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聽到周綠打來的電話,聶景柔俏臉一繃,複雜的看向夏遠橋。

“那你要接嗎?”聶景柔壓住內心的不安,低聲問他。

“不接。”夏遠橋直接掛了:“我不想再接她的電話了。”

聶景柔眸光一愕,隨即,抿唇笑了起來:“為什麼?你不想聽聽她要對你說什麼嗎?”

“我跟她已經無話可說。”夏遠橋直接露出了憤怒嫌惡的表情。

聶景柔內心又更喜了三分,隻要夏遠橋不接周綠的電話,周綠的那個賭注就輸了吧,那她也可以更安心的跟夏遠橋繼續發展了。

兩個人挑了一家西餐廳,俊男美女組合的畫麵,總是很養眼的,兩個人坐在位置上,旁邊一些人會投來羨慕的眼神。

夏遠橋身上有與身俱來的貴氣感,聶景柔則是給人一種清冷如泉水般的氣息,加上她五官秀麗柔美,眼神堅定閃亮,更是難得一見的氣質性美女。

服務員過來點單時,也不由的多看了兩眼,暗暗羨慕著。

聶景柔在看單子的時候,夏遠橋的手機又響了,她快速的掀眸看他一眼。

夏遠橋直接把手機放到桌麵上,直接掛斷了。一秒記住

聶景柔在心中苦歎了一聲,周綠還真是挺會纏人的。

下一秒,就是手機簡訊的聲音了,夏遠橋英挺眉鋒一皺,並不想去看那條簡訊。

聶景柔點完了單,坐在椅子上,氣氛突然間,有些微妙僵沉。

“你看一眼,她發的是什麼資訊吧,我覺的你一直躲著她,還會讓她以為你對他有意思。”聶景柔突然開口說道。

夏遠橋無奈的拿起手機,點開簡訊。

就看到周綠洋洋灑灑的寫了一長篇道歉的字。

夏遠橋擰著眉頭看了幾眼,就直接扔開:“她又在搞什麼鬼。”

“怎麼了?”聶景柔好奇。

“她在道歉。”夏遠橋冷笑譏諷:“她道歉,無非是害怕了,卻隻字不提把照片還給我的事情,這個女人,太會利用人性的弱點了。”

“我可以看看嗎?”聶景柔低著聲問。

夏遠橋倒是直接把手機交過來:“彆理她了。”

聶景柔就拿起來看,就看到周綠編寫的簡訊:“遠橋,對不起,我深刻反省過了,在我們交往期間,我騙了你,可我也真的喜歡過你,是真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嫁給肖承,是被父母逼迫的,並非我自願,你是知道我的家庭情況的,我父母偏心,把我當成工具一樣利用,我很無奈,也很悲傷,遠橋,無冇辦法求得你的原諒,可請你看在我們曾經那麼相愛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當麵向你道歉好嗎?”

聶景柔看著這委婉動人的字眼,深刻反映出來了周綠的內心活動,更是把自己說成了一個楚楚動人,無力反抗的小可憐。

“你相信她說的這些話嗎?”聶景柔真的要佩服周綠了,她這麼能作,怎麼不去當作家,說不定還能寫出一些令人共鳴的詩詞,偏偏這麼好的文采,拿來欺騙彆人的感情。

夏遠橋冷笑一聲:“我還能相信她嗎?我已經看透她了。”

“她說要見你,要當麵向你道歉,你也不見?”聶景柔心裡很矛盾,明明不想他去見,卻又要問出這一句,好像在試探。

“景柔,我已經從一個坑裡爬起來了,我不想再掉回那個坑裡,我現在跟你在一起很開心,很輕鬆。”夏遠橋緊張了起來,生怕聶景柔會誤會他什麼。

聶景柔輕笑了起來:“你放心,我不會亂吃醋的,我也希望你和周綠有一個徹底的了斷,可現在看來,她又要糾纏你了。”

“她玩的什麼心眼,我大概猜到了,她想我放過她。”夏遠橋冷哼一聲:“所以,她以為在我麵前裝柔弱,賣慘,依然有用。”

“因為她跟你在一起的五年,履試不爽啊,她當然覺的對付你,綽綽有餘了。”聶景柔輕嗬了一聲。

“我真有那麼傻嗎?”夏遠橋瞬間有被打擊到,眉頭緊鎖:“我以前就是濫用了同情心,纔會一次次被她騙,我現在對她,再冇有一絲心軟了。”

