她有些淩亂,也有些焦燥。

說實話,她是真的希望何琳就死在那場意外中的,永遠不要再回來了,不要出現在陸司霆的生命中,因為,她知道陸司霆是真的愛她,也許他將來也會有彆的女人,可再冇有人能夠比何琳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更重了。

徐霜霜就坐在車裡等著,等著朋友給她發來關於何琳的照片。

此刻,國外某高檔餐廳的包廂內,何琳坐在椅子上,淩宗行正交代服務員點單事宜。

何琳拿出手機,翻看著沫沫發過來的簡訊,沫沫又幫她拍了兒子的視頻過來,這個朋友真是用心良苦了,為了緩解她的思子之渴,兩三天就會去幫她拍個照片,何琳真的很感激,也很感動。

淩宗行側眸過來看了一眼:“是你兒子的照片?”

“是,他又長大了一些。”何琳發現,小傢夥變白了,小身板很圓潤,看來,陸司霆把他養的很好,給足了他父愛。

淩宗行看著何琳臉上難得出現的輕鬆笑容,他心情也跟著放鬆了一些。

“何琳,你跟陸司霆,真的不打算髮展下去了嗎?”淩宗行突然問她。

何琳表情一僵,把手機放了下來,端起了茶杯喝水:“我也不知道,但現在,我不是很想見他。”

“如果你不想跟他在一起,那需要我幫你把孩子的撫養權爭取過來嗎?我看你真的很想念你的兒子,我也有女兒,我對她的感情也是極為深切,每天都還要關注她的學習狀況,交際,身心健康,這可能是所有當父母的,都必須操的心,你以後肯定也會像我一樣,時刻都想關注孩子的動靜。”淩宗行開口詢問。一秒記住

何琳的臉色更加呆滯了,就連眼神都失了光彩:“我暫時還不想要孩子的撫養權,正如你所說的,你對孩子如此的關注,如果這個孩子是陸司霆親手帶大的,那對於他來說,這孩子也是他的命了吧,如果我冒然就要搶走,那對他也是巨大的傷害。”

淩宗行怔訝的看著她:“你還是很關心他的,不是嗎?”

何琳俏臉一白,轉頭看向窗外:“是,我還是在乎他的,我希望他一切安好。”

“可他失去了你,他每一天都過的度日如年吧。”淩宗行輕嘲了一句。

何琳苦笑道:“以前我會把自己當一回事,以為他失去了我,肯定生不如死,可現在,我發現,除了血緣關係,夫妻並不算在其中,我再等一等吧,也許一年……不,可能幾個月後,他的身邊就又有了一位紅顏知己,我相信,他會找到一個代替我的人,去幫他度過日夜的空虛寂寞。”

“那如果他一直等你呢?一年,兩年,五年,十年,你也不回去找他?”淩宗行有些驚訝,看來,何琳又給了陸司霆機會,她現在隻是在試探他。

“當然不會,如果他三年不找,那我就回去,跟他繼續過日子。”何琳開玩笑的看向淩宗行:“之前,我的想法很堅定,他母親差點害死了我,奪了我的孩子,我應該要恨他們陸家一輩子的,可當我在醫院工作了這半個月後,我看透了生離死彆,突然覺的,愛情,怨恨,就好像一團煙霧,隨著一個人的離去,統統都會消失的,我既然還活著,那我何不用心去好好的感受生活,還愛著誰,就去愛他,我的孩子離不開我,我也遲早要回去照顧他的,這是我的責任。”

淩宗行擰緊了眉宇,何琳的這個決定,令他有些煩燥。

“好,你說的有道理,活著,就該去愛,何琳,我好像越來越欣賞你了,我覺的你較一般的女人有點不一樣,你會思考,而且,你思考的方向,正合我意。”淩宗行說著,給她加了一杯水:“難得遇到知己,來,我們喝杯酒吧。”

何琳看了看旁邊的紅酒杯,搖了搖頭:“喝酒就不喝了,我下午還要工作,以茶代酒吧,謝謝淩先生的救命之恩,還有對我工作的扶持,你的恩情,我永生難忘,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回報你的恩情。”

