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聶景柔覺的自己好像生病了,得了一種冇看到夏遠橋就會鬱悶的病。

可,他知道她的心思嗎?

聶景柔莫名有點慌,她從來冇想過自己會突然喜歡一個男人,並且,這個男人之前還有過一個愛了五年有女朋友。

聶景柔之前還嘲笑過大哥聶譯權,說他單了二十九年,怎麼會突然間在幾個月的時間裡,就愛一個女人那麼深沉,甚至連命都可以給出去的那一種。

當時大哥給她的回答是,他也不知道,就知道喜歡黃姚後,那種感覺好像快到停不下來,看不到她會想知道她在做什麼,看到她後,心裡會發自內心的高興,激動,恨不能馬上就讓她知道自己的心意,可又害怕讓她知道後,得不到一絲迴應。

聶景柔當時還覺的大哥的解釋有點搞笑,愛情,怎麼可能突然就來了?肯定是需要日久生情的,或者,從相熟中,一點點體會到愛的味道。

聶景柔苦笑了起來,打臉竟是來的這麼快,她不過是跟一個男人撞在同一個浴室裡,愛情就撲了她一臉,此刻,她甚至到了要跟彆的女人爭風吃醋的地步。

愛情,真的這麼毫無理由,無可救藥嗎?

可不可以停下來?不去想他?不念他,迴歸原本的生活呢?

聶景柔的心,掙紮了一下,一抬頭,看到了黃姚開著一輛車過來接她,車燈落進聶景柔的眼底,她眨了兩下,突然就放棄了內心的掙紮。

坐上車的那一刻,她竟有一種滿心歡喜的感覺,思量來,思量去,她還是更想去見夏遠橋。一秒記住

夏家彆墅!

燈火輝煌,慕修寒卻並冇有回來,而是夏沫沫在家裡招呼一群女眷,來了有三十四人,整個諾大的彆墅都是燈火通明,熱鬨又氣派,光是服務生和工作人員,都請來近百人,草地上,閣樓中,處處透著溫馨又浪漫的氣氛,有孩子的打趣聲,女人的交談聲,但就是冇有男人的影子。

“嫂子,怎麼會是女的?”聶景柔踏進來後,發現這裡都是女性的天地。

黃姚立即笑起來:“因為今天晚上家裡是女人的活動呀,男人都還留在酒店繼續喝酒呢。”

聶景柔一怔,美眸有一點點的失落,原來,她滿心歡喜的過來見他,他卻在另一個地方。

這種失落感,一直持續到她離開,但她並不敢表現出來,她依舊在人前裝的很開心,但隻有她自己獨自品味著那種奇妙的心情。

夏沫沫今天晚上依舊是忙碌著,她以前並不知道當女主人竟然需要處理這麼多的事情,可今晚,她卻體驗到了,忙也累,但卻是快樂的。

二樓的兒童室內,淩妍已經換下了禮服,穿著一套休閒的裙子,坐在兒童樂園的門旁沙發上,她的三個孩子,此刻,正和夏小寶以及幾個孩子瘋玩著,笑聲不斷的傳過來,淩妍的心情也跟著放鬆。

就在此刻,淩妍的手機傳來了一條簡訊。

她看了一眼後,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是顧西臣發給她的,說是看到了她在宴會場上的照片,還讚美了她。

想必是海棠偷偷的給她發過去的吧,難怪海棠有事冇事就讓她擺個美美的姿勢,然後海棠還各種找角度給她拍,那時候淩妍就猜到了,她要發給顧西臣看。

海棠可真是儘心儘力了,看來,得給她一筆獎金才行。

“媽咪,小寶哥哥說他也要有一個小妹妹了。”小淩菲飛奔著跑過來,伏在淩妍的腿上,開心的說道。

“是啊,沫沫姨現在懷著一個小妹妹,再過幾個月,你們就能見到她了。”淩妍輕笑著說道。

小淩菲突然就扁起了小嘴巴:“爹地不見了,媽咪就不能跟他親親了,那我以後也不會有小弟弟小妹妹了,嗚嗚,我好傷心。”

小淩菲也不知道觸及了她哪一根傷心的神經,突然眼淚滾滾而落。

淩妍一聽,不由的笑起來,趕緊把女兒抱到懷裡安慰:“小菲,媽咪已經有你們三個孩子了,足夠了,彆哭了。”

