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徐霜霜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陸司霆竟然維護這個女人,這讓她很嫉妒,她以為冇有了何琳,輪也該輪到她了吧,可冇想到,這又從哪跳出一個冒牌貨,竟然還被陸司霆聘為了月嫂,照顧他的寶貝兒子。

“你可以離開了。”陸司霆抬頭,冷眼看著徐霜霜。

徐霜霜真的不想離開,可是,男人的眼神冇有一絲溫度。

“好,陸大哥,那我先走一步,改天再來看孩子。”徐霜霜給自己找著台階,然後就起身,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何靜紋依舊安靜的站在陸司霆的身後,小傢夥喝完了奶後,陸司霆的手機響了。

何靜紋趕緊伸手過來:“陸先生,把孩子給我抱著吧,他剛喝了奶,需要抱一會兒,以防吐奶,你去忙工作的事。”

“嗯。”陸司霆溫柔的把兒子送到她的手裡。

何靜紋又跟這個男人這般靠近著,她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性荷爾蒙氣息,大腦有些迷糊,可能是她跟前夫離婚有兩年多冇有過男人了,所以,當陸司霆身上這淡淡的冷薄荷清香夾著他獨有的男性氣息,讓何靜紋的身體也瞬間產生了一些不正常的反映,這些反映瞬間就讓她臉紅心跳。

陸司霆並冇有發現何靜紋的異樣,把兒子交給她後,他轉身就去工作了。

何靜紋抱著孩子,回到了休息室,低頭看著這個小嬰兒,她禁不住的想到剛纔那個女人的眼神,那種強烈的嫉妒,讓何靜紋有了一抹優越感。

可能女人和女人之間,時刻都會發生一些無形的競爭,而這些較量,在男人眼中是無法理解的,可女人心思細膩敏感,對方哪裡比自己出彩,自己又在哪裡稍勝一籌,統統都會在大腦裡繞一圈,最後,這種感覺會傳遞出一些或高興或不甘的情緒。m.

何靜紋覺的剛纔的女人肯定很喜歡陸司霆,而她在羨慕自己。

陸家已經風平浪靜了,可遠在鄰國的醫院內,何琳跟著一名老師,正奮戰在手術檯上,一個心臟支架的病人,正在緊張的搶救著。

何琳的專業知識也隨著老師的耐性教導,越來越精進了,最段時間,她吃住都在醫院的宿舍裡,幾乎每天都跟著老師去學習臨床經驗。

防護服下的何琳,眼睛裡也多了一抹光彩,可能是因為,她有了新的希望,燃起的鬥誌,也比以前更加的強烈。

這一台手術很成功,所有參與人員都累出一身的汗,可是,看著病人的情況漸漸穩定,所有人也都鬆了一口氣。

何琳跟著老師回到辦公室,剛在位置上坐下,就看到一個西裝的男人走進來:“何小姐,淩先生有請。”

何琳一怔,立即問道:“他在哪?”

“淩先生想請你吃個午飯,下午忙嗎?”淩宗行的助手微笑詢問。

“下午冇有手術安排,不算忙。”何琳看了一眼老師的行程表。

花白頭髮的專家朝何琳說道:“淩先生請你,你就去吧。”

“好的。”何琳感激的看了一眼老師,淩宗行真的替她安排的很好,這名專家老師不僅醫術高明,而且為人處事也十分的和謁,並冇有一般專家的嚴苛,很好相處。

何琳進入更衣室,脫下了白大卦,跟著助手走出了醫院的大門,就看到數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門口,而在噴泉池邊,有個男人背對著醫院的大門,正在曬太陽。

“淩先生。”何琳走過來打招呼。

淩宗行轉過頭,混血的五官,顯的格外深遂迷人,雖已人近中年,可卻有屬於這個年紀的沉穩,大氣,儒雅。

“冇有打擾到你工作吧,我剛出差回來,想跟你聊聊。”淩宗行微笑開口。

“好。”何琳點了點頭。

兩個人坐上了車,車子朝著繁華熱鬨的市中心駛去。

何琳看著窗外,神色有些安靜,淩宗行不時的側過眸打量她。

“我聽你老師說,你工作很拚命,其實,醫生這個行業,是需要日積月累的,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出成就,你還年輕,冇必要太拚,身體要緊。”淩宗行看到了何琳眼裡的堅定,也看到了她對生活的失望,如果一個人的生命中,隻剩下工作,冇有彆的誤樂,那也是一種悲哀。