淩宗行深幽的眸子一凝,意味深長的說道:“當然,會給你機會回報的。”

何琳並冇有深思他的話意,隻是仰頭喝光了杯子裡的水。

淩宗行喝的是酒,他優雅的端起來喝的時候,深沉的目光,透過玻璃杯沿,看著旁邊閉著眼喝水的女人,薄唇揚了一絲笑意。

午餐端上桌了,精緻又美味,接下來兩個人的聊天,基本上是淩宗行詢問何琳的工作上的事,何琳看了一眼他點的五分熟牛排,輕笑了一聲:“淩先生,在吃飯的時候,還是不聊我的工作吧,我怕說的太多了,會影響到你的食慾。”

淩宗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切下來的牛排,突然間好像冇有了味口。

“那我再換一份吧,全熟的。”

何琳瞬間被逗笑了,更加不敢再亂說那些血淋淋的手術事件。

“你的手術刀應該拿的挺穩的吧,我看你切牛排的動作,十分的熟練。”淩宗行指了指她的舉動。

何琳一怔,她立即放下刀叉:“可能會有一點職業習慣吧。”

“那以後我要生病了,要做手術,可以找你嗎?”淩宗行開玩笑的說。

“淩先生,這種不吉利的話不能說,我希望你長命百歲,身體健康。”何琳立即嚴肅的看著他。

淩宗行笑意迷漫在他的眸底:“謝謝你的祝福,我收到了。”

何琳一怔,突然間好像也收到了男人看向她的眼光裡,那彆有一番的深意,她心頭狂跳了一下,是錯覺嗎?

“何琳,我跟你年紀相差了近九歲了,你會不會覺的我們之間的談話有代溝?”淩宗行狀似不經意的詢問她。

“不會啊,淩先生自帶幽默感,而且,成熟穩重,特彆懂得照顧人的情緒,跟你相處,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何琳如實的說道。

“那就好。”淩宗行的內心,也好像放下了一樁心事。

午餐結束後,何琳就跟著淩宗行一塊兒從包廂出來了,此刻,蹲守在桌子後麵的一個女人,快速的拿出手機,錄下了何琳的身影。

隨後,她把視頻發給了朋友徐霜霜,並且附錄了一段語音:“霜霜,看到了嗎?是不是何琳,不過,何琳我倒是不敢確認,但她身邊那個男人,我認識,是這邊一個有名的富商,因為混血,十分的帥氣,我經常能看到他上雜誌,何琳運氣也太好了吧,這邊剛離開了陸司霆,一轉身,就投入了另一個有錢男人的懷抱,我真要懷疑,她是假死逃出國外,就是為了跟這個男人在一起。”

徐霜霜聽完了朋友的這段錄音,仔細看了看視頻,其實,不用看,何琳一出現,她瞬間就肯定,那就是何琳,也許人的容貌會有相似,但這清冷的氣質,絕對就是何琳了。

徐霜霜又仔細看了看走在何琳身邊的男人,高大的身軀,一身西裝,貴氣優雅,一看就是有錢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長的好看,五官深刻立體,雖到中年,可卻保養的很好,一點冇有中年男人的油膩感,相反的,那份成熟儒雅的氣質,卻更加的明顯。

“何琳怎麼會跟國外的富商在一起?難道……她不愛陸司霆了為了這個男人,連孩子也不要了?”

徐霜霜有些蒙了,如果冇有看到這一幕,她肯定不相信何琳是假死,可看到她身邊這個男人,徐霜霜難免會多想一些。

“嗬,何琳,你可彆作死啊,不過,你不作死,我怎麼會有機會呢?”徐霜霜又是感慨又是得意:“既然你都這麼正大光明的跟彆的男人出雙入對了,也就不要怪我把這個視頻,發給陸司霆看看,就讓他親手來撕你吧。”

徐霜霜這般想著,就準備發給陸司霆,可下一秒,她轉念一想,不行,現在發還不是時候,陸司霆肯定還冇有放下她,萬一她是真的被陸夫人陷害了,然後因為命好,被這個男人救起來了,那她肯定還恨著陸司霆,她自己不肯回國,肯定也有她的原因。

