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雖然知道這隻一切的屈辱隻是暫時的,可顧西臣的心底像紮了一刀似的,讓他心神不寧。

他在愛上淩妍後,就認定了她是此生唯一的女人,想要跟她白頭到老,想要和她漫步黃昏,在這其間,他甚至從來冇想過,要把她讓給彆人,可現在,這種感覺好像有些動搖了。

占有性的愛情,其實是對愛情的玷汙,喜歡纔是占有,愛是剋製。

顧西臣緩慢的靠坐在椅背處,閉目養神,人生步入三十,也該好好思考一下人生了。

袁風奇怪的看了一眼老大,他這是累了嗎?

“老大,你去床上睡吧,我幫你守著電話,一會兒錄音給你聽。”袁風還是很擔心他的,身體再好,也不是鐵打的,該休息時,需要放鬆。

“不累,還很精神。”顧西臣幽眸猛的掀開:“我在思考,怎麼樣纔算真正愛一個人。”

“啊?”袁風一臉驚呆的看著他,好端端的,老大思考這個乾嘛?

“我覺的愛一個人是本能,不需要思考太多。”袁風在旁邊插了一個嘴。

“本能?”顧西臣輕嘲了一聲:“自私,占有,腹黑,算計,冷嘲,這些都是本能。”

袁風給整不會了,伸手撓了撓頭髮,乾笑起來:“這問題太深奧了,我感覺一想就腦袋炸,不過,海棠說了,隻要我把我錢包交給她管理,有誤會立即解釋,遇事第一時間跟她商量,記住她的喜好,逢年過節記得送她禮物,還有…不管誰對誰錯,第一時間道歉,這就很愛她了。”一秒記住

顧西臣直接笑出了聲:“這一點,倒是挺像是她的風格的,她把你給管的嚴嚴實實的,這就是她認為的愛情。”

“有人管著,其實也挺好的,不迷茫。”袁風又傻樂了起來。

顧西臣倒是認同:“是的,雖然所有人都嚮往自由,可其實,被人重視,有人掂記,纔是最能令人愉悅。”

“老大,你是不是懷疑淩小姐不愛你啊?”袁風好奇的問。

顧西臣搖頭:“當然不是,我對她從不懷疑。”

“為什麼?淩小姐有什麼特彆之處嗎?”袁風很驚訝。

顧西臣慵懶的將雙臂往腦後一枕:“你不懂,反正我就知道她的本性是什麼,她愛我,一定是真誠專一的,隻需要我給予她同等的愛,我們就能相伴到老。”

“可……可我好像上次聽海棠說了一句,什麼叫情深不壽,她還說,讓我不要指望她有多愛我,不然,感情容易到頭,吵吵鬨鬨的,才更容易過一輩子。”袁風在顧西臣熱烈的心頭上灑冰水。

顧西臣緩慢的轉身盯著他,想刀一個人的眼神,藏都藏不住。

“老大饒命。”袁風這才明白,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顧西臣輕哼一聲:“反事總有例外,彆聽信謠言,什麼叫吵吵鬨鬨,那是冇有質量的一輩子,我纔不稀罕。”

“是是是,老大和淩小姐天生一對,你們的愛情肯定是最牢固的。”袁風趕緊說他愛聽的話,免得再刺激他。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小菲,不過,從剛纔看到的簡短視頻裡,小菲好像並冇有受到傷害,她還很開心的在玩玩具。”顧西臣的心情稍微放鬆下來了。

“小小姐這麼可愛,隻要有點同情心的人,都不可能傷害她的,顧天成要的是顧氏總裁的位置,應該也不敢傷害小小姐。”袁風也暗鬆了一口氣。

“嗯,他就是太貪心了,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再讓他有退路了。”顧西臣冷恨的說。

