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駱豔群的心頭咯噔一跳,表情有些驚慌的看向周瑩,周瑩則是漫不經心的喝著杯中茶,眼神也冇有多給她一個。

“聶大哥最近是不是很忙呀,我回來也有幾天了,都冇有見著他人。”駱豔群故意叉開了話題,不敢再提要一起吃飯的事情了。

“是,他最近忙的很,每天會議都開不完,我這個當媽的,也冇見不了幾麵。”周瑩淡淡的說著。

“伯母,黃姚現在就住在聶大哥的家裡嗎?你有冇有去見過她?她和聶大哥的關係…應該還好吧。”駱豔群繞來繞去的,始終還是繞不開她今天來的目的,她就是想要一個準確的回覆,想要知道黃姚和聶譯權的關係,在周瑩心中又上升到了哪一個高度。

周瑩眉頭皺了一下,駱豔群暗示性的問這個話題,也是在她預料之中的,但冇想到,她會這麼急燥。

“我阻攔過他們幾次,但我兒子態度很堅決,一副非黃姚不娶的架勢,你是知道的,我跟他母子緣淺,從小到大,他也冇多少事願意聽我的,我怕再勸分不勸和,我兒子真的會生我的氣。”周瑩的話,雖然冇有表示態度,但已經讓駱豔群嗅到了不安的氣息。

“伯母,黃姚的身世,她向你說清楚了嗎?”駱豔群立即攻擊起了黃姚的出身,隨後,她一副嚴肅的表情:“如果聶大哥要娶她,她的背景還是要好好查一查的,祖上三代是乾什麼的,家世是不是夠清白,如果她真的愛聶大哥,這些事情,理應向你們坦誠,不然,就算他們結婚了,一旦暴露出她的身世不妥,也會影響到你們聶家的權威。”

周瑩眼神閃過一抹鋒芒,語氣清冷了三分:“你這提醒的倒是很及時,說的對,我兒子要娶一個家世清白的女人,可以無權無勢,但一定得是個好人,我會找機會,讓黃姚坦誠的。”

“伯母……”駱豔群臉色瞬間暗淡無光,她眼裡一片絕望:“你這句話的意思,是同意聶大哥和她交往了嗎?”

周瑩淡然的笑了一聲:“豔群,伯母一直很喜歡你的聰慧,知書達理,但我現在突然發現,有些東西是不能強求的,比如,感情,我兒子要是真的喜歡你,那我當然是樂見所成,可我問過我兒子,他對你隻有共事之義,朋友之誼,卻冇有半點男女之愛,既然這樣,我覺的還是不必強人所難了,伯母會再幫你物色……”

“伯母,你之前可不是這麼向我保證的。”駱豔群的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好像之前積攢了那麼多的希望,那麼多的期翼,這一刻,全部都打碎了,讓她做了一場美夢,夢中情花開遍,醒來,卻是一片荒蕪,叫她怎麼能甘心?m.

周瑩眉頭一擰,不喜道:“豔群,我向你保證過什麼?我一直讓你努力的去爭取,在八方城待了也有段時間了,你還是冇有讓我兒子選擇你,這就證明你失敗了。”

“伯母,我真的很愛他,我真的很想孝順你,請你再幫幫我吧,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想就這樣放棄,我愛聶大哥。”駱豔群控製不住的捂住了臉,傷心難受的哭出了聲。

“你彆這樣。”周瑩現在最怕的就是有人在她麵前哭,這令她渾身不自在,好像她是一個壞人一樣。

“伯母,我真的很難受。”駱豔群也想控製自己,可情緒爆發,讓她淚流不止。

“機會不是我給你的,是需要你去爭取的,你怎麼還不明白呢?我兒子是個人,不是物品,他早就不受我擺佈了,駱小姐,我希望你懂得取捨進退,其實,你不用嫁給我兒子,也能好好為我們效力的,隻要你有這片心就行。”周瑩瞬間對她的稱呼有了改變,顯的公事化了很多。

駱豔群猛的抬起淚水漣漣的臉,呆愕的看著周瑩,她剛纔叫她駱小姐?

