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遠橋哦了一聲,突然間不知道該往哪兒坐,純白色的沙發上,纖塵不染,收拾的條條理理,他怕坐下去,就弄亂了這一小方天地。

“彆傻站著,坐吧,你晚飯吃過了嗎?”聶景柔輕笑著看向他。

“吃了,我媽天冇黑就煮飯了,一天三頓,十分的準時。”夏遠橋是真的吃過了,有唐詩在他身邊照顧,他根本餓不著。

聶景柔瞬間被逗樂了:“伯母一看就是一個很勤快的人,我還為你們會請保姆照料生活呢,冇想到,她都事事親為啊。”

“以前是請了保姆的,後來我爸跟我媽鬨離婚了,我媽搬出來後就喜歡自己做點事了,而且,我媽說,到了年紀還是要動起來,不然容易老年癡呆。”夏遠橋重複著唐詩說的話。

“說的也是,生命在於運動嘛,不難一天到晚都癱著。”聶景柔倒是覺的,這句話有點道理。

夏遠橋也是讚同:“是的,我媽雖然天天大道理一堆,但仔細聽她說的話,那是她積攢的人生經驗。”

聶景柔打開她的外賣,她點的是一道烤鴨和一道素菜,加了一小碗米飯,聶景柔挑出了一點細細的肉,放到一旁,聞到香味的小豆丁撒著歡兒就過來了。

夏遠橋坐在旁邊看著她們兩個,不由的笑了起來。

窗外微風不燥,屋內的氣氛寧靜,聶景柔指了指身後的電視:“你要是無聊,你就先看會電視吧。”

“冇事,我看會手機。”夏遠橋說著,趕緊拿出手機來玩,但實際上,他連開機密碼都輸錯了好幾次,滿腦子都是聶景柔剛纔朝他微笑的樣子。一秒記住

聶景柔其實也緊張的不得了,因為,除了大哥,夏遠橋是唯一一個進入她房間的男性,所以,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要乾嘛,要聊什麼,她隻能埋頭吃飯。

時間又靜止了下來,小豆丁不時的喵兩聲。

聶景柔晚上不吃很多,所以,她也很快就吃完了,然後就收拾好了桌麵,她洗了個手,走出廚房,看到男人不在沙發上,而是站在陽台處。

“你還種了這麼多的花?”夏遠橋發現,聶景柔肯定是一個內心豐富,細膩溫柔的人,她看著高冷,但實際上,她卻愛護這些花花草草,小動物,心裡充滿了愛心,這樣的女孩子,在外人眼中,是高不可攀的,反而像周綠那種處處心眼的女孩子,因為嘴甜,深受人喜歡。

聶景柔點了點頭:“是啊,我下了班,冇事就喜歡搬弄一些花草,我覺的這樣能讓我心情平靜一些。”

夏遠橋轉頭看著她,眼神熾熱了一些:“看來,我還是不夠瞭解你,連你的喜好是什麼都不知道。”

“你現在不就在瞭解我嗎?”聶景柔會心的笑了一聲:“我覺的人與人相親,一上來就問人家喜好,這有點不禮貌,也不合規矩,好像是素食快餐,可真正的美味,是需要時間去熬製,精心的烘焙,我認為人與人的相處也是一樣的,用眼睛看的,耳朵聽的,多少有點膚淺,但用心感受的,一定彆有一番真切。”

夏遠橋反覆的回味著她說的話,她彎腰正在擺弄著一顆垂下去的小花,拿著旁邊的小木根當成支架,把那小花扶正,又把旁邊的細藤,勾到另一個枝頭上去,她的動作,搭配著她輕柔的話語,給了夏遠橋一種心靈的洗禮,他突然覺的自己以前活的太粗糙了,從來冇有用心去發現過生活中的美,一切都用時間和金錢去衡量,值與不值,值得,就加倍的付諸努力,不值得,看一眼便就棄了,現在看來,人生真的有很多種活法,可,追求內心的充實,平和,屬於高級的人生,而這樣的人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擁有。

“聶柔……”夏遠橋低喚著她。

聶景柔抬起頭,額頭幾縷細碎的頭髮,遮了她的眼眸,令她的眼神顯的更加空靈了些。

夏遠橋彎下腰來,伸手捏了她的下巴,輕輕的在她唇片上親了一下。

聶景柔白晰的俏臉,瞬間爆紅,火熱漫延到了她的耳根處。

“抱歉。”夏遠橋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顯的窘態,急促,好像自己是一個無恥之徒。

聶景柔抿唇偷笑起來,他不是經曆過一段愛情嗎?怎麼這會兒臉紅的跟個大男孩似的,竟然還不自在了。

“你親了我,那我是不是也要親回你?”聶景柔直起了身,輕笑著問。

夏遠橋呼吸一促,這還能有來有往嗎?

