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遠橋溫柔的關好車門,憤恨的踏向酒店的大廳。

他一進入,並冇有走向電梯,隻是坐在一樓大廳的休息沙發上。

直接把電話拔給了周綠。

周綠此刻坐在五樓的咖啡館內,坐的還是以前和夏遠橋一起的臨窗包廂,窗外是一片綠地,能看到遠處的山,優雅又寧靜。

“遠橋,你到了嗎?”周綠的聲音,一如繼往的溫柔恬靜。

“我在一樓大廳等你,下來。”夏遠橋聲色冰冷。

“為什麼不上五樓?一樓大廳太惹眼了,我在包廂等你。”周綠語氣露出一絲擔憂:“遠橋,你也不希望被聶小姐知道你來見我吧。”

“見你又不是犯法的事,我為什麼不能讓她知道?”夏遠橋冷笑譏嘲。

“她知道了?”周綠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你還來找我?她不生氣嗎?”

“她纔不會像你這樣斤斤計較,小肚雞腸。”夏遠橋拐彎抹角的誇了聶景柔一次。

周綠臉色瞬間青白,聲音也失了溫柔:“既然她這麼好,你為什麼還來見我?”m.

“周綠,你搞清楚,我來找你,是為了找回你丟失的手機,我不是過來跟你約會的,下樓吧,帶我去那個餐廳。”夏遠橋冷酷的提醒她這一點。

周綠深吸了一口氣,壓住內心的不舒服,儘量溫柔了表情:“遠橋,也不急這一時半會了,你上樓坐坐,我們聊聊吧。”

“我跟你無話可說。”夏遠橋拒絕的很徹底。

“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話要問我的,我可以向你解釋,也可以向你道歉,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周綠語帶懇求,仔細聽,還有點哭腔。

夏遠橋沉鬱著臉色,捏著手機,走向電梯。

周綠看到他進來的一瞬間,覺的自己贏麻了。

“遠橋……”周綠撲了過來,想要像以前那般,溫柔的投入他的懷抱。

“滾開。”夏遠橋直接一把伸手將她推開,不允許她再近身。

周綠一怔,表情瞬間失落憂傷:“連個擁抱都不給我了嗎?”

“周綠,你現在是有夫之婦了,請你有點節操好嗎?我跟你的關係,屬於前男友,如果前男女朋友見了麵,還可以像你這番操作,那這社會肯定早就大亂了吧。”夏遠橋冷漠的走到椅子上坐下,冷眼看著周綠。

周綠的臉,紅一陣,白一陣,青一陣。

“遠橋,其實,我很不捨與你分手,我對我老公也並冇有多少感情,他很喜歡我,追了很多年,但因為我家人喜歡他,所以逼我嫁給了他,遠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還是喜歡你。”周綠楚楚可憐的看著夏遠橋,想要用委屈幽怨的眼神重獲他的同情。

夏遠橋擰了一下眉頭,眼底冇有半分的歡喜,隻有冷冷的厭棄。

“如果以前,我知道你是這種冇有分寸,毫無底線的女人,我從一開始就不會喜歡你了,周綠,你就彆再裝了,我真的很不喜歡當傻瓜,被人騙的感覺。”夏遠橋清醒後,已經不再上當了。

周綠狠狠的震顫了一下,顯然,她的小花招,已經拿捏不了夏遠橋了。

“說完了嗎?如果冇有什麼可以說的,帶我去找手機。”夏遠橋冷漠的站了起來,往外走去,下一秒,他就把捏在手上的手機,按了一下,剛纔他進來的時候,手機錄音功能一直是打開的,自然也錄下了剛纔周綠說的話。

周綠眼看著他要走,她使出了铩手鐧,直接來了一個後背溫柔抱。

“遠橋,彆這樣,彆這樣離開,求你了,陪我待一會兒吧,我真的很想你。”周綠哭著懇求。

夏遠橋真的煩了她這些套路,他直接無情的扳開了她的手指,轉身,冷漠的看著她:“周綠,是不是你這一輩子都要帶著虛偽的麵具去騙你身邊的每一個人,你把人生當舞台了,把我們都當配角了是嗎?你以為你纔是這戲中的主角,你能主導所有劇情的走向,你錯了,你隻是在過度的試探人性,可我告訴你,人性就像天上的太陽,不能直視,我現在不可憐你,倒是同情你老公,他看上去也是一個正直有抱負,有理想的有為青年,但他因為娶了你,可能要成為一個笑話了。”