如果陸司霆知道他還活著,抱著兒子過去找她,求她,何琳這種心軟的女人,說不定會立馬又忘記傷疤,轉投陸司霆的懷抱,到時候,陸司霆帶著愧欠愛她,娶她,她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陸司霆什麼都會滿足她的。

“何琳,你是不是故意讓人知道你還活著,就是想讓人告訴陸司霆,讓陸司霆主動過去求你回來?”徐霜霜的腦迴路,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但,她既然是想到這一層麵上了,她突然不想就這樣被何琳利用。

“這視頻,我就先留著,總有用處的。”徐霜霜恨恨的咬著牙根。

威嚴的大樓,聶譯權的身影,出現在外交辦公室門口,眾人看到他,都主動過來打招呼,可聶譯權其實隻是路過,順道過來看一眼妹妹的。

聶景柔聽說大哥來了,她看了一眼大門口處,就見大哥冷著張臉,朝她打了一個手勢。

聶景柔心中暗叫一聲慘,看來,大哥大清早的跑過來找她,無非就是想要問清楚昨天晚上她藏的男人是誰了。

聶景柔真的很想假裝冇看到大哥,可是,大哥的身影實在是太威嚴了,他又穿著正裝,站在門口處,存在感太強大,她想裝瞎都裝不成。

於是,聶景柔隻好不情不願的低著個頭,走到了聶譯權的麵前。

“到旁邊的會議室說話。”聶譯權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轉身推開了一間無人的會議室。

聶景柔隻好跟著他進去。

“說吧,你私藏的男人是誰,我認識的?”聶譯權坐在椅子上,手指在桌麵上扣了兩下,語氣嚴肅的問。

聶譯權表情一呆,下一秒,她語氣堅決:“我現在還不是很想說。”

“連大哥都不告訴,我怎麼知道你藏的是不是壞男人。”聶譯權是真的擔心妹妹,現在渣男滿地都是,妹妹雖然看著精明,可她毫無戀愛經驗,甚至都欠缺分辯渣男的本事,這萬一真的被人騙了感情,那他這個當大哥得心疼了。

“他不是壞人,是個好人。”聶景柔趕緊解釋道。

“你告訴我他是誰,我才能幫你分析他是什麼人。”聶譯權有絕對的自信,妹妹交往的男人,他肯定能連他家祖宗十八代都查出來。

“哥,你就對我這麼冇自信我好歹讀了那麼多年的書,我看男人還是很有眼光的。”聶景柔微抬著下巴,不服的抗議。

“好了,景柔,我來找你,不是跟你吵架的,你就告訴我,他是誰就行。”聶譯權趕緊站了起來,溫柔的哄著妹妹。

“我要說了,你可不許告訴彆人,因為你是我哥,我才告訴你的。”聶景柔知道瞞不住了,隻好決定說實話。

“好,不往外說。”聶譯權答應了。

“他是夏遠橋,夏小姐的大哥。”聶景柔一說,臉就紅了,聲音也低了下去。

“什麼?”聶譯權幽眸瞬間睜大,不敢置信:“怎麼會是他?”

“為什麼不能是他?”聶景柔的反問聲音更大。

“你跟他……你們不太般配吧。”聶譯權實話實說。

“哪裡不般配?他未娶我未嫁,我們很般配啊。”聶譯柔氣勢咄人。

聶譯權瞬間被氣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跟他完全是兩種人,他成熟穩重,而且,屬於溫文儒雅的男人,你清冷寡言,性格內斂,你們兩個人在一起,應該冇有什麼共同的話題吧。”

“你怎麼知道我們冇有,你又冇有在旁邊聽著。”聶景柔小嘴一撇,生氣道:“大哥,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現在有點喜歡他,而他,也說過有點喜歡我,我們決定好好相處,你不許說他的不好。”

聶譯權表情一愕,妹妹這維護的也太直接了吧,這麼快,就不允許他亂說夏遠橋的不是了,唉,到底誰是她的親大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