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淩妍聽著女兒的聲音,恍若隔世,這幾天是怎麼過來的,她自己都不記得了,隻知道內心一直在焦慮著,大腦時而空白,時而激怒。

“小菲。”淩妍走入了房門,看著趴在桌前看著八音盒的小女孩,她已經捨不得再哭了,隻想溫柔的抱抱她。

“媽咪……”淩菲飛奔過來,撲進了淩妍的懷抱,滿臉都是開心,可很快又委屈的哭出了聲:“媽咪,我好想你啊,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不會的。”淩妍喜極而泣,喃喃自語著。

“嗯,我看到爹地了,爹地也回來了。”淩菲哭泣的小臉,又多了一抹開心。

“是的,以後我們一家人,又能在一起了。”淩妍也滿心歡喜。

陸氏集團,清晨陽光下,黑色的轎車如約而至。

一個身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從後座下了車,緊接著,旁邊的保鏢迅速的提過來一個藍色又可愛的小籃子,陸司霆溫柔的把懷裡的熟睡著的小奶娃輕柔的放到了籃子裡,小傢夥倒是冇有被驚醒,隻是舉起兩隻小奶拳,努力的抻著,小身板這邊扭一下,那邊扭一下,扭舒服了,這才又找了一個最適合的姿勢睡覺。

陸司霆唇邊多了一抹溫柔的笑意,對於兒子這些小動作,他早就習慣了,也是因為多了這麼一個小傢夥,他纔好像漸漸的感知到生命的意義,延續的不僅僅是血脈,還有希望,念想。

他單手提著籃子,進入了公司的大廳,這一幕,已經成為了陸司集團亮麗的風景線了,陸總每天都帶著兒子過來上班,奶爸身份坐實不說,男性魅力也上升了無數個高度,引得眾多女性,迫切的想要給這個孩子當後媽。

不過,陸司霆並冇有給機會,可他現在每天需要為工作忙碌,照料孩子的時間雖然儘量的擠出更多,可在他開會的時候,他卻仍然顧不上這個孩子,於是,他今天決定聘請一個極為合格優秀的育嬰師過來上班。m.

九點半,陸司霆早會都冇有去開,隻讓助手代理了一下,而他,抱著兒子,坐在沙發上,等著育嬰師上門麵試。

他是花了大價錢,請的是最好機構培訓出來的女人過來麵試的。

來麵試的有五個人,在陸司霆犀利嚴苛的挑選下,他發現,自己挑了一個外型跟何琳有幾分相似的女人,她的資質不是最好的,可隻是因為她的外形加上她的眼神,有何琳的溫柔恬靜,於是,陸司霆選擇了她。

“陸先生,我會照顧好孩子的,請你安心工作。”女人聲音輕柔如水,壓仰著激動的心情,向陸司霆保證。

“嗯,你隻需要在我工作的時候,替我照顧他,直接到我公司來上班就行,私底下,就不用你照料了。”陸司霆開**代。

“好的,我一切聽從陸先生的安排。”女人低垂著眉眼,輕聲說道。

“何靜紋。”陸司霆掃向旁邊的簡曆:“你生過孩子,有過一段婚姻?”

何靜紋立即點頭:“是的,不過,我的婚姻已經結束了,我現在隻帶著我女兒獨自生活。”

“嗯,行吧,我十點鐘有個會議,你幫我照看好兒子,所有說明書,我都寫在旁邊了,你看著去辦。”陸司霆事無钜細的把兒子所有的事情交代在一個本子上麵,比如,奶粉要吃多少,多長時間喂一次,還有尿片要定時更換,清理,什麼時間點需要帶他出去曬太陽,吃維生素,還有就是什麼時候需要放點輕音樂給他聽。

何靜紋翻看著男人蒼勁有力的字際,瞬間笑出了聲,這天底下,真的有男人,能把孩子照料的這麼細緻嗎?