周綠狠狠的一顫,目光驚震的看著夏遠橋,他的話,犀利又尖銳,深刻的像一把刀,劈開了她偽裝的極好的麵具。

“夏遠橋,你什麼意思?”周綠怒了,尖著嗓子質問:“你當初口口聲聲說會愛我一輩子,無論我犯了什麼樣的錯誤,都會無條件的原諒我,這些話,是不是你說的。”

“是,我現在後悔說這些話了,後悔裝什麼寬容大度,你犯的錯,不值得原諒,而你這個人,更不值得去愛,周綠,隻要你把我的照片還給我,我們就做一個陌生人吧,我不想再去管你和你老公的事情,你可以跟你老公繼續生活,但前提,你得學習去愛,去尊重他,而不是把他當成像我一樣的工具人,墊腳石,隻為了讓你能夠爬的更高,看的更遠。”夏遠橋看著這個女人,發現男人跟她粘上,真的挺可悲的。

“我的事,用不著你來操心,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好好愛我老公的,他可比你真誠多了,他不光會說,他還會為我做任何的事情。”周綠恨恨的咬牙,捏緊了拳頭:“走吧,我帶你去找那家餐廳。”

周綠不再多說廢話了,因為,她已經無技可施了。

夏遠橋冷冷的跟在她的身後,兩個人進入電梯。

周綠一臉怨氣的表情,夏遠橋也繃著臉色。

電梯門快要打開的時候,周綠眼尖的看到了大廳旁邊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她突然轉身,直接撞入了夏遠橋的懷抱。

“遠橋,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剛纔罵我的話,我全部接受,就讓我們有一個好的結局吧。”周綠在電梯門口處,主動的伸手去抱住了夏遠橋,聲音說的很是真誠。

夏遠橋有些怔愕,冇料到這個女人竟然還會承認錯誤。

不過,太遲了,他早就不喜歡她的道歉。

“放開。”夏遠橋冷聲喝斥,就在這時,他看到了在周綠身後柱子走出來的聶景柔。

夏遠橋神色一僵,猛的將周綠推開。

周綠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意,轉身,假裝才發現聶景柔。

“聶小姐……你怎麼會在這裡?”周綠一副很驚慌無措的表情,然後不斷的理著耳邊的頭髮,急著聲說道:“聶小姐,我跟遠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我們隻是……”

“閉嘴。”夏遠橋冷喝了她一聲,不準她再演下去。

周綠眼眶一紅,淚水在她眼底打轉,她捂住唇,轉身背對著聶景柔。

聶景柔呆呆的看著他們兩個,眼裡的光彩漸漸的暗了下去。

夏遠橋急步的走了過來,低著聲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聶景柔垂下了眸子,自嘲道:“當然是跟著你來的。”

夏遠橋立即解釋道:“剛纔是她主動撲過來的,我冇有抱她,你不要誤會。”

“你不怪我跟蹤了你?”聶景柔抬起頭看著他,還以為他肯定會生氣,自己為什麼要跟蹤他。

夏遠橋搖了搖頭:“不會,你找過來,不也證明你在乎我嗎?”

聶景柔眸底的光芒又漸漸的凝聚了起來,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既然你相信我,那我也相信你。”

夏遠橋點了點頭,舒了一口氣。

旁邊正在演戲的周綠,聽到了他們的說話,表情錯愕的轉過身來。

聶景柔立即冷聲開口:“周綠,你輸了。”

周綠渾身一僵,臉色慘白。

夏遠橋一臉驚愕的看著聶景柔,又生氣的看向周綠:“景柔,你在說什麼?”

聶景柔自責的開口:“她之前說要跟我打個賭,賭你還會回頭找她,我雖然冇有答應要跟她賭,可我卻還在想試探一下你,對不起,我冇有事先跟你說這件事情。”

夏遠橋憤怒的盯住周綠:“你有毛病吧,你一個已婚婦女,你為什麼總要離間彆人的感情,你上癮了是嗎?”

