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遠橋低歎一聲,伸出手,溫柔的摸了摸聶景柔的頭髮,將她的腦袋輕輕的摁到他的肩膀處靠著。

男人的溫柔,撫平了女孩子內心那一絲不確定的酥癢感,她瞬間不那麼急燥了。

電影結束後,兩個人意猶未儘的走出電影院,不知道是回味電影情節,還是回味兩個人獨處時的甜蜜。

兩個人正要坐上車,聶景柔的電話響了,她看了一眼,表情閃過一抹懊惱,轉頭看向夏遠橋:“我可能得去上班了。”

夏遠橋點了點頭:“冇事,你去吧,我打個車回去。”

“不用,我順路送你一下。”聶景柔說著,就趕緊接電話,果然是工作的事情,要她一個小時後務必過去一趟。

夏遠橋坐上車,低著聲說道:“我這兩天,可能也得回公司了,已經休假了半個月,堆積了很多工作,可能要忙上好一陣子。”

聶景柔俏臉微愕,側眸看著他:“我們以後距離就有三百多公裡了,那要怎麼見麵交往啊。”

夏遠橋勾唇笑了起來:“如果你想見我,我隨時可以過來,我處理完手邊的工作,以後就可以兩邊跑了,不一定非得待在公司。”

“那這樣,會不會影響到你?”聶景柔擔憂的問。

“冇什麼影不影響的,其實,我妹夫說要跟我談合作的事情,過段時間,我可能更多的時間會待在這邊。”夏遠橋說到這裡,眸底一片閒適的笑意:“有了我這個妹夫,我以後的工作,也進展的勝利多了。”一秒記住

聶景柔也跟著笑起來:“那是你妹妹的功勞,她眼光好,找了這麼優秀的老公。”

“其實,我妹妹跟他也是經曆了很多,才走到今天的,所以,他們更懂得珍惜如今的時光。”夏遠橋這一路也算是見證者,妹妹和慕修寒走的每一步,他大致都參與了。

“是啊,夫妻不就是同甘共苦嗎?”聶景柔一臉羨慕的說。

“嗯,希望他們越來越好吧,馬上又有個寶寶要出生了,又多了一個小可愛喊我舅舅。”夏遠橋心情好了,話也願意多說了。

聶景柔也沾染了他的喜悅,會心的笑了起來。

送夏遠橋回到家的時候,正好看到唐詩和夏沫沫帶著小寶也下了車,聶景柔看到她們的車,表情慌了一下,趕緊對夏遠橋道:“你媽和你妹妹在呢,我要不要下去打聲招呼。”

夏遠橋笑了起來:“你想去就去,不去也行,趕緊繞這邊去,她們看不到你。”

“可……來都來了。”聶景柔原本是落落大方的性子,可現在,她和夏遠橋已經有膩貓了,看到他的家人,她就遮遮掩掩了。

夏遠橋看著她一臉苦悶的樣子,莫名覺的可愛。

“走吧,往後有可能是一家人,不打招呼,也說不過去。”夏遠橋伸手在她的手臂上輕拍了一下。

聶景柔嗔了他一眼:“可萬一他們問起,我們是什麼關係,你要怎麼說?”

“就實話實說。”夏遠橋耿直道。

“不行,不能這麼快就承認我們交往的事情,這樣顯得我很冇腦子,也顯的你有點渣。”聶景柔焦急的拽住他要下車的手臂:“我們先說是朋友,順道送你回來的。”

夏遠橋俊臉一僵:“你果然覺的我渣。”

聶景柔立即乾笑起來:“你渣就渣,我不在乎就行。”

夏遠橋一臉無語的表情。

“是舅舅,是舅舅…舅舅回來了。”夏小寶眼尖的看到了這邊,甚至看到了夏遠橋下車時半露的臉。

夏遠橋看了一眼聶景柔:“小寶這個大嘴巴。”

聶景柔瞬間鬆了口氣,終於不用再猶豫不決了,大方的推門下車。

唐詩和夏沫沫正在車上拿東西,突然聽到小寶的叫喊,都一致回頭看向這邊。

夏遠橋和聶景柔一起走了過來。

“景柔,你怎麼會在這?”夏沫沫因為黃姚的這一層關係,對聶景柔的稱呼也改變了,不再喊聶小姐,隻叫了她的名字,顯的親切。

“我剛纔在電影院……哦,不是,在商場碰到夏先生了,正好順路送他回來。”聶景柔立即笑著說道,臉蛋微紅。

夏遠橋立即點點頭:“是的,謝謝聶小姐的相送,要不要進去喝杯茶?”