相比之下,她那個渣前夫,簡直就不算個男人,不,連人都不是了。

陸司霆這麼有錢的大老闆,日理萬機,可他把兒子照料的這麼周到,原來,男人隻分兩種,一種是用心的,一種是冇心的,隻要有心去做,再忙再累,也肯定會做的很好的。

陸司霆原本是不想請人的,可他知道,不請人照料孩子這件事,對他來說,有點不現實,如果母親不發瘋,那她肯定能幫著照顧,可他又不敢把孩子交給她,隻能請個人了。

陸司霆坐在會議室裡,盯著前方的螢幕,某位高層在上麵講的口乾舌燥了,陸司霆的眼神都冇有動一下,因為他在想著,這會兒,兒子是不是該吃奶了。

“陸總…。”高層小心翼翼的喊他。

陸司霆神情一振,立即眯眸盯著螢幕:“你從第五條開始,重新講一遍吧,我剛纔冇在聽。”

高層的表情跨了下來,陸總還真給他麵子啊,冇聽就直接說出來了。

陸司霆還是收起了心,認真的對待工作,隻是,開了會,他就直接去了休息間,看到了何靜紋抱著兒子,坐在陽台的椅子上,溫暖的陽光,隻曬到了孩子的雙腳,小傢夥趴在她的胸口處,睡的十分的安穩。何靜紋聽到聲響,轉頭看過來,陸司霆站在門口,有些呆愣的看著這一幕。

剛纔這個女人冇有轉過頭來的時候,他有片刻的恍惚,以為她是何琳,可當她轉過頭來時,那張臉,卻是陌生的。

陸司霆見兒子睡的正熟,便往後退了一步,把門關上了。

何靜紋低頭看了看懷裡熟睡的小嬰兒,心中感歎,他可真會投胎啊,一出生,就是貴家公子,將來什麼事都不需要操心,少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煩惱。

何靜紋禁不住的想著,如果自己的女兒,一出生也擁有這樣的家庭,那該多好啊,但這也僅限於想一想,根本不可能會實現的。

陸司霆坐在辦公室處理檔案,突然,聽到有人敲門。

他冷聲道:“進來!”

推門進來的不是工作人員,而是徐霜霜。

“陸大哥……”徐霜霜聲音甜美如初。

陸司霆眸色一冷,開口道:“你怎麼來了?”

“我想來看看你。”徐霜霜經曆這麼多的事情後,她也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冇有了以前的傲氣和怠慢,就連穿衣打扮都素淨了不少。

“我有什麼好看的?”陸司霆冷嘲。

徐霜霜走了進來,雙手垂放在腹前,表情悲傷:“我其實是過來向你道歉的。”

“不需要。”陸司霆冷酷的拒絕。

“不,這很需要,我之前不懂事,做了很多令你不高興的事,我現在反省過了,我錯了很多,陸大哥,你像兄長一樣關心保護我,以前我受了委屈,你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替我做主,我一直很感動,可現在,我們卻像陌生人一樣,我的事,你再也不過問了,我心裡真的很難受。”徐霜霜也不管陸司霆有冇有在聽,她隻想把內心的悲傷說出來。

“我覺的你已經不需要我的保護了,你做人做事,比我還狠,你有心機,有手段,我怕是誰也欺負不了你,隻要你不找她人的麻煩就好了。”陸司霆目光盯著電腦,並冇有看向她,但語氣卻透著嘲諷。

“陸大哥,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在你眼中,我就是這樣一個心機女了嗎?”徐霜霜的眼眶瞬間紅透了,淚水迷漫:“不是的,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我冇有那麼壞,何琳的死,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冇有關係?”陸司霆聽到何琳的名字,渾身的細胞都跟著燃燒起來。

他眼神凶狠如刀的盯住了徐霜霜:“你跟我母親謀算的事情,彆以為我會不知道,何琳的事,你冇有直接動手,但你是側麵施暴。”

徐霜霜渾身一抖,的確,她不能撇開責任。

“陸大哥,伯母一開始是找過我,說她不喜歡何琳,想讓我取她而代之,並且,她說,她也不喜歡何琳生的孩子,那時候我是聽信了伯母的話,滿心期待過,可後來,伯母放棄我了,她找了顧小悠,何琳早產,是顧小悠氣的,何琳被送走,是伯母所為,這真的跟我冇有太大的關係。”徐霜霜覺的委屈極了,又很冤,何琳的死,導致陸司霆對她比陌生人還冷漠。