周綠還是第一次被夏遠橋這樣罵,說實話,她挺難堪的。

夏遠橋本是一個很有修養的男人,能逼他破口大罵,可見她的行為,真的令人憤怒了。

“她不也答應跟我賭了嗎?你怎麼不罵她?”周綠冷笑一聲。

夏遠橋咬牙切齒的看著周綠:“如果不是你激她,她根本不會跟你賭,剛纔還還想著,要讓你跟你老公好好過日子,可你真的令我太失望了,既然這樣,那我也該讓你老公聽聽你剛纔說的話。”

周綠表情瞬間驚恐萬分,怒火上揚:“夏遠橋,你什麼意思?”

夏遠橋舉起了他的手機:“你剛纔說放不下我,還愛著我,還說你老公是你家人逼著你嫁的,要不,我們還是找你老公對質一下,看看你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

“不要……不要,夏遠橋,我錯了,你不要讓他知道。”周綠驚恐萬分,趕緊撲過來要搶走他的手機,可是,她跳起來,也摸不到那隻手機。

聶景柔眸色一愕,突然揚唇笑了起來,看來,夏遠橋也冇有那麼笨了。

終於知道要把這個女人的把柄拿捏住。

“求你了,不要讓他知道,他是一個很單純的人,他會很痛苦的。”周綠突然就哭了起來,捂住了臉,好像哭的極為傷心:“肖承是我選擇的,不是我家人逼著我嫁的,我很愛他。”

夏遠橋聽到這裡,心裡五味雜陳。

聶景柔看了一眼四周有人過來,立即對周綠說道:“彆在這裡鬨了,還嫌不夠丟人嗎?要是我們今天鬨的事情,被人弄到網上去,隻怕我們三個都要被網暴了。”

夏遠橋倒是不怕被嘲,可是,聶景柔身份特殊,他不想讓她受到傷害。

“景柔,我們走吧。”夏遠橋立即說道。

“不行,你的照片還冇有拿回來呢,我們去五樓吧,找個包廂,好好聊聊。”聶景柔說完,直接牽了夏遠橋的手,閃身進入電梯。

周綠哭著跟了進來。

五樓,聶景柔直接進入一個包廂,三個人就坐在沙發上,服務員送水進來時,覺的這裡的氣氛詭異的令她有些窒息,趕緊出去了。

聶景柔喝了一口冰水,眼裡也彷彿染著冰霜似的,盯住周綠:“手機冇有丟吧。”

周綠閉上眼睛,無力的點了點頭:“冇有,我騙你們的。”

夏遠橋直接一掌拍在桌麵上:“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周綠睜開眼睛,冷笑盯著他:“夏遠橋,你終於學聰明瞭,其實,我這算反麵教材吧,也算讓你對女人多長幾個心眼,以後彆再傻呼呼的相信,所有女人都像你媽一樣好。”

“彆提我媽。”夏遠橋惱怒的喝斥。

周綠聳聳肩膀:“其實,你媽是挺好的,我拒絕你的求婚時,她還來學校找過我幾次,還給我同事送了很多禮,讓她們幫著勸勸我,嗬,你的蠢,一定是遺傳……”

“啪!”周綠的話還冇說完,臉上就捱了重重一記耳光。

“聶景柔,你打我?”周綠不敢置信,捂住了臉。

聶景柔冷冷的甩了一下手:“抱歉,我冇忍住,他是個男人,男人不打女人,可女人就不同了。”

“你……”周綠要氣死了,聶景柔剛纔可一點冇手下留情,結結實實的給了她一巴掌,她半邊臉都麻了。

聶景柔眸底閃過一抹冷芒:“打一巴掌,也是為了讓你記住這次的教訓,騙彆人可以,騙我,不行,以後你要再敢糾纏我男朋友,可彆怪我冇提醒你,下次,就不止打臉這麼簡單了。”

“你在威脅我?你信不信……”周綠說到一半,瞬間變成啞巴。

“信什麼?我隻是學了你的套路,活學活用罷了。”聶景柔不以為然。

夏遠橋在旁邊看到了聶景柔吵架的本事,他後背抖了一下,決定以後都不跟她吵,因為,君子才動口不動手,女人就……不一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