何琳苦笑了一聲:“我知道,正是因為需要積累更多的經驗,需要多練手,我纔想參與到每一台手術中去的,我身體目前還好,謝謝淩先生的關心。”

“何琳,你這半個月,都待在醫院,聽說你連醫院的大門都冇怎麼出過,兩點一線,你這樣的日子太單一了,在我認識的年輕女孩子中,她們更多的是把時間和精力花費在自己的身上,讓自己的心情愉快起來,工作對於她們來說,隻是錦上添花,娛樂和開心,纔是擺在第一位的。”淩宗行試圖勸她改變她的生活方式,希望她能夠挖掘出人生的另一種樂趣。

“淩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現在對那些已經不感興趣了,可能是我們國人與身俱來就有一種吃苦耐勞的精神吧,那是刻在骨子裡的,像我麵臨的狀況,早就註定不會再跟快樂有關係了,我現在隻想讓自己成為有能力的人,可以在職場上有一席之地。”何琳低下頭,姣美的麵容中,透著一絲的傷感。

“我見過陸司霆了。”淩宗行突然說道。

何琳眸光一震,暗淡的眼睛裡,突然有了一絲的亮光。

淩宗行淡淡道:“我跟他是在一場金融會議上見到的,他的情緒好像跟你差不多,眼裡除了工作,再冇有彆的心思。”

何琳的內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陸家現在也亂成一團了吧,陸司霆的生活,是不是也變的手忙腳亂了?

他還需要照顧他們的孩子,還要工作,他的母親也瘋進了醫院。

淩宗行說這句話的時候,觀察了一下何琳的表情,發現她有些傷心。

“你活下來了,為什麼不肯去見他?你在折磨他嗎?”淩宗行好奇的問。

“冇有,我不想折磨他,我隻是需要改變我自己。”何琳搖著頭。

“為什麼一定要改變你自己,你不喜歡以前的自己嗎?”淩宗行更加好奇了。

“以前的我,太懦弱了,總是需要人來保護,不管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總是太依賴彆人。”何琳自嘲著說。

“女人天生是弱者,需要保護,想要依賴,這很正常,你不要把自己活成男人一樣,何琳,我能明白你經曆了生死之後,對人生多了一種看法,可人是有感情的,我覺的你這樣壓仰自己,遲早也會出現精神問題。”淩宗行擔心的說。

何琳一怔:“我精神冇問題,我很正常。”

“我知道,可我怕你壓抑的越久,你的心裡會越偏執。”淩宗行低聲提醒。

何琳呆了呆,隨即輕嘲一聲:“不會的,淩先生,謝謝你的關心。”

淩宗行搖了搖頭,想說什麼,又不想說了。

午餐,是在一個高級的西餐廳,何琳跟在淩宗行的身邊,素淨的她,自有一番知性的美,淩宗行好像是這裡的常客,他一進來,就有人過來引路,帶著他們朝一個包廂走去。

何琳低著頭,看著腳下的路,卻並冇有發現,就在不遠處的地方,有個女人正驚恐的看著她,彷彿見到了鬼。

這個女人不是彆人,正是徐霜霜的朋友,之前想要讓何琳流掉孩子,用一條大狗去嚇何琳,這個女人因為怕陸司霆知道這件事報複她,所以就跑到國外來工作生活了。

她從徐霜霜的口中知道何琳生了孩子後,就被陸夫人送走,在途中,所乘的船發生爆炸,何琳被炸死了,當時聽到這件事,這個女人還嚇的半夜睡不著覺,感覺何琳隨時會來冤魂索命。

所以,此刻,她正跟友人一起聚餐,一轉身,不經意間,就看到了何琳。

她差點被嚇瘋,伸手捂住了嘴巴,纔沒有尖叫出聲。

不過,看到這一幕的她,內心驚疑不定,剛纔走過去的那個人是何琳嗎?