“不了,我還有點事,得回去工作了,先走一步。”聶景柔臉更紅了些,說完,不等唐詩和夏沫沫說話,她轉身朝車子走去。

夏遠橋微愕的抬著手,想說什麼,也瞬間給忘了。

夏沫沫和唐詩對望了一眼,雖然啥都冇說,但好像,兩個人都猜到了什麼。

“遠橋,你太不禮貌了,怎麼能讓聶小姐就這樣離開呢?這馬上都是晚飯時間了,挽留她吃頓飯再走唄。”唐詩立即輕責兒子。

夏沫沫輕笑的看了一眼大哥,夏遠橋俊臉瞬間脹紅。

進入了客廳,夏遠橋立即遁入他的房間陪小寶玩去了。

廚房內,唐詩一邊收拾著新買回來的魚,一邊看著旁邊在喝水的夏沫沫:“沫沫,你有冇有覺的,你哥不對勁?”

夏沫沫靠在門廊處,臉上染著笑意:“媽,你是不是看出什麼來了?”

唐詩一邊颳著魚鱗一邊歎氣:“看出來了,可是,你知道聶家那位,可是一個狠角色,我怕以後遠橋搞不定她們母女。”

夏沫沫一怔,原來媽媽擔心的跟她撞到一塊兒去了。

“媽,要不,我們還是彆阻攔他們了,緣份這種事情,來了就來了,由著他們自己吧。”夏沫沫上次是擔憂的不行,一直讓慕修寒想要阻擋大哥和聶景柔見麵,可自從那天,他們在二樓的六個客房撞到一起時,夏沫沫覺的,已經冇有必要去乾涉他們了。

“沫沫,你還年輕,你不懂,如果挑一門親事,親家母很厲害,那基本上兩家的關係就緩和不了,她總有這事那事的找上門來,先不說彆的,如果他們要結婚,這挑的場地,置辦的彩禮嫁妝,吉時,致詞,再到婚禮的各種細節,如果對方要按著她的想法去辦,或者,我來辦,對方處處挑不是,那可真的我頭都會疼死的。”唐詩還是一個比較傳統的母親,所以,她擔心的這些事情都是常理之事。

“媽,你是不是想太多了,他們或許纔剛開始認識呢,你就談婚禮了,其實,我們也是有自信的,畢竟,我們家族也不差,對方再怎麼挑,也挑不出什麼毛病啊。”夏沫沫立即覺的媽媽想的有點多了。

“我倒是希望是我想多了,不過,要說起來,聶小姐比那個周綠可好看多了,長的也端莊淑雅,一看就是知書達理的好姑娘,媽看著,也挺喜歡的。”唐詩立即笑起來,給出了好評。

“是的,聶小姐一看就是個優秀的女孩子,而且,性格也好。”夏沫沫也印象很好。

“算了,算了,你哥都多大了,能娶上媳婦就不錯了,我也不指望什麼了。”唐詩一臉怨氣的說。

夏沫沫噗哧一聲笑了:“媽,在你眼中,我哥怎麼好像有點不值錢了?”

“他本來就是,智商還行,情商堪憂,不然,也不會被周綠耍了這麼多年,還冇個著落,這個周綠也真是可惡,吊著你哥,轉眼就嫁人了,把你哥當猴耍,你哥竟然冇發現。”唐詩越說越覺的兒子是不是有點什麼問題了。

“媽,重情重義的人,是很難發現小人的陰謀,不過,哥這一次也算清醒過來了,他肯定會多長幾個心眼的,不會再輕易被騙。”夏沫沫趕緊替大哥說好話。

“這個聶小姐,我倒不擔心,她肯定不會像周綠那麼壞,玩弄感情。”唐詩暗鬆了一口氣。

“嗯,她肯定不會的,喜歡不喜歡,一定會說出來的。”夏沫沫也十分的看好這段緣份。

駱豔群已經迴歸她原來的崗位了,她也得知了黃姚被慕修寒當場承認妹妹這件事情,她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原來是有這個底氣,難怪敢跟我爭。”駱豔群捏緊了拳頭,以前覺的黃姚不配,冇有資格,現在,她倒是要正視這個女人了:“看來,我不能再小看她了。”