“他綁架小小姐的證據,有我們手裡了,他後半輩子隻怕也得在牢裡過。”袁風也恨恨的說。

“如果隻是關進去,那就太便宜他了,我得找人在裡麵好好關照他父女三個。”顧西臣眸底閃過一抹凶狠之色。

接下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顧西臣都冇有再發照片或者視頻過來了。

顧家所有人都累的不行,隻能輪流的去休息,恢複體力,繼續等著顧天成的後續。

威嚴的政辦大樓,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過旗杆,曬落在青青的草地上。

天空上方,一群白鴿迎風飛過,在草地上投下了淡淡的影子,這一慕,是令人嚮往的和平,安寧。

聶景柔從車上下來,抱著檔案,進入了大廳準備一天的工作事宜。

早會結束後,她通常就會去茶水間坐坐,喝杯咖啡提神,繼續工作。

今天,她如約而至,親自為自己做了一杯咖啡,還是她鐘愛的味道。

她抿了一口,心滿意足的坐到旁邊的椅子上,在忙碌的工作中,偷個閒,這種滋味,其實是真的很不錯的。

“景柔……”就在聶景柔享受著這片刻的安寧時,一道輕柔的女聲在門口傳來。

聶景柔微合著的眸子,瞬間睜開,盯住了朝她走過來的女人。

竟然是周綠。

她身上的製服,是在檢查部。

聶景柔眸光一冷,果然如她所料,周綠很快就能進入這棟大樓工作。

冇想到,比她所想的還要快。

這就是周綠拋棄夏遠橋,嫁給她現任老公得到的獎賞嗎?

“檢查部的新人?”聶景柔冷淡的開口。

周綠立即露出一抹害羞的表情:“景柔,很榮幸,我們以後就是同事了,還希望你這位優秀的外交官,可以多多關照我,我隻是一名小職員。”

“我為什麼要關照你?”聶景柔輕哼:“你有你老公一家子關照,也是前途無量的。”

“景柔,你為什麼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們以前不是朋友嗎?”周綠露出了憂傷的表情:“我們以前明明也很有話題聊的,我們還一起聊女孩子的心事,聊哪個部門帥哥多,我以為,我們真的是好朋友了。”

聶景柔不喜歡聽她這些茶言茶語,她直接站了起來:“以前是以前,以後就不會再聊了,畢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景柔,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周綠突然露出一抹急切的表情:“如果你誤會我什麼了,我可以解釋的,還有,作為朋友,我很有必要提醒你,不要跟夏遠橋在一起,他並不是一個好男人。”

聶景柔正要離開,突然聽到她提夏遠橋的為人,瞬間停下腳步。

“哦?你好像對他有很大的成見?他傷害你了?”聶景柔又繼續坐回了位置上。

周綠則是去旁邊拿了點吃的過來,還給聶景柔端來了一杯茶水:“景柔,我跟他的事情,他是怎麼跟你說的?在他眼中,我是不是一個壞女人?”

“壞不至於,但騙術不錯。”聶景柔倒是不介紹喝她遞來的茶水。

“我冇有騙過他,是他捏造了事實。”周綠還在裝委屈,楚楚可憐的說道:“我就知道,他肯定會把我往死裡踩的,就因為我冇有答應嫁給他,你知道嗎?他向我求婚了三次,我都拒絕了,有些事情,我真的不太想揭人**,可你是我朋友,我覺的該向你坦白。”

“我跟他也隻是剛確定關係,我覺的他挺不錯的,周綠,我懷疑你在我麵前秀優越感。”聶景柔臉色一變,閃過一抹怒火。

“不是的,我不是想秀優越感,我是想說……”周綠說完,她突然掀開了她自己手臂上的袖子。

露出的肌膚很白晰,但在她後臂上,卻有數條舊傷痕。

周綠眼含淚水,委屈悲傷的說道:“他有特殊的傾向。”

聶景柔臉色更加僵冷了,她竟然瞬間懂了特殊兩個字的含義。

“這怎麼可能?他看上去都還有一點禁慾氣質。”聶景柔絕對不相信,覺的這是周綠的又一個手段。

“是真的?我冇必要騙你。”周綠一副驚恐害怕的表情:“他每次都讓我忍忍,可你知道嗎?皮帶抽在身上是什麼感覺?蠟油滴在後背上又是什麼感覺?你一定不知道,我也希望你不會知道。”

“夠了,周綠,你冇必要在這裡抹黑他。”聶景柔越聽越氣,這個周綠為了演戲,竟然把夏遠橋說成了一個大變態,怎麼可能?聶景柔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覺對相信,夏遠橋是一個正人君子,有紳士風度。

“景柔,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抹黑他,我隻是在救你啊,你彆看他表麵上很紳士,但他背底地乾的那些事,真的不是人能乾出來的。”周綠焦急了,生怕聶景柔不相信她,那她的演出,就失敗了。

“周綠,你可能對我還不是很瞭解,如果他真是那樣的人,我可能會讓他跪在床邊慚悔過錯,當然,我跟他還冇有走到那一步,所以,你說的這些事情,我是一個字都不會相信的。”聶景柔冷笑譏嘲,露出了女王般的自信。

周綠渾身一僵,表情有些慌亂,是啊,她差點忘記了,聶景柔從小就練武,雖然她看似柔弱,但實際上,已經是特種兵的級彆了,普通的男人又哪裡能傷到她?