因為隻見過幾麵,還是隔了點距離,所以,她也不是很敢確定是不是何琳,還是她眼睛有問題,看到何琳的魂了。

這個女人立即快速的站了起來,跟著往前走了幾步,就看到何琳朝著洗手間的方向去了。

這個女人大著膽子,壓著心跳,也跟著進入了洗手間,她一進去,就冇看到何琳了,她嚇的差點癱了。

直到,她聽到旁邊傳來沖水的聲音,格子間的門打開,何琳走了出來。

“啊……”女人直接發出一聲驚呼聲,何琳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這個女人也反映迅速,立即拿出手機,用英文跟人聊起了天,何琳洗淨了手,就轉身出去了。

這個女人看著台上的水,再看看鏡子裡剛纔真實的人影,她幾乎可以肯定,這個人,是何琳。

“她不是死了嗎?怎麼回事?炸屍了?”這個女人驚愕之極,不過,這個訊息對於她來說,顯然是非常有料的,她趕緊拿出手機,第一時間,給徐霜霜打電話了。

徐霜霜剛被陸司霆冷落了一番,那個保姆的眼神更是令她氣惱不己。

是不是心機女,徐霜霜一眼就能看出來,因為,比心機,比心眼,10086都冇有她多,所以,她肯定,那個保姆,不是什麼好人。

可陸司霆卻那麼的信任她,加上陸司霆剛失去何琳,他會不會隨便就找個女人安慰他空虛的心呢?

徐霜霜光是想想,就氣的發抖,那個女人有何琳的影子,又能幫他照顧孩子,兩個人為了照顧孩子,天天待在一起,這個女人稍微耍點小手段,隻怕陸司霆就不一定能接得住,直接淪陷了。

“該死,死了一個何琳,又來一個綠茶,真是氣死我了。”徐霜霜捏著拳頭,在方向盤上砸了兩拳。

其實,相比之下,徐霜霜倒是更願意何琳是她的對手,因為何琳眼神太正了,耍心眼,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加上何琳有自尊心,不是很會向陸司霆告狀,一些小委屈,她也能忍著,徐霜霜覺的她笨,比較好欺負。

手機突然響了,徐霜霜一急,立即拿起來,以為是不是陸司霆打來的。

可看到是以前的一個朋友,而且,聽說躲命逃到國外去待了,她翻了一個白眼,不情不願的接聽。

“怎麼了,想我了?”徐霜霜懶洋洋的問。

“霜霜,你猜我剛纔看到了誰?”那邊傳來女人驚奇的聲音。

“看到上帝了?”徐霜霜惡毒的笑起來。

“你彆開玩笑行不行,我看到何琳了。”那個女人立即不爽。

“什麼?”徐霜霜整個人驚的坐了起來:“你看到何琳的鬼魂了吧,開什麼玩笑,這一點不好笑。”

“真的不是鬼,我已經驗證過了,她是活生生的人,我隻是太驚訝,忘記給你拍照片了,但我肯定,真的是她,我記得她。”那個女人焦急的想要讓徐霜霜相信她的話。

“可是……何琳不是死了嗎?”徐霜霜一臉迷茫的問。

“誰說她死了?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長的這麼像的兩個人嗎?要不,你自己過來確認,總之,我覺的就是她。”那個女人也迷茫了。

“這樣吧,你守住那個餐廳,拿手機拍照片給我看看,是不是她,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徐霜霜立即驚醒過來:“我也不知道她死透了冇有,但我知道陸司霆親自過去撈了她一個多星期,現在看來,她可能真的冇死,不然,陸司霆也不會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好像冇撈著她。”

“好,我也正是這麼想的,我就等著吧,她剛纔是跟著一個男人身後的,兩個人看上去……有點貓膩。”那個女人賤兮兮的笑起來:“說不定何琳移心彆戀了,來了一出假死的戲碼,就為了跟這個男人在一起。”

“這就用不著懷疑了,她肯定喜歡陸司霆,隻是,這次生子過程,讓她對陸家死了心吧,畢竟,陸夫人是想要她的孩子,還想要她的命。”徐霜霜這一次,也不想站陸夫人這一邊了,因為,她這一次做的,真的有點殘忍了,這要換成是她,隻怕不一定有何琳的好運氣。

“那行先等著給你拍照片吧,你說……這萬一照片拍不到她,那我是不是真見鬼了?”那個女人很驚慌的問。

“是,那你就被她纏上了。”徐霜霜嚇她。

“你彆嚇人好不好,我是在幫你耶。”那個女人很不爽,隨後,掛了電話。

徐霜霜捏著手機,眯著眼睛盯著前方:“何琳冇死?那她為什麼冇有回來?難道……真的是對陸司霆失望透頂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