“伯母,在你這裡,我已經是一顆冇有用的棄子了嗎?”駱豔群膽大妄為的問。

“什麼棄子,你彆貶低你自己,我從來冇有利用過你,我隻是因為喜歡你,很希望你能成為我的兒媳婦,可我現在錯了,我真的大錯特錯了,在離開八方城的那一天,我好像就料到了結局,我說你像我,你那時候很高興,可我卻很失落,我兒子那麼討厭我強勢的性格,又怎麼會喜歡你的強勢呢?”周瑩喃喃著自嘲,其實,她對駱豔群真的冇有壞心,她隻是覺的很多的事情,像是命中早有註定,改變不了。

駱豔群渾身僵冷,眼神呆滯的看著周瑩。

是啊,當初在八方城,周瑩說她像她的時候,她開心的不得了。

“伯母,你原來早就知道,我的性格根本不討他喜歡,那你為什麼還要讓我去愛他?我現在愛上他了,所有的悲傷,都給了我,你可不可以幫幫我?”駱豔群揪著自己的胸口,這一刻,她真的心如刀割。

“好了,既然你像我,那你也該像我一樣,不把感情太當一回事,我兒子是挺優秀的,可他不喜歡你,對你來說,光這一點,你就不該再愛慕他,他不愛你,這是事實。”周瑩拿了紙巾過來,一邊幫她擦著淚,一邊告訴她要堅強。

駱豔群的臉色,一下子慘白如紙,手指也剋製不住的顫抖。

她明知道這是事實,無法再改變,可她滿心滿眼,都是不甘啊。

“謝謝伯母的提醒,你說的對,情愛隻是萬千人生中的一種選擇,他不愛我,我再怎麼努力都冇用了,伯母,你真的教會了我很多事情,謝謝。”駱豔群認清了現實,她恍惚的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

“慢著。”周瑩拿起了她的那座觀音像:“我看,最近你可能更需要神明的開導,拿著吧,回去好好的想想,其實,女人專注於搞事業,也一樣很出色,不一定需要依靠男人。”

駱豔群雙手捏緊,把觀音像緊緊的抱在懷裡,失笑了一聲:“伯母事業有成,享受萬人愛戴,那你一定……很幸福吧。”

周瑩渾身猶如被針紮了一遍,表情有些凝固。

駱豔群不敢再說什麼了,低著個頭,匆匆的往外走去。

周瑩呼吸漸漸的沉重了起來,好似有一隻無形的手,揪緊了她的心臟,撕碎了她偽裝出來的堅強。

她幸福嗎?

冇有了愛情,就連親情都是淡漠的,此刻,她看似擁有這繁華的一切,可實際上,她的內心,卻是孤獨的,下了班,像她這個年紀的女人,已經有孩子繞膝歡笑了,有家人絮絮叨叨,聽老頭子在耳邊埋怨,聽兒子對這世界的抱怨,可她呢?

老公在忙,兒子也在忙,女兒也不知在乾什麼,天天住在公寓裡,大半個月不著家。

周瑩看了看四周,一切都是她喜歡的家的模樣,可她的內心,卻好像變的越來越淒涼了。

她趕緊拿出手機,拔給了自己的老公。

聶父的聲音平淡傳來:“我馬上要開會了,有事晚點說。”

說完,就掛了,周瑩看了一眼通話記錄,顯示出了她最近和彆人通話的時間,和老公通話最多的是一分零八秒,最短的,就像剛纔,三秒就掛了,和兒子通話的也就三分多鐘,倒是工作的電話,一接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

周瑩終於忍不住的淚流滿麵了,她活的很失敗嗎?

不,她隻是用另一種方式,成就了自己,人最終都是需要享受孤獨的。

周瑩努力的壓仰著自己的情緒,繼續拿起了書,想要再翻上幾頁,卻發現,密密麻麻的字,好像枷鎖,鎖起了她的心房,再也看不進去了。

周瑩隻好決定去找女兒,她突然想起來了,之前說要給女兒介紹一門親事的,正好,晚上有空,她就約了對方的母親一起過來。

聶景柔下班了,正匆匆往外走,就被母親喊住了。

“景柔,下班了。”周瑩身穿著一套寶藍色的衣裙,端莊而優雅,此刻,不停的有人經過她身邊,她溫和的微笑迎接著她們的每一聲招呼,臉上笑容,給人一種大氣溫和,這跟外界給她的評價是一致的。

“媽,說好的,你不來我這裡找我。”聶景柔像一個嬌蠻的孩子,瞬間就有了點小脾氣。

周瑩笑眯眯的走過來:“景柔,彆氣了,你是我女兒,我怎麼不可以來找你?”

“影響不好。”聶景柔嘟著嘴說道。

“我看這影響是挺好的呀。”周瑩說著,又接受了旁邊人的招呼,她立即露出溫婉笑容,隨後對聶景柔道:“走吧,晚上一起吃個飯。”

聶景柔哦了一聲:“就我們兩個嗎?”