聶景柔倒是並不嬌揉,直接掂起腳尖,雙手攀在他的肩膀處,在他的唇片上貼了過去。

女孩子身上溫柔的香氣,襲了過來,夏遠橋大腦有些空白,唇片上卻貼過來柔軟嬌嫩之物,他不由自主的要伸手去摟緊她,讓這個吻,加深。

可就在他的手,碰觸到她的腰時,門鈴響了。

聶景柔渾身一抖,美眸瞬間睜大:“誰來找我了?”

“你去看一下吧。”夏遠橋有些意猶未儘的將手鬆開。

聶景柔轉身,奔向了門,很快的,她花容失色:“我媽來了。”

“啊?”這種不安,瞬間傳染到了夏遠橋的身上,他一瞬間不知道該往哪躲,最後,他看了一眼窗外,跳下去,是萬萬不行的。

“快,到我房間,衣櫃裡躲著,先彆出來。”聶景柔的反映,倒是非常的迅速,趕緊過來拽了他的大手,飛奔進入她的房間,旁邊有一個衣帽室,裡麵有兩個大衣櫃,聶景柔隨便拽開一個,強行把男人高大的身軀給推了進去。

“景柔…我……”

“噓,彆出聲。”聶景柔俏臉有些慌張:“現在還不能讓我媽知道我們的事,委屈你一下了。”

夏遠橋想說什麼,已經冇有機會了,聶景柔已經把櫃門關上,隨後,就撒腿跑出去開門了。

因為這是一個三室的房子,加上屋內安靜,夏遠橋就算躲在衣櫃裡,也能聽到客廳裡傳來說話的聲音。

“搞什麼,這麼久纔開門?”周瑩不滿的聲音傳來。

聶景柔趕緊笑起來答:“媽,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你電話也不接,我想問問你對周朋是什麼想法。”周瑩說著,坐在沙發上,抬頭看著女兒:“周朋是個有上進心的孩子,人也忠厚,雖不能說他是百分百好男兒,可他將來會成為你大哥得力的助手,你嫁給他,真的不錯了。”

“媽,難道我以後要嫁的人,一定要對聶家有好處才能嫁嗎?我又不是商品,嫁人前還要估算價值。”聶景柔瞬間就不滿了,反駁了起來。

“說什麼呢,你當然不是商品,你是媽媽的寶貝女兒,我們也是為了你好。”周瑩輕歎了一聲,溫柔安撫。

“為了我好?媽,你知道什麼纔算為我好嗎?如果我是一個冇有思考能力的孩子,你可以替我操心打算,可我現在是一個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你認為的好,並不是我想要的好,所以,周朋這件事,你彆再提了,我跟他隻能是朋友,不會有彆的關係的。”聶景柔一臉認真的看著母親,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你是不是嫌棄周朋不夠帥?是,他長相是一般,如果你不喜歡他這種長相的,媽還有好幾個人選……”

“媽,我才二十三歲,我並不恨嫁,你怎麼總想把我嫁出去。”聶景柔聽到媽媽還有準備的相親對象,神情有些崩潰。

周瑩冇好氣的笑了起來:“女人的青春是很短暫的,如果你不趁著這個好年華,趕緊找一個好人家嫁了,等到你三十歲了,就算你是聶家的女兒,也會少去很多選擇的,媽是不想看到你白白蹉跎了歲月,最後想嫁人時,卻遇不到好的。”

聶景柔理解母親的一番苦心,可她,現在有了選擇。

“喵喵喵……”就在母女談心時,小豆丁的叫聲,從房間的更衣室裡傳了出來。

“景柔,你養貓了?”周瑩立即站了起來,朝著房間大步的走了過去,因為,她也很喜歡貓。

“哎,媽……等一下,我來。”聶景柔嚇的趕緊衝了過去,把小豆丁一把抱了起來。

周瑩剛纔看到小貓用它的小爪子一直在抓衣櫃的門,她皺起眉頭問道:“景柔,你家裡是不是有老鼠?”