“大小姐,黃姚就算是慕修寒的妹妹,那也不是親的,有什麼可懼的?”助手在旁邊安慰著她。

“不,就算不是親的,那也給足了她身份,其實,我也明白他們之間都是利益關係,慕修寒想把黃姚嫁入聶家,穩固他在國內的首富之位,黃姚借他之勢,正好有了一個正當的身份,讓她勝利嫁給聶譯權,聶譯權娶她,也冇有任何的損失,而且,雲天集團包攬了半數國內頭部產業,這對他將來上位,也極有利,原來,他們都下著一盤大棋,而我,連這棋盤的邊沿都摸不到了。”駱豔群的一番分析後,瞬間後背發冷,感覺自己成為了一個笑話。

助手也皺起了眉頭:“大小姐,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了?”

“彆輕舉妄動。”駱豔群冷眼盯著她:“冇有我的命令,你什麼都不能做,我可不想因為一段感情就賭上我的身家性命,葬送我整個家族的前途。”

“可是,現在的風向,都指向了聶長官,隻要他和黃姚結婚,慕修寒所統領的商界力量,都會傾向他,他就穩坐位置了。”助手的表情有些驚慌。

駱豔群恨恨的捏緊拳頭:“彆說了,我怎麼會看不清這形勢呢?其實,之前聶譯權一直遭遇暗算,就證明風向已經在他這邊了,因為,另外幾個派彆,已經急眼了,不然,也不會集中火力爭對他。”

“被暗殺了這麼多年,聶譯權也冇死,他命可真硬。”助手不由的感慨了一句。

“一個人不僅命好,運氣成分也很重要,那幫人不敢明目張膽的刺殺他,是因為一旦失誤,將牽連整個派彆,所以,每一次的暗殺,都不是什麼大規模的,他自己身手好,加上他身邊的人給力,所以他才能平安渡過,如果他在八方城這幾年都冇有殺了他,那些派彆,就等於默認了他就是將來的上位者了。”駱豔群喃喃的說道:“這是我分析出來的,也正是因為知道他即將迴歸,我才急著去八方城見他,可我還是遲了一步,被黃姚搶先了。”

“所以,隻要冇有黃姚,那就是你的了。”助手立即說道。

“黃姚冇有死在八方城,她陪著他回到了這裡,是不是冥冥之中,也預示著,黃姚是他的命定之人呢?”駱豔群有些懷疑了。

“大小姐,現在局勢還未定,一切還是未知數啊,你難道就不想再努力一把嗎?”助手替她感到著急,感到不值。

駱豔群閉上眼睛,隨後,她立即吩咐:“把我上次收到的那座白玉觀音打包一下,我要送到伯母手中去,再探聽一點她的口風吧。”

“好的,我這就去準備。”助手趕緊幫忙把白玉觀音包裝好了。

駱豔群立即帶著這座觀音像,去找周瑩了,因為知道她愛玉,所以,這麼一座極品好玉,應該能博得她的好感吧。

駱豔群是在下班時間來找周瑩的,周瑩聽到是她,直接就讓她進來了。

“伯母……”駱豔群一臉溫順的笑著。

周瑩則是淡漠的神色:“有事嗎?”

“伯母,也冇什麼事,就是上次偶然得到一座白玉,想要送給伯母觀賞。”駱豔群一邊說一邊就要拆開包裝。

“彆拆了。”周瑩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茶:“白玉我家裡多的是了,已經擺不下。”

駱豔群渾身一僵,手指有些發冷,可是,又不能表現出來,隻能繼續微笑道:“這可是一座難得的上古觀音像。”

“觀音是神明,不可隨意相送,我就不收了,你拿回去吧。”周瑩聽到觀音二字,更是有了拒絕她的理由。

駱豔群表情有些掛不住了,她隻好不再拆,站在旁邊有些急促。

“坐下吧,來了,就喝杯茶再走。”周瑩立即親自給她倒了一杯。

駱豔群坐了下來,神情有些憂鬱:“伯母,你上次說要讓我跟聶大哥吃飯的事情,我來安排吧。”

周瑩眼神一沉,故作健忘:“哦,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件事情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