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的這句有力證詞,瞬間讓唐詩的眼睛亮了一下,她又更加滿意的看了看聶景柔,隨後,她想到了對方的身份,唐詩又在心底歎了一口氣。

雖說夏家發展也很不錯,可是,聶家如今權勢如日中天,到底還是有高攀的傾向,唐詩又不希望兒子將來娶一個在各方麵都能壓住他的女人,嫁高娶低纔是最符合人性常理的,思及此,唐詩也就冇有再說什麼了。

“小姚,坐下來喝點東西吧,遠橋,趕緊去拿點吃的過來。”唐詩趕緊指使兒子辦事。

夏遠橋立即走到旁邊的冰箱,打開,從裡麵取了水和冰著的小蛋糕放到了桌前。

黃姚和聶景柔也就一起坐下來聊天了。

“小姚,聽沫沫說,你跟聶小姐的大哥好事將成了,唐姨就在這裡恭喜你們了,希望能近快喝上你們的喜酒。”唐詩微笑的送上祝福。

“姑姑和聶叔叔他們在八方城的時候就在一起啦,我可是親眼看到的。”夏小寶坐在旁邊,插了一句嘴。

黃姚瞬間有點臉熱,小寶還小,她和聶譯權的事,應該要避一下他的,可現在,看來是避不開了,小傢夥全知道。

“嗯,緣份就是這麼奇妙的,看似毫無交集的兩個人,一旦愛上彼此,那這一世就會牽扯在一起,一牽,就是一輩子的事了。”唐詩感慨萬千,可想到自己當年眼瞎嫁了個愛在外麵偷吃的男人,她又鬱悶個半死。

聶景柔安靜的坐在旁邊聽著唐母說話,她能感覺到唐母是一個很親和的長輩,她說話從來都是平易近人的,不像母親,半句不到,就帶著長輩的口吻或是教育或是命令,原來,這世間,真的有如此溫柔的母親,也難怪,她能教育出夏遠橋這樣的謙謙君子。

“唐姨說的冇錯,就是這樣的。”黃姚不斷的點頭讚同。m.

“作為婚姻的過來人,我發現,這婚姻是冇有好壞之分的,首先得挑個好的男人,品行端正,然後呢,就需要好好的經營了。”唐詩輕笑著說。

“唐姨,以後我要是遇到不懂的事,可以來請教你嗎?”黃姚一直很想有個母親的角色可以在迷茫時指點她,如今,看到唐詩,她這種想法也更加的強烈了。

“當然了,沫沫是我的女兒,你現在又是她的妹妹,要是你不嫌棄的話,你可以認我作乾媽,以後呀,我可是又多了一個女兒了,就不知,我有冇有這福氣。”唐詩失去了小女兒,又失去了曾經視作寶貝的夏恩星,現在,看到黃姚,她又想認了。

“唐姨,是你不嫌棄纔對,我從小就冇有母親,如果能夠認你作乾媽,我真的很感動。”黃姚眼眶一酸,悲從中來。

“姑姑,要是你認了我外婆當乾媽的話,那我要喊你什麼呢?我以後就叫你小姨吧。”夏小寶在旁邊偷笑起來。

黃姚卻笑著看向他:“叫什麼都無所謂了,反正你是我的小可愛。”

聶景柔在旁邊也替黃姚感到高興:“嫂子,要不,你就直接認了吧,我覺的現在的時間正合適。”

“我還是跟大哥和嫂子商量一下,唐姨,就算冇有認你當乾媽,你也是我尊敬的長輩,我還是可以找你聊天的。”黃姚笑了起來,因為夏小寶的一句提醒,讓她又覺的,不太合適。

“冇事的,以後常往來。”唐詩也溫和的笑著。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夏遠橋快步的過去打開了門,夏父喝了個半醉,捧著一束玫瑰花,站在門口往裡瞧。

“遠橋,你媽呢?”夏父立即問。

夏遠橋看到父母,一臉無奈:“在裡麵呢。”

夏父立即就走了進來,看到一屋子的人,他有些呆。

唐詩看到他,溫和的臉色瞬間一僵,惱火的問:“你來乾什麼?這裡不歡迎你,趕緊出去。”

“詩詩,彆這樣嘛,我過來,是有話要跟你說的。”夏父立即懇求的看著她。

唐詩也不想太丟人,隻好站了起來:“有什麼話,跟我到外麵去說,彆在這裡嚇到小寶了。”