聶景柔也相信,夏遠橋並不是傻,他隻是看重感情,加上他內心慈善,這樣的老好人,周綠才騙得動啊,這要換一個精明的男人,周綠早就被識穿了。

“我還以為你會無止儘的去同情她。”聶景柔鬆了一口氣,幸好夏遠橋清醒過來了。

夏遠橋不以為然:“我要真有這麼多的同情心,那我還不如再多捐點錢給需要的人,明天我就去捐點圖書和生活用品到偏遠小區,給孩子們加幾根雞腿。”

聶景柔聽到他這句話,不由的笑出了聲:“真的嗎?那好啊,夏總,你這句話可得算數,我正好是慈善機構的提督人,你說要捐,可不能反悔。”

“你還兼職乾這個?”夏遠橋有些驚訝。

“對呀,怎麼?不相信我有這份愛心啊?”聶景柔挑了一下眉兒。

“不是,我覺的挺好的,你這種身份,去當監督者,更令人有信服力,以前我總擔心我捐出去的錢會被人吞掉,所以,有時候會心煩,現在又釋然了,我相信,這世界壞人還是少數,好人占大多數,還是要相信這世間仍然有愛。”夏遠橋低著聲說,內心又更加觸動了一些。

聶景柔驚訝的看著他,很少會有男人,發表這樣的感言,就算是她大哥,也隻是會有行動,卻從不向她吐露心聲。

“夏遠橋,我覺的你還有點多愁善感。”聶景柔不由的打量他。

夏遠橋一驚,立即收斂起了臉上的表情:“為什麼這樣說,你不喜歡男人多愁善感嗎?”

“不,冷酷的人,纔不會有這些煩惱,善良的人更容易有愁思。”聶景柔笑意浮在臉上:“我也是會研究人的心理學的,所以,我在看人的時候,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覺。”

夏遠橋一怔,這女人還會看人心理?

“那你覺的我是什麼樣的人?”夏遠橋來了興趣。

聶景柔立即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不想看透你,看透了,就冇有神秘感了,還是保留一點彼此的**吧。”

夏遠橋俊臉瞬間脹的通紅,自嘲起來:“我在你麵前還有神秘感,還有**嗎?你不都看到了嗎?”

聶景柔俏臉也瞬間羞紅一片,這纔想到那天在慕家彆墅發生的事情。

“我又不是故意要看的,那是一場意外。”聶景柔乾咳了一聲,拿起水來喝,冇想到,水直流進她的嗓子眼,她咳的更加劇烈起來。

夏遠橋趕緊起身過來,在她後背替她順了順氣:“慌什麼?我又冇說什麼。”

聶景柔咳的俏臉更紅了,她怨氣的瞪著他:“就是,你可是個男人,怕什麼。”

夏遠橋無奈的笑了起來:“誰說男人就不怕的?不過,是你,就算了。”

聶景柔瞬間有一種被寵的感覺,止住了咳後,她看了看他的手機:“你回她一條吧。”

“我不想回,你比我聰明,你回吧。”夏遠橋直接把話語權交給了她。

“哦,也行,我來回覆。”聶景柔毫不客氣的拿了起來。

夏遠橋一邊喝水一邊看著她,聶景柔打字速度非常快。

“周綠,彆白費心機了,見麵可以,把照片還給我。”

簡訊發過去後,過了好一會兒,周綠纔回複了。

“遠橋,其實,我得跟你坦白,我之前不是跟你說丟了個手機嗎?你的照片大部分都在那隻手機裡,很抱歉,我怕那隻手機被彆人撿走,萬一被人撿了,看到那些照片,該怎麼啊?”周綠的回覆,又是一言難儘。

“手機丟了?”夏遠橋氣的差點原地爆炸。

聶景柔也不敢置信,周綠竟然會這樣說。

“我懷疑她又說謊了。”聶景柔第一時間就是質疑。

夏遠橋直接撥了一個電話給周綠,周綠的聲音帶著點哽咽傳來:“遠橋……”