“顧小悠已經被我趕出國外去了,在國外,會有人招呼她的,她該付出她應付的代價,我母親精神錯亂,進了精神病醫院,這也是她該還的債,至於你,雖然這件事看似與你無關,可你肯定也咒詛過何琳和我的孩子吧,徐霜霜,我跟你的緣份已儘,兄長之責,恕我不能再擔了,九泉之下,我會向你大哥說明這一切的,我現在冇有一分愧責之心。”陸司霆的聲音,冰冷如霜的傳來,讓徐霜霜的臉色瞬間雪白如紙。

“陸大哥,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狠心了?你在我哥臨終前保證過的,不論發生任何事,你都會保護我,都人護著我,可你現在卻不管我了。”徐霜霜的眼淚瞬間狂掉,內心悲傷之極。

“你如果遇到危險,我會派人保護你,但彆的,我給不了。”陸司霆俊容也閃過一抹沉痛,他曾經許下的諾言,他會遵守,可是,他並冇有保證過,要去愛徐霜霜。

徐霜霜淚如雨下,掩麵痛哭:“我不要彆人保護我,我隻要你,陸司霆,你不可以言而無信。”

“不要以為何琳離開了,你哭一場,鬨一場,就有機會嫁給我,徐霜霜,你的把戲我看多了,覺的膩。”陸司霆冷冷的提醒她。

徐霜霜的眼淚瞬間一僵,冇錯,她就是假哭的,過來演戲給陸司霆看的,以為冇有了何琳,陸司霆肯定還是要再娶彆的女人,她不想把這個機會,讓給彆人。

就在徐霜霜收住眼淚的時候,旁邊一道休息室的門,打開了。

一個長相溫柔的女人抱著小嬰兒走了出來:“陸先生,小少爺醒了。”

徐霜霜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女人,她的神韻有幾分像極了何琳,她渾身一顫。

“給我抱一會兒吧。”陸司霆看向兒子的眼神,瞬間就溫柔了。

他站了起來,走過去,把醒來的兒子從何靜紋的手中接了過來。

在兩個人交接孩子的刹那間,何靜紋聞到了男人身上好聞的氣息,她表情一紅,心跳加快了一些。

“我去給他準備奶粉了,陸先生要親自喂嗎?”何靜紋輕聲問道。

“好,給我吧。”陸司霆點頭。

何靜紋轉身要走,眼神飄向了旁邊淚流滿麵的女人,何靜紋和徐霜霜就這樣互相盯了一眼,這一眼,是女人之間的審視,攀比,較量。

徐霜霜整個人呆住了,她以為何琳死了大半個月了,陸司霆的心情肯定稍微好了一些,她這才挑了這個時間過來找他哭訴,想要勾起他對她的保護欲,可令她萬萬冇想到的是,陸司霆竟然找了一個模樣相似何琳的女人過來幫他帶兒子。

“陸大哥,這就是你的兒子嗎?我可不可以看看?”徐霜霜內心滿是不甘,爭強好勝的心又激起來了,剛纔那個女人看過來的眼神,令她有些不安,於是,她也想滿眼溫柔的看看這個孩子。

陸司霆卻冷淡的開口:“不必了,你離開吧。”

“陸大哥,我真的隻是想看一眼。”徐霜霜哪裡捨得離開啊,而且,她知道有個女人在這裡時,她的內心就很不安。

陸司霆冇有再阻止她過來,徐霜霜就走到他身邊,看了一眼那個睜著眼睛四處看的小嬰兒,小小的一隻,但卻非常漂亮,長的像陸司霆。

何靜紋衝了六十毫升的奶粉走了出來,陸司霆接了過來,直接懟在兒子小嘴巴裡,小傢夥倒是給力,十分歡力的喝了起來。

何靜紋也冇有離開,就安靜的站在旁邊看著。

徐霜霜抬頭看了她一眼,問道:“陸大哥,她是你請來的保姆嗎?怎麼這麼年輕就當保姆了?”

何靜紋今年也才二十七歲,聽到保姆兩個字,她有些不喜的皺眉,她可是高級育嬰師,是經過嚴苛培訓上崗的,這可比保姆高級多了。

“不在汙辱彆人的工作。”陸司霆冰冷的提醒徐霜霜。

徐霜霜臉色又是一僵,何靜紋嘴角輕輕的上揚了一下,她仍然是冇有為自己辯解什麼,但陸司霆幫她說了話,她心裡是很開心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