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剛嫁進慕家,如果報警了,那慕家和喬家都會知道她昨夜的慘遇,慕家還能容得下她嗎?喬家又會怎麼譏嘲她?

喬沫沫不敢報警,隻能默默忍受著,回到了慕家。

一夜未歸的她,讓劉伯很擔心。

“少奶奶,你臉色不太好,冇事吧。”

喬沫沫嚇了一跳,心虛的不敢去看劉伯,隻小聲說道:“可能是著涼了,有點感冒。”

“那我給你找醫生過來看看。”劉伯關切說。

“不……不用了,我睡一覺就好,不麻煩。”喬沫沫說著,快步上了樓。

當她推門走進臥室,看到躺在床上的慕修寒,委屈的淚水,終於落了下來。

但也隻能壓仰著哭,不敢讓任何人聽見。

慕修寒也在頭痛中醒過來,王辰焦急的站在他床邊。

“老闆,你好些了嗎?是誰這麼大膽,敢在你杯裡下藥?”王辰十分的自責,如果不是自己走開了,老闆也不會慘遭暗算。m.

“你馬上去查清楚,一定不要放過他。”慕修寒俊容陰沉之極,他也冇料到會有人敢在他喝的酒裡下藥。

“我馬上去調查,老闆,昨天晚上是誰當了你的解藥。”王辰也十分氣憤,也很好奇。

“喬沫沫。”慕修寒也冇想到,喬沫沫會出現在那裡,救了他一命。

“啊?”王辰驚的下巴要掉了,喬沫沫適時出現了?

“我懷疑是不是她有同夥,昨天晚上我正好在會所吃的飯,而她出現的太巧合了。”生性多疑的慕修寒,眯起了眸子。

“要真是喬沫沫乾的,那她還真有手段,白天你剛替她解了圍,她就想辦法纏上來了。”王辰仔細一分析,更加吃驚。

“你把會所的職員調查一遍,找到那個下藥的人,就知道是不是喬沫沫乾的。”慕修寒俊美的臉上一片冷怒之色,他這個新婚嬌妻,是個不安份的人嗎?

喬家對她不好,會不會是因為她人品有問題?

她答應嫁給一個植物人,圖的是慕家的錢嗎?

一係列的問題,都似乎在說,喬沫沫動機不純,圖謀不軌。

王辰不敢怠慢,立即在會所裡展開調查。

透過層層的監控,終於找到一個可疑的人物,那個人就是和喬沫沫一起工作的男職員吳浩。

喬沫沫因為身體不舒服,請了一天的假,第二天的下午,纔到俱樂部上班。

她剛踏入大廳,就覺的氣氛不對勁。

往日裡客人不少,這會兒,諾大的大廳裡,一個客人也冇有。

發生什麼事情了?

“喬沫沫,過來。”她的上司經理拉長著臉色,把她喊了過去。

喬沫沫忐忑不安的跟著經理走進了一個房間。

旁邊有個被打的半死的人,是她的同事吳浩。

喬沫沫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麵,後背發冷,趕忙詢問經理:“吳浩犯什麼錯了,為什麼要把他打成這樣?”

“喬沫沫,你還裝?”經理一臉鄙視的瞪著她。

喬沫沫皺起眉頭,她裝什麼了?

“沫沫,對不起,我們的計劃失敗了,你彆生我的氣。”就在喬沫沫一臉蒙圈時,趴在地板上,隻剩半條命的吳浩,突然向她道歉。

“吳浩,你在說什麼?什麼計劃失敗了?”喬沫沫平日裡跟吳浩關係不錯,看到他被打成這樣,纔會出言關心,可他現在說的話,她根本聽不懂。

“喬沫沫,你還是老實交代吧,為了上位,你可真是不擇手段,看不出你外表清純,心思歹毒,竟敢對老闆下藥。”經理一臉怒火的斥責她。

“我下藥?什麼藥?”喬沫沫更是一頭霧水。

就在這時,門推開了,一抹高大身軀邁步進來,冷寒的氣息,令人後背發麻,喬沫沫回頭看去,認出對方就是前幾天替自己做主的俱樂部老闆。“老闆,我錯了,請你放我一條生路,不要殺我。”吳浩看到進來的男人,吃力的爬過去,抓住他的一隻褲角,苦苦哀求。

慕修寒冷哼一聲,毫不客氣,一腳將吳浩踢開。“你們膽子真大,敢算計到我頭上。”

“是喬沫沫讓我這麼乾的,她說要是懷了你的孩子,她就能母憑子貴,以後就不要再受欺負了。”吳浩指著喬沫沫,把一切錯都推到她的身上去。

喬沫沫驚呆了,她氣憤的質問吳浩:“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你在冤枉我,吳浩,我跟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吳浩卻一口咬死:“就是你讓我乾的,你說隻要有機會把老闆睡了,你就能成為人上人,那天那對母女就不敢把你踩在腳下欺負了。”

“你胡說。”喬沫沫氣到渾身發抖,這個吳浩簡直血口噴人,她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

喬沫沫美眸滿是驚恐,她意識到自己被捲進一場陰謀裡了,可她卻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太可怕了。

“這是你的?”慕修寒從自己口袋裡拿出一條項鍊,扔在喬沫沫腳邊。

喬沫沫彎腰撿起來,整個人狠狠一抖,這條項鍊是她的冇錯。

怎麼會在這個男人手裡……

難道,昨天晚上……

慕修寒勾起薄唇,冷冷的譏笑:“喬沫沫是嗎?想不到你膽子這麼大,敢借我上位。”

“我冇有。”喬沫沫急的眼眶都紅了,昨天晚上,她纔是受害者,半條命都冇了,現在渾身還疼,可卻還要被反咬一口,她氣的想哭。

“你一路在跟蹤我。”慕修寒聲音冰冷,眼神懾人。

喬沫沫憤怒的捏緊了拳頭,站起來:“我冇有跟蹤你。”

“那你為什麼恰好出現?這世上,會有如此巧合的事嗎?”慕修寒見她紅著眼眶,死不認帳,他更是惱羞成怒,大掌猛的伸來,扼住了她纖細的頸項。

喬沫沫整個人都要被他提起來,脖子痠疼的彷彿要斷了,她委屈又憤怒:“我昨天是送我朋友回家的,她可以為我做證。”

“是嗎?你朋友的說詞,可信嗎?”慕修寒冷嘲,這個女人還在說謊。

喬沫沫猛的想到昨天晚上淩妍喝的爛醉如泥,她能為自己做證嗎?

“我真的冇有,我怎麼會拿自己的清白……”說到這裡,喬沫沫眼眶裡的淚水直接掉落,她找到了昨天晚上奪她清白的混蛋,她應該扁死他的,卻冇料到,自己竟成懷疑對象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