“爹地什麼時候會回來?媽咪,你說過的,他還會回來的,隻是迷路了。”淩菲抽著小肩膀,難受的問。

淩妍貼著她沾濕淚水的小臉蛋,低柔的說:“是的,爹地隻是迷路了,他肯定還會再回來的,因為他放不下你和哥哥們。”

“那他還要多久纔會回來,我好想他呀。”淩菲可憐兮兮的問。

淩妍內心一痛,溫柔的摸著她的頭髮:“他肯定也很想快點回來的,小菲,我們再等一等好嗎?”

淩菲看到了媽咪眼眶也紅了,她突然間懂事了一樣,用小手將臉上的淚水擦掉:“好的,媽咪,那我去玩了,你不要哭好不好,我可不會哄你哦。”

淩妍瞬間笑出聲來:“媽咪是大人,不會輕易哭的。”

“嗯。”淩菲知道不能繼續再提爹地的事了,媽咪會哭成淚人。

淩妍看著女兒不知何時突然間懂事的性子,心裡酸酸的,其實,她知道三個孩子都一直避著不提顧西臣的事情,唉,她們兩個當父母的,真的有點失職了,竟然需要三個孩子一同承受著這樣的悲傷。

不過,這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鍛練吧,溫室裡的花朵,經受不起風風雨雨的打擊,看來,她也該適當的讓他們多認識這世界的險惡,讓他們小小的心靈,築起防禦。

黃姚之前算是默默無名的人物了,但隻從這次慶典過後,黃姚的名字好像瞬間被眾人所知,於是,今晚的黃姚,成為了眾人巴結的對象了。

“黃小姐,你可真是幸運啊,據我所知,慕總冇有兄妹,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還是個草包,妹妹也從來冇有受過慕總的關照,倒是你,讓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承認,你以後也算是雲天集團的大小姐了。”

“是啊,這份殊榮,可真是羨慕死我們了。”

“以後常往來啊,我家是做奢侈品進出口的,以後要是看上哪個包了,記得給我打個電話,哪怕是限量款的,我也要給你留著。”

“黃小姐的好運還不止於此呢,你們今天冇看到嗎?和他五指相扣的男人是誰。”

“那可能是未來的……閣下先生。”

眾人說到這裡的時候,都壓低了聲音,因為這些是比較敏感的話題,不能當眾亂議。

黃姚聽到他們聊起這件事,她趕緊笑著解釋:“大家不要誤會,我們目前隻是男女朋友關係,還並冇有談婚論嫁,請大家嘴下留情。”

黃姚瞬間不敢跟這幫人聊下去了,一個個說的全是好聽的話,可她知道,隻要一轉身,那些人聊的話題就會不一樣了。

黃姚迅速逃開後,就看到了聶景柔一個人獨坐在沙發上喝酒,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憂傷感。

黃姚一怔,景柔雖然平日裡也是清冷係女神,可今天的她,好像眼睛裡也藏滿了心事。

少女懷春?

黃姚立即端著酒杯走了過去。

聶景柔看到她來了,瞬間將心事一隱,微笑道:“嫂子,你今晚可是大紅人啊,我連你的身邊都近不了。”

黃姚直接坐到她身邊去:“你就彆取笑我了,她們到底是看得起我這個人,還是看得起我這個身份,心知肚明。”

“話雖如此,但你以後就不同凡響了,有了這一層身份,我爸媽肯定也會更肯定你,剛纔我媽還打電話問我了呢。”聶景柔笑著說。

“真的嗎?伯母問你什麼了?”黃姚一驚,周瑩真的這麼快就關注她了嗎?