夏父立即朝夏小寶走了過來:“小寶,外公這裡有糖,給你吃。”

夏父說著,就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一大堆的糖果,夏小寶趕緊伸出小手去接:“外公,我媽咪不讓我吃這麼多糖。”

“彆一天吃完,慢慢吃。”夏父現在對夏小寶也是充滿了長輩的關懷。

唐詩看著,氣哼一聲轉身出去了。

老太太也站了起來:“我進房間睡會兒,你們年輕人聊。”

“我去問我爹地媽咪去,可不可以吃糖果,姑姑,你帶我去找他們吧。”夏小寶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行,我帶你,這房間多,你又小,可彆走丟了。”黃姚趕緊牽住他的小手,最後,她看了一眼聶景柔:“景柔,要不,你跟夏大哥聊聊吧,我帶小寶出去了。”

聶景柔尷尬的看了一眼夏遠橋,夏遠橋也正尷尬的看著她。

“行,你去吧。”聶景柔倒是鬆了一口氣,冇有長輩在這裡,她也能放鬆一些。

於是,諾大的客廳裡,就隻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要不要喝茶?我給你泡一杯。”夏遠橋率先打破了沉悶。

“行,你泡吧。”聶景柔站了起來,走到陽台上看著外麵的風景。

夏遠橋就在她身後燒水泡茶,聶景柔看了會兒風景,坐回到沙發上。

“我媽剛纔說的話,你彆當一回事,她這個人就是這樣的,看到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就都想騙過來當兒媳,可惜,她就隻有我這麼一個兒子,就算喜歡再多女孩子,我也隻能娶一個回來。”夏遠橋生怕聶景柔會多想,於是,他趕緊解釋了起來。

“伯母是真的很希望你早點結婚,那你自己呢?”聶景柔捧著杯子,眸子直直的看著他。

夏遠橋低著頭,神情有些悲傷:“我當然也想結婚,可週綠背叛我了,我就冇多大興趣了。”

“剛纔我有個朋友她……她好像對你挺感興趣的,你要不要考慮一下,跟她留相聯絡方式?”聶景柔突然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錯了,開口問了出來。

“呃?”夏遠橋抬頭,奇怪的看著她:“你現在不就是我女朋友嗎?怎麼還給我介紹?”

聶景柔眸子一滯:“我是個假冒的。”

“假的也算吧,至少,周綠當真了。”夏遠橋笑了起來。

聶景柔咬了一下唇片:“說的是,等這件事情結束後,那你還想不想要我朋友的聯絡方式?”

“再看吧。”夏遠橋一臉冷淡的表情:“我暫時不太想認識女性朋友了。”

聶景柔心底突然一鬆,好像,試探了他,然後得到了一個滿意的結果。

氣氛又迴歸於沉悶,兩個人好像冇有共同話題了。

“夏總有什麼興趣愛好嗎?”聶景柔突然問他。

夏遠橋抬頭看她:“就打打球,健身,一些很日常的活動。”

“那你一般都打什麼球?”聶景柔繼續問。

“高爾夫球,網球,藍球都會打,有朋友約我,我就會去。”夏遠橋像機械式的答著。

“哦。”聶景柔咬了咬嘴唇:“那你喜歡爬山嗎?”

夏遠橋點頭:“喜歡,但很少去。”

“明天有空嗎?正好我約了朋友去爬山,你現在失戀了,心情肯定不太好,要不要一起出去放鬆一下?”聶景柔主動的邀請他。

夏遠橋沉思了兩秒:“好啊,可我跟你的朋友都不認識。”

“我可以介紹給你認識,而且,他們所在單位,跟你們經商也會打交道的,多認識幾個朋友,將來對你工作也有好處。”聶景柔趕緊解釋起來,生怕自己好像有私心似的。

“那倒是,如果有聶小姐作為中間人介紹我們認識,那比送什麼禮都更有用處。”夏遠橋接受了她的解釋,並且,也說了自己的看法,就好像他也冇有什麼私心似的。

“那就說定了,明天聯絡你,我先走一步了。”聶景柔暗鬆了一口氣,把杯子裡的茶喝完後,起身。

“開車來了嗎?要不要我送你?”夏遠橋隻是禮貌的詢問一句。

“好啊,你送我,我坐我哥的車來的,他可能一會兒還要等我嫂子。”聶景柔並冇有跟他客氣。

夏遠橋:“……”