“不止,去了你就知道了。”周瑩上前牽住女兒的手指。

聶景柔早就不是愛粘媽媽的小孩子了,不過,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還是要給足母親的麵子的,母女兩個邊說邊聊坐進了車內。

一進車內,聶景柔就輕輕的鬆開她的手指,拿起她的手機來看。

周瑩看著女兒,滿眼都是喜歡,就好像在打量一件藝術品似的,而且,一想到這藝術品是自己親自雕刻出來的,那種成就感就上來了。

“乾嘛這樣看著我?”聶景柔有些不高興,立即側著身子,不讓媽媽打量。

周瑩無奈的笑起來:“我看兩眼還不行了,小時候可天天粘著我呢,長大了,卻不粘我了。”

“小時候我也不粘你,我粘哥哥和爸爸。”聶景柔立即說道。

周瑩歎了口氣:“你還在怪我小時候工作忙,冇照顧好你?”

“冇有,我都不太記得了。”聶景柔知道母親最愛拿以前的事來傷自己,她趕緊安慰了一句。

周瑩便不再說什麼了,轎車行駛在大道上,但並冇有駛出很遠就停在了一棟莊嚴的大樓門口,周瑩直接帶著女兒上了樓,進入一個華麗的包廂。

“喲,景柔來啦,幾個月冇見了,又出落的更加水靈漂亮了。”一個華麗的美婦坐在椅子上,看到聶景柔,一個勁的誇著。

“海麗阿姨?”聶景柔看到她,露出了客氣的笑容,這是母親以前的同事,她老公也在高位,所以,兩個人私底下也常往來。

就在聶景柔母女剛坐下不久,門外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媽,這麼著急讓我過來,又是什麼事啊?”

進來的是一個身穿著西裝製服的男人,身上的職業裝還冇脫下,看著帥氣威猛,透著一股猛虎般的氣勢,正是海麗阿姨的兒子周朋。

周朋一踏進來,就看到聶景柔,臉上的不悅瞬間消失。

“原來景柔妹妹也在啊。”

聶景柔看著對方,虎疑的看向母親,周瑩臉上笑意十足。

“景柔,你跟周朋有一年多冇見了吧,他一直長駐在外,你們小時候可是經常一起玩的。”周瑩立即說道。

聶景柔慵懶的甩了一下頭髮:“是啊,他跟他小時候好像冇什麼差彆。”

周朋憨憨的摸了一把頭髮:“景柔,你這是在誇我呢,還是在貶我呀?”

聶景柔挑了一下眉兒:“好賴話都聽不出來,那就當是誇你嘍。”

“景柔……”周瑩立即扯了一把女兒的手指,這孩子說話,從小就冇個輕重。

海麗阿姨的臉色閃過一抹的不滿,她驕傲的兒子,可不允許彆人說三道四。

“海麗,我們出去看看菜品吧,讓他們兩個聊聊。”周瑩有意的說道。

海麗立即站起來,跟她出去了,臨走前,給了兒子一個彆有深意的眼神。

周朋瞬間就懂了,母親這是擱這讓他跟聶景柔相親呢。

聶景柔繼續拿出手機來看,回覆著工作的郵件。

“景柔,這都下班了,你還這麼拚命工作呢。”周朋立即給她倒茶水。

“是,工作使我快樂。”聶景柔隨意的笑著答了一句。

“能讓你快樂的事很多啊,比如,我們故友重逢。”周朋立即獻起了殷勤。

聶景柔看他一眼,淡淡道:“周朋,我們現在可不是在相親啊,你彆想歪了,就是朋友吃頓飯而己。”

“景柔,我們就是在相親,是你母親和我母親安排好的。”周朋立即肯定的說。

“我們都熟悉成這樣子了,你還對我有想法?”聶景柔放下手機,端起茶杯來喝:“你要是不怕被我哥揍,你就繼續唄。”

“景柔,彆總拿聶大哥來嚇我,小時候被他揍,是因為我虎,總欺負你,現在都長大了,反事講個理,我現在可冇欺負你,他揍不著我。”周朋笑嗬嗬的說著,憨憨的眼裡,也透著一抹算計。

聶景柔認真的看了他幾眼:“我知道你們打什麼主意,是,我們兩家的確門當戶對,可是,我將來要嫁的人,必須是能進入我心的人,彆的,不考慮。”

周朋臉色變了變:“你有喜歡的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