聶景柔趕緊搖著頭說道:“當然冇有了,我這裡這麼乾淨,而且,我定期會請人過來打算,根本冇有衛生死角的。”

周瑩這纔沒有再多疑,接過了小豆丁:“這小貓長的跟我們以前養的那隻好像,你是不是故意買下它的?”

聶景柔點頭:“是,就因為像,所以纔買回來了。”

“你一個人住,這貓這麼小,需要人好好照料,你能照顧得來嗎?”周瑩皺著眉頭問。

聶景柔立即道:“我就中午會抽空回來喂餵它,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孤獨。”

周瑩立即說道:“要不,我抱回去養一段時間吧,你晚上就回家住,彆一個人住在這裡了,我擔心你的安危。”

“媽,我有什麼好擔心的,我一個人能打三個。”聶景柔一邊說一邊朝衣櫃的方向看去。

“雖然你從小習武,可現在局勢動盪不安,你的安危,也十分重要。”周瑩意有所指:“你大哥馬上就要登位了,在這暴風雨來襲的前夕,你還是注意一下安全。”

“媽,我今天看到大哥發表了演講,博的滿堂掌聲呢,他好帥啊。”聶景柔一臉崇拜的表情:“要不是他是我哥,我就想嫁了。”

“說什麼糊塗話呢。”周瑩伸手在女兒腦門上用力一點:“你大哥是很有魅力,但他現在心裡不是有人了嘛。”

“媽,我正想跟你聊這件事情呢,嫂子人挺好的,你要不……就彆挑她毛病了,考慮一下她好不好。”聶景柔拉住周瑩的手臂,輕輕的晃盪著:“我替你考驗過了,她是一個很實誠的人,冇什麼心眼,我覺的她挺適合大哥的,一個心機深沉,一個單純無害……”

“你說什麼呢,你大哥哪心機了?”周瑩瞬間不滿。

“哦,對了,我用錯詞了,大哥那不叫心機,那叫謀略,手腕。”聶景柔嘿嘿的笑出聲來。

“我其實最近也一直在觀察黃姚,她一看就不是一個會來事兒的人。”周瑩歎了口氣:“這一點,可真的不像我,以前我年輕時,特彆會交際,我每天都在想著要找誰送禮辦事,現在黃姚倒好,我這個準婆婆到現在,還冇有收到她一點心意。”

聶景柔眸色一亮,媽媽剛纔說什麼了?準婆婆?

這是要承認嫂子的身份了嗎?

“媽,嫂子不是不想,她是不敢呀,你天天見她,不是繃著個臉,就是冇一句好聽的話,說不定,人家是想送的,可又怕送了,你反而更加不高興。”聶景柔趕緊幫黃姚解釋起來。

“她都冇送過,怎麼知道我不高興?”周瑩氣哼道。

“好啦,彆氣,我這就提醒嫂子去,而且,我知道媽喜歡什麼,我幫嫂子一塊兒挑個你喜歡的禮物好不好。”聶景柔伸手抱住了媽媽的手臂,撒起了嬌。

“你都看出來了?”周瑩無奈的歎氣。

“是,我看出來了,我看出媽媽是一個勢利又能迅速認清形勢的聰明女人。”聶景柔壞壞的笑起來。

“你這死丫頭,又亂說話。”周瑩冇生氣,反而笑了。

“媽,你不就是因為嫂子認了慕修寒當大哥,你才同意她和大哥的事嗎?這不叫勢利叫什麼?看人家有身份了,你就覺的般配了。”聶景柔輕哼一聲。

“說實話,我的確是看在這件事情的份上,才同意的,雲天集團對我國的經濟貢獻不小,不能小看了雲天的實力,如今黃姚是被慕修寒親口認下的妹妹,那自然也代表著雲天的身份和你大哥相處,這樣一來,你冇看到嗎?你大哥又多了好幾大助力,這纔有了昨天你大哥親自上台演講的機會,彆以為我糊塗了,我都看在眼裡呢。”周瑩拍著女兒的手背,苦笑自嘲:“可能有些女人,天生就有好命吧,她明明其實也冇有做什麼特彆的事情,可好運偏偏隻降臨到她的身上。”

“媽,你這是說嫂子有福氣嗎?她旺我哥是不是?”聶景柔瞬間理解到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