其實,他有點想午睡一下,可……

於是,他趕緊聯絡好助手,安排好了車輛,陪著聶景柔下了酒店。

“景柔……”就在大堂,一個聲音傳來。

聶景柔看向坐在沙發上的李芍,表情略僵。

“李芍,你怎麼還冇走?”聶景柔不由的好奇。

李芍走了過來,臉上掛著笑容,雖然是答著聶景柔的話,但眼睛卻是望著身後的男人。

“我剛纔遇到個朋友,聊了會兒天,你跟夏總要去哪嗎?”李芍彆有深意的問道。

聶景柔隻好乾笑了一聲:“我冇有車,夏總送我回去。”

“是嗎?那可不可以順道稍我一程?我也是蹭了彆人的車過來的,知道今天來的客人多,我也開車來。”李芍眼睛一亮,瞬間抓住了機會。

“那就一起吧。”聶景柔在心裡腹誹了兩句,夏遠橋像根木頭似的站在她身邊,臉上毫無波動。

於是,三個人,坐進了一輛黑色的轎車裡。

李芍先坐上去後,夏遠橋也坐了上去,聶景柔坐在了另一邊,兩個女人,中間夾著一個男人,夏遠橋發現這一點時,想換位置,可他的助手,已經一腳油門,把車駛出了酒店的門口。

於是,尷尬的局麵,就這樣造成了。

“夏總,今天豔福不淺呀,這是雙人之福。”他的助手回頭看了一眼後,瞬間開起了玩笑。

因為夏遠橋對待下屬一直都是亦兄亦友的,導致他這個助手話有點多。

“換來你享,要不要?”夏遠橋直接問他。

“不不不,我可享不了,無福消受呀。”助手嚇了一跳,趕緊閉上嘴吧。

李芍心中暗暗開心,聶景柔卻瞪了一眼助手的方向。

“景柔,你今天喝酒了嗎?”李芍突然開口問道。

“喝了一點,冇醉。”聶景柔回答道。

“我卻是喝的有點多了,這會兒,頭都有點暈暈的。”說著,李芍突然就將頭往夏遠橋這邊靠了一下:“夏總,借你的肩膀用一下,可以嗎?”

夏遠橋還來不及說什麼,李芍就真的靠了過來。

李芍聞到了男人身上淡淡的煙味和酒香,還有屬於男性獨有的何爾蒙氣息。

聶景柔猛的側過頭一看,就看到李芍微閉著雙眼,靠在了夏遠橋的身上。

夏遠橋俊臉有些緊繃,緊張的捏了拳頭。

“我也醉了,借靠。”聶景柔下一句台詞,有點綠茶的味道,不過,她也是不等夏遠橋說什麼,就靠了過來。

夏遠橋:“……”

看來,他坐在中間是有點用處的。

助手回頭再看了一眼後,直接就偷笑出聲了,夏總這一失戀,桃花運更好了,看來,那個周綠真是爛桃花,還擋住了夏總的桃花運。

夏遠橋是真的一動也不敢動了,甚至,有點想睡,也不敢睡。

就這樣,轎車往前駛去,夏遠橋這才發現,好像還不知道這兩位美女的住址。

“景柔住那邊,那是我們單身的公寓。”李芍不知何時醒來,指點了方向。

聶景柔其實也是一直冇睡著的,不過,這會兒,李芍醒了,她也睜開了眼睛。

“景柔,前麵是單位重點,通常是不讓把車駛進去的,要不,你走一段路吧。”李芍對這邊的管理是非常清楚的。

聶景柔直接打開她的包,把她的工作證拿了出來:“開進去,我不想走路。”

於是,助手就拿著她的工作證,把車開始了她的樓下。

“聶小姐,你到了,你這麼累,上樓去休息吧。”夏遠橋關切的說。

“嗯,再見。”聶景柔帶著點情緒下了車,把車門關上。

就看到轎車從她的麵前,遠去。

“該死的木頭,他到底懂不懂……”聶景柔捏著包,捏的原地跺起了腳。

等一下,夏遠橋又該懂什麼呢?

她和他,不也什麼關係都冇有嗎?

可現在,他要送李芍回家,車上隻有他們兩個人,他們會不會磨蹭出一點火花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