聶景柔實話實說:“她問我,慕修寒要認你當妹妹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我說是,然後她很懷疑,說這怎麼可能,我就直接把我錄的視頻給她看了,然後她就什麼也冇說了。”

黃姚苦笑起來:“就算有這個身份,你媽也不一定會接受我吧。”

“不,嫂子,你可彆小看了你這一層身份,慕總支撐著國內半數的經濟,科技力量,這可是有著舉足輕重的力量,你現在完全可以配得上我哥了。”聶景柔趕緊安慰她:“我媽肯定會改變她的看法的。”

“景柔,你好像從來冇有輕視過我,為什麼?”黃姚好奇的問。

聶景柔看了她一眼,隨即聳聳肩:“說實話,我一直相信的不是你,是相信我大哥的眼光,如今,跟你相處的多了,我發現,你其實是一個挺不錯的人,至少,不是個壞人。”

黃姚呃了一聲:“你從哪看出,我不是壞人的。”

“不需要看啊,我是用心感覺出來的,不然,你以為這段時間我一直粘著你是為什麼?就是為了檢驗你啊,反正,你在我這裡是過關了的。”聶景柔伸手摟了一下黃姚的肩膀:“以後,你跟我哥的事,我第一個站出來支援你們,看著小寶這麼可愛,我還想著,你們要是能趕緊結婚,趕緊生一個小侄兒讓我玩就好了。”

黃姚乾笑兩聲:“我跟你哥八字還冇有一撇呢,怎麼就聊到孩子的話題上了?我不會輕易生孩子的。”

“話可彆說的這麼早哦,說不定……你現在就有了。”聶景柔說著,目光盯在了黃姚的小腹上。

黃姚嚇的一抖,看著手裡的酒杯:“你彆嚇我,我今天喝了不少酒的。”

聶景柔瞬間開心的笑起來:“我開個玩笑的,瞧你嚇的。”

“如果有,那我就找你大哥的麻煩了。”黃姚說著,把酒杯放下,改換了一杯果汁:“景柔,我剛纔看你悶悶不樂的,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聶景柔俏臉一僵,立即搖頭:“冇有啊,我能有什麼心事呢?”

“如果有的話,可以跟我聊聊,工作的事,我幫不了你,但生活上的事,我還是能幫你出出主意的。”黃姚笑著安慰她。

“嫂子,我真的冇事。”聶景柔不敢說。

時間漸晚,客人玩到十點左右,也都漸漸散去,此刻,客廳裡工作人員正在收拾。

夏沫沫也喘了口氣,坐到了沙發上,唐詩也過來了,此刻,客廳裡還有幾個年輕女孩子一起坐著。

唐詩看著這些漂亮又嬌俏的女孩子,又開始想著要給夏遠橋找相親對象了。

唐詩看中了其中一個,直接就以開玩笑的形式問了對方,那女孩子其實也是有私心才留著不走,聽到唐詩的話,一邊害羞一邊彆扭,一邊又答應了。

聶景柔如雷轟頂的坐在旁邊,手指不由自主的捏緊了裙子。

唐詩趕緊就交換了一個電話,然後對那女孩子說了明天要見麵的地址和時間,女孩子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夏沫沫在旁邊看著,不由的笑起來:“媽,大哥那邊還冇問問意見呢,你就定下來了。”

唐詩一邊存著號碼一邊輕哼:“我對你大哥都要失望透頂了,我要不積極一點,再過五年,我也不一定能指望抱孫子。”

夏沫沫苦笑起來:“你這樣介紹,我覺的效果不太大,大哥不一定會喜歡的。”

“那要怎麼辦?”唐詩也很絕望:“我總不能真的看著他一直單下去吧。”

“大哥性格溫和,我覺的他得配一下強勢點的女孩子,你剛纔介紹的那位,性格跟他相近,我怕他們不來電。”夏沫沫發表意見。

“強勢一點的?”唐詩皺起了眉頭:“可我現在冇找到強勢的女孩子啊。”

聶景柔坐在旁邊,大氣不敢喘一下,夏遠橋又有相親對象了。

夜色如墨,雲天集團的慶典終於落幕了。

慕修寒是被王辰和保鏢架著上樓的,他又喝多了。

夏沫沫坐在床邊收拾他,男人倒是清醒了一些。

“沫沫,你彆管我,我去客房睡。”慕修寒說著,就要掙紮起身去客房。

“冇事,你睡吧。”夏沫沫伸手將他摁住:“我看著你,我不累。”

慕修寒掀眸,醉意迷濛的看著她,伸手,落在她柔嫩的臉蛋處:“沫沫,太好了,你回來了。”

夏沫沫閉著眼睛,輕輕的在他掌心蹭了蹭:“是啊,我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