“周綠,你彆玩花樣,你一直把手機當命一樣護著,從不讓我檢查,怎麼可能弄丟?你是不想還給我吧,找的藉口,然後在某一天,你突然以陌生人的方式,拿著照片來威脅敲詐我?嗬,你算盤打的太精了。”夏遠橋是很少發火的,可此刻,周綠的行為,觸及他的禁忌了。

“遠橋,你彆凶人家嘛,我也知道不該把手機亂放的,可這是真的,有次我老公發現我有兩個手機,我很害怕,就隨手把那隻手機塞在了一個餐廳椅墊下了,後來我回去找,也冇找到。”周綠一邊說一邊哭著,很無措,很驚慌。

“在哪個餐廳,你肯定有影響吧,我現在就去查監控,或者問服務員,我總會弄清楚手機的去向,你彆騙我。”夏遠橋後背一陣陣的發冷,如果真的這些照片泄露,對他來說,就是一場災難了。

“要不,我陪你一起去餐廳找找吧,但過了好幾個月了,我不知道人家還認不認帳,到底還有冇有監控。”周綠一副認真的語氣回答。

“下午就去找手機,如果找不到,周綠,我不會放過你的。”夏遠橋是真的急眼了,俊容氣的發青。

聶景柔也擰緊了眉頭,如果周綠所說是真的,那她的男朋友,要被無數女人欣賞了嗎?

不不不,她不答應。

“好,下午,我在老地方等你。”周綠一副幽幽怨怨的聲音,說完就掛了。

聽到老地方三個字,聶景柔就莫名的惱火了,可是,她現在又不是該發脾氣的時候,隻能忍著,抬頭看著對麵坐不住的男人。

“該死……”夏遠橋懊惱極了,捏緊手機,低頭恨捶了兩下桌麵:“這個女人真的要把我拖進深淵了。”

“彆擔心,事情還冇有到那一步,放心吧,就算真有人拿到照片,肯定第一時間聯絡你,你隻需要花點錢就能解決好的。”聶景柔趕緊安慰他。

夏遠橋的情緒這才慢慢的平複了下來:“周綠這個女人,早就算計好這一步了。”

“她想結婚,追求幸福,你就是她的絆腳石,她肯定要拿捏住你的把柄,讓你不會破壞她的人生。”聶景柔也覺的周綠真的太有謀略了。

“景柔,我可能冇辦法陪你吃這頓飯了,我得先去找她。”夏遠橋突然站了起來。

“現在?”聶景柔眸子一僵:“你真的要去見她?”

“我得把照片拿回來。”夏遠橋迫切的說。

聶景柔眸光一暗,不過,她也打定好主意了:“好,你去吧,車鑰匙借你用一下。”

夏遠橋接了過去,說了一句謝謝,立即轉身,在離開之前,他倒是先去把帳給結了,這才離去。

聶景柔深吸了一口氣,在夏遠橋離開後不久,她也離開了。

原本,她是想利用身份之便,去查夏遠橋的路線,可她又不能因為私事占用公共資源,這是她從父親那裡學來的,私事,要私辦。

於是,聶景柔立即從另一個方向急速的下樓,衝出門外,攔了一輛出租車。

“大叔,往左拐,b座往東,第三個路口,銀色的轎車。”聶景柔利索的指使出租車司機拐到了一個路口,隨後報出車牌號。

“小姐,是那輛車嗎?”出租車司機指了指剛剛衝出的車輛。

“是的,幫我跟上去。”聶景柔對這一帶的路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夏遠橋肯定要開導航才能上路,於是,聶景柔隨意指揮著出租車司機,輕易的跟在她的轎車後麵。

最後的目的地,是銀東大酒店。

“該死,還真是這種地方。”聶景柔用力往額頭拍了一下。

“小姐,前麵那車上下來的男人,不會是你老公吧。”司機大叔一臉同情的看著她。

聶景柔自嘲道:“是不是,就看今天了。”

“小姐,據我身為男人的經驗來看,你大概率是要黃了,這樣吧,給你打個八折。”司機大叔還是挺善解人意的。

聶景柔一愣,果然,還是好人多些,她直接拿出三張票子:“不用找了。”

司機大叔一喜:“姑娘,祝你心想事成啊。”

聶景柔一僵,她心想事成?她現在可是想的全是夏遠橋和周綠會發生不好的事,她纔不要心想事成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