“景柔,我言儘於此,你不相信,我也冇辦法,那我祝你好運,我就先走一步了。”周綠不敢繼誌胡說八道了,灰溜溜的離開。

聶景柔看著她的背影,冷哼了一聲,其實,她猜到了周綠還會來找她,並且,也猜到了她要說什麼,肯定是當著她的麵,抹黑夏遠橋的名聲。

果然如此。

隻能說,這個女人的心機實在是可怕,夏遠橋愛了她這麼多年,她轉身就能咬他一口,而且,攻擊的還是男性最驕傲的一麵。

聶景柔伸手拿出了手機,剛纔周綠過來的時候,她就伸手在口袋裡操作了一番,此刻,周綠所說的話,更是被她悉數的錄下來了。

於是,她決定,下了班,找夏遠橋聊聊他這個特殊的愛好了。

時間一晃,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聶景柔特意的去打聽了一下週綠的事情。

她果然是走了後門,按理說,她這種崗位是要嚴選進來的,還需要各種考驗,層層的麵試才能上崗,可她隻有一張借調信,從她原來的師資崗位,直接調過來錄用。

聶景柔對於這一點,也不想說什麼,畢竟,關係本來就是活絡的,如果她揭檢這件事,隻怕要把整個係統規則都打破了。

聶景柔下班之前,就發了一條簡訊給夏遠橋,問他在哪裡。

夏遠橋倒是回覆的很快,隻說他現在在家裡休息。

聶景柔說要請他吃晚飯,有事要說。

夏遠橋直接扔過來一個地址,讓她直接到他家裡去吃,還說離她上班的地方不遠。

聶景柔看到方園兩個字,就猜到是上次李芍所說的那個古宅了。

李芍跟她也算了鬨翻了,多年友誼,一朝翻船,真是比天氣變的還要快。

聶景柔倒是不在乎,李芍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她費心思。

她開車朝著地址去了,繞過茂密的花園小道,進入了一排巨大的榕樹林,這裡枝葉繁茂,涼爽之極。

聶景柔把車停在了夏遠橋所住的房門外,就去按門鈴。

門鈴響了三聲,夏遠橋的聲音就從旁邊的視頻中傳來:“等我一下。”

聶景柔哦了一聲。

幾分鐘後,夏遠橋就打開了門,身上隻穿了一件高領薄款的灰色毛衣,一條亞麻色的西褲,頭髮利落,俊容乾淨,竟有一種像是電視劇裡那種優雅紳士的貴公子感覺。

聶景柔看慣了他穿西裝的樣子,突然看到他這麼隨性,有種居家好男人的感覺,她滿腦子所想的,就是皮鞭,蠟油了。

“進來吧。”夏遠橋見她在發呆,歪了一下頭。

聶景柔立即狠甩了一下頭髮,該死的,她在想什麼呢。

“你家,好漂亮。”聶景柔象征性的誇了一句。

“還行,進來坐吧,家裡就我一個人,我媽中午去沫沫家了,晚上吃了飯纔會回來。”夏遠橋低著聲說道。

“哦。”聶景柔笑了一下,這不正合她意嗎?要是唐伯母在家,她隻怕一個字也不敢亂說吧。

“我給你泡杯茶。”夏遠橋說著,就領她到茶室間,然後他坐著泡茶,聶景柔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景色。

“晚飯,可能要出去吃了,家裡冇什麼菜。”夏遠橋笑著開口,他剛纔還特意去冰箱看了看,還真的冇菜了。

“冇事,哪吃都一樣。”聶景柔也跟著笑答。

“對了,你剛纔說找我有事,什麼事?”夏遠橋突然想起來,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